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邋遢大叔之刺头少年

作者:呆头鹰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最后一个了。”

少年小心地把最后一个钻头货箱放在地上,轻轻呼了口气,拍了拍手里的灰尘,看向身旁还在搬货的中年人。

“小伙子,手真快。不过犯不着这么卖力的扛的,当心伤着身子。”

中年人拽下肩头挂着的毛巾,抛了过去,少年也不嫌弃,抬手接过,擦了擦头上的汗。只是他提起自己的兜帽时,迅速左右观察了一下,神色显得有些紧张,擦完汗就赶紧把帽檐拉低遮住半张脸。这个小动作被一旁的中年扛夫看在眼里,他若有所思却并没作声。

“码头上那群狗屁工长都是些吸人血的蚂蝗,你越卖力他们吸得越狠,到头来,他们发达了,你拿到的还是那几个铜子儿。”

“没事儿,我有的是力气,就当是练劲。”少年郎拍了拍胸脯,不以为意。

“你倒是看得开。”中年人接回少年丢回的汗巾,笑着提醒,“只是当心莫拉伤了筋骨,怕留下一辈子的病根。”

“爹!”提着食篮的女孩来回张望着,打量了许久,才从人头攒动的人堆里发现了自家老爹的身影。

中年扛夫听得熟悉的声音,抬头未经寻找,就看着一道淡蓝色的身影欣喜地朝自己跑来。

“哟,我闺女来给我送饭了。”他声调稍稍增大,语气显得有几分得意,像是生怕旁边的人听不见似得。

“嘿,老张,你倒是好福气哟,有姑娘来送饭。不过我看过几年,姑娘出嫁了你还拿啥得瑟。”旁边几个相识的扛夫也极为配合地打趣。

叫做老张的中年扛夫满意地哈哈大笑起来,眉眼间的皱纹褶子都显得舒缓了不少。

远方的海面上空空荡荡的,偶尔有几只海鸥在盘旋。

灯火阑珊处,少年倚靠柱子恬静少言,双手插在口袋里,目睹着这一幕,嘴角微微上扬,心中也实打实为他而感到高兴,有时,简单的小幸福往往能够相互传染。

只是,未必所有人都愿见得他人幸福。

远处岸桥观望的狗十三捋了捋两边一撇一捺的八字胡,吊三角眼不怀好意地往上窜,眼珠子骨碌碌地转,“果然是码头扛夫的女儿啊,那我就有主意了。”

“啥主意?说来听听。”卧在躺椅上的纨绔少爷捣鼓着手里象牙镶嵌的银质单筒望远镜,嘿嘿傻笑,“真是个美人儿,吃腻了那些个庸脂俗粉,偶尔换点山间野味倒也不错啊。”

狗十三稍稍欠身,声音尖细地道,“能在码头做扛夫的都是些死穷鬼。穷鬼嘛,还没有钱不能打发的,有钱那可真是能为所欲为。”

“老子有的是钱。到底咋个做,别卖关子。”纨绔大少用单筒镜轻轻敲打着手心,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第一步嘛,先找个理由把她爹给打发喽,只要没了收入来源,他们肯定揭不开锅,到时您再上门逼一逼,他还不得卖儿卖女?”

“嗯,有道理啊。”大少顿时来了精神,站了起来。

一旁的狗腿子凑了过来,“由头我都想好了,就说他老偷懒,不扛货。”

“可以可以,咱现在就走。”少爷迫不及待地拉着身旁手下急匆匆往码头赶。

“咳咳!”跟在纨绔大少身后的狗十三轻咳了两声。

还在狼吞虎咽扒拉着饭菜的老张,抬头余光瞥到了迎面走来的“监工”,稍稍慌了神,赶紧把碗筷放回闺女手里的食篮中,站起身匆忙回到船上准备继续搬货。

“不用急不用急……”狗十三面露和善地劝住他,“货可以待会扛,饭还是要吃的嘛,不然哪儿有力气干活啊。”

他弓着身子伸手朝着前面的少爷比了比,“要是传了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大少不近人情呢。”

