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记忆第四章

作者:紫小忆 来源:晋江文学城

澧兰用发带固好沅止的长发,再左右瞧了瞧,十分满意,徒儿长大定是个俊美的男仙。

弯身与他平视:“为师下山去阜兆城采购些布料给你制作几件新衣裳,正好过几日你可以穿新衣去云狐岭,有什么喜爱的颜色吗?”

沅止指了指身上衣物:“这个颜色就好。”

瞧了眼他略微泛旧的月白外袍,小小年纪还挺专一,不过淡雅清素的月白色倒也适合他。

澧兰细致叮嘱:“为师会给院子罩上结界,你就待在院子里别乱跑。闲着可以修炼学会不久的火诀,日上三竿之时记得将松萝端到院子晒。”

她对徒儿向来放心,洗松萝碾药粉,他从不抱怨,却更像乐在其中,帮她不少忙。

沅止乖巧点头。

交代完,澧兰转身欲走,他跳下椅子,上前拽了拽她衣袖:“兰儿不买新布料做衣裳吗?”

“为师衣裳不少,不用费事添置。”况且她也不长个儿,合身舒适就行。

沅止说服道:“兰儿的衣裳都是白的,也都旧了。”

澧兰蹲下身,随意笑问:“你觉得为师适合什么颜色?”

他语气认真:“在仙界,师徒如果一同出门,会穿同色衣裳。兰儿也可顺带添置其他颜色平日里穿。”想了想,又道:“阿止认为藕荷色最衬。”

星眸闪眨,好似期盼获得赞许的小娃般。

未料他年纪尚幼,却是逻辑清晰,条理分明。澧兰轻点他鼻头:“我怎就没想到师徒出门应该统一服色呢。阿止可真是心细聪慧!”欣喜之余,她捧着他脸,朝他额头一亲。

待她离开许久,沅止伸手摸摸额头,白皙面颊浮现浅淡红晕。

***

气息归元,灵力回体,沅止缓缓睁开眼。

院外不远的树林传来悉悉索索声音,想靠近又怕接近般,他凝睛查看,片刻下了床,行至院中,双手结印召唤:吾之命,尔皆聆,沙青赤魅,离影化形。

忽而两道影子从他地上的影子里疾速跃起,落至沅止身前,躬身行礼:“尊者!”

一高一矮,一青一红,青的为沙青,红的为赤魅。

沅止视线掠过高个青影:“你前几日去了何处?”

沙青羞愧低头:“被判官抓在了地府。”

赤魅掩唇偷笑:“鬼差要携鬼入轮回,他执意将那鬼劝得想去鬼修,还同鬼差打起来了,活该受罚。”

沙青闻言更是羞得下巴快戳到胸前,嘀咕着:“那鬼本就想鬼修啊,差点就要随我去无玡村了。”

恰时,前方树林声响越来越大,躁动也渐强,个个按捺不住走出林中。只见树精、蛇精、犀精,各类精怪几十上百,均两眼精光朝院子集中行来。

赤魅转身蔑笑:“哟!都是嗅到尊者催生的灵力而来的吧。无知鼠辈,这灵力岂是你们能吞的。”

沙青上前几步,身形瞬间扩大十倍,朝前方精怪们喝道:“尔等若想活命,速速散离!好生修行,勿贪捷径!”

精怪们踌躇未前,熙熙囔囔说着什么。

有一蛇精喊道:“怕什么!咱们数量多,他们就两个奇怪的人外加一个小娃。那小娃灵力强大,就算分食,也抵过修炼百年!”

“可那大青影子看起来很厉害。”兔精有些怯懦。

犀精前蹄刨土,呲着尖锐獠牙:“怕了就别去!老子得去吃了那白嫩小娃!”

见精怪们士气阵阵高昂,又开始朝这里围堵而来。沙青回头询问:“尊者,杀吗?”

沅止抬头看眼日头,时辰刚好,走到屋檐将松萝端出来,搁在院中的木架上晾晒。

有条不紊地铺开好松萝,这才淡道:“灵力是我故意放出的,喊你们来就是要将他们处理干净,你倒是心怀仁慈多了些碎话。”

虽是童音,可声色凉得沙青喉头一紧,尊者没有直言他说了废话就已是给足面子。

赤魅幻出黑鞭,嘲笑他:“你就只长身子不长脑子,喊你来是晒日头聊天吗?办正事啊!”

