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火影之最强气遁闻说桑海有风月(四)

作者:黑猫咪 来源:飞卢小说网

微生南楼将双手背在身后,笃笃定定地往公孙玲珑身边走去。

“这位——先生?”

公孙玲珑听见有人叫她,缓缓转过身,见到来者笑眯眯地背着手看她,竟觉得一口气有点提不上来。

她捏着面具道:“是你!”

微生南楼笑:“不错,是我。”公孙玲珑一瞪那双单眼皮的倒三角眼,道:“张先生的未婚夫人——我看也不怎么样嘛。”微生南楼继续笑得和颜悦色:“说得一点不错,我是没什么本事,还老给人惹祸,我是不如公孙先生呢。”

公孙玲珑听出她话中的弦外之音,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微生南楼遥遥一指,道:“公孙先生既然知道子房有了未婚夫人,为何还要在这里偷偷望他?”

公孙玲珑微微一愣,心说自己在这里妄图监视张良所为之事,竟一眼就被她看穿了?

微生南楼从她身后的摊子上挑了几支发簪,将公孙玲珑头上的花摘下来,再替她换上那几支簪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过后满意道:“如此才好,子房不喜欢装扮太隆重的女子。”

公孙玲珑又觉得一口气噎在胸口,平复了许久才颤颤巍巍指着微生南楼道:“你……你——”微生南楼似乎是极为好脾气又耐心,问道:“我什么?”公孙玲珑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她生平第二次觉得自己在口才方面竟然落败,心痛难以复加。

微生南楼冲她一笑,再道:“算着脚程我昨日该到桑海了,子房便先从小圣贤庄过来等我,可路上盘查太严,昨日就耽搁了,想来是子房没等到我,这才在客栈里将就了一晚上,真是为难他。”

一席话不经意间将张良为何会这么早出现在桑海街头的原因含混了过去,微生南楼笑意盈盈地看着公孙玲珑,最后道:“打扰公孙先生了,我这就告辞,子房还在等着我。摊主,这些簪子她算钱。”

说罢转身蹦跶着没了人影,公孙玲珑瞪着她的背影远去,第三次觉得喘不上气。

卖发簪的摊主不合时宜地凑过来问道:“这位大姐,你还买不买?”

公孙玲珑刚好憋了好大一口气没地方撒,这会儿来了个不识相的,才够解她心头之恨。于是她毫无涵养地骂道:“买什么买!你们这儿的发饰这么丑,能配得上我吗!走开,别挡着我的道儿!”

微生南楼见公孙玲珑差点掀了那小贩的摊子,与子明一起躲在窗口笑得浑身发颤。

末了还是张良一手一人的衣领将他们提了起来,问子明道:“这么急着过来,是有什么事么?”子明一拍额头,才想起的确是有要紧事要找张良,在怀中摸了片刻,掏出一截竹子递给他。张良看了许久,面色诡异地对子明道:“你是在与我开玩笑?”

微生南楼好奇地凑过去:“什么东西?”

张良如实道:“没什么东西。”微生南楼夺过他手中的竹子倒了倒,的确没有东西在里面,于是她想到了一种可能,问子明道:“少年郎——里面的东西该不会,被你弄丢了吧?”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那样十分重要的东西,真的被他弄丢了。

微生南楼耸了耸肩,约莫也猜到了是这样的情况,毕竟子明还是个孩子,太重要的东西给孩子似乎不太好吧——不过也有一种可能,据她所知张良与墨家尚且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少年郎是墨家的人,应该是在墨家和张良中间传递消息。

毕竟极少会有人关注一个孩子——而且还是披着儒家弟子皮的孩子。

微生南楼打了个呵欠,戳了戳胖子的肚子轻声问道:“你这里还有空着的客房么?”

厨子微微一愣,片刻后热情道:“楼上可都空着呢。”话一出口就遭到微生南楼的暴打,此女不仅出手狠辣,还边打边骂:“啊?不是说被贵客全包了吗!不是说不接生意了吗!原来都是骗人的,骗人的啊!好你个胖子,我千里迢迢从鹊山赶过来,就是为了吃吃你的菜住住你的店——”

张良与子明手忙脚乱将两人拉开,胖子委委屈屈对手指道:“姑娘有所不知嘛。”

微生南楼挣扎着要继续胖揍那个胖子,却被张良拦腰抱住,怎么也过不去,于是只能挥着拳头故作凶狠状,继续叫嚣骂道:“你闭嘴!”

