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重生之夫郎以为我是渣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指尖繁华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啭觉得自己有点听不懂宣正青的话,但是她又不好意思问,因为这样会显得她的脑子里面不仅都是水,而且还养着金鱼。

酒吧里面尤其热闹,角落处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六角笼,此刻正有人在上面打斗,周围围着一圈看热闹的人,吃了酒起哄的更加厉害。

闵香香是个美女,所以不乏有来搭讪的人,透过昏暗的灯光,苏啭看到那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操着一口口音浓厚的中国话对着闵香香动手动脚。

外国人显然是喝了酒,脸上带着酒晕,高大的身型往闵香香身边一凑,把宣正青都给挤到了苏啭的身上。

苏啭面红耳赤的往旁边挪,身子一歪就从沙发上掉了下来,被宣正青一手拽住胳膊拎了起来,就跟拎小鸡仔似得。

“美女,喝一杯。”外国男人穿着无袖背心,绷起的胳膊上肌肉弧度明显。

苏啭这边的拳击手们都去舞池里或者是六角笼那里起哄了,沙发周围只坐着一个宣正青和竖强。

外国男人拉帮结派的凑到闵香香身边,显然无所畏惧。

闵香香游刃有余的应付着,她斜睨了一眼坐在旁边跟宣正青挨得极近的苏啭,眉心微蹙。

外国男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苏啭,白嫩嫩一团的就像是个糯米团子一样杵在那里,一双眼湿漉漉的泛着水雾,就像只小奶猫一样。

“小美女。”外国男人端着酒杯过去,企图去搭苏啭的肩膀。

宣正青抬手,夹在指尖的香烟头就压在了外国男人端着酒杯的手背上,苏啭甚至能清晰的听到那香烟头按在肌肤上发出的“刺啦”火烧声。

竖强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拍了拍手背。幸亏他识相啊。

酒杯落地砸的稀碎,外国男人猛地一下抓起宣正青的衬衫领子,面色狰狞。

“哎哎,小赤佬,干什么呢?”竖强踢了一脚面前的茶几,那茶几棱角磕到外国男人的小腿,发出清晰的撞击声。

外国男人的伙伴们看到情况不对,一瞬围拢上来,呼啦啦的一下聚起三五个人,都是一副气势汹汹不好惹的样子。

宣正青任由那外国男人拽着衬衫领子也不还手,姿态斯文的靠在沙发上,偏头的时候锁骨微显,肌肤白皙。

看到这副样子的宣正青,外国男人舔唇,朝着他压低身体,“中国人,长的真不错。”

宣正青勾唇轻笑,嘴里慢悠悠的吐出一口烟。青白的团雾散开,露出他那张俊美的脸,精雕细琢的令人羡艳,即便是在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面前也丝毫不显逊色,甚至更添几分儒雅气。

拳击队员们听到竖强的大嗓门,纷纷回拢过来,把那些原本嚣张至极的外国人堵在人墙里吓得面如菜色。

外国男人放开拽着宣正青的衬衫领子,哑着声音道:“中国人,就会以多欺少。”

宣正青挑眉不说话,竖强歪着脖子站起来,竟然跟那外国人身高相当。“那你想怎么样啊,小赤佬。”

外国男人抬手指向旁边的六角笼,朝着竖强挑衅,“上六角笼。”

“哦?还是个练家子?”竖强双手环胸上下打量了一番外国男人,然后摊手道:“想怎么打?”

外国男人摇头,指着宣正青用别扭的中国话道:“我,跟他打。”

如果是在外人看来,这个外国人明显就是在欺负宣正青,因为他不选其他一看就是练家子的人,却偏偏选中了斯文纤瘦的宣正青。

竖强咧嘴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小赤佬,你的运气真好。”

选来选去选了个最厉害的疯子。

*

六角笼上,灯光大亮,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都停了,周围聚拢起看好戏的人,苏啭神色紧张的站在六角笼下,小脸纠结成一团。

