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ww4Y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家机甲不正经第8章在线阅读

作者:白翡 来源:晋江文学城

楚云非第一次进来的时候,这里是一个高魔仙侠世界。

高魔仙侠就意味着所有人的生命都很漫长,而一旦人类获得了长生之后,就容易变得无欲无求,也难受到外界刺激。

这就是为什么他第一次试验的时候,在那个世界里挖空心思,每一次都通过各种途径让气运之子——也就是能量场核心看到自己的奉献与牺牲,结果都还是打动不了他。

能量场核心化身成为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会喜欢的必然也是这个世界他的同类,这一点没毛病,但却很有问题。

楚云非作为一个外来者,要在这种情况下去撬人家的墙角,可以说是非常刺激了。

不过只要是能够激活能量场,怎么操作都可以,像他这次带进来的这个手环,就是四处出品的辅助工具。

能源局一共有七个处,四处专门研发这些可以提高执行者工作效率,在任务过程中给他们提供帮助的道具。

本来能量场的具象化,主要是根据进入能量场的执行者风格跟能量场的自身属性决定这里会具象化成一个怎样的世界,没有意外的话,他这一次进来的结果应该跟上一次一样,依旧是个能够证道长生的高魔仙侠世界。

然而,四处出品的手环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在楚云非第二次进入的时候,在最大程度上修正了这个世界,把整个世界属性直接降了一个级别,变成了低魔仙侠世界。

这就意味着在这个世界里,武道与修真并存,突破武道巅峰之后,又可以进入另一个新的境界。

而在这个世界里,通过修行,人的生命能被延长好几百年,可是却得不到长生。

得不到长生,人自然就会有更多的欲.望。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为了天下第一这种虚名,这些人可以干出很多事。

这就是为什么“问道归宗”这种制度能够存在,这就是为什么昆仑跟瑶池这样的门派脱离了世俗武道,进入了一个巅峰境界之后,都还一样在意这些虚名,还要来参加这三十年一次的排名更迭。

这是第一处不同。

而第二处不同,则是楚云非将这里的能量场核心分成了五个。

七处长说的话给他带来了触动,如果没有把握一次攻略就成功的话,那么就多创造几次机会,叠加地进行攻略刺激。

在这五次机会里,只要他的操作有一次成功,都是成功,完全不必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而五次机会过去,都没有成功的话,他还有最后一个机会,就是将这五个被他人为分裂的能量场核心重新凝聚成一体。

这样一来,这些拟态受到的刺激就会以几何倍数叠加,他成功收集到愧疚值的几率也会大幅度提升,最终实现整个能量场的激活,完成这次升迁任务。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

楚云非看着自己手上的这个四处出品工具。

一切新的尝试,都会伴随着一些问题,这个新尝试也带来了一个不小的问题,就是他把能量场核心分裂之后,他对核心的感应就被削弱了,可以说是近似于无。

他现在根本搞不清在自己具象化出的这个世界里,千万人之中,到底哪几个才是他要找的人。

还好,七处长算无遗策,给了他这个手环。

楚云非的指尖在手环光滑的表面上抚过,对七处长的真实身份感到更加好奇了,他为什么会对所有情况都知道得这么清楚?

难道他也进入过这些世界,分裂过能量场核心?

难道他在担任执行者的时候也跟自己一样,也是将能量场具象化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这个寻找继任者的男人有着一张年轻的面孔,却有着一双沧桑的眼眸,已经不知在这个世界上独行了多久,整个人都像一团迷雾。

有这样一个引导者,楚云非感到自己终于从这一段时间的迷茫中走出来,看清了前进的方向。

这个手环确实足够智能,从目前他得到的这些技术支持来看,制作者几乎考虑到了他可能面对的所有问题。

只是这个系统相当的沉默寡言,每次他提问之后,得到的回答都是一些投射在他脑海里的文字,它根本不出声。

这对十九年前降生在这个世界里,长到三四岁才重新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在这之后又在昆仑长大的楚云非来说,几乎没人可以陪他聊天,实在是有些无聊了。

