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豪门倾心在线阅读天生不举

作者:兰芷汀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一章天生不举

天宁市,香格里拉酒店。

豪华总统套房。

“啊啊!”

一道惊怒尖叫声,忽然响起,把陈东吵醒。

“我这是在哪?”

他睁开双目,扫视四周,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躺在床上。

而在床的一边,一具妙曼雪白身躯正坐在那,洁白玉指攥紧被子挡住上半身,两条玉腿蜷曲起来,美目满是紧张、惊怒的看着陈东。

女子身材凹凸有致,皮肤光滑白嫩,仿若一伸手便能掐出水来。两条玉腿修长笔直,白皙异常,涂满牛奶一般,散发着惊心动魄的美。

她的面孔,更是绝美精致,有种冷艳气息散发,属于美女中的美女。

而在床单上,还有着一抹刺目、已经干涸的嫣红!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房间!”

赵婉儿攥紧被子,挡住身体,美目盯着陈东,尖叫喊道。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订的酒店,一觉醒来旁边会出现一个男人,而且现在二人,都是光着身子。

“这是……”

她又是看向床单,上面的一抹嫣红,刺目无比,双腿也是传来阵阵痛感。

“混蛋,你居然夺走了我的第一次!”

“啊啊啊!”

赵婉儿瞬间反应过来,像是一只抓狂的小狮子,小粉拳砸向陈东。

“嗯?”

陈东一伸手,便是稳稳抓住赵婉儿手腕,看着她面无表情道:

“夺走你第一次?我东域天帝,行事虽说不择手段,但夺走第一次这种事情,自然不会做出。”

陈东目光淡淡扫了一眼赵婉儿身体,平静、冷漠。

“如此相貌,倒是和修仙界第一艳修,我的道侣,神水女帝,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气势上,天差地别,毕竟她只是一个凡人。”

陈东本是修仙界大乘期修士,群修尊称东域天帝。

短短五千年时间,他就凭借仙级功法,《天阳神功》进阶大乘,在修仙界东域开宗立派。

他门下弟子数百万,占领着十几颗高等级灵气星球,是祖师爷一般的存在。

而陈东本身,身为大乘修士,更是有着拳碎星河、生吞太阳的恐怖威能,震慑群修。

在修仙界,他什么样绝色女子没有见过?

所以就算在江南,都是极品美女的赵婉儿。在陈东眼中,也只是相貌不错,略有惊艳罢了。

至于神水女帝,乃是陈东千年道侣,二人感情很深厚。

“而且,我不是在渡飞升劫吗?还是修仙界万年一遇五蕴雷劫。遇到此雷劫,五蕴爆发,神魂、肉身都会陷入五蕴世界中。”

“若是通过不了,那就是神魂、肉身,都会灰飞烟灭……”

陈东脑袋一晃,一股记忆碎片,涌入脑海,几秒钟后:

“没想到,我居然渡劫失败,神魂落入了这个天宁市,陈家陈东的身体里面……”

“东域天帝?什么东西!你这个混蛋,夺走我第一次!”

见到面前这男人,忽然不说话,赵婉儿立刻大声叫道,用力从陈东手中挣脱。

“我虽说渡劫失败,肉身陨灭,只有一丝神魂逃脱。但这一丝神魂中,依然蕴藏着极为精纯的天阳之力。”

陈东斜睨赵婉儿一眼:“能得我临幸,也是你的福气,别的不好说,让你容光焕发,青春永驻,那是肯定的。”

“神魂?天阳之力?你说的都是什么!”

赵婉儿不住摇头,完全听不懂对方什么意思,她只知道,这个男人,拿走了她的第一次。

“疯子,这个人就是疯子!禽兽!”

“完全不懂他在讲什么!不行,我要报警!”

赵婉儿拿出手机,刚要报警,便是一下子呆住了。

“这……这还是我吗?”

