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重生雪中轩辕大磐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掌道尊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看你还是找人合租算了。”彦蓓说。

池湉心里蠢蠢欲动,但一时之间也拿不准,她从来没和人合租过,一个人住了三年,许多事都习惯了。而且她经常加班,多一个人只怕很多事都不方便。

彦蓓在电话那头叮嘱:“合租的性价比好些,每个月剩下个一两千,干什么不好?”

言毕又说:“合租的话还是找女孩子,这样安全一点。”

池湉莫名觉得心情烦躁,今天已经有一大半的时间都交代在找房子上了,看来在新家接待傅嫣的计划也泡汤了。

池湉气闷,两千以下的单间,位置在公司附近的连个精装修都没有。

还被中介忽悠着吃了好些不白之冤,她这会小腿肌肉又酸又疼,正在一个小区楼下的花坛边小坐。

池湉捶捶腿,听了彦蓓的话问中介,“有合租的房子吗?”

中介:“有的有的,就在这附近。”

池湉:“先把图片发给我看看吧。”

中介甩了一堆图片给池湉,池湉看过转发了几张给彦蓓,两个人通着电话聊天,中介手里许多房源被她们你一人我一语的揭短。

“……”

“这个房子不行,拍来拍去都是一个房间,换了个角度而已,你看看次卧,一定又小又难看……”彦蓓说着。

池湉突然收到傅嫣的消息。

傅嫣:【换房子?】

池湉一愣,她把照片错发了一些给傅嫣,于是回到:【(哭笑)是啊,你帮我看看那个屋子好一些?】

彦蓓:“怎么了?”

池湉一心二用:“没什么,你接着说。”

中介在一边恭恭敬敬站着,面上不显,心里确不大高兴,这个顾客看起来年级不大,没想到一点都不好糊弄。

傅嫣:【就选这附近的是吗?】

池湉:【嗯嗯,这边离我公司近些。】

傅嫣:【我有认识的朋友在那边有房子出租,我帮你问问,你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池湉心下一喜,【我一个人住,你朋友是单间还是套间啊?合租也可以。】

傅嫣回复的很快。

【套间,可以合租,现在还没人搬进去,你去了就是一个人。】

下面是一个定位。

不远,池湉记得这是一个高档小区。

池湉愣了愣,没想到傅嫣动作这么快。

傅嫣:【屋子还没打扫出来,不过都是精修,明天打扫好了再给你发图片?】

池湉咬咬牙,不太好意思的问:【那你朋友收费贵吗?】

傅嫣在另一头笑出声,她几乎都想说,要是你免费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她虽这么想,但断然不可以这么说。

【不贵。她在外地工作,装修后房子空置了几年散甲醛,最近才开始联系出租,只想给屋子添点人气而已……】

池湉一字一句读下来,心里放松下来,早知道傅嫣有朋友租房子,她还折腾什么?

于是婉拒了中介,又把这事告诉了彦蓓。

中介:“……我看您也有点急着搬,不如再看看我手里还有两套性价比高的房子……”

池湉摇摇头,但也给了几分薄面看了看中介手里的图片,“你要早把这房子给我看,我说不定就定下来了。”

中介:“……”

*

“请进。”

傅嫣在通电话,语气不是很好,助理放下文件,想退出去,却被傅嫣叫着没走,“你等一会。”

随即便听见傅嫣冲着电话那头说:“方霞,伴娘的事你一开始也没有告诉我,我只答应了你参加婚礼。”

那边的人情绪波动似乎很大,“你当伴娘的事我已经在群里说过了,傅嫣你总不能让我难堪吧!”

傅嫣抬手揉揉眉心,克制的说:“我会在群里澄清的。”

方霞当即咆哮,助理站得不远,一字不差的听全了,方霞:“那你要我怎么办?你怎么澄清?!还有一周就是婚礼,我再上哪去找一个补缺的。”

傅嫣语气冷冷的说:“如果你执意这样,我也可以改一改航班,你知道错过一个婚礼,不过就是延误一个航班的时间。”

方霞噤声。

过了一会:“好,我再找一个人,但是婚礼你必须来。”

傅嫣应下了,挂断电话很快调整好自己,“抱歉,吓到你了。”

助理连忙摆手。

傅嫣笑了笑,从桌子抽屉里翻出一个纸箱,里面是她近几年用顺手的私人物品,“帮我把这个给寄回过去。”

助理接过来:“好的。”

傅嫣:“把晚上的电话会议提前一小时,另外帮我在成都找个靠谱的家政公司,这是我名下的房产,你给他们地址,要求明天打扫干净拍几张图片给我。”

助理点点头,又听傅嫣吩咐了些大小事务,“傅总,你真要走了啊?”

