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心蔚蓝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慢慢发给 来源:17K小说网

天元七年,孟春。

虽是早春时节,天还尚带微凉,大越国天子脚下的盛京却是一派暖融融的气象。早客的谈笑声带着未融薄雪的凉气回荡在简陋的茶舍里,蒸汽氤氲,呷茶推杯之声洋溢着整个茶舍。

“咱们越国在宛城这一仗打得真是漂亮!打得那些个周国孙子落花流水,哈哈哈!”一茶客重重放下茶碗大笑道。

“谁道不是呢?宛城周边三城尽数归于我大越,一血当年夺城之耻,痛快!痛快!”另一人也大笑道。

两人谈笑声甚大,一时间整个茶舍的人的目光都被两人吸引,纷纷向两人看去。

茶舍老板正靠在柜台前,笑道:“两位客官好兴致啊。”

那茶客闻言,重重叹息道:“在下平生所愿,便是看到大越重回当年之辉煌,收复北部十八州,若不是当年……”

另一人重重地咳嗽一声,故意打断他的话,岔开话题道:“宛城城主现在如何了?”

茶舍老板笑道:“还能如何?乱军中死无全尸。”

另一茶客突然说道:“听闻这次是宛城城主的儿子亲自开的城门,放我军入城,才导致他爹没有等到援军过来,落得如此下场……”

茶舍老板道:“这是那宛城城主咎由自取,多行不义必自毙,连他儿子都看不下去了,哼。”

他忽又叹息道:“只可惜荀将军战死沙场,年纪轻轻,好一个英姿洒脱的少年将军,偏偏……”

说道这里,整个茶舍仿佛突然平静下来了,众人都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良久,突然有抽泣声响起,竟有人落下泪来。

荀惑是荀大将军次子,正是此次宛城之战的主将,宛城之战告捷,此战之后他本该加官进爵,谁知竟死在那风沙渺茫之地,再未回来。

少年丰神俊朗,秋水为神玉为骨,为盛京无数女儿思慕,却像一颗流星,转瞬即逝,消失在越国历史中。

一人颤声突然颤声道:“你刚才说……荀将军怎么了?”

茶舍老板顺着声音方向看去,只见说话者一身黑衣,衣上秀有银色莲纹,年纪不大,正是丞相巫家家纹。

正讶异间,那人又问道:“荀将军……到底怎么了?”声音中不胜悲戚。

一茶客接道:“荀将军他不幸战死沙场,生死有命,你也不要太过伤心……”

话未说完,却发现那人已经离开了茶舍,桌上留着几文钱。

时间尚早,小路旁碧草上尚覆着白霜,那人走在路上,低着头,霜露拂衣,衣摆湿了一大片。他却似全不在意,只是低着头,似在沉思。

他心道:“怎么会是荀将军?这若是让二小姐知道,该如何是好?我回去是直接告诉二小姐,还是隐瞒不说。若是告诉她,只怕她会做出什么傻事。若是不告诉她,更怕她会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

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到什么可行的办法,那人重重叹息一声,又喃喃道:“怎么会是荀将军?”

不知不觉已到了丞相府,他正想从偏门进去,突然迎面撞上了一人,两人头上具是一痛。

“铭罗,你怎么失魂落魄的?发生何事?”对面的林与义见铭罗这副模样,讶异道。

铭罗摸了摸额头,并不打算回答,绕过林与义就要离开。

林与义皱皱眉头,跟着他进了内院,一直走到滴翠亭旁一处翠篁间,见四下无人,才道:“说吧,究竟发生何事?”

铭罗低着头斟酌了好久才道:“荀惑死了,你知道吗?”

林与义扶着竹子,淡淡道:“知道。”

“那二小姐?”

林与义接道:“她不知道,今天夫人忙着和兰家议亲呢,老爷在宫中忙着和陛下议事。”

铭罗愣道:“议亲?这么快?”

