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君见笑了第五章

作者:霜华月明 来源:小说阅读网

楚婷正想给自己找个借口,说自己身上不舒服,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咣咣咣”的铜锣声,响声停了几秒又再次响起,声音更大了,楚婷从记忆里知道这是队里通知队员上工的声音。哪怕是才嫁进门的新媳妇也是要上工的,现在可没有放婚假的说法。

“要上工了,上午就没去,下午再不去就不像话了。”楚婷挣脱开杨武的手,好声好气的跟他说。

“没事,队长知道你昨晚撞上头了,上午我给你请了假。”杨武不甘心,刚娶回来的媳妇还想亲香亲香呢,昨晚的洞房花烛夜他可是光顾着伺候人了,现在自然想...嘿嘿嘿嘿。

“那多不好啊,中午我们回老屋吃饭,又在河边救了人,队长说不定都知道了,他看咱们能跑能跳的结果还不去上工,心里指不定有什么想法呢,咱们住在这,还是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楚婷说这话虽然是劝服杨武的,但也是真这么想的,以后就要在这里生活了,在人家手底下干活,还是不要得罪队长比较好,要是能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就更好了。

杨武这下觉得这媳妇跟自己还是有点合拍的,他对楚婷其实本来也不太熟,只知道她是两年前队里来的知青,刚来的时候也是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但这两年的辛苦让她变得干瘦面黄,那次自己从市里办完事回来正好碰上她在树林里哭呢,本来根本不想管这事,结果还没走开呢这人就晕倒了。

这么大个姑娘晕倒在那,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当然他没那么好心怕人家姑娘出事就多管闲事,他纯粹是突然想到自己年纪不小了还没成家呢,据说城里来的知青都有文化会读书,要是自己娶个这样的媳妇,以后说不定能生出多么齐整的娃呢!

这么一想,杨武觉得自己该助人为乐一下,就把人给送回知青点了,到了知青点他才发现这人根本不是想家想哭的,而是饿哭饿晕的。知青刚来的时候都是统一分粮食统一做饭,但时间一长肯定不行,有的人力气大干活快挣的工分多凭啥跟那些拖后腿的一块吃,就分开粮食各吃各的了。

因为锅少,有的工分差不多关系不错的也会抱团在一起搭伙,很不幸,原来的楚婷就是拖后腿的那个,没人跟她搭伙,眼看离十月芋头成熟还有一个多月她却断粮了。

大家粮食都紧巴巴的,而且原来的楚婷因为挣的工分少一起吃饭的时候别人都很不满觉得她占便宜,所以跟她关系也不怎么样,她也没地方借粮食,一来二去的,就饿晕在小树林里,被路过的杨武捡到了。

杨武不但把她送回知青点,还给她送了一小袋粮食,这事又被老是觉得二儿子年纪不小还不成家丢她脸的乔老太知道了。

就这样,一个图长期饭票,一个图有文化的媳妇,两人就结婚了。

说了那么多,其实两人压根不太熟,只是杨武凭着打听到关于这个新媳妇的说法觉得他俩未必合得来,他原本以为这新媳妇是个假清高仗着自己是城里人时刻端着的人,他都想好了,端着没关系,只要给自己生两个孩子,再把孩子教好,那就能过下去。

只是没想到,新媳妇跟自己想的有点不一样。

“没关系,队长跟我熟,少去半天没事,再说了,咱两昨天刚结婚,他肯定能理解的。”杨武笑嘻嘻的摸摸楚婷的手,嗯,有点糙糙的,明天得给媳妇买一盒雪花膏。

楚婷装作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还是坚持要去上工:“那多不好意思啊,人家都怎么想啊,我还是去上工吧。”要是不去,估计明天队里就小道消息满天飞了,毕竟新媳妇屋里这点事大家都心里暗戳戳的盯着注意着。

杨武拗不过她,就让她去了,自己倒是不去,他一贯是不上工的,看楚婷收拾收拾出发他躺在床上嘴里还咕囔着:“有福都不会享,明明能歇在家里的,非要去上工受累!”

楚婷朝他笑了一下就出门了,要是没有一个人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保准第一个偷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不上工在家歇着这件事她比谁都勤快,可这不是没办法嘛!

