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贵妃打脸录巾帼

作者:鱼笙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日后,刮了一夜的西北风,天气转凉。到了早晨时,天空暗沉沉如同黑夜,乌云密布,竟是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而飔飔的风,吹动宫殿飞檐上垂下的辟邪的紫金铃叮叮作响,奏出凄惨惨的哀音,更助秋情。

虽已经是卯时三刻,但毓秀宫含章殿里点了无数盏琉璃宫灯,照得满殿白晃晃的。

嫔妃们到了大半,但因吴鸢飞仍在寝宫里,所以只得站着,不敢坐到两边的搭了品红撒花椅搭的楠木雕花椅上。

新进的宫嫔更是不顾天阴路滑,风冷雨寒,早早地来到,好奇而忐忑地打量着富丽堂皇的含章殿。

她们三五成群地站着,但怕祸从口出,只是面带微笑,互相颔首,寒暄几句而已,不敢多说话。

萧惜惜眼光一溜,低声向庄舞娆,道:“姐姐,你看到茝嫔姐姐没有?她一向不都是最早来的吗?”

庄舞娆微微一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典侍南宫颖大喝一声,一掌拍裂楠木椅,大怒道:“到底来不来?如何这般拿大!要是在军中,迟误了时辰,可是推出辕门外问斩示众的!”

妃嫔们听到南宫颖如此说吴鸢飞,都吓得不敢做声,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吴鸢飞早已妆扮停当,之所以迟迟不出现,是要给新人们一个下马威。她听到了外面的声响,眼中闪过凌厉的凶光,拿起银剪齐根剪下一株怒放的火红菊花,笑道:“茝嫔,这花开得太盛了,让人看着不舒服!剪去好了!”她将花枝利落地扔到了邓棻的手中。

邓棻一抖花枝,抖出一小撮泥土,遂笑道:“萱妃娘娘,剪下的花枝若是带了土,脏了手如何是好?”

吴鸢飞沉吟道:“听说因为南宫颖只封了个典侍,骠骑将军十分不满呢!”

邓棻微微一笑,道:“娘娘一定听说过,会叫的狗不咬人!妹妹已经派人留意过了,这南宫颖鲁莽如武夫,在披香殿外当着众位秀女的面打人,后来她住进了景阳宫,当晚就和萧小媛大吵了一架。盛怒之下的她操起一把剑来,若不是下人们拦得及时,几乎要将小媛砍成两半。”

吴鸢飞又剪下一朵粉红色的菊花,轻轻地嗅一嗅,道:“萧小媛的性子真是变好了。出了这样的事,居然不闹到本宫跟前来。”

邓棻抿嘴一笑,道:“娘娘说笑了。萧小媛当然气不过,这几天一直在自己屋里又是摔东西,又是叱责下人的。但是,见到南宫颖,还得陪个笑,问声好。她再傻也知道,刀剑可是无眼呀!更何况南宫世家代代为将,执掌北疆军权,颇有权势。就凭这一点,太后和娘娘都不会亏待了南宫颖。”

吴鸢飞随意撕了几下,细长的粉色花瓣落了一地,道:“南宫颖不足为虑,倒是要多留意静美人。咱们这位静美人可是一点儿也不安分,眉梢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几分心计咧!”

邓棻皱眉道:“可是妹妹盘问过太医,静美人的脚的确是受伤了。”

吴鸢飞使劲踩着地上花瓣,在金砖上捻出粉色的水渍,道:“当日的梅壶御女穆氏入宫时不就是装病,后来在梅馨园吹箫,让皇上龙颜大悦吗?梅玉壶是吗?可别说,和梅壶御女可真像呀!”

邓棻低声道:“娘娘莫不是想在她没成气候时,就除掉她。”

吴鸢飞从宫女托上的玉盘中捡了一支凤凰金步摇,邓棻识趣地帮她戴上,笑道:“妹妹晓得了,娘娘是希望静美人为娘娘所用,牵制南宫典侍。”

吴鸢飞点点头道:“今日本宫不宜出面,免得和南宫典侍其正面冲突,日后就不好见面了。”她的眼风一扫邓棻。

邓棻笑道:“娘娘放心,妹妹会处理妥当的。”

吴鸢飞微微一笑道:“妹妹做事,本宫向来放心。妹妹久在嫔位,谦恭得体,和睦宫人,待本宫回禀了太后,晋妹妹为淑媛,如何?”

邓棻大喜,跪下道:“妹妹谢太后娘娘、萱妃娘娘恩典。”

萧惜惜是景阳宫位份最高的嫔妃,被分在景阳宫的新晋宫嫔按理都要受她的教导,可她根本弹压不住南宫颖,心怀鬼胎,生怕吴鸢飞会治她管教不严之罪,只得走过去,拉住怒发冲冠的南宫颖,笑道:“妹妹,稍安勿躁,这里毕竟是后宫,与军营是不同的。”

南宫颖一挑修长的眉毛,大声聒噪道:“有何不同?不都是要纪律严明吗?”