林与义没有回答,抿着唇不知在想什么。

铭罗见他如此平静,心道:“这人竟然如此冷情冷面,大小姐要嫁人了,他还能这副表情,怪不得别人称他冷面郎君。”

本想再劝劝他,向老爷争取机会,但忽又想到,林与义再如何有才,再满腹才学又如何?不过还是奴籍罢了。

奴隶就像牲畜一般,不管干活如何听话好使也是牲畜,谁也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奴隶。

更何况巫家是何许人家?家主巫贤乃是大越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四大家族都要排在巫家后头。

丞相大人的嫡亲女儿,怎么也轮不到林与义。这段感情注定是付之东流,黄粱一梦罢了。

两人沉默良久,铭罗才道:“我先去账房刘先生那儿,先别过。”

林与义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眼神望着远方。

铭罗在账房刘先生那一直待到天色渐晚,才忙完手头的工作。

刘先生见他要走,连忙站起来,推了推眼镜,道:“这就走啦?拉着你来陪我忙了一天,也没好好招待你,要不咱们去五香楼吃上一顿,如何?”

铭罗笑道:“刘先生说的哪里话?凭你和我爹的交情哪里还需要说这些客套话?今天回去我还有其他要紧事,不然必然拉着您和我一起回去尝尝我娘的好菜呢。”

刘先生听言,大笑道:“你这小子越发滑头了!行,回去替我向铭管家问好。”

他开门送铭罗出去,一直走到十方阁外的石径旁,却突然见十方阁里里外外灯火通明,数十个丫鬟打着灯笼站在阁外的花圃旁,屏声敛气。

两人对视一眼,均想:“定是老爷在十方阁。”

铭罗问道:“刘先生,要不要去向老爷问好?”

刘先生道:“你瞧那院中是谁?”

铭罗定睛一望才发现,老爷和夫人正站在院中谈话。想来是为大小姐的事,他们还是不去打扰的为好。

忽闻有女子的佩环声响起,从远而至,叮叮咚咚,脚步声轻盈明快,两人一瞧,见一少女,蹦蹦跳跳地进了十方阁。

少女身穿绛纱锦烟罗,髻上斜插者翡翠簪,青丝如泼墨,肌肤白里透着莹润,额前的绯色额饰衬得她容颜灿若明霞,笑颜可爱。

“二小姐……”铭罗喃喃道。

“爹!”少女喊道。

巫贤道:“怜儿,怎么又没大没小的,见了你娘也不行礼。”

巫怜依却似看不到这主母一般,笑道:“爹,今年春猎我能不能不去?”

巫贤道:“不能。”

巫怜依嘟囔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去。”

陈氏道:“怜儿这又是怎么了?以前不都好好的?今年怎么不想去了?春猎时整个盛京的名门子弟小姐都会聚集到一起,身为丞相府千金,不去不是惹了大笑话吗?”

她又道:“你三妹妹从好几个月前便开始准备了,她早早的就做好了你的衣裳,突然不去也应早些告诉你三妹妹。”

她这个“又”字用得别有心思,果然,巫贤问道:“又?”

陈氏连忙道:“老爷别误会,怜儿平时乖巧得很。”

巫贤哼的一声,道:“她能乖巧?笑话!你别替她说话。”

巫怜依道:“爹,我没让三妹替我做什么衣裳,是她自己非要做,我劝了她好多次。”

“你只说这次为什么不想去?”巫贤道。

巫怜依脱口道:“荀大哥又不去,我去那春猎做什么?”说完才发觉自己这句话甚是失礼,免不得要被她爹责骂。

但是这次巫贤却破天荒的没有开口,一双黑眸如静水般望着巫怜依,良久也没有作声。

“爹……”巫怜依试探着道。

陈氏笑道:“二姑娘,这荀公子去与不去又与你有何关系呢?要我说,姑娘家还是要矜持些。”

整个盛京谁人不知丞相家二小姐喜欢荀公子,连那街坊小儿都晓得,巫贤因为这事没少被人调侃。

荀惑虽然英姿俊朗,相貌不俗,但是终究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歌女所生的庶出,一个二房庶出,前途终究有限。即使入了行伍,也终是一辈子在人之下,为人驱使。这桩笑谈,怎么看都是荀家占了便宜,巫贤不喜也是正常。

巫贤淡淡道:“他去不去与你有何关系?怜儿,爹为你谋的夫婿甚好,你安分些,等你姐姐的婚事结束之后,爹再详谈你的事。”