现在是上工的时间,家家户户的队员都慢腾腾的从家里走出来向着田地走去,楚婷就是不认识路也知道跟着其他人走。现在是九月份的天气,大中午还瞌睡得很呢,大家都是一脸困意的在路上走着。

楚婷本来还担心有人会跟她打招呼,毕竟昨天刚结婚是个新媳妇嘛,结果是她多想了,谁也没跟她打招呼,顶多是多看了她两眼。想想也就明白了,原主为人还是比较腼腆的,虽然来这里两年了,但大多是跟同样住在知青点的人相处,只不过处的也不好,跟队里的人都不熟,别人也不会自找没趣上来搭话。

楚婷跟着大家伙在队长那领了锄头,到了自己被分到的地方,开始自己第一天的劳作。虽然是九月份,天气不像夏天的时候那样炎热,但站在太阳底下晒一会儿也辛苦的很,汗流浃背的。

楚婷一开始还认认真真的充满干劲的除草,毕竟是第一天嘛,有新鲜感,也要装装样子。结果没过几分钟她发现周围的人几乎都是在磨洋工,慢吞吞的,简直就像电视上的慢动作一样,一丛野草得铲几十下才铲完,这么干下去估计一下午连半亩地都搞不完。

楚婷思索了一下这种按工时算工分的制度带来的弊端,然后就安安心的也跟着磨了,费力倒是不怎么费力,就是晒得慌,她也没有什么草帽之类,旁的队里的妇**志们还知道给头上盖条毛巾呢,她就光秃秃的站在那挨晒。

过了一会儿,旁边那亩地的人走到最靠近楚婷站的地旁边,叫了楚婷一声然后装模作样的继续锄草,虽然是磨洋工,但也要装得像一点,队长还时不时的到处看看检查呢。

楚婷认出那人是知青点的一个熟人,叫陈美芳,就走过去也弯下腰锄草,两人就这样接头了,一边干活一边叙闲话。

“楚婷,昨天你结婚都没请我们,真是太不够意思了。”陈美芳略带埋怨的说道。

楚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记忆里原主跟这个陈美芳关系一般,顶多是一起住了两年,只是原主比她还废,力气小工分少,陈美芳自然不会跟与原主多亲近,免得来借粮食,只能呵呵笑了两声敷衍过去。

陈美芳并不介意,她心里清楚自己跟楚婷关系不咋样,接着说道:“哎,你怎么就嫁给杨武了呢,那可是队里少有的痞子混混,他爸妈都把他赶出家门了,你跟他结婚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呢。”

呵呵,那也没见你在结婚之前跟原主说,现在都尘埃落定了还说什么说啊!

楚婷内心吐槽,嘴上还笑着说:“没有的事,他那是跟他父母分家了,才分开住的,今个中午我们还在老屋吃的。”

“得了,跟我还装什么,分家能只把他一个分出来,你跟着他,唉!”陈美芳不信,觉得楚婷是打肿脸充胖子,过得不好还非要说自己过得好的那种。

楚婷其实有的时候经常会不明白别人想说什么,想说什么意思,比如以前在宿舍,同寝室的就会说哎呀,楚婷你多辛苦啊,做那么多兼职,我要是像你这样肯定不会有这么大毅力。然后呢,楚婷完全不知道这人到底想表达什么,可能只是随口说说吧,她只能呵呵笑两下应付过去。

再比如现在,眼前的陈美芳说这么一通话,抱怨昨天没蹭到饭?可她说两句就带过去了,不像是在意这个的样子;替她嫁人抱不平?可她俩又根本不熟吧;那她说这话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楚婷就纳闷了。

“只分他一个,是因为他爸妈跟着大哥过,他弟妹还在上学。”不明白归不明白,话还是要说清楚的,以她中午的观察来看,老屋与杨武之间有点摩擦,但还在一家人的范围内,并不是发生什么事把他赶出来。

“哎,你看你,刚结婚就给自己男人说话了。”陈美芳玩笑的说了一句。

“呵呵。”楚婷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装作努力刨地的样子。

“唉,你这就是在这里落脚了吧,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城了。”陈美芳叹了口气,这声叹倒是真心实意的,不过是为自己而叹,她比楚婷还要大一岁,今年十九了,虚岁二十,两个人都是七一年下乡的,看到楚婷这样匆匆嫁人有点物伤其类罢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谁知道呢。”楚婷跟着附和一句。

