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本不想做盖世英雄在线阅读天庭红包群

作者:香菇炒饭了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四章天庭红包群

第四章天庭红包群

“小伙子,没事了吧?”玉皇大帝四个字醒目的呈现在手机屏幕的最上方。

“多谢玉帝大大出手相救,那个,您老人家找我,是有啥事儿吗?”罗飞发了一个拱手的表情,紧接着便是开口问道,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更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玉皇大帝如此大费周章找到自己,绝对不可能只是和自己唠唠家常。

“这个……我找你,是为了一件关乎三界稳定,天下太平,苍生安危的大事!”玉皇大帝回复道。

“关乎三界安危?天下太平?苍生安危的大事?”罗飞惊讶中带着不可置信,如此大事,玉皇大帝怎么会找自己这么一介凡人?

“那个,也可以简单来说,就是让你帮我找个人。”玉皇大帝似乎感受到了罗飞的不可置信,紧随着又发了一条消息。

罗飞汗颜!

“事情是这样的,魔界和我们一直都有矛盾,为了化解矛盾,我们特意办了一场联姻,魔王的旋姬公主将要嫁给奎木狼,本来是件好事儿,可是魔旋姬公主嫌奎木狼花心,一气之下就跑到人界没了踪影,幸好魔界还不知道,我们又不好把这事儿给张扬出去……所以,本帝就想找个凡人来帮天庭找到旋姬公主。”

奎木狼?不就是《西游记》里的黄袍怪嘛!罗飞撇了撇嘴问道:“那个,玉帝大大,您为啥选我呢?”

“因为你善良啊!”玉皇大帝回道,“旋姬公主非常单纯,不通人事,所以得找个七世大善人来找她才不会出事,这也是我们着急的里一个原因啊。”

“我是七世大善人?”罗飞有些不可置信,什么扶老太太过马路的事情,自己可是从来没做过的啊,相反,自己偶尔还会帮小学生带写作业,甚至手头紧了还接点代打小学生的活,这些事虽然不能算恶吧,可哪里和善人沾边了?玉皇大帝没搞错吧?

“没错!小伙子,就是你!你必须在魔界的人发现之前找到旋姬公主,切记,这件事必须严格保密,整个天庭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且为防走漏消息,天庭之人都不能参与其中,所以,你现在就是三界的希望,天下的未来!苍生的寄托!”

玉皇大帝好似一个搞传销的骗子,说着一些煽情的话语,可惜,罗飞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根本不为所动,玉帝怎么了?没有好处,让自己白白干活,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个,玉帝大大,你说我是七世善人,这件事得我来完成吗?可天下之大,这个世界上的七世善人应该还有不少吧?不一定是非我莫选的吧?”罗飞眼睛咕噜转了一圈问道。

“七世善人是有不少,但魔界公主逃离的地方是在你们京城市,而在这座城市,你是唯一的七世善人,所以,拯救天下苍生的重任,只能是你来完成!小伙子,你可是希望!你可是其唯一啊!”玉帝回应道。

“哦?我是唯一的啊!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不答应,就找不到别人了?”这一刻,罗飞的奸诈笑容才挂在脸上,然后回复道:“玉帝大大,这事关乎三界安危,我身为三界之人当然责无旁贷,可是,我这个人有个很大的缺点就是容易懒惰,干活没有动力,没有激情啊!您看?”

看到罗飞这一句话的玉帝嘴角微微上翘,身为三界主宰的他绝对是一个当之无愧的老油条,罗飞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不明白,这是在问他要好处,但他并没有生气,因为这一切,都在按照他的预料进行着。

“这件事虽然天庭之人虽然不能直接插手,但我把你拉到天庭群,有什么困难和需求,你也可以找众仙求助,我会让他们照顾你的。”

玉皇大帝的这个消息刚过来,叮咚一声,罗飞手机屏幕上便多了一条提示:玉皇大帝邀请您进入天庭交流群。

这个群里面,从上到下不少人名罗飞看着都熟悉得很,什么太上老君、哪吒、二郎神、吕洞宾、雷公、天蓬元帅等等,看的罗飞眼花缭乱。

而罗飞刚进来,立刻就有人说话了。

孙悟空:“咦,又有人进来了,发红包,谁拉的,谁拉的谁发。”

玉皇大帝:“财神,快发个红包给这泼猴。”

财神:“玉帝,凭什么我发啊,我记得你现在钱都不归我管了啊。”

玉皇大帝:“财神,你不发下个月扣你工资。”(随后还发了两个发怒的表情)

财神:“得得得,我发还不行么。”

“叮咚”

一个大大的红包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

罗飞以单身十几年的手速,立刻的点了上去。

“你领取了财神的红包。”

一点功德?