裴敏看不惯南宫颖飞扬跋扈的样子,笑道:“说到军纪,那么姐姐想问妹妹一句,军中若是一个小小的校尉对堂堂将军无礼,那么该不该罚呢?若是将军命令校尉在雨地里站上一个时辰,校尉会不会反抗呢?应该不会吧!姐姐记得无条件地服从可是军人的天职。妹妹这会儿不要告诉姐姐,后宫与军营还是有地方不同的。”

其余妃嫔听后虽然没有言语,但神情都是深以为然。

南宫颖仰天大笑,颤得发髻上几支银步摇垂下的偃月刀型的银饰叮叮当当地碰撞。她大步流星地走出殿外,道:“既然蒖仪娘娘自比为统率三军的将军,那么妹妹甘心自诩校尉,接受将令,去雨地里站一个时辰,若是动一下,或者少站了一刻,愿献上项上首级。”

说着,她真个就在殿前的院中如松一般直立,任凭雨打湿衣裳,风卷了败叶踅到身上,愣是一动也不动。

裴敏后悔不迭,吴鸢飞尚未出面,自己就强出这个头,得罪了两边。

南宫颖的父兄都是朝中大将,万一淋坏了,自己可就麻烦了;还有这边吴鸢飞,自己也是开罪了她。后宫之中只有正三品嫔位以上,才是一宫主位,被人尊称一声娘娘,自己只是正五品之末的蒖仪,小主而已,如今却被南宫颖当众喊了一句娘娘,可不是僭越了。再说南宫颖这一出去,自己岂不是坐实了没有把吴鸢飞放在眼里,在含章殿耍威风。吴鸢飞早看自己不顺眼,绝不肯善了,按宫规办起来,自己有苦头吃了。

王菖蒲有心要火上浇油,笑道:“裴姐姐好厉害,平日在翊神宫眼睛一瞪,妹妹们吓得跪下磕头不止;如今在毓秀宫狠话一出,连雄赳赳气昂昂的南宫典侍都只得乖乖地去雨里站着,不敢分辨一句。”

裴敏本在懊悔,被王菖蒲言语一激,越发着了恼,锋利的眼风直直地剜在王菖蒲的脸上。王菖蒲立即装成十分害怕地样子,跪下道:“是嫔妾多嘴了,还望蒖仪娘娘恕罪。嫔妾身子忒弱,若是也罚去雨中站,小命休矣!”她哀哀地扯着裴敏的衣角,重重地磕头。

裴敏气得脸色发白,道:“王典侍,我几时为难过你!你不要含血喷人。小心我回去廷杖你三十!打得你皮开肉绽!”话一出口,裴敏自己就越加后悔,如今这般狠辣地威胁王菖蒲,不由得众人不相信自己在翊神宫是作威作福。

妃嫔们冷眼看戏,一个个用眼神交流。在场位份最高的庄舞娆是个省事的人,不愿卷入是非,也不发一言,神色冷冷淡淡,袖手旁观。

这边王菖蒲可怜兮兮地求饶,眼泪哗哗地流下来,道:“蒖仪娘娘,饶命吧!打三十下,嫔妾就是不死,也是个废人了。蒖仪娘娘——”

“娘娘?蒖仪算不得娘娘吧!”一把清冽的女声从殿里扬起。

众人们连忙跪下,恭顺地道:“拜见茝嫔娘娘。”裴敏更是吓得簌簌发抖,她一眼瞥见王菖蒲挑衅般向自己眨眨眼,气不打一处来,然而在邓棻面前只得将一腔怒火勉强压住。

邓棻环顾众人道:“妹妹们请起归座吧!萱妃娘娘凤体违和,有劳诸位妹妹久候了。”她余光一扫战战兢兢的裴敏,笑道:“蒖仪,宫规森严,纵使南宫典侍言语上有唐突之处,你似乎也不能自称娘娘,任意处置吧!而且听王典侍说,你在翊神宫似乎是自持位份高而动辄处置她们吗?”

裴敏跪下道:“茝嫔娘娘,这是无中生有的事。嫔妾一直与她们和睦相处,情深意厚。”

邓棻也不想过多纠结此事,便微笑道:“这不就是了。宫中都是姐妹,自然是要和和气气了。但是,尊卑还是要有序的。蒖仪裴氏、典侍南宫氏以下犯上,念其初犯,就罚三个月俸禄吧!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来人,送南宫典侍回宫,并让太医过去,开一些驱寒的方子。”

裴敏只得忍气,答道:“嫔妾谨遵茝嫔娘娘教导。”

邓棻笑道:“从今日起,诸位新人就正式算是这宫里的人,便可安排侍寝,敬事房会将你们的绿头牌挂上。所以,请妹妹们回去好好做准备,静候皇上的召幸。”

新人们一个个脸浮红云,羞答答地低下头去。其中永和宫凝香阁的逊淑人钟洁害羞地揪着衣角,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邓棻平静地道:“人伦纲常,阴阳调和,愿汝等淑慎恭悫,贤德谦顺,尽心侍驾,延绵皇嗣。”

众人又齐声道:“嫔妾谨记于心。”

邓棻又留众人喝了一杯茶,闲话了一会儿后,便让众人各自回宫。

  待众人走远后,吴鸢飞才从内殿中转出来,撩开珠帘,微眯着丹凤眼,笑道:“本宫瞧那钟氏倒是挺率真的,看上去也是一脸福气,是个宜男相,今晚就她吧!至于南宫颖,冷她几天!但要锦衣玉食地好好养着,别让人说本宫亏待了她。”

邓棻苦笑道:“刚才汪湛带来话来,皇上因为炼出的丹,毒死了试药的狗,查出来前头祭炉的关小仪生辰不是六月六,动了雷霆大怒呢!”