“咱们队的知青成家的都有好几个了,哎,我跟你说乔茵说不定也要嫁给队里的人,这些天我看她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搞什么。”前半句还在感伤,后半句又神气的说起队里的八卦来了。

这让楚婷想起来,陈美芳虽然跟原主在吃饭的事上面不熟,但还挺爱跟她说八卦的,无他,就是因为原主性格腼腆不爱说话,还没什么熟人,这样的人跟她说什么八卦都不用担心被泄露出去。

乔茵这个人楚婷也认识,是七二年也就是去年刚到这里的,跟陈美芳和原主住在一个屋里。应该是家境挺好的,所以到这以后虽然挣的工分也少,但人家自己手里有钱有票,过得比原主好多了,陈美芳就是跟她一块搭伙吃饭的。

楚婷不想跟她说八卦,她对这些小道消息什么的一向不太感兴趣,只默默的低着头刨自己的地,不过陈美芳显然不在意她这个态度,或者说原来的楚婷也是这样默默的听着,很少插话,跟这样的人说八卦才放心呢。

于是楚婷就被动的听了好多生产队的新鲜事,什么老知青罗红娟要生孩子啦,肚子尖尖大家都说是女孩;什么跟她们同一年下乡的李光伟好像在跟知青点旁边的人家里闺女处对象,她都碰见三回了;什么老杨家那个为了报恩娶回来的胖媳妇中午投河了,被人救上来了,等等。

知青的也好,本村的也好,好像就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楚婷真的是对这种能力感到佩服。

陈美芳一气说过瘾了才停嘴,离开前还跟楚婷说:“哪天闲了你家那位不在我去找你说话,啊?”

楚婷只能回答:“行啊,只要你不嫌地方破。”

陈美芳走了,楚婷接着慢悠悠的铲草,就这样铲了一下午,到了下工时间,队长又“咣咣咣”的敲响铜锣。队员们都从四面八方走到前面送回农具,看着会计记工分然后才回家,别看干活的时候大家都是慢腾腾的,一听到下工的响声马上动作就快起来了。

队长当然知道这些人在偷懒,但他也没太管,一是因为管也管不住,这地那么多那么大,根本看不了,二则是马上就快要秋收了,到时候才是真辛苦的时候,现在就当是休息养精蓄锐了。

楚婷这个人一向是把中庸发挥到极致的,就连下工也是这样,她铲的地离前面不远,要是动作快点肯定能第一批去记工分早点回家,可她偏不,等到大多数人都记好了她才夹在人群中还锄头。

这么一来,回家时间就有点耽搁了,好在现在天黑得晚,楚婷慢吞吞的走在回去的路上,心里想着晚上怎么应付杨武,身后传来喊声。

“啊,你有什么事吗?”楚婷疑惑的问身后的男子,杨武是单独分出来住的,他自己选的宅基地,不知道是什么目的,选的地方不在队里大家都聚居的地方,不过离得也不远,只是中间有一小截小路,现在路上只有她和眼前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即李光亮,眼神复杂的看着楚婷,他和楚婷陈美芳还有李建国是同一批下乡的,大家都是不同城市汇聚到这里,同一批的可能总是感觉上比不同期的要亲近点,尤其是他和楚婷还是同市的,只是不在同一个县。

他本来是想过要是不能回城,年纪到了必须结婚的话那跟都是老乡的楚婷在一起更合适,谁知这人突然就嫁人了,他们事先都没怎么听到风声,那老太太就过来提亲了。

“你是,被强迫的吗?如果是,我们可以去市里举报,不用怕队里的人。”李光亮觉得楚婷极有可能是被逼无奈,因为他们真的一点都没察觉到她和队里的那个混混有什么联系,结果出去一趟被抱回来就嫁人了,怎么看怎么像被逼的,反正不是心甘情愿的。