罗飞点开了钱包的界面,这个钱包和普通的微信钱包不一样,最上面一栏是功德值余额,后面跟着数字为101,可见,自己的功德和这天庭微信钱包是相通的,多出来的那1,是刚才从财神那里抢到的,而在功德值下面,还有一连串的物品栏,只不过里面都是空的。

孙悟空:卧槽,一元,@财神,你敢在小气点么?

哪吒:我去,猴子,你不错了,我才抢到0.01,@财神小气鬼。

雷公:@财神,小气鬼+1

电母:@财神,小气鬼+2

沙悟净:@财神,小气鬼+10086

财神:你们大方行了吧?这红包本来就不是我发,怎么最后反倒是我变小气了?

太上老君:不是你发,既然你代替了,那你也大方一回儿,白是财神了,说起来,新来的是谁啊?给介绍介绍。

这群神仙的日常,真是颠覆了罗飞对神仙的认知,看到太上老君提到了自己,罗飞抱着混脸熟的心态,立刻回复:“老君好,各位大仙好,我叫罗飞,以后请多多指教。”

玉皇大帝:“这是新来的新人候补,你们多照顾着点。”

太上老君:“收到,玉帝放心,新人就放心的交给我吧。”

哪咤:老君,你自己都打**输的连丹药都炼不起了,还照顾别人?深表怀疑。

孙悟空:玉帝,废话少说,照顾也不是不行,先发个红包先。

玉皇大帝发了一个窘:这样,先让财神代替我发一个,回来有空我补给你们。

财神发了一个怒的表情:没完了是吧,财神就不是神仙了对吧?玉帝我不服!

月老:财神至于么?玉帝这么看重你,赶紧发,小气鬼!

财神暴汗,是挺照顾的,每次有人让他发红包的时候,就想到了自己……

孙悟空也跟着说道:“就是,玉帝这么照顾你,你发个红包怎么啦,小气鬼,你可是掌握着我们天庭的钱库啊!”

财神欲哭无泪:“大圣,我是掌握着钱库,可里面的钱都是公款,也不是我能随便用的啊……我也是个领月供的苦逼啊!而且还比你们一个个都领的少啊!”

哪吒:“财神别装穷,再穷能有我穷?你最起码有月供,我的月供可都被我爹没收了,就靠从你们这些土豪手里抢点红包零花了,你要不发红包也行,你家里的那套夜光神珠不错,要不发给那个也行,我看上好久了。”

龙王:“对对对,发不发红包就发夜光神珠!”

听到夜光神珠,财神立刻急了:“那夜光神珠我可就那么一套,上次广德星君出一万功德要买我都不卖,想让我发夜光神珠,没门,你们既然说我小气,那我就小气给你们看!”

“叮咚”

一个大大的红包,再度出现在屏幕之上,罗飞早已经蓄势待点,红包一出,立马动手。

“恭喜你抢到财神发出的鸡毛掸子。”

可是罗飞点开之后,却收到这一条提示,财神这次发的并不是天庭币,而是打狗棒,他一次性发了五根打狗棒,罗飞很幸运的抢到了一根。

孙悟空:“卧槽?打狗棒?”

雷公:“鄙视财神,居然发打狗棒,真是缺德,还不如发一块功德实在呢!我们要个破打狗棒有个毛用啊!”