吴鸢飞不以为然,缓缓地坐到椅上,接过宫女奉上的茶盏,慢慢地喝茶,道:“他生气就生气呗!有什么好怕的!还不是老一套,最多,他再杀几个宫嫔来炼丹。”

她停了停,就笑道:“既然皇上今天心情不好,那么就安排新人中看着不老实的人去吧!这钟氏,本宫再看看!”

说到此,她低低地叹了一口气,圣宠如此浓厚,自己肚皮却不中用,这些年来一点动静都没有,不能不考虑太后的提议,找一个可靠的出生卑微的女人来借腹生子了。毕竟不遗余力地铲除有孕妃嫔,不是一个长久之策,上次自己毒死了有孕的穆小青,皇上虽然被自己哄过去,但也惹得外人议论纷纷。

邓棻深知其中原委,不敢答话,只在一旁侍立。

小昌子急急忙忙地跑进来,磕了一个头,本要回禀,但看看邓棻在,便噤了声。邓棻知道小昌子有话要说,自己便自动回避,道:“萱妃娘娘,静美人、菡才人那边,请容妹妹代表娘娘您去探视一番,已彰显娘娘德沐六宫。”

吴鸢飞笑道:“好,带些燕窝、灵芝、人参、鹿茸去。”

邓棻答道:“是。”施了一礼后,退出含章殿。

小昌子这才近前一步,低声道:“萱妃娘娘,皇上今日破例去了早朝,寻了私自收受巨额贿赂为由,把礼部尚书关大人削职为民,永不录用!并升礼部侍郎梅轲为礼部尚书。”

关远诚是太后吴璠之父,已故被追封为汝阳王的老丞相吴道正一手提拔上来的门生,向来是吴家的左膀右臂。因此,吴鸢飞急急地问道:“父亲大人没有出言阻拦?”

小昌子低头道:“实在是证据确凿。连太后娘娘都说,这种人只是削职,还是皇上宽宏大量!奴才多嘴一句,这关大人确实是闹得不像样子,早犯了众怒!”

吴鸢飞眼光一沉,道:“皇上在深宫怎么会知道?是梅轲吿的吗?”

小昌子摇摇头,道:“不是他。本来皇上还要掌关大人的嘴,还是梅大人帮着劝了一句,说关大人是老臣子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皇上这才罢了。”

吴鸢飞眉毛拧起来,道:“是谁?敢揭我们吴家的短!”

小昌子一字一顿地道:“兰——陵——王。”他陪笑道,“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皇上都不管政事,偏他把朝廷的底细摸了个一清二楚,老在太后娘娘跟前混,今日说这个不好,明日说那个不好!太后娘娘偏偏喜欢听他的,还老夸他说得对,说得好,鼓励他继续说!可真是的!他参的那些可都是太后娘娘还有娘娘自个儿吴家的人呀!”

吴鸢飞心底陡然冒出一阵凉意,皇上若是长久无子,万一哪天驾崩,这皇帝的位子还不落到了深得太后宠爱的兰陵王天鹤的头上去了。自己就只能去做一个毫无实权可怜兮兮的寡妇,任人欺负。更要紧的是兰陵王眼里素来容不得沙子,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颇知几分,万一来个秋后算账,彻查出自己灭皇储的证据,那么第一个饶不了自己的便是太后了。

点点冷汗在她额头上沁出,吴鸢飞这才意识到,她的手头上迫切需要有一个皇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小昌子见吴鸢飞想得出神,忍不住低声唤道:“萱妃娘娘?”

吴鸢飞回过神来,微笑道:“小昌子,兰陵王是皇上的亲弟弟,自家骨肉。朝廷上的事自然要对皇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皇上处置得对,关大人该罚!不能因为他和吴家的渊源而乱了朝纲。张闲,你带小昌子下去领赏。”

小昌子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刚才动了肝火的吴鸢飞,怎么会如此快地和颜悦色起来,但见吴鸢飞身边最得力的大太监张闲笑眯眯地走过来,便跟着走出去。

小昌子掂着银子才走出毓秀宫几步,就与另一个急匆匆跑过来的内监撞了一个满怀。两人同时跌倒在地,小昌子揉着肩才要开口骂对方,却见来人是关系最要好的小豆子,便转怒为笑,打趣道:“你是赶着投胎,还是去涵秀阁抱彩琴呀?跑的那么急!”

小豆子眉头高皱,道:“哪里有功夫给你开玩笑呀!出事了,出大事了。”

小昌子笑道:“不就是皇上上朝,贬斥了关大人吗?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已经禀告给萱妃娘娘了。”他将银子在小豆子面前一晃,道:“哦!这就是娘娘给的赏!”

小豆子摇摇头,说:“就刚才一会子又出了一件大事!皇上又听了邵景杰的鬼话,今天要吃那老道士献上的什么十全颐神丸!”他低下声去,道:“要用十名处子的最后一滴血作水助着服下去。皇上已经从新晋的宫嫔中随便挑了十个了!”

小昌子眼睛瞪得滚圆,道:“最后一滴血!那去的小主岂不是都要死了!”