巫怜依一听此话,胸口一窒,眼泪突然流了下来,道:“我不想要那什么寇世子寇公子,只要荀哥哥。”

她哭得甚是伤心,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般,簌簌而落。想擦拭眼泪,在袖中摸了半晌却没摸到帕子,便用那袖子往脸上胡乱一摸,眼泪鼻涕抹了满袖子。

巫贤见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掏出帕子在她脸上擦了擦,道:“由不得你,听爹的话。”

巫怜依摇摇头。

巫贤道:“你对寇青有何不满?我记得你与他小时见过,那时候还整天念叨人家。”

巫怜依抽泣道:“我不喜欢寇青,只要……荀大哥。”

陈氏在一旁道:“且不说荀公子已经说定了一家姑娘,就算没说定人家,现在他早已命丧……”

那声“命丧宛城”还未说完,便被巫贤打断道:“时候不早了,怜儿,你早些回去歇息吧。”

巫怜依擦干了眼泪,垂头丧气地道:“是。”

十方阁的人散去,灯火渐息,春夜虫声至远处草丛中传来。

圆月如玉盘,悬在清朗的夜空之上,清辉撒在大地上,如霜一般。

在远处石阶上观看的两人对视一眼,铭罗先说道:“我们也回去吧。”

两人走下石阶,刘先生忽道:“这寇世子……不也挺好的嘛。”

铭罗道:“家世再好,却是个病秧子,谁知道能不能活过今年冬天?”

刘先生笑道:“二小姐为何独独钟情于荀公子?”

铭罗奇道:“你不知道?当年周越两国交战,老爷的发妻和二女儿皆流落不知何处,后来是荀公子意外寻得二小姐,万里护送回来的。”

刘先生道:“这桩事我确实不知。”

铭罗道:“我还告诉你一桩奇事,世子殿下也是荀公子护送回来的。”

刘先生不禁讶异道:“竟还有此事?荀公子出趟远门,竟然捎来两个祖宗。”

他又叹息道:“也难怪二小姐钟情于荀公子,救命之恩,唉。”

两人走到小门前,铭罗道:“刘叔送到这就行了,您也快些回去歇息吧。”

刘先生道:“行。”

两人在小门处拜别,各自回去。

延伸阅读

超俊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awvh.shtml
很俊平衡车是集开发、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运动产品企业。本厂主要生产各种新颖的活力

意高饰品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sy4f.shtml

裕兴不动产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b495.shtml
浙江裕兴不动产加盟经纪有限公司,是中国房产经纪业的龙头企业。公司成立于1998年,经

研萱堂化妆品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93i.shtml
人们都是爱美的,尤其是对于女生来说,化妆品总是能够吸引大家的目光,实力的化妆品,有好

枫瓷坊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dzid.shtml
枫瓷坊,位于素有“南国瓷乡”之美称——潮州,本坊生产雪花瓷系列产品。既继承了中国瓷都

雪芙莱干洗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s7rx.shtml
想投资做洗衣店而又缺乏这方面的经验时,选择加盟无疑是一条方便的捷径。中国消费市场巨大

锦玉隆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pd54.shtml
锦玉隆汽车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LED汽车灯、LED照明灯、LED天花灯、LED路灯、L

京联培训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gc8n.shtml
暂无

车越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no9u.shtml
永福(国内外)汽配城威酷汽车用品商行经销批发的汽车精品、汽车护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

静慧瑜伽加盟  http://www.jp-puyau-paysagiste.com/swid.shtml
郑州静慧保健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3月8日,主营品牌“静慧瑜伽”。静慧瑜伽旨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圣斗士同人)血族女神的长路漫漫第七章在线阅读

    陈汇杰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转眼已经是第二天了,如果不是墙上的表,陈汇杰只会以为他小睡了一会。“外面好吵呀”陈汇杰有些害怕,外面的声音也越来越乱。忽听得一声拍桌子的声音,外面安静下来了。“发生了什么事”陈汇杰有些不知所措,这里加自己总共才五个人,他们在吵什么。陈汇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躺到了床上。

  • 华娱之演员征途之计划的开始(7)