这里的人也跟他不一样,在这里生活得久了,很容易就会忘记自己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这也是他们执行者要担的一种风险。

一旦忘记自己是真实世界的人,那就会永远留在这里,变成能量场的一部分,再也回不去。

在这个能量场转化实验成功之前,据说有很多人都永远地沉睡在了休眠仓里,这就是为什么基地至今仍把连接能量场的舱体称为休眠仓。

只有这一点,让他偶尔会怀念自己原来那个除了能够聊天跟统计愧疚值以外就什么也不会干的系统。所以他把这个手环戴在手上,算是提醒自己是从哪里来的,没有再把它隐藏起来,反正就算被人看到了,也只会以为这是昆仑研发出的某种法宝。

酆都鬼王就是自己要找的能量场核心之一,这可真是令人意外。

楚云非想起上一个世界里那个难搞的攻略对象,虽然渣是渣,但脸长得是真的好看,不由得想这次自己分裂出来的酆都鬼王又会是什么模样。

他在妹妹面前口口声声叫他酆都老鬼,一想到那张面具之下可能真的是个满脸皱纹的老头,再一想到鬼王一直戴着面具,无论生前死后都是一样,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脸,说不定还是个很丑的老头,就不由得感到蛋疼。

就算他演技再好,也做不到对酆都老鬼深情款款。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迎亲队伍突然停了下来,花轿也没有再前进。而他坐在轿子上还保持着原来的速度,不由得身体就向前倾去,连忙稳住了身形。

怎么?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楚云非沉思了片刻,伸手将轿子前挂着的帘子掀起了一边,只见前方生出了漫天白雾。

这跟酆都城中盘旋的阴风跟雾气不一样,这白雾一起,就将周围的一切都淹没了,只有屋檐下挂着的红灯笼还透出一点光亮,然而很快也消失了。

在这白雾之中超过半米,便再也见不到其他东西。

酆都鬼王勒住了缰绳,他身下的黑色骏马便停下了脚步,眼眶里燃烧着暗色的火焰,悄无声息地站在渐渐蔓延过来的白雾中。

楚云非从帘子的缝隙里看他,虽然只能看到鬼王的背影,担却感觉得到他的肩膀紧绷,仿佛这白雾之中有什么让他忌惮。

这白雾中隐藏的是什么人,让酆都鬼王都不敢掉以轻心?

楚云非正想着,就听到白雾中传来了男子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笑声爽朗,却又带着邪气和张狂,仿佛撞在人的神魂上,让修为低的鬼物身形都虚化了一下。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白雾深处走了出来,周身萦绕着淡淡的红光。

这是个极其英俊的男子,一头红发如同燃烧的火焰,一双眼眸则是更深沉一些的血红色,他的肩上抗着一把阔刀,刀身接近半人高,像是饮足了血,透出微红的光芒来。

这不是世人熟知的神器,而是纯粹的杀器。如果说酆都鬼王是“静”,那么这把刀的主人就是“动”。

无论是这红发男子侧脸上妖异的魔纹,还是他手上的刀都昭显了他的身份,他是魔道中人。

魔修会同鬼修来往,这种事情真是一点也不奇怪。楚云非思索了片刻,把跟酆都鬼王交好的人过了一遍,便认出了对方的身份——魔刀,尹旭。

这个世界的魔修与人不同,他们的血脉不纯,带了妖魔的血统,性情大多乖戾,容易发狂。而他们的寿命又比普通人要长,练成魔功之后能够达到的寿元极限也比人族修士要高。

酆都鬼王在成为鬼王之前,曾经是人,生前死后加起来也不过活了不到四百岁,而尹旭成名已有千年。

只不过魔修的寿命漫长,所以他们能做的事情也不多,在这千载光阴里,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沉睡。直到三百多年前他醒来,认识了酆都鬼王,跟他成为了朋友。