小豆子苦着脸,道:“所以才急着要禀告萱妃娘娘嘛!请她赶紧想个办法替皇上遮掩遮掩!皇上原来都是一次杀一个两个的,说是得急症呀,落水呀!还说得过去。这次一次杀那么多,实在是不好办了。”

小昌子忙闪到一边,让出路来,道:“那事不宜迟了,你快点进去吧!”他看着小豆子的背影,耸耸肩,自言自语道:“又死了十个了。”

乾清宫的清凉殿里充盈着草药与硫磺混合的味道,浓烈而呛人。

而深邃晦暗的殿里到处飘着绘了九宫八卦的招魂灵幡,悬着用朱笔写了咒语的灵符。

在殿的最内处,放置着一个冒着黄色烟气的三足青铜鼎炉,四个道童模样的人按着四方的位置坐好,拿着芭蕉叶形的大扇子拼命地煽火。

鼎炉底部被烧得通红,发出刺刺的声音。若不是殿内朱红色的大圆柱上雕有金色的盘龙,彰显出天家的气派,不知内情的人几乎以为走进了道观。

当今皇上天夔,头戴华阳巾,身穿藏青色的道袍,悠哉游哉地摇着羽扇,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漫不经心地听着身边一个约莫五十岁的老道士邵景杰的话。

邵景杰讨好地道:“皇上,仙丹很快就会练成了。皇上服用一颗后可以益寿延年,每日服用可以长生不老。”

他是天夔封的混元道长。人人都道他是天夔最宠爱的道士之一。他也自鸣得意,只是无论他如何努力,他总是猜不透喜怒无常的天夔的心思。

觑着天夔,他小心翼翼地又笑道:“皇上,微臣近日梦中得到九天玄女所授的一本《玄女密经》。书中讲到通过房中之术,可达到采阴补阳的妙效。皇上可有兴致一览?”说着就从袖中掏出来,跪下来,双光恭恭敬敬地举过头顶。

天夔将羽扇扔到地上,将书一把抓过来,随意翻了翻,不以为然地笑道:“太巧了,昨天镇元道长呈给朕一本《三清内经》,说是三清梦授的阴阳调和之道,朕看那本挺好的!这本你自己留着吧!”天夔随意将书掷到邵景杰的足下,淡然地说:“等仙丹炼好了,送到汪湛那里就行了!朕出去走走!”他头也不回地甩袖而去。

镇元道长单仁也是侍奉天夔左右的道士,他与邵景杰一直在御前争宠,两人面和心不合。邵景杰一听单仁捷足先登,心中自然恼火,但面上更是谦恭的,道:“微臣恭送皇上!”

殿外阴雨绵绵。汪湛忙打开青色的伞,跟上就要往雨里走的天夔,见左右无他人,才低声道:“皇上,南宫选侍正往御花园去呢!”

天夔接过伞,笑道:“你收了人家多少银子呀!五百两还是一千两?特意地跑过来提上这一句。”

汪湛嬉皮笑脸地道:“皇上眼光就是准,南宫选侍给了奴才八百八十八两银子,说是好彩头!”他的眼珠子转了转,道:“那么皇上知道南宫选侍想用什么法子引得皇上注目?”

天夔懒洋洋地道:“南宫世家,女子习武,不就是射箭骑马那一套呗!”他眼光阴沉下来,叮嘱道:“等下别拿错了。”

汪湛也正色道:“奴才一定办得滴水不漏。”

天夔把阴骘的目光移向灰蒙蒙的天空,他看见有一只落单的大雁哀鸣着,在雨中艰难地飞行。它忽高忽低,忽左忽右,仿佛每扇动双翼一次,都会耗费大量体力,仿佛风再狂一些,雨再大一些,它就会掉下来。

雁南飞,鸿雁必须南飞,若不飞,等待它的将会是坐以待毙。

天夔看着高空中的大雁最终成为一个黑点后,大踏步地走下丹墀。

走进御花园,天夔沿着太液池远瀛堤一带徐步慢走,只见岸边的杨柳垂下纤长带些淡黄的枝条,如略显衰老的妇人的长发,披拂过微波荡漾的湛湛水面。

在细雨中,烟水濛濛,太液池中的湖心岛上的水晶宫隐在碧树里,微露的明黄色的琉璃瓦也被晕染上一层薄雾。

他略站一站,仔细分辨出隐隐约约传来的笑声方向,不一会儿,他便微微一笑,听出这活泼的声响就在前方不远处了。

远瀛堤的尽头便是花溆林,遍栽着桃树,修了一条小溪,引了太液池的清水入内。每到春天时,夹岸桃花艳艳开,在和煦的春风里落英缤纷,一瓣瓣飘入流水中,真个是花落水流红,无限美景。

而现在却是冷落清秋节,枝上只有泛黄的叶子在萧萧风雨里瑟瑟,虽然有宫娥精心制作的粉红色绢花点缀其上,但假的到底是假的,失却了自然之美。

自然之美,天夔嘲讽地扬扬眉毛,不假思索地摘下了一朵花,放入袖内,其实宫里所有的景致都是能工巧匠费尽心思布置的,为了讨主子的欢心;就像他的后宫三千佳丽,一个个争奇斗艳,抓巧卖乖,为了博得他的宠幸一样。一眨眼的功夫,他将轻蔑的笑容换成一个期待地神情,一步步悄悄走进欢笑的中心。

他站在一棵树后,看见一个穿着玫瑰色衣裙英气十足的少女弯弓射黄鹂。

大约五十步外,一只娇小的黄鹂的一只足被一条银链子绑着,另一头系在一棵桃树枝上,所以,无论黄鹂如何奋力地扑扇着翅膀,都无法飞上蓝天。而在树下已经有七八只被一箭夺命的黄鹂的尸体。不用说,这位少女就是他的侍妾之一的南宫颖。看样子,这般无所谓地残害无辜的黄鹂的她,也是有几分狠辣的。

南宫颖是习武之人,自然能感受到身后,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的气息。她知道,她要等的人终于来了。她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从侍女阿蛮手中的箭筒里抽出两支箭。只见她娴熟地拉开弓,一个漂亮的放手,射出的箭一支精确地射中黄鹂的头,另一支而射断了银链子。她满意地笑了,她刚才的背影一定是英姿秀拔。

“好!好精妙的箭法!”天夔从树后走出来,大声喝彩。

南宫颖转过身,笑容立即凝固了,余光一瞥阿蛮。阿蛮立即高声道:“放肆!居然对小主大呼小叫!”