电母:“赞同+1”

天庭交流群里面都在鄙视着财神,而此刻,一个只有哪吒,太上老君,孙悟空等不到十个人的名为天庭**群的小群里,也交谈开来。

哪吒:“说起来,这个新来的到底是谁啊,除了刚建群之外,玉帝好像可从来没有拉过人,今天是头一次吧?更不可思议的是,玉帝居然还开口让我们照顾照顾这个新人,这……太不寻常了吧?@太上老君,老馆你平常不是消息最灵通的嘛,你知道吗?”

太上老君:不知道啊,这次玉帝做事情极其隐秘,我也不太清楚。

孙悟空:连老馆你都不知道?该不会是玉帝在凡间的私生子之类的吧。

太上老君:大圣,别胡说。

天蓬元帅:别说,还真有可能,就算不是玉帝在凡间的私生子,这个叫罗飞的,和玉帝的关系也绝对不一般,不然玉帝绝不会让我们照顾他。

哪吒:“对,天蓬元帅说的没错!”

巨灵神:“+1”

沙悟净“+1”

赤脚大仙“+10086”

而此刻,作为他们口中主人公的罗飞,对此却浑然不知,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微信钱包物品栏中的打狗棒上,这打狗棒对于众仙来说是个鸡肋,但对于他来说,可比那一块功德实在的多!

延伸阅读

宝瑞源珠宝加盟  http://www.annuaire-des-vins.com/bwpu.shtml
安徽宝瑞源珠宝有限公司始创于1999年,主营钻石、玉器、彩宝。以“传承中华珠宝文化,

民创加盟  http://www.annuaire-des-vins.com/pj6h.shtml
民创沙发主营非洲花梨木小件家具、非洲花梨木沙发、缅甸花梨木沙发等,开通阿里巴巴不到3

泰山巧鞋匠皮鞋美容翻新加盟  http://www.annuaire-des-vins.com/nr9h.shtml
美容创业设备美容美容设备美容美容创业

佰脉通加盟  http://www.annuaire-des-vins.com/gsvd.shtml
暂无

新安元加盟  http://www.annuaire-des-vins.com/ac7d.shtml
新安元手机壳是深圳市宝安区新安元正模具厂旗下产品,是手机保护套、手机保护膜、数据线、

奥尔夫音乐早教加盟  http://www.annuaire-des-vins.com/uzkb.shtml
奥尔夫音乐早教加盟,自1983年成立于台湾,本着「我家的孩子Zui快乐」的理念,28

学生搭档学生用品加盟  http://www.annuaire-des-vins.com/s3mw.shtml
学生搭档第1款产品:重复使用,家长省心、孩子更省力,学生搭档文体用品,学生搭档让你更

北京智高美加盟  http://www.annuaire-des-vins.com/pwjt.shtml
北京智高美婴幼儿用品对孕婴童产业规划设计、咨询管理、营销企划、教育培训、吸引风险投融

彩芝堂加盟  http://www.annuaire-des-vins.com/y8z1.shtml
彩芝堂化妆品保湿补水美白收缩毛孔提拉紧致控油抗敏感抗皱粉刺/抗痘去角质提亮肤色祛斑晒

金龙加盟  http://www.annuaire-des-vins.com/a5kw.shtml
金龙涂料现拥有“金龙牌”、“宝玉牌”两大重量级净味腻子品牌,产品高、中、低档次齐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金丝雀自投罗网[重生]在线阅读第三章

    迎面扑来的劲风,刺激的林杨无法睁开眼,更加不能开口大呼喊叫。“从一千多米的高空来个信仰之跃,如果这都没死,足够我吹一辈子牛逼。”还在不断降落,林杨心里有些发憷,苦中作乐的转移注意力。不知道过了多久,当耳边听不到呼啸而过的风声,林杨迟疑的睁开眼,一道呈半圆的弧形紫色光幕呈现在眼前。光幕似乎带有缓速效果

  • 我,向往的生活在线阅读第5章

    “庞弗雷夫人!”玛丽轻声道,知道这件事情都只有她,庞弗雷夫人立下了赤胆忠心咒,能说的人也只有斯内普一个了。看着玛丽苍白的脸色,斯内普也忍不住脸色难看,他自认在这件事上没有太多的错误,但的确无法置身事外。斯内普更恨四人组了,不仅抢走了莉莉,还破坏他的人生!“你想做什么?”玛丽轻声问道,“女巫无法堕胎,

