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第六章节 大战前夕(1). 康塔其人

作者:黑猫白袜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1)

星野他俩飞达费多罗区时,已经入夜。费多罗区如他们事先料想的一样——多已夷为废墟平地!他俩在其上空盘旋一阵后,沙赢磊一声“走吧”,于是,带头调转车头,返回城里。并且找了家小旅馆,将歇一夜。这晚,难得独处时光,星野不免主动挑拨沙赢磊,与他做那干柴烈火之事。就不细表了。

(2)

且说王子慕从比尔尼星回到“慕野号”的第二天,囚服小子从冬眠中醒来了。在普通病房里,机器护士给这位病恹恹的囚服小子作了下病情简单介绍。囚服小子也作了自我回忆及简单报述。他说他的名字叫“兰希耶.康塔”。是从演谷星系东区星际海盗处被人救起的。问起家乡、父母兄妹,康塔神色黯然,说是自己记不得了。——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正好——不久,星野带回了沙赢磊。康塔通过机器护士的介绍,对沙赢磊还是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甚至不能确定就是沙赢磊救他脱难的!原来,这康塔几天前,曾在海姆星东部某星球一处山脉矿地服刑。此矿地有几十号象他这样穿囚服的人犯。这些人犯们,每日在此挖掘星际海盗们需要的某种矿石。他们分两班倒。一班在上午作业,一班在下午作业。

这康塔最是特殊!——他有一个同囚室的好友,叫“毛里裘斯.派.戈德”的。这戈德是康塔入囚室不久,才被安排进来的。他俩可以自由选择出工的时间!或是上午作业,或是下午。但,每天必须出工。用戈德他的话来说,“完全是托了康塔你老哥的福,才可以这么自由!”所以,从一开始,这戈德便不令自愿地低就于这所谓的“康塔哥”,如同仆对主一般。康塔不习惯这样,几次想要“纠正”过来。可是,终归徒劳而已。还有,其他囚室,或三人一室,或四五人一室,或七八人一室。都不及康塔的囚室优越。

出工时,其他人犯们常是烈日下全勤劳作。康塔、戈德永远被安排在不合群的另一边,晒晒太阳、睡睡懒觉,干个小半天的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绝对没有监工想要过来真正管你!这倒也完全不是康塔先天长得弱质那么简单。只要他俩不越界合群,并按时归囚室,就行。——自然惹得这帮人犯们羡慕的羡慕、八卦的八卦,却也根本、丝毫改变不了这种“极度不公平的状况”!毕竟,这里是“强盗逻辑区”!

顺便说说,这个星球的此处矿地,通常是看不见的!为什么呢?!——因为它被“幻景屏障”了!你若不飞近此地,你可能以为这里是个没有山脉的平地。而这所谓的“平地”,即是这帮星际海盗们依托先进的高科技,人造的“幻景”!所以,这也是当初“慕野号”探测侦查器,不能轻易探查到星际海盗们“老巢”的原因了。

这天上午,这帮人犯们一如往常地出工掘山挖矿。不知何故,天空中先是突然出现一道刺眼的红光,接着,一支战斗机群从天而降,随之射击这帮星际海盗监工们。

混乱中,逃的逃,躲的躲、反击的反击。康塔和戈德被率先转移回囚室。其他人犯们,这帮监工们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终是寡不敌众,没过多久,这支战斗机群获胜。他们解救了狱外狱内这两班人犯们。可是,却遗漏了康塔和戈德!为什么呀?!因为康塔和戈德的囚室隐秘,竟然是在这帮海盗监工总头子的内室地底!