共事两年说走就走,助理虽然觉得傅嫣平日里不苟言笑了些,但说真的,却是她伺候过得怪癖最少,办事最利落的一个领导了,而且长得好看,私下待人也很温柔。

傅嫣莞尔:“是啊,在北京大学到工作,前前后后八年了,是该回家了。”

助理:“傅总也觉得北漂太幸苦了吗?”

傅嫣乐了乐,“倒不是幸苦,只是想要的东西不在这里。”

小助理不明就里,又听傅嫣说起请吃饭的事情,“下周四晚上我请客,你帮我订下酒店,算是跟大家正式道别吧,那天我们按时下班。”

小助理吸吸鼻子,眼圈没忍住红了,说话声闷闷的,“傅总,都在传你是被挖走的,是真的吗?”

傅嫣挑眉,临走之际也没什么不好承的:“是的,去了成都我就无缝上岗了。”

小助理:“听说成都很悠闲,我也想去……”

傅嫣:“不用了,你是本地人,我可没胆子跟伯父伯母抢人。”

小助理呐呐两声,她不过热血上头话赶话,幸好傅嫣没答应。

小助理退了出来,傅嫣一时间手里无事,站起身拉开了身后的百叶窗,望着北京这块她八年都没能走遍的地方。

就要离开了。

很快就能见到你了。傅嫣想,玻璃上映出她的眉眼,她看到自己眼里的眷恋,一时怔忡着。

“傅嫣。”

高三的时候,傅嫣参加完校招回学校已经三月了,还有三个月高考,全校都笼罩在一股紧张的气氛之下。

就连池湉这个不怎么把学习放在心上的也被带动着学习起来,下了课报亭不去了,超市不去了,安安稳稳坐在椅子上背书,傅嫣觉得自己备受冷落。

她比池湉高,坐在后几排,这丫头不知什么时候换到了前排,上课下课都跟旁边的人说话,傅嫣回来两天了,还没得空跟她好好说话。

于是趁着眼保健操的大课间还有几分钟上课,拿了书挤到池湉旁边,“湉湉,一会一起吃晚饭吗?”

池湉背课文,被她一打岔,瞬间忘记自己背那了,“好。”

她答应得爽快,傅嫣却觉得不够,又说:“我看你晚上都躲在李雯雯被窝里看书,挤得下吗?跟我一起吧?”

傅嫣说的是高三女寝晚上熄灯后还自己打着电筒偷偷看书的事,为了不被宿管巡查时发现猫腻,上下铺的女孩的会两两一对一,各自贡献一床被子,搭在上铺,然后垂下来,遮住下铺的光,姑娘便可以三三两两的躲在下铺各自举着电筒挑灯夜战。

傅嫣不在的时候,池湉就和李雯雯一起看书,加上李雯雯上铺的女孩,三个人确实挤了些。

傅嫣:“而且我功课落下好多,你帮我补补吧。”

傅嫣学美术,集训加上去校招考试,已经缺课大半年了。

池湉想了想,“好啊。”

傅嫣开心,正好池湉同桌回来了,她搂了搂池湉回座位上了。

她那个时候和池湉已经有些隔阂了,分开的时间算上寒暑假不短,期间各自忙碌,只有刚开始分开的时候还能坚持通电话,聊天,后来慢慢的也就断开了。

池湉交了新朋友,傅嫣回来池湉心里的高兴做不了假,但也回不到分开前的热络了。

后来就是考试、毕业、池湉去了重庆,她被央美录取,远道去了北京。

几年下来,****傅嫣也接触过不少,这么多年谈过两个男朋友也没能长久,每每想到池湉,终究是意难平。

可八年了,高中没追到人,现在还能追到了吗?

傅嫣拿不准,但师兄走之前给她抛橄榄枝,她也接下来了了,北漂多年,即便不是池湉也应该考虑到父母,二十六岁了,该回去了。

傅嫣回忆起过往,记忆总是混沌的,高三最后几个月全被数不尽做不完的卷子淹没,她几乎来不及跟池湉坦明心迹,就先被学校里大批大批的分手的情侣吓到了。

毕业季分手季。

她和家人商量好了去北京,池湉也决定报重庆的学校。

她不能刚在一起就和池湉异地,告白的躁动冷下来,她审时度势的分析,连带分析了池湉的心理。

池湉虽待人不算冷漠,但对谁也不过分热络,你对她好,她便对你好,你要是偶尔冷落她,她也不甚在意,左右不是个一起吃饭上厕的。

傅嫣偶尔控诉她冷漠无情,池湉还会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傅嫣从她眼里全然看不到同自己一样的悸动,她被兜头泼了一记冷水。

有一晚,同寝室的姑娘和男朋友分手了,大家都在安慰她,池湉也红着眼,过了一会才钻回被窝跟傅嫣靠着看书,还隔一会抽张纸巾擦眼泪,傅嫣以为她开窍了。

问道:“她分手你哭这么伤心干嘛?”

