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是超级富二代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石二少 来源:飞卢小说网

《每天都想废皇后》文/容默

第一章千金归来

景源八年,深冬。

燕婉在马车里拘得久了,实在耐不住性儿,便掀起马车的帘子,好奇地朝外头看去。

燕京的冬天向来阴冷而潮湿,燕婉一打眼,只看得到灰蒙蒙的天空,顺带吃了一嘴的寒风。

她还没来得及细看,便被身后的刘妈妈呵斥了一声:“姑娘!我刚才不是同你说过了吗?咱们已经进了京。外头都是人,你怎么可以随意探出头去呢!”

燕婉不解:“我就是要瞅瞅燕京人都长得什么样子呀!听我奶娘说,燕京人一个个生得又白又胖,身上穿的是绫罗绸缎,头上戴的全都是真金白银,比村里的**还要富贵百倍。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呢!”

刘妈妈压着火教她:“二姑娘,我再跟您说一遍,您是大家闺秀,是当朝太尉、一品大将军的独生女,再尊贵不过的人了。以前你住在乡下,也就罢了,以后在京里——”

刘妈妈话未说完,燕婉已经不由自主地打断了她:“独生女?爹爹只生了我这一个女儿吗?”

刘妈妈虽不是什么尊贵的出身,但她在将军府里做了这么多年的管事,不知见了多少王侯贵族,从没有见过一个像燕婉这般粗鄙的。她心里头着实瞧不起燕婉,不过碍于燕婉的身份,还是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回答:“是的,二姑娘。”

燕婉好奇地看着她说:“那你怎么叫我二姑娘?”

刘妈妈见她一副什么都不懂的傻样,下意识地挺起了胸脯:“是这样的,在您之前,还有一位被将军夫人收养的大姑娘。大姑娘虽不是您的亲生姐姐,却也是入了燕家族谱的。”

燕婉点点头:“这样啊。”

她不是傻子,一路上刘妈妈待她的态度着实不怎么样,动不动就阴阳怪气的,对她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不过还没到燕将军府,燕婉不急着同她发作。

和刘妈妈说好自己要眯两刻钟之后,燕婉便闭上眼睛养神。

刘妈妈暗暗瞧着面前这位又黑又壮的“姑娘”,再想想将军府里的那位从小被富养大的、千娇百媚的燕娇姑娘,不由在心中暗暗摇了摇头。

论人品,论才貌,这个燕婉哪里比得上燕娇?然而燕娇再好,又有什么用,她终究不是燕将军的亲生女儿。到头来,将军还不是得把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儿从乡下接回来吗?毕竟不管怎么说,她才是将军的亲生女儿,身上流着燕将军的血。

……

将军府中,大姑娘燕娇正在为同样的事情发愁。

“回来了吗?”知道燕婉今日要回府,燕娇不知多少次催问自己的贴身丫头。

丫鬟劝她:“姑娘稍安勿躁,二公子昨儿不是派人来送了信,说是他们今日才入城吗?怎么着也要午饭时间才能到呢。”

燕大将军燕堂不仅手握重兵,还把持着朝纲,称霸于朝堂,乃是燕国当之无愧的第一大权臣,说他一句功高盖主、权倾朝野毫不为过。

然而他膝下子嗣单薄,除却早夭的长子之外,长女、次子皆为收养,便只余下了燕婉这么一个亲生女儿。

在燕婉回京之前,燕娇是府中唯一的姑娘,自然备受宠爱。

可是燕婉回来之后,可能一切就要不一样了,这让燕娇如何不心急。

相比之下,燕堂本人和燕夫人柳氏就要淡然许多。

燕堂淡定,是因为燕婉出生时便克死了生母,又被算出与燕堂八字犯冲,必须送到乡下贱养,才有可能不祸及全家。

对于这样一个从小不在自己身边长大的“祸害”,燕堂自然是没什么感情的。

柳氏淡定的原因就更简单了,她唯一的亲生儿子已经死了,燕婉不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和她没什么干系。

因此,在燕婉的马车抵达府门口时,除了来探听消息的燕娇,就只有一个余管家在等着她。

余管家三十出头,是后院管事刘妈妈唯一的儿子。

马车停下之后,燕婉还未下车,刘妈妈便先冲了出去,“儿啊儿啊”地叫了起来。

当初燕堂嫌燕婉晦气,足把她送到了离京城最远的村子里,偏僻得很。刘妈妈奉命出去这一趟,前前后后花了足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整个人都折腾瘦了一圈。