天夔情知这不过是南宫颖射下的巧计,她装作不识自己,先显出傲慢的样子,然后见机行事,想法设法进一步挑起自己的兴致。

不过,这对他不重要,他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成。反正她与他都是戏子,都是逢场作戏而已。天夔眼睛里透出赞赏的笑意,再走近一些,温和地道:“你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不过,你敢和我比一比吗?”

南宫颖示意阿蛮噤声,一双俊眼泠然地看着天夔,唇角微微上翘,弯出一个冷冰冰的笑容,冷冰冰地道:“你是何人?”

天夔将伞一扔,双手抱肩,倚在树上,兴致盎然地看着南宫颖,笑道:“雨中射箭有趣,但我以为雨中赛马更加有趣!”

这时,汪湛捧着一个盒子,匆匆忙忙地跑过来,他才要行礼,但天夔一摆手道:“你带阿蛮去御马厩把玉骢与灵骃牵到这里来!要快!”

阿蛮是南宫颖带进宫来的陪嫁丫鬟,十分乖巧地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南宫颖。

南宫颖知道自己不能再装傻了,宫闱里能自由走动的男子除了皇上,就是兰陵王,但是兰陵王是不可能使唤汪湛去牵马的,便上前一步,敛容跪下道:“嫔妾典侍南宫氏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阿蛮也立即跪下了。

天夔笑眯眯地从袖中掏出绢花,插到南宫颖的发鬓上,扶起她,和颜悦色地道:“你叫什么名字?”

南宫颖大胆地抬起头,直视天夔的眼睛,道:“嫔妾叫南宫颖。”

这时,汪湛使了一个眼色给阿蛮,阿蛮也是个伶俐的丫鬟,立即轻轻地踮着脚步,随着汪湛离开了。

天夔一把将南宫颖揽入怀中,一手搭在她的腰上,一手轻轻地托起她的下巴,亲昵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笑道:“颖儿,你真是与众不同的美!果敢而且聪颖!告诉朕,你是怎么猜出朕的身份的?”

南宫颖煞有介事地笑道:“龙飞从之以金光云雨,皇上靠近以后,嫔妾就看到九五至尊才有的紫气蒸腾。”

天夔自然不会戳破南宫颖编出来的恭维的话,笑道:“颖儿,你真会说话!”他想了想,笑道:“昨晚,朕听萱妃提起过,今早新人们要去拜谒她,你不会就是穿这一身戎装去吧?”

南宫颖自然知道昨夜天夔留宿在毓秀宫,脸上没有显示出一丝的不悦,笑道:“原来是穿另一身的,后来湿了,所以又换了。不过现在又湿了,等下又要换衣服了。”她低下头去,低声道:“谁让嫔妾手又痒了,非要摸摸弓箭才舒服!宫里人真多,嫔妾找了好半天,才找到这个没人的地方!不想让皇上遇见了。”

南宫颖虽然胆大心细,但第一次与父兄以外的男子单独相处,而且靠得如此的近,自然是十分青涩紧张,心中如有一只小兔子,怦怦地跳着。

天夔微微一笑,松开了手,捉狭道:“所以说,朕与你有缘嘛!”

南宫颖极力装作镇定自若,落落大方地道:“嫔妾能得遇皇上,是嫔妾几世修来的福分。”

这时,汪湛与阿蛮小跑过来,身后紧跟着牵着两匹骏马的御马厩两个小太监。

天夔吹了一个口哨,青白相间的玉骢与浅黑夹杂了白毛的灵骃长嘶一声,挣脱了小太监手中的缰绳,向天夔奔来。

他拍拍玉骢的马背,摸摸灵骃顺滑的鬃毛,向南宫颖笑道:“这两匹都是猃狁进贡的千里马。颖儿,你敢和朕赛一赛吗?谁先跑到远瀛堤尽头的沧浪亭,谁为胜。”他看见南宫颖有些踌躇,便哈哈大笑道:“若是颖儿怕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南宫颖的骑射功夫是父亲南宫弋一手教导的,就是在军中,也没有几人能比得上她。她倒是不怕输,而是怕赢得太多,天夔面子上不好看。她已经打听过了,天夔是不务正业,文不能文,武不能武。她想了想,决定赢是一定要赢的,但是只能赢一点,既显示了自己的水平,又顾及了天夔的颜面。她笑道:“嫔妾不怕。只是若是嫔妾侥幸赢了皇上,皇上赏赐什么给嫔妾呢?”

天夔笑道:“原来是在想赏呀!若是颖儿赢了,朕就将玉泉剑赐给你。”他顿了顿,笑道:“若是朕赢了,颖儿奉上什么给朕呢?”

玉泉剑与玉华剑是天下两大名剑,传说锋利非常,剑出剑鞘,寒气伤人,无人能挡。玉泉剑留在宫中,而玉华剑被吴璠赐给了兰陵王。南宫颖早闻大名,只恨无缘一见,如今听天夔说要以此为赏赐,大喜道:“太好了。嫔妾一直觉得自己的剑都不称手呢!”

