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对她不止喜欢第九章在线阅读

作者:赫芮 来源:红袖添香

西城门口,一位青年,浓眉长眼,黑发如瀑,白皙的脸庞上有一道淡淡的伤疤,凭空增添了一股肃杀的气息。身影修长,白袍落地,在寒风中,猎猎作响,细细打量着,城门前的牌坊,嘴角一直保持着一丝微笑。

身后斜背着一把巨剑,巨剑少说也有三百十来斤,如此重物,让人暗叹:“这么柔弱的身体是怎么能够,轻若如无物的。”

“这便是青石城了?那小十七便在这里做土皇帝了!要不是这里发生了那道奇异的光柱,料想师傅也绝不会要自己出关了”

青年看着这一座凡人小城,一脸的不削,嘴角扬一扬,脸颊上的那道伤疤,隐隐有一丝可怖:“师傅也老,太大惊小怪了!”

轻轻踏着落雪,缓缓的走向了城中。

片刻后,又有两人,踏雪而来,一男一女。

男子一身锦衣,俊气清丽,浓眉秀眼,赛过无数的豆蔻少女,细如白葱的双手倒背在身后,长袍轻扬,飘逸无比,散出一股空灵出尘的仙灵之气,腰间一个小黑袋,上面用金丝线绣了“乾天”二字,闪闪发光。

少女圆脸秀鼻,青涩的脸庞大眼忽闪忽闪,较好的身材,被一道红凌紧束,虽还很清涩,却也有一种倾国倾城之貌,脑后一条马尾荡来荡去,露出可爱的笑容,蹦跳着宛如人间的小精灵。

“白焱师兄,那道通天的光柱就是在这个地方?乾天宗不会搞错了吧?”少女娇笑着,露出疑问。

“呵呵,青莲师妹,宗门怎么会搞错,走吧,我们进城找找看,也许能得一丝机缘。”少年宠溺的刮了刮那秀鼻。

此时,斜背着巨剑的青年,站立在一片及其精美奢华的建筑群前,朱红色的大门上九九八十一颗铜钉,门上一对青铜色的椒图兽首,闭衔着一对血色玉环,大门上一快金丝楠木巨匾,工工整整的写着:“王家门庭”四个大字。

“呵呵!看着还有点气势。”青年气定神闲的看着王家的大门,眼中却露出一丝鄙夷之色。

“什么人?胆敢在王府门前大声的喧哗!”两名护卫手握长刀喝问道。

青年看着那对椒图兽首,津津有味,对于长刀护卫的喝问,不闻不问:“这朱门上的椒图不错,似乎有些年月了,似乎是一件古老之物。”

青年似乎见猎心喜,微微跺脚,只见两扇朱门,轰然倒塌,掀起了漫天的灰尘。

“什么人?”不一会儿大门口就站了十多位长刀护卫,将青年团团围在正中央。

此时王府内传来一声焦急的大喝:“干什么!还不赶紧磕头谢罪,此乃仙师。”

长刀护卫听见仙师两字,纷纷弃刀跪倒,脸色苍白,想起那天,小衍铁匠铺的老板沧桑的如同一位老农,只是轻轻挥动了一下,手中的烟袋锅,二公子一腿一臂就掉落在地,漫天血雨,飘飘洒洒,如同血色的柳絮,将所有人都惊吓的瘫软在地。

护卫们连连磕头,生怕仙师有一丝的怪罪,降下雷霆怒火。

大门口,两名家丁抬着一步辇就出来了,步辇中正是王家二公子王源,蓬头垢面,满脸戾气,跟以前的风度翩翩似判若两人。

见到背着巨剑的青年,不管不顾的从步辇上滚了下来,对着便青年号啕大哭:“雷昊师兄,你可要为我报仇呀,呜呜呜……”

雷昊却一脸笑意,眼神戏谑,道:“师弟呀师弟,你可真够惨的呀!哪里还有一丝在宗门内,呼风唤雨的风彩呀,这一腿,一臂,我想就算是仙人转世也束手无措了吧!”