竖强左手搭着一个美女,朝宣正青吹了一声口哨。

宣正青慢条斯理的褪下身上的衬衫,露出结实的肌理,那白皙的肌肤和恰到好处的流线身形惹得周围的女生一阵兴奋尖叫。

外国男人把玩着手里的头盔,流里流气的朝着宣正青吹了一声口哨。

宣正青面无表情的抬手抛开手里的头盔,然后慢条斯理的舒展了一下身体。

“小青,悠着点。”竖强接过那头盔,朝着宣正青大喊。今天他们都是偷摸着出来的,可不能弄出人命。

外国男人满以为竖强是在求情,他一仰头,挑衅的朝着宣正青挥了挥带着拳套的手。

宣正青偏头,指了指外国男人手里的头盔,外国男人蔑笑一声,把手里的头盔砸了下去,然后朝着宣正青扬眉道:“baby,别哭。”

显然,外国男人犯了以貌取人的毛病,以为宣正青毫无威胁。

宣正青撞了撞手里的拳击手套试试手感,外国男人趁机上前就是一记重拳,人群发出一阵惊呼。

宣正青不紧不慢的躲过去,然后侧身用单手手肘将外国男人锁喉,紧接着一连串重拳落下,将外国男人打的鼻青脸肿,血水横流,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般的顺畅,也不过就短短几分钟而已。

外国男人被宣正青锁住,毫无招架之力,鼻青脸肿的体力不支跪倒在地,就像是在下跪求饶一样。

人群爆发出激烈的吼叫声,酒吧内沸腾起来,苏啭睁着一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宣正青看,只觉得这个男人真是从头发丝帅到后脚跟。

外国男人的同伙企图上前,却是被竖强带着人给拦在了外面。

“赤佬,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拳脚无眼。所以这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谁让你们倒霉呢。”竖强双手环胸的站在那里,坚实的身躯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

六角笼上,宣正青放开外国男人,那外国男人显然已经晕厥,软绵绵的身子四脚朝天的倒下来发出一阵震颤砸在台子上,满脸血污,跟旁边浑身干净的宣正青完全形成鲜明对比。

旁边有人上去急救,宣正青一边解开拳套一边哑声开口道:“死不了。”

果然,外国男人咳嗽一声就自己醒了,他抬眼看到宣正青,早已面目全非的脸上显出一抹明显的惧意。

宣正青低笑,手里的拳套砸在外国男人的脸上,细薄唇角勾起,无声的做出一个口型,“fuck。”

苏啭正盯着宣正青,她恍惚的看到那个口型,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

看,看错了吧?

宣正青穿好衬衫跳下六角笼,周围的****一起围拢上去。刺耳的尖叫声充斥在酒吧内,喝多了酒的人被刺激的更加兴奋。

苏啭跌跌撞撞的被挤出来,撞到最角落的沙发垫,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口袋里的手机发出音乐声,但是因为周围实在太吵,所以苏啭没有听到。

宣正青突兀出现在苏啭面前,他背对着光站立,苏啭看不清楚他的脸,却能清晰的听到他带着涩哑鼻音的声音,穿透闹哄的音乐,清泉冽水般的滚进她的耳朵里。

“你的手机响了。”

“哦哦。”

苏啭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然后小跑步奔出了酒吧去接电话。

宣正青看着苏啭跑远,缓慢直起身子,闵香香端着酒杯过来,笑意盈盈的看向宣正青,眼中透出明显的崇拜爱意。

“宣哥,恭喜你。”

宣正青低头看了一眼那泛红的酒杯,透明的玻璃沿边清晰的沾着口红印,那色号跟闵香香嘴唇上的口红颜色一模一样,明眼人都知道闵香香想干什么。

宣正青突兀低笑一声,惹得站在他面前的闵香香一个机灵。

闵香香很会看人,她清楚的知道面前的男人跟他的外表完全不相符,但就是这种不相符的危险,透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往里面跳。

“宣哥,其实苏啭学姐跟我在一家公司实习,主编派下任务,说谁能拿下你,谁就能转成正式员工。”