    而在远方那处简约大气的别墅当中,夜风从宽大的窗口灌进来,两侧的窗帘被风鼓起。幽暗的台灯散发着柔软的光泽,清冷质感的皮质沙发上,沈越靠在那里一杯又一杯的喝着红酒。手机扔在旁边,泛着微弱的亮光,上面是一张合影,他高冷的看她,而那个女孩儿笑容灿烂。一瓶红酒都被沈越喝了下去,最后猛地将手里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 漫威之海贼王系统之赐予

    阿茶醉心于琴声中,她十分满意孤桐的双手,骨节分明而修长白皙,奏出的曲子也多了几分优雅。“凡人的手自大战后便被造的又短又糙,你的手倒是不错。”孤桐闻声,却也未停下抚琴的动作,只恭敬道:“多谢吾主阿茶的夸赞。”阿茶来了兴致,上前便执起他的手,把玩间,才发现他的手心里有一朵小小的彼岸花,不免有些疑惑。彼岸

  • 男神和他的猫在线阅读第7节

    台上。经过一番打闹,三人终于停了下来。老郭先指了一下于大爷,但马上转过来指向宁云雀,用训斥徒弟的口吻道:“表达情感的方式有很多种!你还得慢慢修炼,我告诉你!”“慢慢修炼呐?”宁云雀背起手来,非常横的看着老郭。于大爷插一句:“你且练着吧!”宁云雀顿时满脸气急败坏,直接哼道:“那我换个山头吧!”“吁!”

  • 我有一个武学修改器在线阅读第8章

    刚到家,凤羽就给叶紫打了个电话。“我到家啦。”凤羽报了个平安。“恩,以后还是要小心点,晚课的话我们还是一块走比较好。”叶紫想到今天那人还是有点担心。“没事,我不常在学校,再说万一遇到了,我打不过我也可以跑啊~”凤羽示意好友不要担心。“。。。所以我才让你赶紧交个男朋友啊!还可以保护下你!”听到电话那端

  • 王的骑士在线阅读夜袭(一)

    “天地鸿蒙,始为元初,引气入体,洗筋伐髓......”洋洋洒洒几百篆体小子,看的周三一脸懵逼。“这特么怎么全是文言文,我看不懂啊。怎么没有白话文的版本?”当初上学有点时间,都用去打排位去了,好好的功法在手,自己居然看不懂?算了,周三随手把书扔到一边,关灯准备睡觉。至于考试?管他呢!以后再说。躺在床上

  • 天之泣之章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

    慕玖玖转过头看向那急哭了的服务生,弯了弯唇角,温声道:“没事,今天是宴家的婚礼,还是请你小心一点,麻烦别惊了客人,我就先跟你说声谢谢了。好了,不用道歉了,你先把这里收拾了,快去忙吧!”那服务生显然没想到慕玖玖那么好说话,当下都愣住了,反射性地看向童佳悦。慕玖玖这一出让童佳悦傻眼了,“玖玖,你就这么算

  • 戮神高校之窝囊的人生

    晚上六点半。方逸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体,终于骑着电瓶车回到了自己家的小区。远远的,他看到有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了他家单元的门口。紧接着,从车里面走下来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方逸顿时一个急刹车停在了拐角的墙边,瞪大眼睛往那边看。眼前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婆,林雅涵。她原本是一个小主播,不仅长

  • 他又奶又A不速之客

    盛夏的午后,晋州城南巷坊乾坤街。宽阔的街道两侧摆满了各式小摊小铺,摊贩们高声叫卖。转弯处的街角,杂耍的艺人正在表演绝技,引来无数人围观。几个身着精干短袍的汉子穿梭在拥挤的人群里,沿着丝、帛、茶、纸、药、瓷、香料众多摊位走到一家悬挂着“城信当铺”老金色牌匾下,为首那男人约莫三十左右的年纪,身形高大,双

  • 我有一颗小青柠第六章在线阅读

    看到炎烈那充满了挑衅的目光,炎叶并没有在意,在他的眼中炎烈只不过是一只跳梁小丑,如果对方一只跳梁小丑也要费心的话,那么炎叶岂不是要费脑到死。炎叶那种不屑一顾的表情激起了炎烈内心深处的恨意,他贵为长老院刑法长老的亲孙子,除了炎凤凰之外,那个同辈不是对他尊敬有加,在同辈中他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