  • 洪荒之最强弑神枪第七章

    十五天转眼间就过了,越到后来,越觉得练习的用处不大了。不过现在这个水准职业选手的水平应该是有了。进入战队没问题,也就基本放心了。到了离开的那天,本以为自己会激动地睡不着,却不曾想一夜好眠,高茵瑜起床的时候,难得有了一种放松感。推开窗户看外面,是高高的围墙,围墙上爬满了爬山虎,墙边还有一棵枣树和一棵老

  • 白月光,神烦!之觐见陛下(2)

    “孙家虽然没有没落,可同样是人丁稀少,除了孙家定远侯,就是他唯一的孙女孙兮兮,儿子什么的全部殉国,不然也不会落一个侯爷的称号在他头上了。”川铃国的侯爵虽然也是世袭,不过一般都是传男不传女,定远侯想要保住自己后代永享富贵,就需要找个男丁来继承侯位,按理来说墨青无疑是最好的选择,首先他出身清白,将门之后

  • 我能让万物成精在线阅读第8节

    双月星的武道被分为让人蛋疼的九级,武徒、武者、大武者、武师、大武师、武王、武帝、武圣、武神。对于妹妹的安全,陆云一点也不担心,妹妹炼体决小成了,对于双月星来说,都属于一个城市里的顶级高手,而且现在还是一个学生,能有什么问题。叮咚……“瑶瑶,自己开门,哥哥正在炒菜了。”正在厨房里忙碌的陆云,听到门铃,

  • 不驯之怪事频发【新书求收藏】(5)

    再说星澜的梦境中...终于在风雨过后,阳光初暖,星澜整个人暴露在温暖的阳光下!这时她就像感受到新生一般,仿佛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仿佛这里就是天堂!她的身体也在不断地修复起来,身上的伤口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不知过了多久,她还慵懒的沐浴在阳光下,不想动弹分毫。直到有一个声音很不和谐的响起:“小娃娃

  • 皇甫先森的呆萌妻第7章在线阅读

    (新书,求收藏,鲜花,打赏)“登登...”梁剑龙弹奏着吉他,在练歌,上周梁剑龙参加了无线电视台的新秀歌手大赛,初赛竞选。果然,梁剑龙又遇见了周哗建和杜得韦这对死党,不过,也正常,他们三个人连在一起报名的,参赛时间肯定一样。梁剑龙问了周哗建和杜得韦,两首新歌练得如何了,周哗建还好,开心地点头,说差不多

  • 公子为谁出剑在线阅读第8章

    “这个点,竟然还可以透人!”“真是,不可思议!”斗鱼.中路杀神.坐在电脑前,看着直播间下方的弹幕,感叹道!此时,在他的心中,输赢已经不重要了!如果不是比赛还未打完,他甚至都想跑到直播间里,与网友一起,共同观看魅姬的第一视角!将包裹中剩余的软妹币都换成了礼物,纷纷打赏了出去。“斗鱼.中路杀神.打赏飞机

  • 人设总是画风清奇[综武侠]在线阅读第8章

    PS:昨天中秋去了娘家没时间写书,今天开始恢复更新,保底三更。朱由检也没能好好的参观千年前的长安城,领略当地的美景,他跟程妖精,秦琼,带上了从大明带来的的三十门红衣大炮,来到了渭水北岸的河畔的一座山上。从颉利可汗的骑兵大军来袭的可能方向,秦琼他们很快分析出了布置埋伏红衣大炮的最佳位置。因为根据历史的

  • 云雀夫人是毒姐[综]在线阅读第1节

    “呵,你们还真是锲而不舍啊!”墨府旁边,一座破败宅院中,一位少年被四人团团围住,逼退至墙角。他脚底旁的篓子被随意地踢倒在地,滚出一颗颗绿色药草,被四人任意的践踏。少年蜷缩墙角,一声不吭,双手死死护住后脑勺。“楚飞,想好没有?说还是不说?”四人之首弯着腰,嘴角邪笑,询问着。见少年久久不吭声,脸色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