对于眼前的大师兄,王源很是畏惧,曾听一些师兄师姐说过,大师兄的修为是个迷,因为他一直都在闭关,而且性情古怪,一直也以下一代洞主自居,对于师傅坐下的十七代弟子都曾放在眼中。

王源心思电转,眼神明灭不定,一大耳刮子就煽在身边家丁脸上,大骂道:“一群无用的狗东西!还不把我给师兄准备的礼物拿上来。”

不一会儿,一名家丁诚惶诚恐的将一件残破的内甲,恭敬的献了上来。

雷昊笑意更浓,对于王源如此上道,态度也有了一丝改变。

抚摸着这件残破的内甲,轻如薄纱,似水波荡漾,泛着点点光辉,手指轻弹,顿时有一道“铿锵”之音,绕耳不绝,内甲表面一道道天然的纹理凝聚,给人以浑然天成的感觉。

微微的一丝灵力注入,却如同牛入大海,这让雷昊有一丝意外,忽然浑身耀出如小太阳般的灵光,四周的护卫,刹时如同面对一头远古巨兽,全都面色苍白,纷纷瘫软在地。

一道磅礴的灵力注入,却依然如石沉大海,波澜不惊。

这时雷昊狭长的眼中透出一阵欣喜,连忙将残破的内甲收入怀中,见四周跪在地上的家丁瑟瑟发抖,

雷昊闭眼,深吸一口气,似无比的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转头对着王源缓缓说道:“先说说通天光柱的事儿,然后再看看辱我凌波月洞的人,到底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说完便率先进了王府,经过碎裂的朱门前,轻巧的将那一对椒图兽首收入了怀中。

王源此时,一张俊秀的脸夹,扭曲的如同厉鬼,一嘴的银牙咬的咯吱咯吱乱想,自从自己踏入修仙路以来,在半年内就踏入了淬体二境,敛气入骨初期,可谓是资质逆天,被师傅亲自收入门下,在宗内被万众瞩目,然而回家一趟,在这凡俗界,被重伤如此,几乎毁掉了自己的长生路,每每想到就痛不欲绝。

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不是什么仙家妙药,而是轻淡的一句,仙人难救,瞬间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

“过来扶我呀”王源对着跪在地上发抖的护卫大吼道。

午后,小衍铁匠铺前,一男一女静静的看着满是春色的小院,眼神中流露出精茫。

“青石城中传的沸沸扬扬的杨仙人,却是修士无疑,而且深不可测。”白焱浑身灵气翻滚,长袍猎猎,细细的感应,露出一丝忌惮。

“白焱师兄,里面那位杨前辈因该人去楼空了,要不我们进入看看吧,前辈高人说不定会留下什么机缘”青莲一脸兴奋,大眼眨呀眨,似要欢愉而起

白焱看了看小院中茁壮的延松,自言自语道:“满院的春色,看来小院中布下了小型的聚灵阵,院中灵气浓郁,聚而不散,看来这位前辈,因该是一位阵法大家,而又姓杨。”白焱用手摸着下巴,思索一阵,无果,便对身边的白莲师妹说道:“还是不要了,这种前辈大多性格怪异,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我回去如何向你父亲交代。”

青莲微微失望却也没有过多的纠缠,小脸上扬,寻问道:“白焱师兄,你说整个北冥郡大大小小,几十个宗门,是不是都派人来打探那晚的通天光柱了?”

“不知道,那夜的光柱确实蹊跷,我师傅说即不像宝物出世,更不像修士渡劫,所以出来探查的都是我们这些小辈,要不然宗门内的巨头都纷纷出手了。再说各大宗门相互制约,相互忌惮,究竟派了多少人来还真不好说。”白焱解释道。

“白焱师兄你说我们这一个郡都如此多门派,那整个苓北到底有多少修士?”青莲轻轻的说道。

白焱苦笑一声:“苓北有多少郡,我不清楚,有多少修士,那就更不知晓了。好好修炼吧!当有一天站到了高处,自然一览众山小。”

白焱面露向往之色,徐徐说道:”别想这么多,我们还是去看看,人人都在传的仙人庙。”

“恩。”青莲点头,一脸期待,一路蹦跳着离开了小衍铁匠铺。

不一会儿,八位壮汉抬着一辆金光闪闪的步辇,从远处过来,街边的居民纷纷让道,如避蛇蝎,低头不敢多言。

步辇中空间很大,雷昊长狭的双眼微闭,斜躺在一张虎皮椅上,身后一名静如处子的少女,娇羞如一轮新月,玉手如白脂,轻揉着肩。

“都说红尘炼心,还真是乱欲迷人眼呀”雷昊一脸享受,一只手深入了少女胸前的衣襟,嘴角笑意渐浓。

王源在一旁陪笑道:“师兄要是觉得红尘俗世能磨练心境,不妨多待些时日,我多安排些,助师兄修为更上一层楼。”