“哎哟,真是多谢大少关照。”老张听罢,转过身先弯腰朝着大少鞠了一躬,才从食篮里重新取出破旧的碗筷,靠墙半蹲着,抬起手飞快地往嘴里塞,生怕怠慢了上工时间。

“慢点吃,不着急,等吃完了,就去账上支取这几日的工钱,明天就不用再来啦。”狗十三轻声细语地说,但最后半句咬字很重,像是怕他听不见。

“哐当——”中年男人愣了片刻,手里的碗掉在了地上,瓷片碎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偷懒了,求您了,求您了,再给我个机会吧,我一家老小全靠我这份工养活,望大少高抬贵手啊。”他浑身战粟,语气卑微地说。

码头当扛夫的确又累又没几个钱,但是对于一些穷困的家庭来说,却勉强能维持一家的支出。

他已经快五十岁了,除却在这里卖苦力,他啥也不会,妻子给人做点针线活,赚得更少,家里还有个七十岁老母,病入膏肓,靠着汤药维系性命,每月是比不小的开支,如今闺女又快要到嫁人的年纪了,嫁妆钱还没有着落,养活全家的重担几乎全在他一个人肩上,若他要是被辞工,那整个天都要塌下来了。

狗十三没接他的话茬,从一旁寻了张椅子,脱下自己绸子的外衫垫在椅子座上,轻轻塞到大少的屁股底下。纨绔少爷满意地坐下,翘起了二郎腿。

狗腿子对主子那是马屁拍出了花,但对下人可没啥好脸色。他语气冷煞地说,“我们大少每天抬手已经抬得很累了,难得可以稍稍放下,你要他抬手就抬手,将来是不是人人叫他抬手他都要抬手啊?这港口你们说了算啊?”

中年人的腰弯得更低了,直至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双腿压在瓷碗的碎片上也毫无反应。他跪着先前挪动几步,抬起头来,带血色的昏花的眼睛,望着作威作福的两人大声说道,“不不不……大少,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以后一定用尽我这把老骨头给您干活,当牛做马在所不辞。”

长期从事脚行的人,因为总是低头,用肩膀扛重物,显著的特点就是低头、拱肩,久而久之,肩颈部的皮肉很厚实、像长着一个扁平形的大包。

狗十三笑了,抬手重重拍在他肩膀上的大包上,又指了指他身后的货箱,“你看看你,搬了半天就扛了这么一点,老东西啊不是……阿伯啊,承认自己老了有这么困难嘛?人还是要服老的嘛,不然将来你要是扛着扛着突然挂了,我们还得赔您丧葬费呢。”

中年人顿了顿,拼命开始磕头,“不,不会的,我这把老骨头,死了就死了,不会连累大少您的,求您再让我继续做下去吧。”

“求您了”

“求您了”

……

码头霎时间仿佛静音,只有老张以头撞地的清脆声音,以及他的闺女在旁边捂着嘴小声啜泣,听得叫人心烦,余下的人都乖乖看着,识趣地闭上嘴,大气不敢出。

看着走狗手下把气氛烘托得差不多了,一旁准备唱红脸的大少准备接茬。他轻咳两下,假意训斥了一声,“大胆,岂可对老人家无礼。”说完脸上又露出很为难的样子,脚下则不露声色地挪动几步,凑到扛夫的闺女身旁,怜香惜玉地抽出手帕,作势要给她擦擦眼泪水。但被女子悄悄侧身躲过,显然对他的行为有些厌恶。想要一亲芳泽却没成功,他肥硕的脸闪过些许惋惜。

一旁很会来事的狗十三识相地配合,刚才还严词厉色的他一瞬间变脸,笑吟吟地道:“老人家,别说我们大少做事做得太绝,只是这是规矩……不过您这女儿生得可叫活色天香,正好我们大少缺个良配,二人真是郎才女貌啊。不如我做个媒人从中撮合撮合,要是您点头答应了,那咱两家也就成了一家,我们大少难道还会为难老丈人嘛,只怕往后的好处啊怕是少不了您老的嘞。”