池湉吸吸鼻子,“我泪点低,见不得别人难受。”

傅嫣帮她抹抹泪,小声说:“你呢?听说隔壁班那个打篮球的追你一年了,今天跟你表白了?”

池湉红红的眼睛看着她,小声说:“我不想谈恋爱,总感觉太麻烦了,什么事都要迁就照顾另一个人,不会很累吗?”

傅嫣失笑,说她还是太小了。

“而且。”池湉说:“你知道班里的男孩都怎么说我吗?说我看起来就不错,相处下来性格根本不适合谈恋爱。”

傅嫣点点头,把两人之间的小风扇往池湉的方向转了转,“他们只是不够喜欢你。”

池湉挨着她近,不动声色的把转过来的风扇往傅嫣那推了推。

嘟囔着:“可能吧,无所谓了,反正都要毕业了,大家各奔东西,天南海北的有什么好谈的。”

傅嫣就此打消了表白的念头。

窗外灯红通明,北京的夜晚也不安静,助理推敲门提醒她该去会议室开会了,傅嫣才简单收拾了离开。

池湉第二天下午去看了傅嫣说的房子,她是先看了图片的,房子确实不错,两间卧室都向阳,客厅有个大阳台,进门两侧就是厨房和厕所,主卧稍微大点,多了一个独卫,正好也避免了以后和室友抢厕所之类的。

装修的风格设计感十足,墙上挂了许多池湉叫不出名字的画,池湉看了很喜欢,也发现确实如傅嫣所说的,这个屋子过于冷清了,没什么人气。

她拍了照发给彦蓓,彦蓓综合性价比等顿时酸了,“你这房子也太好了吧!傅嫣认识的什么神仙朋友啊,这个地段的房子才一千五一个月?”

池湉嘻嘻哈哈,“这有什么?以前那个房子上班公交十几分钟,这房子不还远点吗?”

彦蓓说她得了便宜还卖乖,愤愤教训道:“你就嘚瑟吧,你以前住的老校区,前后多吵也只有你知道,这个小区环境好又高档,重点是治安可比你之前的两千一个月的房子好多了!”

池湉也知道是这个意思,于是挂了彦蓓的电话又马上跟傅嫣拨了过去。

傅嫣恰好也在家里整理东西,小助理风风火火的来回蹿,一会举着这个问要不要寄走,一会拿着那个问是不是要捐。

傅嫣笑了笑,拿着手机去阳台,示意助理小声一些,她回成都定居的事情池湉尚不知情,她预备给人惊喜,可不要提前出了茬子。

“房子还满意吗?”

傅嫣问。

“我正想跟你说这个事呢,房子挺好的,就是我看房租是不是收得太便宜了?”

池湉说道,然后把自己愿意多交些房租的事告诉了傅嫣。

“不会,她说了与其把房子租给不认识的,还不如朋友介绍靠谱的,对房子也好,你小心爱护就好了。”傅嫣说着。

池湉也点点头,毕竟这装修看起来也价值不菲的样子,两人又聊了会,池湉自己打印了合同文件,问傅嫣要地址,傅嫣给了她一个北京的地址,电话却是填得自己的。

“她签了,我顺便就给你带回来,不急。”

不急,池湉挂了电话,心跳还是快,傅嫣的声音好听,说话时有意压低了,跟她梦里那个面容声音都含糊的人影渐渐重叠,就像梦有了实质似得。

池湉搓搓脸,离开小区。

*

公司开会,工程技术的三人轮流上去介绍方案,先由内部人员敲定上交那一份,交给策划修缮后,再给甲方爸爸过目。

如此,这工作流到池湉等人手里,不过是走个形式过程,对其他人没多大影响,却是对参与方案的几个人是个不大不小的考核。

池湉进办公室的还愣了一下,周同伟还穿了正装。

“……”