一边说着话,闵香香一边伸手搭上宣正青的衬衫衣领,蔻色的指尖顺势下滑,抚上白皙脖颈。

宣正青一把捏住闵香香的手,姿态随意,但力道却不小,闵香香当即惊呼一声,面色煞白。

“当心,脏了我的衣服。”一把甩开闵香香的手,宣正青弯腰从冰桶里掏出那袋湿漉漉的牛肉,然后拎着就往外面去了。

酒吧外,苏啭正在跟电话里的人道歉。

打电话来的是房东,苏啭因为宣正青的事竟然都把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给忘了。

“对不起,那个我现在就过来……”苏啭软绵绵的声音透着一抹哭腔,她平时只要一着急就容易眼圈泛红,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厉害,再加上那张减龄的脸,更加惹人怜惜。

宣正青站在苏啭身后,伸手抚了抚她的侧脸。

苏啭受惊,猛地一下转身撞到身后宣正青的胸膛。宣正青虽然看上去纤瘦,但是浑身肌肉迸发,胸膛处也硬的厉害,苏啭撞得鼻尖泛酸,眼前瞬时升起一阵水雾。

“受欺负了?”宣正青俯身,手里还拎着那袋滴水的牛肉。

苏啭摇头,把眼泪憋回去。

“撞的有点疼。”捂着鼻子,苏啭声音嗡嗡道。

宣正青伸手拿过苏啭手里的手机,开始说话。他的声音低哑暗沉,虽然一点都没有过激的言语和凶狠的威胁,但是手机那头的人却不知为何立刻就乖顺平和了下来。

“行了。”挂断电话,宣正青把手里的手机递给苏啭,“在找房子?”

“唔。”苏啭拿着手机,幅度小小的点了点头。

宣正青勾唇,“正好,我也在找房子。”

延伸阅读

荣一加盟  http://www.tolpohawaiiart.com/npgg.shtml
荣一儿童乐园总部是供应开发、生产、销售各种游乐设备的企业。我们始终秉承质量,客户至上

夏米儿童玩具加盟  http://www.tolpohawaiiart.com/6o1q.shtml
夏米儿童玩具装潢汇集一批业内的设计师和具有十多年施工管理经验的工程人员及施工工艺精致

姚亮珠宝加盟  http://www.tolpohawaiiart.com/6w8u.shtml
深圳市姚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成立于1989年,其前身为深圳市仁和贸易进出口有限公司,公

無印良品毛巾加盟  http://www.tolpohawaiiart.com/gntx.shtml
以物有所值为宗旨并研发出各种价廉物美商品的無印良品。是1980年由株式会社良品计划的

邑香基加盟  http://www.tolpohawaiiart.com/gdto.shtml
企业介绍本着卫生、专职、营养、快捷的经营理念,为各位带来美妙的餐饮食品。推出中餐、西

魔法山作文加盟  http://www.tolpohawaiiart.com/ekj.shtml
魔法山作文教学产品源自10年办学成果,先实践,成功后再推广。教材和教案紧扣国家新课程

洗车无忧自助洗车机加盟  http://www.tolpohawaiiart.com/bjdx.shtml
洗车无忧是合肥洛美电器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高端自助洗车品牌,工厂位于合肥市双凤工业园内

嘉音加盟  http://www.tolpohawaiiart.com/nmod.shtml
嘉音打包机外销欧美等50余国,并获得各地企业的长期使用,信誉卓著。1995年起陆续在

雅迪娜十字绣加盟  http://www.tolpohawaiiart.com/y54d.shtml
雅迪娜十字绣是从事十字绣产品设计、图纸印刷、包装制作的专职化公司,公司厂房位于义乌市

羊山加盟  http://www.tolpohawaiiart.com/ybod.shtml
铜陵市羊山矶实业有限公司坐落在中国古铜都—铜陵,铜陵处于皖江城市带经济圈及江南工业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柯南网王之you别闹在线阅读第九章

    路漾没问这木松果酒是怎么来的,至少阿茨卡纳市面上是找不到这种酒的,虽然很感兴趣,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刨根问底,不是相处之道。“很棒的酒。”他说,狐狸眼微微眯起来,“这是你第一次给别人喝这种酒吧?至少,外面的夏奇是不知道你会喝酒的。”“是。”“那么这个,就当做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路漾笑道,“

  • 血蝶魂回国(1)