狗十三说完便邀功似的望向主子,得到了肯定的眼神,看来大少对他这波旁敲侧击也很满意。两人如同唱戏似得有来有回,显然不是第一次玩这种把戏了。

“这这……这怎可使得,求二位高抬贵手,放过小女吧。”扛夫见他居然打起了自己女儿的主意,急得眼泪直流、以头抢地。他也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这阔少爷只想玩玩而已,这大少的诨名他素有耳闻,欺男霸女、为祸乡里的事情可没少干,活脱脱一纨绔。女儿要是被他霍霍去,那铁定是羊入虎口。

见这老不死的居然不吃他这一套,刚才还假装唱红脸的大少瞬间就恼了,怒喝一声,“嘿,老头,你这可就太不识抬举了!”

“实话告诉你,今天你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他狞笑着,一把拽住姑娘的手,粗暴地就要把她往怀里拉。吓得姑娘面容失色直呼救命。“软的不行,那咱就来硬的!”

地上跪着的扛夫见自家闺女受辱,挣扎着就要站起来。狗十三见他哭哭啼啼地叫嚷,不耐烦地把他踹翻,可不能让他坏了大少的好事。

纨绔大少扫视了一眼围观者,冷讪一声,“识相的,就当今天啥也没看见。否则,大可试试与本少作对,看看下场如何。”

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凉气,这厮好生嚣张,竟然干出光天化日强抢民女的行径!但也只敢在心里谴责,别说上前制止了,甚至连为他们发声都不敢。可谓是“数十百人齐噤声,更无一人是男儿”

不是男儿就不是男儿罢,毕竟要吃饭的。这个世道看见不公,低着头快走心里只求以后别发生在自家,自顾尚且不及,别人家的事哪里管得上。再说了,活得好好地谁敢跟他作对,那真是不要命了。人家有钱有权,凭这一群混温饱的白丁哪儿能扳得动他一根毛,听说他们家还买通了县丞,在巨海城那可真是手眼通天的存在。

魁梧健硕的中年汉子绝望地跪倒在两个猴子般虚浮干瘦的年轻人面前,拼命地捶地,抱怨世道不公。压垮他的,只能是生活的压力。

多少人在饥饿与死亡面前毫无尊严地挣扎,失掉最后一丝体面。生活面前,哪有所谓的体面。

倚靠着灯柱的少年不忍再看,他抬起头正好灯塔的朦脓光柱指向天空,天空里浓云翻滚,像是下面这片大海波涛起伏的起伏的倒影,一切都得宁静。少年郎多么想见义勇为,好好教训这个纨绔一番,只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算他是个蠢货,对我来说也是座推不倒的高墙……现在的我太弱了。”

他的拳头捏的铁青,骨头发出咯吱的响声。但自家老头的话一遍一遍在他脑海里回荡,“小子我必须告诉你,无论在外面目睹了多么不堪的事,都不可以随便多管闲事,会惹祸上身。哪怕不公不义发生在你眼前,你都必须置之不理,如若盲然出手暴露了你的身份,你必死无疑,到时候就再没有翻盘的机会了。孩子,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身为弱者,想在夹缝中求生存,也只能这么做……”

他紧紧握住的手渐渐松开,虽然很令人不爽,但这就是现实社会。

人群中的姑娘哭喊的呼救声音越来越大了,夹杂着的还有中年扛夫无力的哀求和挣扎,人群带着怨念的咬牙切齿,纨绔的狞笑……紧接着,是一身刺耳的撕破衣物的裂帛之声,女人的呼救也渐渐小了下来,似乎已然绝望打算放弃抵抗了。

少年郎低头啐了一口,转身。

突然间,被围得水泄不通,却又像死一般静谧的码头混入了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

双腿还跪在锋利的瓷片上,额头血痕密布的中年人,预备再一次俯身磕头,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轻轻拉住了。