这支战斗机群隶属于比尔尼星政府联合军,号:FB先遣敢死队。他们原是绕海姆星,到达其偏远的东南部区域,再大迂回地突进东区星际海盗地带的。饶是如此大费周折,他们还是长期一无所获!就是因为他们识不破这“幻景屏障”的缘故。

不想这天,他们失望之极地撤离时,正好飞临这个看似荒凉的小行星。这时,由海姆星方向,射来一道直直的大红光,瞬间将这“幻景屏障”冲破!这才有了上面的“击敌营救”。

这支先遣敢死队走后不久,一位身穿类似“天衣制服”的太空服男子从海姆星方向只身飞达这矿地监狱处。这名男子直入这帮海盗监工总头子的内室及地底!显然,他是来解救康塔他们的。可是,等他到时,这隐秘的囚室其门大开,就只见康塔独自一人,身沾血渍,已经中毒倒地了。此男子接着便当场拾了一辆这里战斗后遗弃的星际海盗战车飞离。结果,没过多久,出现了几辆星际海盗战车尾随截击他俩。再后来,或巧不巧地就碰上了王子慕他们的“慕野号”。

这名男子不难猜测,他就是“沙赢磊”了。可是,他却对王子慕他们说,自己是FB先遣敢死队解救当天、才被抓到此监狱的。这沙赢磊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切耶,有问题!

突然,“重地”的“随心”向整个“慕野号”上的人员发出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几百来艘星际海盗舰队绕过海姆星,从上下两方的太空区域正向我方太空船逼近!预计再过半个小时抵达!等等。

王子慕迅速赶回“重地”!......

(3)

若说热锅上的蚂蚁,忐忑不安,那指的无疑是现下的密达离国的邻国、弹丸之地的那兹达纳国了。那兹达纳国现行资本共和国制。其现任总统是霍德华.马鲁迪。其举国上下,主战、主降两派,终日纷争不宁。密达离国的富威王又派间谍,暗行离间计。如此内外交困,风雨飘摇、岌岌可危。时局所迫,周边各国,多已疏远。唯有一小邻国乌赫,与那兹达纳国素来交好,行唇亡齿寒之举。可是,此两小国力量薄弱,强敌势大悬殊!且从外交及军事上,密达离国已成孤立及包围此等小小敌国之势!也可谓:战事将要一触即发,如是。

(4)

而于此同时,几百来艘星际海盗舰队刹那间十面包围了“慕野号”!——视频中,一个左右肩旁、武卫各个蒙面拱立的官厅大办公桌处,一位面庞宽大老壮男子,戴着一围袖章黑孝布。——王子慕被邀谈!

“慕野号”上,仅次于“重地”的另一所控制仓室是“印台”。而有幸光临此地的第一位外人竟然是兰希耶.康塔!他是被指名道姓的第二位邀谈者。所以,现在“印台”控制仓室里,除了康塔,是领他前来的一小队“慕野号”上的机器卫士。

“印台”控制仓室一个最宽大的虚拟屏中,那位面庞宽大老壮男子再次出现。彼此交谈中,让我们知道:这老壮男子乃是星际海盗蓝帮里的第二把交椅者副大官费欧马.泊禹,也是兰希耶.康塔的亲伯父。他带给康塔的“噩耗”是:康塔的父亲、星际海盗蓝帮帮主热赫巴拉.泊禹才不久断气前,当众将王位传给其养子芬达.简,现称“简王”的是。并传达这位“简王”的旨意:若兰希耶.康塔弟意愿回家奔丧,将确保归程。

交谈中间,虚拟屏幕上播放了亡者遗体等相关的影像。众所周知,星际海盗蓝帮帮主热赫巴拉.泊禹的独子一生忤逆他。康塔虽然自懂事以来,一直不满及敌对其生父,可是,此时此刻也不禁越闻越声泪转剧。很久很久,这康塔缓过气神来,似乎他想说、想要问的很多,却终究只说了一句话:“大伯,我在这里住得很好。”“我费欧马听懂大少的意思了。——大少节哀顺变、保重。祝我侄子一切安好。费欧马告辞。”

王子慕一心盘算的是:一,动用当时最先进尖端的科技,即“隐形整艘船”,再行逃逸。二,动用整艘船的武装力量相拼及突围。三,发出讯息,寻求外援。四,实在不得已时,拼了命也要驾船逃往海姆星上空那座无名的太空城!——却不想,密切关注的“印台”邀谈,异常顺利。几百来艘海盗船,一时间烟消云散。让人松了口气喔!