雷昊哈哈一笑,随手就扔出了一枚丹药:“师傅在我临走前,给了一颗百年老芝丹,修复根基,肉身创伤都有奇效,赏给你了。”

王源狂喜,接过丹药连连道谢:“这可是灵丹呀,这在宗门都是长老级别的人才能使用的,还真不妄负我这,一片良苦用心。”

王源内心窃喜完,正色道:“师兄,那杨问天很是神秘,我担心……”

雷昊摆摆手:“小师弟,我这次主要是探查那道神秘的光柱,顺带帮你。那杨问天能够脚踏虚空,修为必定达到了神宫,你就不要有其它想法了,宗门也不会因为你而得罪一位神宫境的高手,来此也是看看有没有一丝化解的机会”

王源也是无奈,自己打了眼,不识高人。对于杨师傅却也没有什么大的不敬,要不是那小乞丐,牵扯到杨师傅的徒弟,自己也不会如此惨状,一阵咬牙切齿,狠不能食肉嚼骨。

片刻后金光闪闪的步辇落下,两人踏着小雪,静立在小衍铁匠铺的四合小院前,大铁锁挂在了大门口。

一院春色关不住,俩颗松支出墙头。

王源心绪万千,面色凶唳,一只拳头,紧紧的握住,青筋暴起。

雷昊眼中一阵精光,脚尖点地,整个人腾空而起,如一缕清风,一下子就跃进入了小院内。

可是刚踏入小院,小院中就亮起了一道道繁复的光纹,如同闪电划过长空,光灿灿,耀的人睁不开眼。

雷昊暗叫一声“不好”,只见一道光纹如同长鞭,轻如浮水,又似重如泰山,划过虚空,势沉力猛的抽向了雷昊。

雷昊大惊,面色狂变,双手握住巨剑剑柄,全身灵力运转,如同小溪汇集一般,汇入巨剑,巨剑光芒四射,一道冷咧的锋芒,如同一柄柄锐利的长剑,化作一道青色的虹芒,迎向了长鞭。

“轰”一声巨响,整片街道巨颤,不少居民被震的咳血,惊惧的跑向了远方。

雷昊倒飞而起,如同破布袋,穿过墙头,重重的摔在地上,鲜血狂喷,肌体龟裂,一条条裂口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雷昊飞快朝嘴中喂了一颗丹药,苍白的脸色,瞬间红润许多,眼中惊恐不定,对着一条腿杵在那的王源大叫:“快走。”

王源一时竟呆住了,神秘的大师兄几十年来一直都在闭关,一身的修为在年青一代中,也是翘楚之辈,如令却如同蝼蚁般,被击飞而出,顿时想起那未老先衰的中年男子,王源浑身一个激灵,连忙令人扶起雷昊,快速的退去。

白焱两人一路打听,一路就出了城,直奔仙人庙,看到路上不少人,三跪九叩,虔诚无比,两人对视一笑,一股自豪感优然而生,在他们两看来,仙人庙里的仙人,无非就是一些小修士使的一些小把戏,糊弄一下凡人,便被敬作仙,一日三遍叩拜。

土黄的小庙,用黄泥铸成,坐落在半山腰,似融入到了这方天地,青风徐徐,纤尘不染,鸟鸣虫叫,青烟袅袅,及其的自然与祥和

庙宇中一中年雕像,眼神深邃,似有朦胧在流转,望着远方,伟岸的身躯挺的笔直,整个神韵及其的惟妙惟肖,一股浩大与庄严,让人似要跪拜。

头顶上方“仙人庙”三个大字一气呵成,铁钩银划,刚劲有力。庙里浓郁的香火,透过黑瓦袅袅升起,飘散在虚空。雕像前两人匍匐跪拜,嘴角念念有词,一位少年一丝不苟正在打扫灰尘,整个仙人庙透着一股分外的平淡与宁静。

青莲大眼闪烁,悄脸润红,波光流转,嘟着小嘴,面露一丝失望,刚想一脚踏入仙人庙,却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臂给挡住了:“慢着。”

青莲琼鼻微皱,疑惑的看着白焱。

“青莲师妹,等一等,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仙人庙有点不对劲,但是哪里不对劲,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

白焱说完,双眼爆射出三寸灵光,不断的扫视庙宇内的每一处。

张小欠往常一样在仙人庙打扫,跪拜许愿的人依然很多,大都喃喃有词,这让张小欠有一种,虫鸣挠耳的,昏昏欲睡的感觉。

忽然一阵心惊肉跳,像似被山后的吊睛白额大虫给盯上一般,给人以毛骨悚然的感觉。

张小欠故作镇静,斜眼偷瞄,大门外一男一女两青年,男青年长的非常的漂亮,比明月楼的花魁都漂亮,浑身气质脱尘,飘逸无比,而那少女圆脸挺鼻,明眸皓齿,如一株含苞的莲花,清馨脱俗。

张小欠很惊异,这两人灵气波动剧烈,一看就是修士,而且修为不俗,难道是为了那晚的光束来的?还是王家的师门来人?