胖子急忙向张良求救,张良只能道:“南楼!”

微生南楼这才停下来,抱着张良的手臂嘤嘤地假哭。

张良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对胖子道:“丁掌柜——”丁胖子掌柜心宽体胖,也不多计较,只与微生南楼说:“往后姑娘想住我这儿尽管住,我丁胖子给你吃住全包了!”

原以为对方会欣然接受,然微生南楼还是白了他一眼,道:“墨家据点,这么危险的地方我才不住。”

*****

微生南楼自然是不会住在有间客栈的。

昨日里被蒙恬打了岔,好端端的一趟狩猎硬是跑了汤,眼见着荷包日益骤缩,微生南楼勒紧腰带,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抓一只九尾狐来犒劳自己。

待到晚些时候,日暮漫漫,子明都还没有回来,微生南楼见巡城官兵就要宵禁,急忙站起来对张良说:“看起来那重要的东西是真的丢了,我就不在这里陪你,先走了。”

张良点点头,嘱咐她小心一些,便放她离开。

见微生南楼跨出店门,丁胖子才从后厨走出来,心有余悸地对张良道:“张先生,您的这位小娘子可真是厉害。”

张良脸色微微有些尴尬,解释道:“真的不是我的娘子。”

丁胖子认错了人,抬手挠了挠后脑道:“我见你俩亲密,就以为……就以为是,嘿嘿,冒犯了,冒犯了。”

张良好脾气道:“无妨。”

被误会成是小娘子的微生南楼此时握了个刻有方向刻度的小日晷四处转悠,这日晷与寻常的不同,它并不能显示时间,却是能显示何处有异兽之气。

微生南楼花了些时间到昨日那处山崖,待她手脚并用如同上古之时的猿猴一般爬上悬崖之时,她觉得崖上的风吹得她很凌乱,手脚也抖得厉害。

不过此处的确有异兽气息,而且以表盘显示,那异兽离她还挺近。

微生南楼背上背着一把长剑,腰上缠着一张网,身侧挂了个鲛人皮做的袋子,手中握了把匕首。

她将表盘盖子一扣,挂在脖子上,从袋子中摸了颗丹药状的东西出来,向方才显示异兽的方向扔了过去。

这是她从黑市上买来的,其威力之强,据那长得好看的卖家说,是可以炸死一只成年饕餮的。当然微生南楼还没有蠢到会相信他的话,依此人满嘴跑马车的功夫,死的都能被他说活了。

不过□□威力的确比微生南楼想象地还要差,那东西一接触到地面,就将结结实实的地面……炸得纹丝不动。微生南楼比划了两下匕首,想好了一个将那人一刀毙命的最佳方法,这才点了火折子往前走。

待走近方才丢炸|药的地方,微生南楼捏着火折子四处查看,忽见一棵树上有几道划痕,大致用手比划了一下,她心中约莫有了数。

继而她的眼睛闪闪发光,心说这是得多大的一只九尾狐,才能有这样宽的爪印——而这样大的九尾狐,在招摇山海里又要值多少钱?

想想就十分兴奋。

而兴奋中的微生南楼没有察觉,一脚踏空摔入一个坑洞中,她在恍惚间忆起来,这似乎就是她丢炸|药的地方——看来那家伙是活不久了,等自己弄死这只九尾狐,接着就去弄死他。

她的背着地摔在一片厚厚的稻草上,长剑硌得她背生疼,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就算不死也要掉半条命,不过好在这里的稻草够厚实,才让她不过是将腿划开了一道口子。

这道口子划得挺深,这会儿正哗哗地流血。

微生南楼也顾不上这些,先大概包扎了一下就爬起来,见不远处是一个洞口,便扶着墙壁缓缓摸出去。那洞口在半山腰上,若不是从山的另一面看过来,根本就发现不了。

而洞口这一面临海,一般不会有人来。

微生南楼擦了擦额头边的血,长叹一口气心说,若不是自己有异兽盘,只怕无法这样快找到这里,果然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