(5)

王子慕既然知道了兰希耶.康塔的真实身份,他对以前的求救及“诈尸杀人”等与其相关的事件,也多少看出了些眉目。这且按下不表。

(6)

王子慕十分清楚,自己的祖国密达离国与蓝河星野的祖国那兹达纳国,不日即会开战。回到他自己的“主屋仓室”时,王子慕已经看到星野一脸愁眉不展了。说到星野,在王子慕的心里、眼里,那只能是无价至宝!倘若有一天失去了他,王子慕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够有勇气苟活下去!反之,自从得了星野,王子慕此生可说是心满意足、再无过多他求了!其如醍醐的深情,如是。所以,婚后,王子慕最先见这小子喜好美食,于是,只要得以空闲,他便会亲自下厨为星野布菜。这次也不例外,为了哄他开心一点,王子慕信手做了一大碗香菇碎肉油炸花生葱蛋面,笑然天成的亲手端到星野面前。星野不好拒绝,勉强尝了尝——可是可口,碎肉的荤臭及鸡蛋葱花的腥臭刺鼻味,让他今天倒是强烈地尝出来了!因此,他将这碗面其它的都吃了,唯是剩下这碎肉、卤蛋及葱花汤。王子慕见他吃得较少,以为依旧是他心情不好的缘故。星野却在想,我每天持咒到现在,不想这咒语如此有效!以前,只见佛经中有记载,肉蛋葱这些荤食会让信佛修佛法者心生厌恶,我还十分不解,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因之,更坚定了他日后信佛、修佛法的信心。

于是,王子慕决定陪星野回趟娘家。

延伸阅读

雪芙莱干洗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s7lh.shtml
想投资做洗衣店而又缺乏这方面的经验时,选择加盟无疑是一条方便的捷径。中国消费市场巨大

fengbaby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s87e.shtml
20年生产经验的安全座椅工厂诚招各地线上线下经销商。fengbaby是国内最早的集儿

元气早点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bktg.shtml
一,品牌介绍百年传承,中华包点!元气早点是广州元气餐饮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早点加盟

Windgoo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szoq.shtml
随着社会环保节能意识的整体增强、智能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平衡车这种个性化的新型智能代步

家和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dmaj.shtml
无锡家和不锈钢批发份数盘、饭盘、炉灶配套、各式不锈钢厨具、各式厨房配件销售贸易商行。

TCL电器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a4at.shtml
北京TCL专卖店是TCL集团旗下2013年-2018年重点开拓网络项目,本项目主要销

肽幂护肤品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dxo.shtml
肽幂护肤品其采用全新的科研技术深度提取植物精华液技术,萃取天然植物精华和自然修复因子

绿合小儿药浴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693x.shtml
小儿药浴以中医基本理论为依据,脏腑学说为指导,以五脏为中心,以皮肤为治疗路径的外治熏

锅SIR时尚火锅外卖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6xlf.shtml
小小一锅,可涮乾坤。锅sir致力于推动火锅文化融入更多生活场景,点亮您生活的每个欢乐

舞东风超市加盟  http://www.cdalegionbaseball.com/s45d.shtml
成都舞东风超市连锁有限责任公司于2005年成立,公司前身是成立于1966年的国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咫尺是星河之孔明灯

    这一顿下来,苏言食不知味,但谢明允似乎心情不错,好感度不急不慢的加了个一。“夫郎,你看!”苏言走到栏杆边,指着飞上高楼的孔明灯,谢明允顺着看去,却只注意到她眉眼弯弯,似有星光闪烁,一瞬失神后方才看向那盏灯。只见顷刻功夫,又有几只灯晃晃悠悠飞上楼阙,苏言想瞧清上面的祈愿,却看花了眼,只隐约辨出几字,不

  • 真千金只想学习第三章在线阅读

    白城是华夏的一个二线小城,人口在80万人左右,整个小城只有两个普通道馆,姜氏道馆就是其中一个。在这个世界上,道馆被分为普通道馆、国家道馆和世界道馆三个指标。获得普通道馆的徽章能够在本国参与市级、省级、国家级的精灵大赛。而国家道馆的徽章则是洲级大赛的参赛资格,整个华夏只有五座国家道馆,而某些小国家更是