天夔笑了,道:“听颖儿的口气,似乎认定能赢朕呀!”

南宫颖后悔方才的失态,脸一红,道:“嫔妾只是没想到有机会得到玉泉剑。”说着,她一个纵身,跃上灵骃的马背,大声道:“嫔妾将全力以赴。”

天夔懒洋洋地踩着小太监的背,试了几次终于踏上马蹬,爬到马背上坐好,道:“可以开始了。”

南宫颖立即一抖缰绳,灵骃如风一般急速奔驰。一瞬间,南宫颖就将花溆林远远地抛在后面。她几次回头,都没有看见天夔,心中有些急了,觉得自己不该骑得太快,便拉紧缰绳放慢速度。到最后,她几乎是让灵骃慢吞吞地走了,然而一直回头看的她依旧没有看见天夔。

冷不防传来男子爽朗的笑声,南宫颖扭头一看,诧异不已,天夔竟是负手长身玉立于沧浪亭里,而玉骢则悠哉悠哉地啃着柳树下半青半黄的草。

她再一瞧,沧浪亭外乌压压站了好些太监宫女,一个个都是敛声屏气,如石雕一般立着。汪湛跑过去,牵住缰绳,满脸是笑,道:“彤贵人吉祥,奴才给小主道喜了。”

南宫颖也不用人扶,轻轻松松地跳下马来,又惊又喜道:“汪公公,你喊我什么?”

汪湛笑道:“皇上方才下旨,晋小主为正六品贵人,赐封号为‘彤’。”他将手内拿着的玉柄拂尘指向沧浪亭道:“彤贵人请吧!皇上,在沧浪亭里备了酒席等小主您呢!”

后宫等级森严,一般是一级级地晋封。吴鸢飞虽然家世如此显赫,但也没有破规矩,刚入宫时,只封了正六品的萱贵人,后来屡迁从五品的小仪,正五品的堇仪,从四品的萱容御女,正四品的媖娥,从三品的婕妤,正三品的萱嫔,从二品的昭仪,花了七年的功夫,才到今天正二品的萱妃。南宫颖寻思自己不过才进宫三日,未曾侍寝,便由典侍晋为贵人,连越四级,势必会引得后宫诸人侧目怒视了,日后的日子必定步履维艰。

但南宫颖转念一想,其余妃嫔遇到此种情况,一定会假装贤惠,娇娇弱弱地求天夔以宫规为重,收回成命。可她想要与众不同,所以就干脆来个反其道行之。反正从她与天夔在花溆林相见起,就是其余人的眼中钉了。

一个十六七岁的宫女上前来替南宫颖打伞,笑道:“奴婢拜见小主,小主请!”

来人便是彩瑟。她见姚茑萝病病歪歪,家世又差,怕是跟着她没有前程,便求了彩琴请小豆子帮忙调到御前伺候。本来小豆子还想把彩琴也弄到乾清宫当差,但是彩琴抵死都不同意,说什么也不肯丢下生病的姚茑萝不管。

南宫颖微瞥了一眼,见彩瑟颇有几分容貌,朴素的打扮中透出几分秀美,便多了一个心眼,接过伞,笑道:“我自己来!你回去吧!”说着,就撇下她,随着汪湛,昂首阔步地走进了沧浪亭。

彩瑟怔了一会儿,便又低头,缓缓地退到原来的位置。

沧浪亭里两个太监烤全羊,另两个太监在温酒。而天夔只是站在一旁,带笑看着南宫颖,道:“听说绿林好汉都是风里雨里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今日,颖儿可愿陪朕豪饮?”

南宫颖福了一礼,字正腔圆地道:“嫔妾却之不恭!”说话时,她的眼光飞快地一瞥远处的玉骢。

天夔大笑,道:“朕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一定很疑惑,你一路上没有看见朕追来,朕怎么就先到沧浪亭了。”他眉毛一挑,笑道:“朕可没说一定要沿着远瀛堤走呀!”

南宫颖乍见天夔出现在沧浪亭里时,是有些吃惊,但一个转念便想明白天夔是抄了近道。此时,仍显出又惊讶,又不服的表情,委委屈屈地道:“嫔妾服输了。”

天夔却没有在意,侧过身以目示意。

汪湛立即亲手捧起酒坛,在三个一模一样的雕花银碗里倒满了温热的酒,亭内顿时醇香浓浓。天夔笑道:“既然颖儿服输,那么就请颖儿干下这三碗酒吧!”

南宫颖虽然善饮,但若是灌下这三碗酒,出去再被冷风一吹,少不得要头重脚轻醉倒过去。但是天夔出口即是圣旨,她又不得不遵从,面上难掩难色。然而她眉头一动,计上心来,不觉笑道:“皇上,如此美酒,嫔妾岂可独饮。君父为上,长兄又如父。不如嫔妾第一碗敬皇上,第二碗遥敬家严家兄,第三碗才敢饮下!”她微微屈膝,将一碗酒举过修眉,取当日梁鸿的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之意,奉给天夔。

天夔微微一笑道:“朕没想到颖儿不仅骑射高妙,而且还伶牙俐齿呀!颖儿的美意,朕自然是要领。”

在天夔举杯将饮时,汪湛上前接过,笑道:“皇上,您别跟小主开玩笑了。混元道长不是说了,服用十全颐神丸时,三日不得饮酒呀!”