余管家孝顺,正扶着母亲嘘寒问暖之时,余光瞥见二公子燕时翻身下了马,面容不由一肃,恭敬唤道:“二公子。”

燕时虽非燕堂亲生,但他是府中目前唯一的公子,又是文武双全,一表人才,十分得燕堂器重,府中下人皆不敢对他有所轻慢。

燕时却未理会他,而是径自走向燕婉的马车边,亲自替车中的少女打起了车帘:“二妹妹,下车吧。”

燕时等了等,却不见有人出来。他这才微微探首去望,却见车内燕婉正睡得四仰八叉的,嘴巴微张,流出来的口水还浸湿了她怀中的桃红色绸缎抱枕,从头到脚哪里有半点京城贵女的样子。

“二妹妹,二妹妹?”燕时叫了两声,见燕婉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只好直呼她的名字:“燕婉!”

燕婉这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见不远处一个面如冠玉的青年人正凝视着她,燕婉下意识地咧嘴一笑:“二哥。”

旁边目睹了一切的刘妈妈和燕娇,不由相视一笑,彼此眼中都看到了些许嘲笑的意味。

燕娇以前是府里唯一的姑娘,又惯会逢源,和后院管事刘妈妈的关系非常不错。刚才燕时在叫醒燕婉的时候,刘妈妈就悄悄地告诉燕娇,她知道燕婉睡着了,故意没把她叫起来的,就是想要让燕婉在燕时和府里下人面前丢脸。

刘妈妈瞥了马车一眼,低声道:“大姑娘,您是没看见她那个睡相!我可是头一回见到睡觉打鼾的姑娘家呢!”

燕娇闻言惊讶地用帕子遮住嘴,只露出一双睁圆的眼睛:“是吗!”

她话音刚落,便见一个身着牡丹色棉袄的女孩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燕时看了眼自己悬在空中的手,微微一笑,不着痕迹地收了手,跟上燕婉,向她介绍:“二妹妹,这就是你大姐姐,燕娇。”

燕婉抬眸看向面前的女子——燕娇人如其名,个子不高,没有半点武将家女儿的样子,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倒像是个书生家的姑娘,弱柳扶风,我见犹怜。

燕婉在看燕娇的时候,燕娇也在暗暗打量着燕婉。

眼前的女孩子身材高挑,生得浓眉大眼,五官立体而明艳。可她看起来皮糙肉厚的,一头黑发乱糟糟地束在脑后,还穿了身格外显黑的颜色,看起来一点儿都不会保养和打扮,不像是寻常男子会喜欢的样子。

感觉到燕婉对自己似乎没有太大威胁之后,燕娇对待燕婉的态度瞬间变得十分亲和,如同主人家一般招呼她说:“婉儿,你一路颠簸,一定辛苦了吧?快进来,我已经让人给你收拾好了屋子呢。”

燕婉抽出被燕娇挽住的手,淡淡道:“多谢大姐,不过我和你不熟,不喜欢和人这么挽着手走路。”

听到燕婉管自己叫“大姐”,燕娇不由嘴角一抽,差点吐血。

原本燕婉风尘仆仆地赶了这么多天的路,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洗澡,燕娇是不想碰她的。只是为了展现自己作为大将军长女的气度,她才忍着内心的嫌恶去挽燕婉,却没想到她竟如此不识抬举。

燕娇正讪讪地不知该如何作答,想要去向兄长燕时求助之时,却见燕婉已转过了身,看向刘妈妈:“刘妈妈,你长嘴是吃干饭的吗?说好了我只小睡两刻钟,你便唤我起来,刚才马车已经到了府门口,你为什么不叫醒我,还要二哥亲自来叫?”

刘妈妈没想到一路上都不显山不露水的燕婉会突然当众朝自己发难,不由一怔,下意识地替自己辩解起来:“我叫了,是你没听见……”

燕婉厉声呵道:“放肆!这就是你和主人家说话的态度吗?”