而这一口气刚刚叹完,微生南楼就顿住了,远远瞧见山下一道白色的身影飞快闪过,正在往自己的方向逼近。她来不及做出反应,那只巨大的九尾白狐就已经站在她面前,用一双血红的眸子瞪着她。

一股动物特有的腥臭喂扑面而来,微生南楼差点被熏得晕过去——当然也极有可能是快被吓晕了。

微生南楼快速地背诵《山海经》:“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能食人……食人……人——完了。”

九尾狐见她嘟嘟囔囔不知在说什么,甚是好奇地凑过去嗅她,微生南楼全身紧绷,一动也不敢动。狐狸温热的鼻息扑在她身边,就快逼得她窒息死亡。

末了九尾狐舔了舔舌头,微生南楼觉得这是它要开动的意思,她颤着手欲往背后拔剑,不想此时九尾狐却仰天长啸一声。

微生南楼吓得抖了抖。

片刻后让她更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不知从哪里跑来三团毛茸茸白乎乎的东西,围到微生南楼身边亲昵地蹭她。

看着那只大九尾狐的慈爱目光,微生南楼眼前一黑——这是掉进狐狸窝了。

延伸阅读

杜雅加盟  http://www.ledomainedepeyrac.com/dma9.shtml
加盟信息介绍:汽车美容行业发展很快,因此很多品牌涌入进来,但是品牌实力不够是站不住脚

北斗星房地产加盟  http://www.ledomainedepeyrac.com/j6a.shtml
北斗星房地产隶属于北海市北斗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1993年3月17日在北海市注册

皇富面食加盟  http://www.ledomainedepeyrac.com/u3m5.shtml
皇富面食加盟皇富面食以小本投资、简单操作等优势成功吸引了无数投资者。皇富面食加盟店,

豫合加盟  http://www.ledomainedepeyrac.com/axl1.shtml
豫合榨油机是河南昌圣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破碎机、烘干机、磁选机、球磨机、核桃

洁之圣加盟  http://www.ledomainedepeyrac.com/dvtr.shtml
加盟条件

上海瑞可【homewheel】加盟  http://www.ledomainedepeyrac.com/gwyf.shtml
实行区域代理,支持代理商权益.持续稳定地为代理商做全面服务工作.提供合法的经营手续.

尚客优酒店加盟  http://www.ledomainedepeyrac.com/sr8v.shtml
公司荣誉:第五届亚洲酒店论坛国际酒店投资峰会——年度最具成长性经济型连锁酒店集团第五

金博锐加盟  http://www.ledomainedepeyrac.com/pyox.shtml
金博锐工艺品项目介绍:金博锐工艺品总部主要产品有电镀色釉家居饰品、摆设陶瓷、花瓶、花

燕南飞服饰加盟  http://www.ledomainedepeyrac.com/p27u.shtml
燕南飞服饰加盟总部经销批发的欧美重量级女装、连衣裙、皮草、羽绒、毛衫、毛衫裙销量节节

新美加盟  http://www.ledomainedepeyrac.com/gi29.shtml
新美灯饰总部是一家集产品设计、生产、营销为一体的灯饰生产厂家,历经多年的锤炼,逐步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幻神游记厉害了我的哥

    在守城军营呆了两天的杨梓终于是被放出来了,不过代价就是,他的石子儿被没收了,呵,还真尴尬!这两天在军营里杨梓也不是一无所获,他用一手五子棋,成功的俘虏了守卫南门这儿的都伯,都伯拍着胸脯表示,在城里有事儿来找他。其实被放出来的原因的是因为公孙大人今天回来了,军营里不能再吊儿郎当的了,会挨板子的。要说公

  • 万界之我是时王第5章在线阅读

    天真的声音很大,为了躲避保镖,身体放的很低,从她口中吐出的温热气息,全部洒在了少主的耳后。她却浑然不知,依旧防备着保镖:“我跟你们说,这里出去不到一百米就是警察局,你们再敢乱来,我……”她张启的唇,在看到沙发上的男人,转头时截然而止。男人黑色的眸子,锐利的穿透了她的胸膛,宛如一把刀,锋利无比的刀,直