手机屏幕中的女人,皮肤白的好像牛奶一般,毫无瑕疵。而且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光彩四射,给人一种容光焕发,陡然年轻十岁的感觉。

“怎么可能,我的皮肤,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细腻光滑……”

赵婉儿满脸难以置信,对于自己皮肤的护理,她平常生活中,无微不至,什么高档化妆品都用过,皮肤相比同龄人,自然好的很多。

但身为风云集团总裁的她,平时工作繁忙,经常熬夜加班,再加上电脑辐射,皮肤偶尔还是会出现暗沉,让她很是苦恼。

不过现在,她的皮肤,一下子变得仿若婴儿一般白嫩,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难不成,真的是这个男人,让我的皮肤,变得这般细腻光滑?”

赵婉儿又是抬头,一双美目紧盯着这个平静、漠然的男人。

不过此时对方,已经穿好了衣服,倒背双手看着窗外,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

一种苍凉、孤寂之感,从背影之上,扑面而来,让赵婉儿动容。

仿若这个男人,就是亿万年岁月长河中的老者,经历无数大风大浪,看破一切世事一般,沧桑、深邃。

“他才多大,为什么会给我这种感觉?”

光是一个背影,就让赵婉儿迷失在其中。

而此时陈东,已经将原先“陈东”的记忆,消化完毕。

“呵呵,这个陈东,真是够凄惨的,天生不举,不能行房事……身为陈家嫡系,荣华富贵,要什么有什么。但从小到大,却从未品尝过女人的滋味,也因此,他的性格,懦弱、胆小。”

此时已经已是清晨,城市东方出现鱼肚白,空气有些清凉。

看着窗外,陈东微微摇头:

“一星期前,他被安排与楚家楚傲雪联姻。楚傲雪是天宁市众人皆知的大美人,但生性冷淡,是高高在上的女神。陈东怕在楚傲雪面前丢脸,居然在陈川唆使下,在昨晚,找天宁市老神医赵忠德,寻求神秘中药,重振男人雄风!”

“吃完中药之后,他失去意识,而我便占有了这个躯体了……天生不举,呵呵,真是可悲。”

陈东淡淡一笑,却毫不在意,就算天生不举,在他眼中,不过是凡人的普通疾病罢了。他身为东域天帝,自然有手段治好。

他又是想到床单上那一抹刺目嫣红……看来那老神医的药,还是有点效果,只是吃了药之后,“陈东”死了,我占据了这身体,那么,谁干的呢?

“陈川。”

陈东摸了摸下巴,想到一个人,和‘陈东’一样,陈川也是陈家嫡系。

“陈家少家主位置,向来传长不传幼。陈东的父亲陈明山,是大儿子,所以到时候,少家主自然由陈东来坐。”

“若是陈东死了,少家主的位置,就会轮到陈明浩儿子陈川来坐,很简单的事情。再加上原本的陈东,性格懦弱,而且还天生不举,不能传宗接代。陈家可没有人希望他能做少家主,未来执掌陈家。”

哒哒哒!

忽然,套房外,有脚步声出现。

砰!

门被踹开,一个黑衣男人,走了进来!

这男人一米八五左右,长得人高马大,顶着圆滚滚的啤酒肚,满脸横肉,长着三角眼,丑陋无比。

一进来,他的目光,便是锁定陈东,顿时一愣,满脸意外道:

“咦,你这废物,居然没死?”

“王强?”

陈东目光平静看了男人一眼。

王强,陈川的保镖,狗腿子,仗着陈川的身份,没少做仗势欺人的事情。而且此人对于陈东这个陈家嫡系,丝毫不尊敬,经常在暗地里,称呼他为废物。

陈东天生不举的事情,在整个天宁市,基本上人人皆知。再加上本身性格懦弱,不敢反抗,废物二字,这样称呼他的人,不在少数。

“怎么可能,那一罐中药里面,可是加了砒霜的,你这废物喝了,居然没死!川少还让我过来,给你收尸!玛德,让老子白跑一趟!”

王强大声说道,脸上出现诧异之色。

“看来我猜的没错,是陈川,在我喝的药里面,做了手脚。”

陈东看了眼王强,面无表情。

虽说陈东已经继承了这个身体,但他还是能察觉到,原先的“陈东”,对于王强、陈川二人浓浓的怨恨,还有畏惧。

“呵呵,让你知道又怎么样?”王强毫不在意:“你这废物,天生不举,根本算不上男人。陈家少家主的位置,川少才是最佳人选!”