他们之间的感情显然不能以人的标准来衡量,毕竟没有哪个人见到自己的朋友过来,会需要这样严阵以待,也没有哪个人来喝自己朋友的喜酒会像尹旭一样,仿佛要来抢亲。

楚云非坐在花轿里,蓦然察觉尹旭朝自己瞥了一眼,于是迅速地放好了被他掀起来的帘子,然后坐回了花轿上。

他听到从外面传来的声音,因为看不到,所以听觉更加灵敏。

只听尹旭的声音遥遥地传来,道:“你我朋友一场,你要成亲,竟然不邀请我。”

酆都鬼王骑在马上缓缓开口,楚云非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听起来不像个老头子,意外的好听,完全不像其他鬼物那样呕哑嘲哳。

他说:“你我每次见面都要打一场,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我没有兴趣陪你打,没必要叫你来。”

“成亲?”尹旭笑了一声,说道,“成亲有什么意思?我听说你抓了个瑶池弟子回来,瑶池弟子个个生得貌美如花,然而却性烈无比,你这样把人抢回来。她会愿意嫁给你吗?如果她不是自愿,那你娶她回来有什么意思?”

魔刀说话竟然很有现代人的道理。

结婚这种事当然是要你情我愿,强扭的瓜不甜,像鬼王这样在路上对人家一见钟情,就把人抢过来想要先婚后爱的套路已经走不通了,只会让楚云非这样的人趁虚而入。

尹旭说完这话之后,虽然看不到鬼王的表情,但知道他肯定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于是扛着刀笑道:“把人放回去,然后陪我打一场。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是想要找你松松筋骨。”

酆都鬼王却并未如他所愿,他开口道:“这便是我的妻子,这是我想娶的人。你若是想来喝一杯喜酒,欢迎,你是想来搅局,别怪我不客气。”

楚云非听到这话,坐在花轿里摸了摸这张跟妹妹长得很像的脸,心道这样的皮囊对他来说真的那么有魅力吗?竟然是铁了心要娶商芸为妻了。

这样的感情简直莫名其妙,就跟上个世界气运之子喜欢白月光一样,对红玫瑰看都不看一眼。

魔刀尹旭这样的好战分子,听到这话目光一沉。

他刚刚醒来的时候很无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跟自己打架又能陪自己喝酒的人,只想着以后无聊的时候都可以来找他。没想到鬼王突然就要结婚了,说好大家一起走,结果你却擅自脱单,这也太不够意思了。

他将扛在肩上的刀放下来,往地上一插:“我便是要搅了你的局,你要怎么不客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帝华千秋(原名:千秋)武打戏开拍!【放血加更求支持】

    这一段戏之后,周围剧组众人看到陈琮那青筋爆现的样子,没一个人敢接近。那可是能把几十斤的沙包一脚踹飞到半空几米高的主啊!等到陈琮太抬手喊“咔”,开始坐在摄影机前看刚才排好的片时,所有人这才松了口气。要知道,入戏太深这种事情,在剧组并不罕见,更有甚者还需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从阴影中走出来。…………在陈琮看

  • 百鸟朝凤之第三章(3)

    他来了(三)程乂高一下学期的时候程爸爸和朋友合伙开了家小公司,到了高二的时候,公司有了些起色,程爸爸和程妈妈就卖掉了原来住的旧房子,在程乂读的高中附近重新买了一间,虽然小区是好几年前建的,不过最近两年重新装修过,朝向环境都好,就是楼层有点儿高,还没有电梯,两人合计了一下,估计再过一段时间房价还要翻个