楚婷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复杂,眼神又有同情又有可惜的男人,有点懵逼。她已经认出这就是跟原主同批下乡的知青李光亮,俩人还是老乡呢,问题是他们根本不熟啊,说过的话都没几句,怎么这人搞得像是俩人有啥猫腻似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话还是要说清楚的:“不是被迫的,我是自愿嫁人的。”楚婷诚实的摇摇头,原主确实是自愿的。

“那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人?成天不上工去市里到处瞎混,二十多岁了还靠父母养,连学校都没去过,我们好歹也是城里受过教育读过书的,你就愿意嫁给这样的泥腿子?”李光亮激动的说,楚婷自愿嫁人让他更难接受了。

其实这是很多人的错误认为,杨武又不上工整天去市里又没工作,大家自然是觉得他还在啃老,但他从分出来就自己想点子到处赚钱了,根本不是别人想的那样。

楚婷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人,心里吐槽,你是谁啊,你哪位啊,你凭什么管我,别人的事少插手不知道吗,多读两天书看把你给能的!她最烦别人管她的事了,除了院长妈妈她在世界上就是赤条条的一个人,谁有资格来她跟前说三道四的。这辈子就更是如此,别说什么原主的爸妈,原主把她拉到这里的事她还想骂人呢!

“这都是我的事,李同志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虽然内心吐槽,但楚婷嘴上是说不出来的,她就是这样想得多嘴却笨,而且她从来都是懒得跟讨厌的人多说话的。

说完,没多看一眼李光亮的表情,楚婷转身就走了,这一刻她真的挺想回杨武那个小两间的,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除了那没地方可去。

当然,如果里面没有一个虎视眈眈想入洞房的人在等着就好了。

延伸阅读

金陵加盟  http://www.judithclancycory.com/d8sp.shtml
南京天涯壁纸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墙纸系列产品为一体的独立性实体企业。我

雨竹林硅藻泥加盟  http://www.judithclancycory.com/yv8.shtml
公司致力于用沉睡亿万年的硅藻泥以现代工艺与材料的科技性能融入室内室外,传承优秀的世界

奇哇奇娃泡泡乐园加盟  http://www.judithclancycory.com/6vsx.shtml
中国广东,一直是中国幼儿玩具的集中地,供应着中国近60%的儿童玩具产品,同时也是国际

玉环太阳能热水器加盟  http://www.judithclancycory.com/sc6t.shtml
南京玉环(集团)公司成立于70年代,是中国最早开发生产家用热水器的国家大型二类企业集

探险阳光乐园加盟  http://www.judithclancycory.com/mwv.shtml
探险阳光乐园以独特的森林大自然模拟场景、豪华装修、新锐的主题设计、国内外时尚潮流的最

雅阁加盟  http://www.judithclancycory.com/pa5a.shtml
雅阁保温杯是临沂市兰山区盛达制杯厂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双层玻璃杯、塑料杯、紫砂杯销量

首创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judithclancycory.com/blc0.shtml
首创装饰装潢加盟详情深圳市首创整装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创新型的企业,是一家始终坚持

三保加盟  http://www.judithclancycory.com/nfl7.shtml
“三保”经过十几年的拼博已由小变大、由弱变强。在发展过程中,三保得到了党和人民的关怀

华利龙加盟  http://www.judithclancycory.com/dmgq.shtml
华利龙懒人用品是成都华利龙贸易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华利龙贸易是一家集设计、研发、生产、

BUY sweet亲子生活馆加盟  http://www.judithclancycory.com/xq8.shtml
BUYsweet搭建国内领先的新零售购物平台,通过大数据,智能识别,高科技的人机交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深夜放毒:从大胃王开始上官大小姐

    ……[南部宁州]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整个宁州都热闹非凡,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市井小民,都欢呼雀跃着,整个宁州都在谈论一件事——上官大小姐要去帝都了!帝都的蓝河学院在整个帝国当中都是鼎鼎有名,能进蓝河学院,就相当于你一只脚跨进了王室,面对你的则是锦袍加身,荣华富贵,而且更大的发展平台。然而帝都蓝河学院的

  • 火影之崛起在线阅读第3节

    辛西娅吃惊地看着面前厚厚一摞书。“都看完?!”阿不思点点头:“有些需要详细体会,有些只需要了解就行,我可以给你慢慢讲。”“阿尼马格斯需要看这么多书吗?”辛西娅发誓,掠夺者那三个人学阿尼马格斯的时候绝对不会看这么多书!阿不思是不是企图用这些厚书劝退她?!“这有助于你的理解,辛西娅”,他诚恳地说,“我承