张小欠这一瞬间想到了很多,慢不经意的往窗边移动,边走还边打扫,一幅认真的模样。

白焱看着一脸认真打扫的少年,眼神定了定,随后有露出一丝疑惑:“那少年明显是一位才踏入修仙的小修士,一丝杂乱的灵气聚集,要说是因这个少年,从而引起仙人庙的异常,和直觉示警,自己不信。”白焱疑惑更浓,不停的打量四周。

青莲似感受到白焱师兄的疑惑,紧紧的盯着那,庙宇内正在扫地的少年,想看透一切,结果除了少年,什么异常都没有感受到。

“容我进去看看,师妹你退后些。”白焱说完抬脚就跨进了仙人庙。

白焱跨进的那只脚还未落下,忽然脸色狂变,一股磅礴浩大的力量,如大锤般锤在胸口,“噗”整个人如同流星被击飞,一长串的血花,绚烂如阳,重重的撞击在青莲身上,两人如同滚地葫芦般滚出了十多米。

张小欠这时从窗户中一翻而出,轻盈而洒脱,几个跳跃,便消失在仙人庙背后的大山。

延伸阅读

[DC/沙赞]嘿!男孩!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ycrmth.cn/6n6e.shtml
群星历,3108年,9月30日。这个日期或许将会在日后计入人类历史的史册,也或许会被

靳少的第一爱妻之你会做手术吗?  http://www.ycrmth.cn/x8ea.shtml
“风轮有变,病在肝胆。”陆则耳边又响起一句提示。所谓的风轮,其实就是眼睛的黑色部分。

超级逆时空强者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ycrmth.cn/dt50.shtml
第一章郑一旭眨巴眨巴眼睛,默默的看着这富丽堂皇的天花板,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闭上眼,

异念觉醒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ycrmth.cn/dhv5.shtml
人生在世,衣食住行是始终逃不过的四大需求。宋朝颜现在也在考虑着这四大需求,因为原主的

我去这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ycrmth.cn/gyx9.shtml
“什么?我们公子有伤未好,内力还会伤身?”梅怀霜微微挑了一下眉头,看了一眼上官透。上

龙吟山河图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ycrmth.cn/sw86.shtml
“留下来,两个人打群架,受伤还是难免。”洛雅打断景秀的话,然后翻了个身,眼神亮闪闪的

九重天阙歌偶得古武桩法  http://www.ycrmth.cn/ayka.shtml
残阳如血,正是秋高气爽地时节,西部小城地天气却是说变就变,刚刚还是怡人地爽利,不到五

IC事件簿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ycrmth.cn/gwue.shtml
魔都市一所大学宿舍里,六个大二学生围坐在一起,正玩着曾经风靡一时的纸牌**,时不时发

捉个天尊当宠物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ycrmth.cn/yu4d.shtml
一统计划元年3月27日保命派保命派大多是社会中不得志的底层人民,他没有又金钱,没有地

迷人病[快穿]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ycrmth.cn/g9m0.shtml
在米兰的某个地方,有个女生正站在水族馆前,看着隔着玻璃,成qun的鱼儿在她眼前游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宠文整理记录(BG末世&未来文)在线阅读bug型打法(求鲜花啊……)

    圈地活动,说白了就是公会组团在野外抢怪。很多**里都有这样的公会组织,又霸道又不讲理,哪个玩家上来抢怪了,直接把你弄死送回城去。这个【轮回公会】的骑士也算是比较柔和了,没有直接动手,而是上来先劝了一句。“怎么就是你们的了。”美丽的巨兔不满了:“这野外的怪又不是你们的,凭什么不让我们刷啊?”“小姑娘不