  • [大宋少年志]双身两愿之与费奥多尔

    “江户川君,那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呢?”“诶?为什么?我跟你才第一次见面吧,为什么邀请我?”“唔……因为我喜欢江户川君啊。江户川君太聪明了,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呢,所以我喜欢江户川君呐~”“嘿嘿,看在你夸名侦探的份儿上,我劝你一句,还是把这个想法打消吧。”“噢?因为江户川君喜欢横滨吗?”“唔,这里很好。”

  • 药娘(女尊)学霸·校草(捉虫)

    到了夜色渐深的时候,齐绘秋终于放顾流安离开了这里。可以看出,这位名扬整个星际的大导演非常欣赏顾流安。并且在临走的时候,齐绘秋还特意拉着他一起拍了张合影。顺便还给顾流安发去了参加下一部电影试镜的邀请,而看着这写有齐绘秋落款的电子邀请函,他的心情却逐渐变的有些复杂。等顾流安回到宿舍的时候,方才拍的那张照

  • 铁骨凌霄[古穿今]在线阅读第4章

    三年后的一个清晨,汤普森和湘湘一起晨跑,这是他们的习惯,从湘湘出院开始,汤普森就要求湘湘每天都更着自己锻炼,一开始湘湘是被汤普森生拉硬拽才出来跑步的,可是渐渐的湘湘习惯了这种方式,或者说是这种锻炼方式成为了湘湘的生活习惯。他们跑步的路线就是当年汤普森和湘湘都自杀的那座桥,同样湘湘一开始跑到这里都是触

  • 逍遥皇子俏皇妃在线阅读第4章

    财神说他是被贬下来的?丁浩本能觉得这事透着悬乎,而且好巧不巧掉自己家来了!其中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辛密。难不成他跟猪八戒一样,调戏仙女妹子然后被玉帝贬下来?丁浩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开始脑补财神调戏仙女妹子的画面……他有心找财神问个明白,不过在此之前先把姚思雨打发了。对方还等着自己给她拿房租呢!一想到之

  • 论魔教教主是怎么炼成的在线阅读回忆里痛苦的

    人的一生,都有一些说不出的秘密,挽不回的遗憾,触不到的梦想,忘不了的爱。我该怎么办呢?一边是爱,一边是最亲的爷爷,只能在心里对她说:“夏夏,你要好好的,我一定会让小马照顾好你的。这等我处理完爷爷的事情,我一定不再放开你的手。”小马的电话打了过来。“邵总,对不起,那位小姐,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离开了医院

  • 元锦皇后在线阅读第3节

    赵成穿上刘婉找来的战甲,用他最快的速度跑到寨门。其实长期将精力交给右手的宅男,最快的速度也不是很快!到了寨门,发现寨门大开,几个人站在门外,而寨门不远处密密麻麻地排着一群人,他们头上都围着黄巾。一看到这,赵成自然明白了是什么情况。“刘华小儿,我已经和你罗嗦半天了,你要是不投降,我便杀进去,要是投降,

  • 我的儿子是皇帝之夜戏(3)

    月上中天,寒冬腊月。客栈外坍圮的土墙旁,一人一马互相鄙视中。枣红色大马一身皮毛油光锃亮,膘肥体壮,微仰头,乌黑的眼珠向斜下方瞅着霍长婴,扬了扬前蹄,“噗噜噜”打着响鼻,喷出白茫茫雾气一片。霍长婴系好大氅,双臂环胸眯眼盯马半晌,确定这马的确不是开智的精怪,只是……性格清奇而已,抽了抽嘴角,转身去喂了昏

  • 我的道观通洪荒垃圾场在线阅读第5章

    道完谢,两个小孩子便手牵着手向远方走去。一时之间,两人相对无言,气氛有些莫名的尴尬,一个女生从另一端走了过来,小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她紧紧的抱住本子,神色慌张的向两人走去。“请问你是顾夜白吗!”陈述的语气把事件定为肯定,女生很是惊喜,毕竟偶遇偶像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嗯。”微微上翘的腔调,磁性的声音

9ww4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