说罢她凌空飞起,咧嘴笑出两排利牙,长舌一舔,挥鞭而下。胆小的诸如兔精早被吓跑,胆大的精怪们奋力抵御。

沙青窘迫地挠头,倏尔高高跃起,嘭地巨响落地,也加入了战斗。

院外哀嚎声四起,血肉满地,残肢断臂横飞。院内,沅止蹲在地上瞧着上个月栽种好的芷兰,小小手指拨弄着刚冒出的苞芽,不日就能开花了。

他起身随意看了眼前方情况,沙青赤魅的力量会随着他力量的限制而弱化,一盏茶的功夫才斩了一半。

松萝山及附近山岭因年久未有神仙驻守,精怪杂多。他此举就是吸引恶念妄生的精怪,一网除尽,以免他们日后伤到澧兰。

再一盏茶功夫,沙青赤魅回院内复命。

赤魅问道:“还有一些逃离的精怪,需追杀吗?”

“不用。倘若受了教训还不知悔改,日后自然会取他们命。”沅止双手于胸前结印,口中念着经文,小小童身霎时金光环绕。精怪尸首渐渐化作细小白灵朝天空散去。

院落外如初未变,无丝毫血迹。沅止收手,身上金光消散。

恰时,沙青感应到什么,抬头望向空中:“有仙者正朝这儿过来。”

沅止也抬头朝天一望,眸中冷意瞬掠:“你们暂且离开。”

沙青赤魅瞬间闪入沅止影子内。

沅止将晒过七日的松萝端至院落木桌旁,取出一截松萝在手指盘绕成圈状,然后取下放入玉盅内,拿玉辊细细碾着。

“澧兰在不在这儿?”院外响起一女声,语气横冲,来者不善。

沅止神色如常,继续碾粉,并未搭理。

姚亦莲落下云头,步入院子,指着他:“问你话呢!澧兰在不在这!”

一年前同胥迁莫名其妙被天刑殿抓去鞭打,定是澧兰心生报复!表面装作不在意,暗中却勾引了法华尊者吧?否则天刑殿怎可能管男女私事。

好不容易恢复伤势,哪里忍得住这气,就算打不过,也得过来骂一顿解气。

心里本就团着一把火,这会儿脾气更是被这装聋作哑的男娃引燃。她厉声骂道:“你是聋了还是哑了!”几步上前,抬手欲将他手上之物打翻。

猛地,她维持抬手欲落的姿势,动弹不得,有股强横之力禁锢全身,姚亦莲愕然,这孩童修为竟如此高?!

“臭小子!放开我!”

沅止将玉盅内碾好的药粉用玉勺慢慢舀入白色瓷瓶内,盖好盖子放置妥当,这才抬头看向张牙舞爪的姚亦莲:“你该尊称师父为神君,并无资格直言她名讳。”

竟是师徒,难怪冷漠孤僻,跟着澧兰还能有多好的教养。

姚亦莲讥讽:“我乃天庭的仙子,她现在不过一介小山神,官阶仅高于土地神。怎就不能喊她名字,笑话!”

沅止神色一凝,姚亦莲嘴角瞬僵,因他眼中的森冷,不禁生出几分不寒而栗。

“是吗?”沅止童音微凉:“师父虽为山神,但仙阶仍是神君。本已饶过你,奈何你非送上门。”

姚亦莲不解他此话何意,见他手指捻诀,预感不妙,慌道:“你要作何!倘若伤了我,天庭饶你不得!”

沅止置若罔闻,继续施法。

姚亦莲威胁破骂,并不知自己的影子正发生变化。地面影子缓缓起身,从她后背贴近,两只手正要从她后背穿入。

沅止忽抬头朝天望去,只见澧兰正驾云回来。他霎时撤下法术,姚亦莲脚下的影子须臾恢复常态。

瞥见澧兰站在云头上疑惑地朝这里张望,赶回的速度也在加快,他将姚亦莲的禁锢也撤除。

姚亦莲以为是自己挣脱了他的力道,欲趁他反手之前给他一击教训,迅速聚力于掌心,朝他胸口狠厉拍去。

沅止并未避开,接下她掌力,顿时被拍出几丈远,重重落在围栏边,一动不动。

姚亦莲没想他竟丝毫不避也不用法力抗衡,明明他方才修为表现不低啊。

正要落下云头的澧兰被这一幕惊得心似骤停几拍,痛喊:“阿止!!”