天夔才想起来似地,放下银碗,大喜道:“刚才都混忘了。仙丹可炼好了?”

汪湛从袖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精致的珐琅雕花小盒,打开,露出一个豆大的泛着绿光的药丸,笑道:“皇上,这不是!”

温酒小太监是小昌子。他揭开小罐子,向天夔道:“皇上,药引也已经备好了。按着混元道长的吩咐,一直在小火上煨着。”

南宫颖顿时闻到了在一股奇特的香味中混合着浓烈的血腥味。

她已经从汪湛的口中得知这便是同入宫闱的十位嫔妃的鲜血。她觉得有些毛骨悚然,清晨在含章殿时,她们还是有说有笑的活人,才几个时辰的功夫,她们都已经成了一具具冰冷冷的尸体,那些争荣夸耀的心思都如一江春水付诸东流了。

她有些胆颤心惊地觑着天夔的神色,在处死了这许多人后的天夔是一脸泰然,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天夔凑到小罐子边一闻,便嗅出药引已经被人做了手脚,掺了足以让女子绝育的红花,并放了大量的香料用以遮去红花的味道,看到汪湛胸有成竹地笑着,便明白自己要汪湛做的事他都做到了。吴鸢飞已经知道,这药丸十有八九会被自己赐给眼前这位南宫颖。

他心底在冷笑,能借刀杀人是最好不过了。

天夔笑道:“朕还是想喝颖儿敬的酒。”他捏着药丸亲手送至南宫颖的唇边,笑道:“十全颐神丸,朕可以再让混元道长再炼嘛!”

南宫颖虽然不忍心,但天夔的好意,她是拒绝不得的,便将同情的眼泪的生生压下,将小罐子的药引一口气喝干,吞下药丸,勉强笑道:“谢皇上恩典!”

天夔将银碗里的酒一饮而尽,指着剩余的两碗,笑道:“将两碗御酒赐给大将军与骠骑将军!告诉他们,这是朕与南宫蘅仪的一点心意。”

汪湛何等机敏,立即向南宫颖,道:“恭喜蘅仪小主了。”

南宫颖才喝下血水,有想呕吐的冲动,但极力忍着。她有片刻的怔忪,天夔的一句话可以要了人命,但一句话却又可以让人荣耀无比。自己又晋了位份。蘅仪,已经是正五品了!

她低头谢恩,道:“嫔妾谢皇上的恩宠!”她忽然有一丝惶惑,天夔如此对她另眼相待,真的只是因为刚才在花溆林的偶遇吗?

天夔“咦”了一声,道:“奇怪了,你怎么不劝朕收回成命?以前萱妃还是萱贵人时,朕对她说要直接晋她为萱嫔,她拒绝了,还唧唧呱呱说了一大通理由呢!还有茝嫔也是的。一听说朕要越级晋封,就搬出祖制来和朕理论。”

南宫颖稍感放心,就抬起头,大大方方地看着天夔,笑道:“她们是她们,嫔妾是嫔妾。嫔妾只知道皇上金口一开,不容更改!”

天夔牢牢地迫使着南宫颖的眼眸,眼里是喜悦与激动,手揽住她的腰,笑道:“朕的颖儿果然是不同一般人!朕就喜欢大胆奔放的女孩子。要那些个只知道礼法呀宫规呀的木头人有什么趣味!”

南宫颖颤颤地喊了一声,道:“皇上——”

靠得如此近,她感觉到天夔的温暖的体温透过彼此的衣衫传到她的身上。

少女的心噗通地快速地跳动,她觉得沧浪亭内如阳春三月一般温暖,与亭外的寒秋是彻彻底底的两重天。

汪湛带着小太监们都退下了,只剩下沧浪亭里一对拥吻的年轻人。

延伸阅读

指点通加盟  http://www.australiancastingagency.com/yom5.shtml
手机黄页就是将传统黄页搬到手机上,利用手机为载体,发行、传播、应用的电话号码簿,类似

纽菲德墙体加盟  http://www.australiancastingagency.com/p3gj.shtml
杭州纽菲德节能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建筑防火材料及粉刷石膏研发、生产、销售、安装和服

立派加盟  http://www.australiancastingagency.com/xs88.shtml
立派钥匙扣总部战略性推出“创意立派”项目,巨资引进多台设备及2000平米仓储空间,真

广州奇奇电子制造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australiancastingagency.com/gzas.shtml
广州奇奇电子制造有限公司是国内较早从事摇奖机研发的专业厂家,集研究设计、开发、生产、

科泰利加盟  http://www.australiancastingagency.com/p441.shtml
科泰利手机套创立2003年,工厂面积6000多平方米,目前员工有150人左右。是一家

雷克泰国际酒店加盟  http://www.australiancastingagency.com/u6m1.shtml
雷克泰客房完全颠覆传统酒店的概念,每一个房间都有独具匠心的创意,根据房型的不同进行巧

丹迪兰儿童教育加盟  http://www.australiancastingagency.com/bc0n.shtml
北京丹迪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于海淀区商业繁华地段西三旗上奥世纪三层,北京丹迪兰文化发展

婵意加盟  http://www.australiancastingagency.com/nkak.shtml
婵意床上用品总部主营的是毛毯、套件、被子、枕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天缘门窗加盟  http://www.australiancastingagency.com/gyab.shtml
南京天缘门窗有限公司始创于2000年,拥有强大的技术力量,工装设备齐全,生产工艺精良