  • 伏尘录第四章

    葛枫和李遥出去吃饭已近七点。各大食堂稍微有点特色的窗口都关了,只剩基本面点供应,葛枫不想吃,李遥也不想。葛枫想起安陶今晚去吃大盘鸡,顺口跟李遥转述了一下,李遥:“那我们也去那边转转?”转转就转转。细细长长的羊肠小街上,两人在人声鼎沸的大盘鸡店前来回晃了三趟,就是没人提进去。葛枫在门口瞥了一眼,没见安

  • 我的靠山是至尊之第八章

    蛋白尴尬的挠了挠头,先前吃的太入迷了,竟没注意到来了人,导致对方也尴尬着。蛋白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憨厚的一笑,就跑到了梅姨身后。对方是什么人,蛋白大概也猜到了,为了以防对方发怒,蛋白就直接躲了起来。蛋白可不会觉得一个抛弃母女的人会有什么好脾气。虽然蛋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心里还是对此人有些抵触的。只

  • 铠甲勇士神级选择第四章

    不过也没关系,是李谦先把她名声按在地上摩擦的,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百姓凑个热闹,随口说几句“公道话”,掀不起什么风浪。上辈子的李谦也算是个人物,伙同大皇子逼宫谋反,她和长宁帝都死在李谦手中,简直千刀万剐都不为过。现在她只放狗咬断他双腿,算轻的了。转眼到了第二日,冬至佳节,翟似锦酉时入宫,照

  • 逆行人生第7章在线阅读

    他们离开柳家,卓不凡一路上想着柳雄的话:“有件事我得告诉你。当初绵绵寄信通知我官府要抄你家的事。那信是喻三教她写的。这消息居然比我们情报网送来的消息还早三天。我知道他是你的朋友,不过凡事留意一下比较好。”他不禁往喻三那望了一眼,却发现她神色古怪地望着前方。她正想拉卓不凡离开不给他看到。没想到他顺着她

  • 笑看风云:遥遥江湖情在线阅读第10节

    第一更送上,晚上还有一章。这几天V收长得很慢,继续打滚跪求各种支持!……一炉灵丹终于炼成,叶昊的心情那自然是很开心哒。别看这玄级二品的丹药表面上也只比凡间配制的黄级丹药只高了两品,用天差地别来形容肯定有些夸张,但质量方面却绝对绝对绝对不是一回事。哪怕在开智生慧方面远没有原版正品的增灵丹效果好,但一来

  • 农家巧手妇第六章

    江锐打开了bibilili网站,发现首页推荐已经将他的视频撤下了,取代他的是一个名叫《西天取经》的预告。预告一开始的画面和《大圣归来》那一分钟的视频很相像,也是齐天大圣坐在一颗石头上眺望远方。只不过他们采用的是远景,并没有显示太多的细节。紧接着就是西游记师徒四人走在沙漠、丛林间、繁华的古代城市,各种

  • 我,天阙宗掌门第3章在线阅读

    在乔泠安然进入梦乡之际,江歆却还惦记着配音还债。纵然某人待她不仁不义,但出于人道主义原则…江歆并没有在乔泠休息的时候录音,而是将剧本翻出来揣摩。当她打开邮箱,翻开所有堆积已久的剧组合作邮件时…内心是无比崩溃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邮件也太特么【哔——】多了吧?当真是接债一时爽,录音火葬场啊。江

  • 向往的生活:神算小萌娃之第三话(下)(4)

    御膳房,御膳房在哪里?巫娅拖着自己的身体,在皇宫内游荡。黑乎乎的脸,黑乎乎的手,黑乎乎的斗篷,加上她昨晚熬夜研究皇宫地图弄出来的大大的眼圈,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条丧尸。“啊!这里是……”龙宫,皇帝的寝宫啊。金光耀眼,巫娅赶紧把帽子往下拉了拉。“嗯,龙宫与凤宫的后面……那里在过去……”巫娅站在龙宫面前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