“我特地给你这废物的药里面下了砒霜,然后随便找个房间扔进去,让你临死前做个风流鬼。但没想到你这废物,命如此之大,居然没死!”

“废物?”

一股冷冽气息,从陈东身上,陡然散发,他森然道:

“张口闭口一个废物,你区区陈家保镖,相当于家奴,敢对主子,这般说话?”

被陈东目光盯着,王强浑身上下,莫名一颤,居然有种被什么恐怖妖兽盯上的感觉。王强顿时觉得脊背一凉,整个人如坠冰窖。

“不可能!”

“这个陈东,天生不举,是个废物,怎么可能一个眼神吓到我!”

王强深吸一口气,瞬间清醒,他对陈东冷冷一笑:

“陈东,你就是一个废物,男人都算不上!我为什么不敢和你这样说话?”

“哼,要不是你是陈家嫡系,有点背景,你早就被人嘲讽死了!你这种人,我为什么不能叫你废物!”

“哼,给你下砒霜,让你死,对你,对陈家,都有好处!你这种天生不举的人,就不该活在世上……”

嗖!

王强话还没说话,一道黑影,闪电一般,出现在他面前。

正是陈东!

他右脚一抬一踹,狠狠踩在踩在王强左腿膝盖上!

咔嚓!

细密的骨头断裂声,骤然响起!

“啊!”

王强脸色瞬间苍白,惨叫一声,身体一晃,半条腿,跪在陈东身前!

延伸阅读

REEBABY加盟  http://www.gzsy188.com/xjtf.shtml
REEBABY儿童安全椅是孕妇内衣、哺乳文胸、孕妇内裤、孕妇枕、产后收腹带等产品生产

奥华加盟  http://www.gzsy188.com/dc3s.shtml
奥华办公家具总部是办公家具、办公桌、会议桌、职员桌、办公书柜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御墅临风加盟  http://www.gzsy188.com/gqgu.shtml
福州御墅临风建材有限公司致力于室内环保装饰材料创新研发。自主研发出代表装饰材料高明水

陕西广播电视台大型电视活动招商加盟  http://www.gzsy188.com/gzxi.shtml
陕西广播电视台教育新天地栏目将在2015年7月举行省大型青少年电视才艺大赛,活动全省

艾丽威尔硅藻泥加盟  http://www.gzsy188.com/l04.shtml
艾丽威尔硅藻泥隶属于福州格丽凯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历经数年前期产品研究和实践,旨在为全

空气派中央空调清洗加盟  http://www.gzsy188.com/bs2h.shtml
空气派隶属于青岛太美伟业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总部坐落于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成立于200

花田里臻牛潮汕牛肉火锅加盟  http://www.gzsy188.com/rld.shtml
对于现在的餐饮行业发展如火如荼,不管是产品、格局,还是环境方面都各有千秋。而花田里臻

山间兴谷加盟  http://www.gzsy188.com/gv76.shtml
坐落于珠三角东岸经济带黄金走廊的广州市兴之谷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是国内创新

乐儿玩具加盟  http://www.gzsy188.com/aa51.shtml
乐儿玩具坐落于南海之滨,韩江江畔的玩具之乡___澄海,是一家集生产、销售于一体的较具

姥家大锅台加盟  http://www.gzsy188.com/6hz.shtml
姥家大锅台始创于2008年,总店在驻马店市,2008年至今,加盟上千家加盟店,主要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修仙魔道第3章在线阅读

    在苏州城待了几日后,顾云裳就要启程回浔阳。她本来没想着那么早就回去的,只是当初那样说了也不好反悔,更重要的是父母也要一同去,她想要半路跑路都不行。药王谷诸人皆有外出游历的规矩,玉翩翩头一次出山,被谷主托付于素衣一路,路至苏州城,本来他们是决定在此分别的。不过耐不住顾云裳的死缠烂打,玉翩翩也被一同拖上