听到澧兰的声音,姚亦莲心下一慌,正要转过身,白色身影迅捷从她身旁掠过。

澧兰整颗心悬在沅止身上,暂没空理会她。瞬至沅止身旁,将他抱起,嘴角下巴衣物上全是血,触目惊心!

她忙取出药瓶,给他入了一颗凝元丹,再在他胸口注入仙力,也将他身上血迹净去。沅止缓缓半睁眼。

见他脸蛋苍白无血色,平日好似红榴般的小小双唇也是气血全失,澧兰心疼得紧:“乖,闭眼睡会儿。”

抱起他转身要回屋,见院落空无一人。澧兰眸寒若冰,怒意顿沸,你能逃到哪儿去!

延伸阅读

灵心天觉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taoqiyuan.cn/nuvn.shtml
九月,上海某重点大学。今天是新生报到的日子。桂树飘香中,这座近百年的知名学府,迎来了

现代灵植师的位面红包群陷害(上)  http://www.taoqiyuan.cn/pjmt.shtml
夜晚,古辰府城西郊,一勾残月在云雾中时隐时现。四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弯着腰来到一处长满

【青云志】灵尊是个萌妹子!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taoqiyuan.cn/xe15.shtml
卡特兰大陆在7年后,战争才停止、大陆又恢复了和平。月塔洛帝国的领土被各国瓜分,兽族和

商场大咖在线阅读唐炎  http://www.taoqiyuan.cn/6ajj.shtml
【第3章唐炎】如果金琳琳只是自己来的,邵夷安不一定会搭理她,毕竟军训迟到的后果她很清

末世热血录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taoqiyuan.cn/se07.shtml
下课铃响,大家一窝蜂地跑出教室,连老师都被挤得出不去,那模样挺搞笑的。丁莼才不想跟他

男朋友是机器人?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taoqiyuan.cn/bsoy.shtml
张宏练成血魔神功第三层,和血蛾掌第三招,血蛾掌一共十三招练成万蛾扑火无人能挡,而且血

心动年年有余之十年蜕变,浊世公子。  http://www.taoqiyuan.cn/ggrp.shtml
仍然是那永恒不变的冰雪,在雪玉灵谷当中除了雪以外,便没有其他的景色了。因为,雪讨厌其

东方不败之公子悠然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taoqiyuan.cn/ghit.shtml
赵云星眼光一闪,暗道:“原来是个狐妖,竟然坏我好事,看我等下怎么收拾她!”然后走到林

终于和转学生打了一架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taoqiyuan.cn/gawh.shtml
竞技状态是一种综合状态,是运动员为了取得优异运动成绩所处的最适宜的一种准备状态,它和

情定小庶女第九章  http://www.taoqiyuan.cn/giht.shtml
萧墨来到凰镇的时候,便察觉到这里的车水马龙、热闹喧哗之下笼罩着一股似有还无的戾气,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群英荟萃参加酒会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楚夏闲的无聊翻看手机,才想起来原主竟然还是个网络小说作者,不过写的书都不火,赚的稿费还不够她塞牙缝,还经常为了赶稿子熬到深夜,这在楚天培看来,就相当的不务正业了。楚夏闲得无聊去翻来看,竟然看上瘾了,没日没夜的追了三天,正看得起劲,蔡雯静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夏夏,你最近不会都在赶稿吧

  • 书生家的屠夫郎在线阅读第十节

    混沌初开,生灵万物俱无,天地连成一片,只在其间孕育着一株创世青莲,青莲有叶五片,开花二十四瓣,莲心之处,结成五颗莲子,后因开天大劫,创世青莲无法承受起大劫磨难,损毁,最终化为诸多至宝,至于那五颗莲子,则是分别化为了五朵十二品至宝莲花!这五朵十二品至宝莲花分别为:十二品造化青莲,十二功德金莲,十二品灭