  • 嘿,你家铁罐罐被老蝙蝠叼走了!在线阅读第二章

    艳娘今天给兰语蝶将耳边的头发各编上去一路辫子,明珠饰之,两股小辫又在脑后结成一个大辫,装点以银线织就的丝带,其余头发便如瀑般披于后背。兰语蝶伸开双臂,让丫鬟为她穿上一袭紫衣,然后才问艳娘:“你说,我在这儿待这几天,大将军司空长烈真的会慕名前来?”“当然,”艳娘很自信,“如今在芳华楼,便是梦黎,也没有

  • 终极一班之东笑伊人醉在线阅读第三章

    神色冷漠的坐上太傅府正厅的主座,周月琦将林梓盈放在自己的腿上坐着,完全不理睬一旁竭力想要跟她示好的林太傅等人,兀自拿起绮罗带进太傅府的点心,亲手喂起了林梓盈。林梓盈是害怕的。满屋子的人都盯着她,尤其还有向来不喜欢她的祖父祖母和父亲嫡母,林梓盈不由自主就往周月琦的怀里缩了缩。一手揽住林梓盈瘦弱的小肩膀

  • 火影/繁星-我和你在一起之第三章

    燕妫是在林子深处醒来的,睁眼已是日落时分。她的马不见踪影,更别提马背上驮着的东西了。再找找身上,暗器匕首药瓶之类统统不见踪影,身边只剩下一把剑,堪堪可自保。燕妫凝了眉头,心知坏了大事。她拼尽全力完成任务,转眼却两手空空,已然没法回去交差。这也就意味着她任务失败,是定会被派去梧桐山的。唐时若怎么会向她

  • 风雨沧桑人生路第九章在线阅读

    “嗑~”黑金古刀疯狂的得在墙壁上划动,但是却不见任何的白痕,连用陨铁所造的黑金古刀都无法破坏这墙壁。“呲~呲~呲~”安静的墓道响起了诡异的叫声,像是老鼠,却要刺耳的很多。“是在墙壁里面的!”吴邪第一个反应过来,贴着墙壁开始听了起来,怪叫声没有间断,时不时还有物体檫过墙壁的声音,听上去体积不大,但是却

  • 暖婚有你甜又苏屠魔令?小儿科而已

    “cp9的人……就这么死了?!”一众学者,都被莫问这一令人震撼的一指所震撼,都不敢相信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竟然仅仅用了一指,便将这全副武装,高手如云的cp9组织的人给全灭了!“哟,大家好啊,我叫莫问,请问一下,妮可·罗宾,或者妮可·奥尔维亚在不在?”莫问一指将这群白痴给弄了,而后扭头看向了那一群奥哈

  • 大道诛天在线阅读第3节

    第二天是周六,由于下了一天雨,柳生没有出门,而是在家里玩了一天的**,又过了一天,周日,晴空万里,柳收拾好后随便穿了一身休闲装出了门。出门后的柳生,先是去了自己家附近卖电动车的店,看了半天后,用了两千买了一辆黑白相间的走浪电动车。在当时,没钱同学骑普通自行车,有钱的骑山地车,骑电动车上学的还真没几个

  • 我!万界代购员金焰血睛虎

    感受着身后传来的凛冽杀机,秦铭几乎是本能的低头方才躲过了一记虎爪,而后身躯向前跃起,凌空翻身后安稳的站在了地面。目光凝视着去而复返的先天期妖兽金焰血睛虎,秦铭下意识的又后退三步,而后方才注意到对方的目光也是一直在盯着升寒果。“虎爷,我路经此地,碰巧救下那名落水的仙子,这升寒果也是从那寒潭中央处取到,

  • 东宫宠婢在线阅读浮舟载酒,相见不如不见

    当时被老头子带上蓬莱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如今的衣裳亦只有那几件合身,这些年倒是利用他人送来的药材余料炼了不少丹,那些东西老头子是看不上眼的,不如带出去吧,林辰黯然回到房间开始收拾。事已至此,夜重楼两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方好。沉默良久,夜重楼突然拉住林辰的手,走到丹房前面的空地上,大手挥动,招出一把黑的发

  • [综]求求你们放过横滨吧在线阅读第四节

    一路走来,没有想象中的张灯结彩,也没有任何的恭贺祝福。整个御灵宗,仿佛根本不知道今天是宗主的大喜之日。风婉秋始终沉默不语,就这样带着乾宝厚走到了一处大殿前。转身盯着乾宝厚,看了好大一会。乾宝厚被盯得发毛,就要张嘴说话之时,却看见风婉秋有了动作。纤纤玉手一抬,一阵华光闪过。下一刻,一套凤冠霞帔已经穿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