  • 网游之希翼Online挽留

    三天,秦晓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了,三天来反复听着那几首慰藉失恋人的歌曲。“一转身谁能把感慨抛在脑后,在事过境迁以后,这段情就算曾经刻骨且铭心过,过去了又改变什么,地球它又公转几周了,浓情爱恋都已陌生了……”在他眼中,我是不是已经是陌生人了?秦晓田3天来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同时也在想:就这么分手了?真

  • [现衍]琅琊榜之此生一诺在线阅读第四章

    2063年5月10日。杰现在极其的郁闷。他刚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只是眨了眨眼,眼前就由房门变成了一片树林,面前还站着一排端着枪的士兵。“???”杰一脸的问号,头顶的天空就如他的心情一般阴沉。在他面前的这近十名士兵,正举着燧发火枪向前瞄准,他们看见杰的出现也愣在了原地。杰又回头看去,只看见一名与他年龄相

  •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在线阅读第6节

    “系统,打开商城。”苏阳道,想要看一下目前仇恨值总值。【初级歌唱天赋】:你的嗓音充满磁性,将不会在跑调。价格:1000仇恨值。【向往的美食家厨艺】:你的厨艺会达到大师级别,平常的食材也能做出美味料理。价格:2000仇恨值。【初级身手】:你的身手达到职业拳击手水平,一打三是没有问题的。价格:3000。

  • 你若向阳,我定向你在线阅读前往魂堂(下)

    在地面上简简单单的一拳,在海水的阻力下面,仿佛增加了无数的重量才能击出,除了这些,身体还要承受极大的压力,在这股压力下面,周海竟然发现自己身体之中的能量运行的速度快上几分。“有压力才会有动力。”感觉到这样的情况,周海惊喜的暗道,感受到身体承受了巨大压力的情况下,这股能量运行的速度越来越快,每运行一周

  • 云心剧界日常灭族

    这一天终于还是到来了,即使并不在乎。在血色的圆月下,木叶一片沉静,就像是无数个同样的夜晚一样,这个夜晚似乎也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是就是在这样子一个夜晚,木叶的第一大家族覆灭了。佐助走过安静过头的街道,站在宇智波家家门口,眼睛微微闭起,嗅着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突然就有一种似乎又回到了上一世,当

  • 从零到末世军阀在线阅读第六章

    天星城位于梧州的中部,虽不是主城。但却是名副其实的梧州第一大城。横贯大周王国的乡慧大运河就从此城中心穿过,另外还有几条陆地通道也通过天星城。因此这里的交通非常发达。每年有无数的商人通过天星城。所以天星城非常富有。被称为梧州第一大城。天星城里面因为靠近大运河有无数的船夫和车夫。而老三就是一个靠码头为生

  • 个性是装死[综]之地狱本无门(求收藏~)

    “车站啊,那可不算近喽,要去津城食府那里坐大客儿,有直通的。”“津城食府?”彭也默念这个名字两遍,为什么这个名字这么熟悉……“恩,对,津城食府,在津城路那边。”刘翠怕彭也不懂这种路段说法,又解释了一遍:“出了二小往东走三个路口就是津城食府咯。”“二小?”彭也有些风中凌乱,这都是哪儿跟哪儿?“是呀,这

  • 山河风雨晴之唯一的坚持

    我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远在千里之外的异地他乡遇到黑衣男,这当真是冤家路窄!走在前面的黑衣男,乍然听到我咆哮般的吼声,他忍不住就止步回过了头,当他看到我的一瞬,他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几分,似乎,他一眼就认出了我,紧接着,他拔腿就飞快跑了起来。我看到他逃跑,立马揣着浑身的愤恨,疯了一般朝他追了过去。人

  • 淑女的品格第五章在线阅读

    那晚后,陆宓总是时不时地想起杜笙,只是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也不敢打扰他,于是,她忙着跳舞和上课,每当夜深人静、孤灯奋战她想放弃时,她总是默默地告诉自己:“每当你坚持一下,你离他的距离就会近一点点。”就这样,她在汗水中度过了一个星期。晚上七点,她穿着随意地来到舞蹈室,她每天都会提前来练习之前的舞蹈,她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