  • 忘行接生

    阳光稀薄,别院的书房外墙角外,几株海棠开得正艳。杨飒近几日未曾过来,锦年推开了房门,前些日子她的耳坠子遗失了一只。想到与杨飒在书房争执过,说不定落在这里。书房内空无一人,案几上搁置着一叠公文,有几张沾着墨水的信纸洒落在地面上。她蹲下身捡起,却无意中看到那上面的一段话。“应君所托,十余年毫无进展,该女

  • 上清狐狸在线阅读第六章

    小、师、妹……沈央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默念出这三个字。当初一念之差……不对,是身为小学生的他不懂人世险恶,答应了老师代表学校去电视台表演节目。当然了,表演节目本身没什么,关键在于他演的角色是男主角的小师妹,基本上就是令狐冲和岳灵珊的关系吧。至于小学生为什么要演复杂的武侠剧本,因为扮演男主角的同学从小练武

  • 上校请包庇我第9章在线阅读

    “喂……”友好的呼喊。“……”不理不睬。“喂喂……”焦急的呼喊。“……”依旧不理不睬。“喂喂喂……那个……”无力的呼喊。“什么?”那个忍者终于不耐烦的开口了。“那个……”酝酿了一会儿,我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我一直想要说的话,“那个,你的裤腰带掉了!”“……”忍者沉默。随后他淡定的把我从他的肩上放下,淡

  • 逃 婚之缪西德(7)

    联盟主舰的主控室中,所有军舰都被接入一个通讯频道。此时艾莉雅已经通过注射修复剂草率地治疗了受损的神经系统,她没有显出任何虚弱之态,缓缓道:“方才主舰的控制系统遭到了入侵,入侵者是缪西德。我们与全军覆没只有咫尺之遥,如果不是缪西德突然放弃的话。”她在话语中不动声色地将周文的存在略过了,主舰上就在刚刚目

  • 玄狐末传在线阅读第九章

    这边李承乾眼巴巴地看着李恪在李二面前说得头头是道。又见自己的母后似乎也对李恪赞赏有加,心里的嫉妒恨丝毫没有掩饰。连自己的亲娘都不喜欢喜欢,转而喜欢自己的敌人了。是可忍,太子不可忍。说到底他只比李恪大一岁,还是一个孩子。情绪可以隐忍,眼光中的恨意怎么也避免不了。看着李恪看着自己的不怀好意的目光,李承乾

  • 眼里的星空之第七章

    一连教官在最后一次教学生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自己估摸着是一辈子的噩梦。走完全程后,姚一好奇问着旁边的男生:“你怎么也顺拐,太紧张了吗?”旁边男生:“……”他是罪人。后两排的人都陷入沉思,画面太美,不敢回想。傅川站在最后一排,忽然后悔当初要求来燕市上高中,有什么似乎脱离了他的掌控。前排并不知道发

  • 部落春寒木塔结界

    说完这句,苏浅都不屑多看南宫孤一眼,转身就离开。暗卫们见惯了女子对自家主子投怀送抱,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给南宫孤甩脸色,一时之间都傻眼了,直到苏浅的背影消失在树丛之间,他们才如梦初醒,气得脸都绿了。“主子!这女人不知好歹,竟敢说她被狗咬了!我们这就去为您教训她!”说着,他们就抽出剑想追上去,可不想

  • 不二周助同学的日常笔记在线阅读第5章

    身着靛蓝色衣袍的下仆手里提着两盏灯笼引路,他们步履平稳,一路急行却不见手中灯笼有丝毫抖动。苏玺美眸含着光,想到再过一会儿便能见到柳昭雪,这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还有多远?”他急切的问,怎么走了这么久还不到。“主子,快了。”负责引路的男子回应。韩管家跟在男子身侧,她看着一脸期待的主子,眼神莫测。负责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