  • DC香飘四溢的you(ABO)之第八章(8)

    谁料大名鼎鼎的斯塔克先生并不买账,用那双漂亮圆润的茶褐色眼睛向汤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想我们都知道你的真实性格,所以用来糊弄媒体的那一套把戏,不如还是收起来吧。”他可是听说了汤姆“炮轰神盾局”的光荣事迹——就连见惯了大场面的科尔森都怼到怀疑人生,甚至拨打电话请他推荐市面上效果最佳的生发剂。笑话,他

  • 古代吃货生存指南在线阅读结婚了?

    “啊......你谁啊?”清晨一道尖锐的声音响破天际,林雅娘睁开惺忪睡眼,却看见在她面前,一张那么俏皮好看的脸也在惊恐的望着她。“那......你又是谁啊!”男子说完,环顾四周,眼前的一切都很熟悉...不对,这里...是他家?男子有些错愕!随即他见林雅娘将盖在自己身上的那边被褥拉开,仔仔细细观察着自

  • 开局就是世界首富第十章

    赵叔从后视镜里看到安若一副脱水的模样,疲惫地蜷缩在后座,企图抓着沙发垫寻找安慰,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幼兽。他心疼,安若跟了少爷这么多年,表面的功夫做足了,可是心理上却一无所有,加之李雄之的白眼,让安若在偌大的李宅里寸步难行。安若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变态,从李宅出来的那一刻,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寻找李绍寒的气味,

  • (张云雷)云中深处听惊雷在线阅读第十节

    周末纪纤如没有去画廊。刚一打开门,纪纤如就从阳台探出个头:“你来啦。”聂蓝边换鞋边好奇地问:“我又没告你我要来,你怎么知道?”纪纤如没有答话,其实她才不知道他要来,只是胡乱说的。就像人们见面一样打招呼‘你吃了吗?’一样。聂蓝走到阳台见纪纤如正在晾床单,他也挽起袖子,他说:“我来帮你吧。”“好啊。”纪

  • [位面]龙族小姐进化论在线阅读第3节

    几天以后,云影的身体渐渐康复了。这天刚用过早膳,林英就交待婢女莹儿带云影去待里买几件衣服。临走之前,林英特地把他自己的皮大氅给云影穿上了。云影身上穿的都是林英的衣服,那衣服上自然有他的气息,那是一种散发着淡淡药香的气息,这种气息莫名地令她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总觉得这气息是如此的熟悉,虽似曾相识,却又记

  • 路转溪桥忽见之画纸在线阅读第八节

    刘翼诗一瞬间感觉脑中的思维快速运转,过了不知多久,凭空出现了一股别人的记忆,刘翼诗睁开了眼睛,这股记忆是一套功法,还有就是教她如何离开这里的方法,她不由一喜。刘翼诗感受到脑海中的功法知识,知道这功法的名字,名曰地寿决,可以修炼成仙,地寿决分九重,每一重的跨度是非常夸张的,威力都不可同日而语。只是刘翼

  • 屌丝奶爸在线阅读第九节

    一大早,周潇被自己老板叫着气势汹汹冲来了处老旧的居民楼。没说为什么,也没说干什么。温斯年上了车,挂完纪薇的电话,周潇启动车子,“温总,去哪儿?”“公司。”周潇内心嘀咕,不知道他一大早来这里是干嘛。公司公关部给周潇来了电话,问热搜要怎么处理。如今三条热搜挂着,涉及到了总裁,处不处理、怎么处理,都需要小

  • 〖卡萨布兰卡《[边伯贤]最后情诗》在线阅读第三节

    冰衍教位于重云古星最北端的极北大陆中部。极北大陆,一个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的世界,地面终年覆盖的积雪深达数尺,空中永远保持着大雪纷飞、浓雾弥漫的景象,整块大陆白茫茫一片,用“冰天雪地”这个成语来形容极北大陆最适合不过了。极北大陆上分布着很多大小不一的势力,但这些势力莫不以冰衍教为尊,冰衍教在极北大陆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