    出院以前,小男孩的父母特意来向我道谢。他们很年轻,满怀感激的一遍遍说着感激的话。“我是滑雪场的救生员,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说到底,我们其实都是被那个高大的白色身影救了的,不然我和小男孩应该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我试着问了问小男孩的父母是否认识我们的救命恩人,他们说只知道是一个高高大大的、年轻的中国男

  • 迷失的数据伊耿历294年

    伊耿历294年。此时距离维斯特洛大陆改朝换代已然过去了11年。自簒夺者战争以来,劳勃·拜拉席恩家族已经统治七国十年有余。在最底层的民众看来,拜拉席恩王朝与塔格利安王朝并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从性质上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个朝代而已,封建剥削的本质并没有任何改变。在维斯特洛大陆的东部是一片广袤的海域。

  • 赛尔传说之精灵王在线阅读第7章

    虽然邱旭的表现很亮眼,可是也有一点弊端。那就是打击了其他人的信心,特别是英格拉姆。他贵为今年选秀的榜眼,表现却远不如一个二轮秀。训练结束了之后,大家就都可以回家了。不少人都留下来加练,邱旭也选择留下来练一会。主要是因为回家一个人无聊。在这里,还能和易建联说说话,尼克杨也很幽默。“小家伙,你很强!刚刚

  • 凌阳冰宸第2章在线阅读

    自我与魂灵他们断去联系后,爷爷不允许我再学习驱魔道术,而是让我习字写文;非但不是一般的习字写文,而是让我读写鬼文与阴界礼仪与规则。这样的一个情况,一直持续了有七年之久,爷爷才让我停止,改变了方式。在我满18岁的当天傍晚,爷爷莫名其妙的往家里搬了一口金漆棺材,还买了许多的道教除魔用品,因为我们家世代都

  • 大唐:我的灵气泄露了点苍奥义

    宇文吉被阵灵一顿斥责,心里突然委屈起来,是啊!自己被誉为百年天才,可是到头来却答不出黑板上的一道难题,那自己算的上什么狗屁天才,现在看起来不过尔尔!其实宇文吉不知道,阵灵来自自己的内心,提出的所有问题本来就是宇文吉数年内累积的无解之题,当然一道都答不来了!宇文吉现在真是欲哭无泪,家族里太多的期望压的

  • 上古灵记在线阅读第四章

    晨光洒进庭院,院内池水闪耀出七彩光芒。天宇与玄清宣共同牵着小天玄的手到后山上与众兄弟汇合,共同传授孩子吐纳、筑基。众兄弟见过面之后便各自带着自己的孩子占据一处山峰开始修炼,清晨的紫霄界中阳光照耀下,显得无比的生机勃勃。由于孩子大小不一,进度也不同,自然无法统一传授。天宇排行第五,便是来到第五山峰,高

  • 大道独出之围场(下)

    晚间皇帝在围场设宴,白日围猎,在场的人之中,唯有李翃猎得最多,高皇后目光中透着欣慰,皇帝也笑道:“莫不是众卿让着睿王,才让睿王夺得头筹!”此言一出,便有人夸赞起李翃,“睿王殿下少年英勇,实有陛下当年风采,我等望尘莫及!”“是啊是啊,睿王殿下神勇非凡……”众人对李翃左一句夸奖,右一句赞扬,可一番话之后

  • 洪荒之妖皇帝俊在线阅读第4节

    飞机已经安全抵达南城,地面温度12摄氏度,飞机还要滑行一段时间,请您在位置上坐好,拿行李时,请注意开关,以防行李滑出“Milk。”教授的一个学生今天飞这趟航班,教授特意让她多关照Milk,把她交到我的手里。她来头等舱找人,人已经不见了Milk跟着头等舱的脏辫叔叔,下了飞机,走的VIP通道“Hello

  • 超级死神审判系统第7章在线阅读

    盖伦牛气冲冲的带着嘉文和赵信去找流老师找个解释。而我则是晕乎乎的躺在了卡忒琳娜的床上,此时,流老师的办公室里。杰斯站在流老师的面前脸色惨白的说道“流老师,我打了一名萝莉,我会不会死啊?”流老师汗颜的笑着说道“不就是误伤了吗,你至于吗?”“不,流老师!这是个人原则的问题,我应该去道歉去,请求那个萝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