趣趣ABC加盟  http://www.australiancastingagency.com/u6x8.shtml
趣趣ABC四大阶段培养孩子国际竞争力:阶段一3-6岁培养英语学习兴趣,掌握基础口语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暗金宋海第6章在线阅读

    “呼——”“呵——”孙小圣从床上猛然起身,“呼呼”喘着粗气,全身已经湿透。“孙白!”“咣当!”屋子外面依然是孙白夫妇的争吵声,桌子被掀翻,饭碗被摔破摔裂,孙小圣愣了愣,才回过神来,这是别墅。刚刚,是梦吗?是吗?不是吗?孙小圣不知道。刚刚那场景,非常非常真实`。包括,被车碾过,以及被老小子捅死人之后的

  • 愿你我可共老(谭宗明×凌远)在线阅读第十章

    流光大陆整体呈不规则的‘凹’字形,觐天王朝占其中心大部。觐朝疆域辽阔,其东至殁海,南临南海,西接鬼疆,其正北偏东有一奇特之地,不知该称作岛还是陆,只因它与流光主大陆隔着一条嵌峡。嵌峡绵延千里,深约数十丈,下面海水汹涌,两岸乱石树木丛生,忽宽忽窄,却一直相望着,飞鸟难渡,好不惊险。嵌峡北岸千年之前,本

  • 和你穿越的日子凶险

    朱飞按白云道人所说一路朝北走去,秋天的树林显得格外安静,只有朱飞的脚偶尔踩到几片落叶发出的沙沙声。忽然朱飞停住脚步,他剑眉一抬,朝不远处的一块大石望去,只见一只足有脸盆大小的蛤蟆露出白色的肚皮正在大石上晒太阳,正是白云道人给他那本书上记载的三阶妖兽:火蛙。这畜生倒是挺会享受,不过今天栽在小爷手里算你

  • 圣母必须死在线阅读第一节

    无视一切世界的规则,穿梭于各个世界的幽灵船,在玛法大陆的沙漠绿洲地带抛下了锚。它似乎一直在各个世界里穿梭,寻找着一个可怕的目标,而现在,目标终于很近了。陡然出现的异界气息,很快就吸引了各方面的关注:当权者的探子,贪婪的冒险者,还有神秘的势力,全都像闻到了血腥味的猎食者,朝沙漠绿洲聚集而来。但是在那挂

  • 离婚后我成了狗男人的心尖宠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0年1月18号,八点半。林知知看着眼前的一切,面无表情的关上灯,又打开,又接着关上,打开。原本温馨小巧的出租房变成了一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斑驳的墙壁上布满着滋生的绿植,头顶上的白炽灯摇摇晃晃,像是下一秒就要掉落下来。她僵硬的伸出五指摸向墙壁上的开关,在下一秒想要有所动作时。空气中响起一道冰冷的

  • 老公不靠谱第八章在线阅读

    “南璃欧尼,能陪我去洗手间一趟么?”甜得发腻的嗓音。怎么?顾清凉,看我改变大,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么?那我就陪你玩玩,看你耍些什么花招!给了旁边的吴亦凡一个安心的眼神。自顾自的走向洗手间那个方向。我明显的看到,顾清凉欣喜地跟了上来。眼底的狡诈一闪而过,刚好被我捕捉到。顾清凉,有趣。刚进洗手间打开水管洗

  • 重生香蜜同人之润玉穗禾第6章在线阅读

    黑衣人的脸阴沉得要滴出水来。先是上来了一个不知死活的胖子,让他连连受挫。现在终于快把这个胖子打死了,又上来一个黑暗少年。顾小天用黑暗力量轻轻地托起了胖子,将他放在了一边。黑衣人青筋暴露,他感觉自己完全被无视了。“混账!”黑衣人面色狰狞地看着淡定做完这一切的顾小天,“你想死吗?”“你总喜欢说废话吗?”

  • 但为君故(种田)在线阅读第10节

    沈陌颜费了很大力气终于把龙眼摘下来。这一串龙眼,一个个圆滚滚的紧挨在一起,密密麻麻的,看着就很喜人。沈陌颜迫不及待想品尝它们。不过她看了周围,找一个木桩子坐下了来。她拿起手里的龙眼摘下一颗,其余的放在一边,接着她小心翼翼的剥开表面的皮,露出晶莹剃透的果肉,果壳上还残留一些汁水。沈陌颜把它放进口中咬了

  • 求求你别追我了在线阅读第6章

    苏吟气鼓鼓地低着头,沈玄宁连哄带推地把她拉回了殿里,然后跟她打商量:“那朕下个旨,不许她们叫你大姑姑了?”“……不要!”苏吟稍稍一想,便赶忙拒绝了。她神情复杂地叹气道:“叫就叫吧……奴婢适应一下!皇上下这么一道旨,太奇怪、也太大张旗鼓了,跟奴婢仗势欺人一样。”“朕下旨,不干你的事。”沈玄宁说着就转向

  • 爱情攻略第十章

    第十集人物表:马虹女80后初中毕业温柔善良,勤奋好学王丽英女80后初小蛮横脾气暴躁试金钱为重玩物丧志。邱吉祥男70后英俊潇洒某公司销售科长。马细崽男60后农民马虹的父亲。徐老**60后农民马虹的母亲。王起根男60后农民王丽英的父亲。胡妹女60后农民王丽英的母亲。老四男80后小混混。陈红头男80后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