不知是天生,还是成长环境使然,燕婉既高挑又健硕,一拳头好像能打倒一头牛。站在又矮又胖的刘妈妈面前,可谓气势十足。

尽管刘妈妈心里十分瞧不起燕婉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可就在这一刻,她还是不由自主地被燕婉的气势所震慑住了,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燕娇先回过神来,用不轻不重的声音上前打圆场:“婉儿,你先别激动!刘妈妈是府里的老人了,是父亲老部下的遗孀,平日里就连母亲都不会用这种态度和刘妈妈说话的……”

燕娇不说这话还好,听她这么一说,刘妈妈越发委屈起来,理不直气也壮:“就是啊二姑娘!老婆子我伺候将军府上下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没见哪个主子像您这么蛮横的,这么点子小事还要计……”

那个“较”字还没说完,刘妈妈突然身子一晃,竟是被燕婉提起了衣领。

刘妈妈贪图松快,腰带系得松。燕婉稍稍一使劲,刘妈妈的上袄就直往上窜。燕婉只消再多使三分力气,刘妈妈恐怕就要当众“露屁股”了。

刘妈妈惊慌极了,求助地看向燕娇:“大、大姑娘救命啊!二姑娘要杀人啦!”

燕娇也看懵了,震惊地看向燕婉。

她们后宅女子,向来是杀人不见血,于无形中绵密算计的,哪有似燕婉这般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干架的?

简简简、简直有辱斯文!

燕娇犹豫了一下,正要出言相劝之时,就见燕婉朝旁边呸了一声,像个山大王一样霸气十足地朝刘妈妈放狠话:“臭婆娘,我告诉你,本姑娘到京城来,是要做人上人的,可不是过来让你们磋磨的!以后你要是再敢对我不敬,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延伸阅读

阿布熊纸尿裤加盟  http://www.blazinbeverage.com/phji.shtml
阿布熊婴儿纸尿裤1、吸水表层采用柔软如棉的安全亲肤设计,防止擦伤宝宝娇嫩肌肤,刺激指

三国炙烤肉加盟  http://www.blazinbeverage.com/b1l7.shtml
成都锐世堂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碳来香三国烤肉”品牌创立于美食之都-成都,至2005年以

和牌黄金加盟  http://www.blazinbeverage.com/bfx4.shtml
和牌黄金加盟详情山西和牌黄金珠宝有限公司,其前身是1991年创建的“朔州金店”,20

奥孚汽车养护用品加盟  http://www.blazinbeverage.com/ssfv.shtml

湘顺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blazinbeverage.com/pwqm.shtml
浙江省三门湘韩汽配有限公司位于美丽的三门湾畔。毗邻宁波,上海等发达城市。海陆空运十分

智淘加盟  http://www.blazinbeverage.com/yawj.shtml
智淘假发是假发长卷发、假发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智淘假发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富贵坊加盟  http://www.blazinbeverage.com/b5rl.shtml
富贵坊加盟详情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美容、化妆品在人们生活中占有越来越重要

汪氏教育加盟  http://www.blazinbeverage.com/d6q5.shtml
品牌介绍:汪氏教育《汪氏单词速记法》解决了学生不愿背单词、记不住单词、见单词就头痛的

康非尼钻石加盟  http://www.blazinbeverage.com/7yr.shtml
康非尼钻石是国内从事电子商务钻石销售的珠宝品牌之一,康非尼钻石从南非采购一手钻石,采

神话KTV加盟  http://www.blazinbeverage.com/6ttl.shtml
神话KTV加盟品牌隶属于神话KTV有限公司,中国区总部坐落于河北省邢台市。公司自19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语神驾到在线阅读第7节

    司徒家给司徒兰蔻分到的两个暗影刚好在司徒家的暗影里面是第十五位和十六位。所以司徒兰蔻就直接叫他们暗十五,暗十六。而使用火龙来杀夏若离主仆三人的就是暗十六,因为他和暗十五打*输掉了。暗十六怒气冲冲的想要一招制敌,所以他一上来就是下了杀手。夏若离主仆三人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那火龙就已经来到了面前了。