  • 天使乌鸦一般黑在线阅读第六章

    然而众人视线的焦点人物却没有那么平静。魏病衣看着眼前的高跟鞋女人,眨了一下眼睛,又眨了一下眼睛。……这谁???陈圆圆依旧是满面惊喜,手足无措的解释说:“我们刚刚在器材那边,我……你……”“想起来了。”魏病衣依然处于入戏状态,他矜持的点头微笑道:“抱歉,你刚刚没有受伤吧?”陈圆圆连连摇头,脸庞通红,含

  • 重生后和孽徒真香了在线阅读第6章

    狮头人身、身体壮硕、举止优雅而野蛮……以及,那狮眸中隐约迸发的睿智,还有那对魔术的厌恶……他的身份,显而易见。——托马斯·阿尔瓦·爱迪生。这是他作为一代传奇的名号。映射真实世界、记录逝去之音、乃至覆盖地表的文明之灯火。现代社会中每个人类,都或多或少的使用了爱迪生的技术,而这位发明王,更是上世界为之进

  • 和仇人的白月光结婚了[重生]第一次暗杀

    终于,到了E班特色的体育课上,E班今天来的老师——杀老师,童海和乌间老师都站在了众位同学面前。“乌间老师,这是…?”作为班长的矶贝悠马替众人提出了疑问。“唉——”乌间无奈地看着身旁连笑容都觉得十分相似的一人一章鱼,解释道:“你们的童老师以后会和我一起负责你们的训练。”“哟,请多关照啦,各位。”童海笑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请接招第6章在线阅读

    傅澈大胜归朝,傅湛自然高兴,兄弟两个在傅澈刚下马的时候拥抱了一下,和驻扎在城外大营的士兵吃了一顿饭,然后回皇宫。刚进宫门,小海就哭的满脸眼泪鼻涕的冲过来,“皇上!”傅湛还吓了一跳,斥道:“没看到靖王殿下刚刚回朝吗?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小海顾不得那么多,哭道:“皇上,柳太医……柳太医不见了!”“不见

  • 若年少有为在线阅读高氏

    严大夫将两人领进里间,给姜槿把脉。高氏见他摸着胡子不说话,焦急道:“严老头,你倒是说说阿槿怎么样呀。”严大夫瞪眼:“说了多少遍,不许叫我严老头,叫严大夫。”高氏顺从地应了:“好好,你快说诊断结果。”严大夫摸着胡子慢悠悠地开口:“姜丫头的毒是阿砚清理的吧。”姜槿点头:“是,喻砚用内力把毒素逼出来一部分

  • 师尊特烦恼之初次交锋

    占据了半面墙的黑色屏幕闪烁着点点亮光,每一个亮光都有着属于它们的编号和名字,那是一幅简略的平面星空图。其中涵盖了智慧生命已经探知的各大主要星系,和二级以上星际文明帝国、联盟的名字。萧冠尘,哦不对,他现在不姓萧了,只是拥有一个萧姓的母亲。虽然不知道这样离奇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他的确是穿越时空,成为四千

  • 海贼之疯狂入侵第四章在线阅读

    “艾玛姐,我们也算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了吧……?”凯伊姆对着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对面的艾玛语重心长的说着……艾玛撇了撇嘴,不快的“啧!”了一声,并说道。“是啊,那又如何?不可能这么简单原谅你的。”艾玛一边说着一边扭过头去。凯伊姆“咳咳”的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不,你要绑着我吊着我我都没意见,但是能

  • [黑篮]哲奈的篮球在线阅读第8章

    这天一大早,沈洛准备好了银行卡等物,准备去接那个男人回来,住在医院里,每天的住院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呢。没想到一大早,大喇叭便和另一只鹦鹉站在鸟笼架上,互相梳毛,不过看清楚了才知道,其实是大喇叭在给另一只鹦鹉梳毛。“大喇叭,你回来了?”好些天神龙见首不见尾了。这次的大喇叭显得志得意满:“我媳妇!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