在一众短袖衬衫里,他算是尤为引人注目的了。

李文轩坐在上位旁,旁边有两个策划部的同事来听,让出了电子白板下的位置,显然今天的会议内容是要交给三个竞争对手了。

周同伟略有些紧张,李文轩问道谁先上来讲,三个人具是沉默。

氛围有点尴尬,于是池湉先举了手,心想反正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

她没想到刚站起来,周同伟竟然也站了起来。

周同伟:“既然没人主动那就我先来吧。”

池湉:“……”

众人面面相觑,池湉又只好坐下,让他先上。

周同伟的方案做得很不错,洋洋洒洒的列了二十页,公司近几年来能和甲方安利扯上关系的几乎都被他列出来,模板用的水墨丹青,姿态间也是做足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但方案内容有些流于表面。

他大概忘了这次的甲方也是出生乙方,花里胡哨糊弄人的东西不过关,周同伟竟然还照着原有的思维做方案,想尽办法给公司牟利,他不是参加了会议吗?

说完之后,还挺自得,坐下时还莫名白了一眼池湉。

池湉:“……”

下一个就是池湉。

她偷懒,ppt模板是常见的商务风,仅有十页,从头到脚透着精炼,是一份给甲方看的东西,案例是择取经典。报价单和公司上一份方案里的报价分毫不差,但列清楚了所有明细,一切来源款项有据可查,说明了并不是乙方漫天要价。

池湉简单说完,期间再佐以数据来源,以纸质资料结合了ppt内容的形式,分发给位列所有人,保证了ppt的精炼,又不至于漏掉其他资料。

池湉一路说下来,周同伟的脸算是彻底黑了。

池湉心里好笑,她平时不争不抢,但不代表这些事她不会做,总是被人无端看扁,她也是苦恼。

散会之后,策划跟池湉拷贝了ppt,周同伟和另一个同事被李文轩叫去谈话。池湉回到座位上,就又不少人凑上来说风凉话。

“周同伟今儿还穿正装呢,真是有够丢人的!”

“不过小湉湉你也挺厉害的啊,平时话少又不爱搭腔的,大家还以为你会怯场呢!”

池湉笑了笑,说:“赶鸭子上架而已,不说了,做事吧!”

众人一哄而散。

池湉投入工作里,她对这事没啥可继续上心,只知道如果真要裁员,裁不到她头上就行了。

却没想到,周同伟还是个轻易不死心的。

延伸阅读

九羊加盟  http://www.italia-shopping.com/yqh5.shtml
九羊食品是2001年6月注册的股份制高新技术企业。坐落普兰店市夹河镇,地处大连地区奶

路卡洗衣加盟  http://www.italia-shopping.com/6xi7.shtml
武汉路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自2006年7月创建以来,在以武汉大学工学博士袁旸先生为首的

西子浣纱加盟  http://www.italia-shopping.com/gwwr.shtml
西子浣纱洗衣店经营系统经销服务洗衣技术支持为使经销商顺利进入稳定经营状况,提高处理疑

裕鑫加盟  http://www.italia-shopping.com/x14v.shtml
裕鑫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经营家用纺织品,集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纺织品企业;是国内早涉足家

蓉城老妈加盟  http://www.italia-shopping.com/681v.shtml
品牌简介:蓉城老妈前身于1986年名为成都半边桥的“老妈火锅”,并拥有“蓉城老妈”注

和信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italia-shopping.com/d7vg.shtml
北京和信欧蒂尼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于2005年设立,与北京和信木业有限公司(1999

KayUnger加盟  http://www.italia-shopping.com/a148.shtml
所有精品服装代表了现代各地对于淑女式高雅奢华的敏锐理解。KayUnger女装求一种胜

鼎峰鲤加盟  http://www.italia-shopping.com/xej5.shtml
鼎峰鲤渔具经销批发的帐篷、鱼竿、鱼桶、渔具盒、渔具配件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丽真珠珠宝加盟  http://www.italia-shopping.com/b1qf.shtml
丽真珠珠宝设计室——主营珍珠、钻石、碧玺、葡萄石等稀有名贵宝石的设计、制作与维护保养

嘉康源加盟  http://www.italia-shopping.com/nemf.shtml
嘉康源坚持。以诚信为本,以质量为市场先导,以好服务为发展基础,以全面发展为经营动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做王妃我贤惠之继位

    第二章继位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罗子詹醒来的时候便被床前一个大柜子吓到了,因为这柜子就是自己在现代的书柜。罗子詹有些不相信的揉揉眼睛,赶紧跑出去翻看了一下:【三十六计】,【孙子兵法】、【百战奇略】……等兵书。还有医书【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千金药房】【本草纲目】……。连【五禽