  • 破碎在线阅读第6节

    海洋,大约占地球表面积的71%,可以说海洋蕴藏的奥秘是无穷无尽的。并且随着地壳运动的作用,马里亚纳海沟到2050年已经下深到海底20000里,里面的奇异生物更是数不胜数。由于人类科技的发展,生物科技、电子技术、人工智能等获得重大突破,加上人口的大规模增长使得动物们的活动范围一再的限制,大型的活动能力

  • hp围观在线阅读第4节

    “是他?”诺大的地下擂台中,一名壮汉表情微变。“恩?”一名冰冷少女微微皱起眉头。顺着中年人的目光看去,少女看见一名一脸无害的少年正拥挤在人潮之中。当大家手握彩票,眼看着擂台场上两名青年格斗,打得如火如荼而兴奋得大叫时,那少年眼神平静,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这少女,便是锦城的首富之女李明熙。因为王玥的拒

  • 炼化天宇第10章在线阅读

    “怎么可能!”辰风猛吸一口冷气,心脏仿佛被一对无情的铁手狠狠捉着,然后残忍的肆意揉捏,连呼吸都停止了。风,突然静了下来,在这一刹那间,整个世界弥漫着一股死寂的气息……辰风强咬着牙关,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但眼中的惊骇之色却无法擦去,反而越来越浓。“呵呵,有点意思,区区一个凡人,中了我的七杀拳居然还能站

  • LOL之神级选择在线阅读第七章

    林泽沉默的时间太长,蛇头感觉到了危险,瑟瑟发抖的转移了话题——“看,试炼场到了。”林泽抬头一看,有点愕然。一个看起来金碧辉煌的城堡就在前方。他回头去看,身周浓雾翻滚,看不到一个人。蛇头嘶嘶地催促他:“快去吧,我闻到血腥味儿了……”你能闻到血腥味,可不是什么好事。林泽看了一眼,抬脚朝前走去。老板娘不知

  • 侠女世子妃第4章在线阅读

    十四岁的顾承铭还是个嚣张跋扈的小孩。顾承铭的父亲顾骥业是家中独子,到了顾承铭这一代,又只有顾承铭这一个儿子,顾承铭从小就是被爷爷惯着长大的。不管顾承铭在外面惹了多大的祸回来,爷爷顶多训斥他两句,然后吩咐人把事情摆平。其实也是顾承铭的爷爷认为顾承铭还小,一个小孩子能惹出多大的麻烦,再加上对这个孙子的疼

  • 铁甲小宝:神级提取之她还有父母(6)

    因着苏子安和那个陌生女子的事,林知漪一路逛下来,兴致不是很高。只是由着林母给她挑选,她一件件的试,大抵说个好,不好,行,都行这样的敷衍话。“知漪,你要是不舒服的话,我们就都买回去,到时候你开心了再慢慢选怎么样?”林母看着面色难看的女儿,心里担心着。这难道是才反应过来,自己早上拒绝了与程氏的联姻,现在

  • 深谷龙心之危机来袭(5)

    不知不觉中,戚陌柒一家人已经在这美丽的紫色桔梗花海中住了好几日了。“爹爹,为什么我们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可以住?说是游历……其实没有这么简单吧。”戚陌柒站在花海中平静的说:“能不能不要什么事都瞒着我,我长大了,也可以帮助你们的……”戚韩啸愣了一下,看着面前的戚陌柒:“小柒长大了,变聪明了。”“那就不要

  • 我不能离开他三米在线阅读第9节

    “狐妖不是蛊惑人心吗?怎么还吃人?”“它们蛊惑的是那些年轻力壮、长得好看的男子,你弱不禁风的,长得也残,狐妖们才看不上眼呢,顶多是肚子饿了,把你宰了当肉吃。”其中一个师兄开着玩笑。“她要抓就让她来抓,反正我也想亲眼目睹一下这万妖之王到底长什么样子,有几斤几两,要是能把她制服,那我就可以一举成名了。”

  • 我真是大衰神在线阅读第二节

    ————微风吹拂,古树枝杈上满开的白花不时落到水中,荡起朵朵涟漪。水潭边平整的青石上,一只大小和模样都与寻常猫儿类似的白色妖兽一动不动地端坐在那里,呆滞地注视着眼前的景象,连被风吹落的小花掉在了头顶都没有发觉。我这是还在梦中吗?云应舟想。视线投向水潭对面的森林,可以看到高出树木的一座小小山顶,全由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