  • 珀尔迦与她的幼莱们之谁打谁呀(3)

    来者绝对没有超过二十岁。乌黑色凌乱长发中隐隐有些的深紫发丝,深蓝色的瞳孔竟泛起微微深紫色,显得更加深邃,眼中熠熠闪烁的寒光,给所到之处沾满了冰冷的气息。自带降温特效的,无异只有赫尔卡特别行动组的布莱克了。一个人的气质与他周遭的环境有着很紧密的联系,至于布莱克,唯一练成了这种利刃出鞘的锋芒,可以说是整

  • 参通天地在线阅读第一节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今天的莫小艾格外的开心。因为她的初恋,许泽从国外留学归来。两人恋爱十年,她在校园埋头苦读,他在国外留学,聚少离多。今天她要给他一份“惊喜”!从此一生,一世牵伴!灯火阑珊,花红酒绿。伊斯特丽酒吧,吧台中间一个女孩弹着吉他,深情款款的唱着歌,脸上画着大

  • 妃常想之第三章

    三族学也在桃花巷,离谭府不算太远,无须乘车。第一次跨出宅门,谭璇被眼前的烟雨江南深深的吸引,擎着竹伞,慢慢悠悠的走在湿漉漉的青石道上,欣赏着清晨中的美景。身后替他背着书篓的山竹颇为识趣的保持沉默,没有催促自家公子。临近目的地,碰到往学堂赶的族中子弟。学堂是一进的院落,为了让后辈们专心读书,院中灶房、

  • 隐中沉聚义厅舌战群儒

    吴用、李应和李逵在前面带路。晁冲、刘唐、扈三娘跟在后面。一行人绕道山前,沿着石阶向上。没过多久,一座高大气派的大殿出现在眼前,大殿门楣上挂着匾额,上面写着“聚义厅”三个烫金大字。众人进入大厅,只见大厅四处点着火炬,照的厅内亮堂堂的。大厅两边摆着几排座位,左边空着,右边座位上则坐着几个人。晁冲向那几人

  • 甄嬛传之宫女难当第一章在线阅读

    被金钵盂罩住的悟空有些懵,如来这是老糊涂了?怎的不分真假的把俺老孙罩住了?这真是个糊涂官儿!就在大圣想要喊:“佛祖,你弄错了!”的时候,大圣发现自己有口不能言,满身神通被封,这才明白,自己这是又被如来老儿给算计了!当看到对面那个假悟空砸下来地随心铁杆兵的时候,大圣苦笑一下暗道:“吾命休矣!”这时,他

  • 我成了女主的炮灰渣前夫[穿书]第2章在线阅读

    王川盘算着脱困之计,且不论这里是何地,自己是不是生在异时空,或者被磁场转移到哪个深山峡谷,唯今之计,只有靠自己先出去看看,再做定论,呆在这里可能唯有一死了。狂风依旧不止,大雨滂沱,乌云排空,电闪雷鸣,各种声响交织在一起,在耳畔隆隆作响。王川直起身,还好他的身体健硕,自己平时在家里,练有道家阴阳和气功

  • 他的猫第九章在线阅读

    “诶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无个性’的人呢。”“真的假的,竟然是‘无个性’?这家伙是怎么进了雄英的?”“体型消瘦再加上无个性,却依旧是保送生的话——应该是头脑派高手了吧。”变麻烦了啊……羽贺空望着相泽消太边打哈欠边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明明是打算就这样一直默默无闻下去,做个毫不起眼的路人A混到毕业来

  • 捡到反派大佬后我有钱了第二章在线阅读

    叶离知道,要想进入酒楼,现阶段想靠武力那是休想。唯一的办法,就是接受考核。至于通过考核的办法,最简单的自然是说出酒楼中一位客人的名字。“松鹤楼”……“松鹤楼”……这座楼好像挺耳熟的啊!吕洞宾?不对,那是黄鹤楼,可不是松鹤楼……叶离的眼神突然的落在酒楼二楼临窗的地方,在那里,一只白玉一般的手,轻轻横放

  • 万世为王有我这么贵的吗

    也是,这样的极品妖孽,多花点钱也是应该的……但是也没必要追到医院来吧。黎米看着他仍旧在接近,不由的咽了下口水。“我……我给钱。”她喃喃着,感到自己的后背已经贴在了墙上。他却仍旧在靠近,这时,她看到他手里的一张纸条,直接扔在了她面前。黎米疑惑的看过去,在看到上自己歪歪扭扭的字迹时,脸上爆红……她是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