他茫然地抬起头,这才看清那人的脸。双瞳漆黑,面颊的线条柔和和明晰,年纪却不过十五六岁,是那个年轻人。他肌肉突起的脖子上的咽喉突然有些梗咽。

“住手!”仗义执言的少年郎瞬间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

纨绔大少听得身后传来的暴喝,只得暂且止住手里的动作。他满腹怨气,斜睨四周,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来逞英雄。这一回头便对上了一双黑亮而有神的眼睛,那双眼睛的眼眶四周却满布黯淡青痕,显得有些虚浮。

纨绔大少打量着半路窜出的少年,从他的穷酸打扮就立刻明白他只不过是个地位卑微的劳工,眼中轻视之意更甚。

他凶神恶煞地朝着身材瘦弱的少年走去,咬牙切齿道,“哪里来的短命鬼,敢来坏本大爷的好事,你可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两人距离一下被缩短,似是针尖对麦芒,火药味十足。出人意料地是,少年郎却并不打算同他硬碰硬,反而一转刚才的来势汹汹,似是岔开话题地说,“你们搞错了,这一堆箱子是我搬的,那一堆才是他搬的,他还没老。”

他面无表情地直视着发难的两人,把中年人扶了起来,指了指着自己的片区,又指了指中年人,“所以请不要为难他们父女二人。”

“你……你什么意思?”狗十三没摸清这人的来头,剜了他一眼,语气没有了方才的得意,略带凶恶的威胁道,“臭小子,跟我们大少作对,你可想清楚了?!”

“我知道得罪大少的下场,我也没打算继续在这个码头呆下去。如果你要找麻烦,就辞退我吧。”少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耸耸肩。

“你你你……好啊!”坐在椅子上架着二郎腿的纨绔大少突然就不爽了,还没有人胆敢以这种语气同他对话,“我看你是小母牛不下崽,你是牛逼坏了!”

“再说就算是他搬的,那又如何?”大少一甩束手的袖袍,干脆以极为放荡的体态靠着柱子继续说,语气轻蔑,“我看你这个小呆逼还没搞清楚状况吧,打开天窗说亮话,谁管那老不死的搬多少,我只不过是随便找个由头发难罢了。”

“也就是说,辞退扛夫是假,见色起意是真。堂堂的监工,竟敢光天化日策划强抢民女?你不怕王法吗?”

“哈哈哈,呆逼!本少爷抢了便抢了,你能耐我何?你看看这些人都看见了他们倒是敢放一个屁吗?”

少年巡视一眼沉默的人群,却并未诘责,“诸位,我自将这淫贼诉诸公堂,我知晓各位的难处,不求各位一同禀公直言,只希望大家能共同出面做个见证!”音色还带着丝青涩,却显得慷锵有力。

一直默不作声的扛夫们互相看着,若有所思,但仍然没有人敢和这胆大少年一同站队。他们很清楚,贸然发声惹了不该惹的人物的下场。但他们张望的张望,搓手的搓手,又像是在等着什么。

“我们人多嘴杂,到时候把事情说了出去,虽蚍蜉难以撼动大树,但也要让他家饱受折辱!”

“对啊,纸包不住火,定能将这淫贼绳之以法!”

“我他妈受够了,这狗日的就没把咱们当人看。”

“告,告他,往大了捅,巨海城他说了算,那咱就告御状!”

不知是谁率先应和一声,像是羊栏里的头羊,起了带头作用。熙熙攘攘的人群跟着逐渐响起了三两声支援,到最后所有人都一同高声附和,情绪激动。民愤如翻江潮涌,来势汹汹。

刚才还淡定如常的纨绔大少被这群不安分的人吓了一跳,这些人的强烈反应出乎他意外。可贱民就是贱民,说话哪儿能顶用。他叉着腰厉声喝道,“我告诉你们,在这巨海城,我就是王法,你们不过只是群供我使唤的牲口罢了。”

他回头瞥了一眼衣衫不整的姑娘,咧嘴狞笑,“谁能制裁我?就算我大街上行苟且事又如何,恰好本少今个儿来了兴致,正好做给你们眼馋的人看看,本大少的雄风。”

身后的狗十三却突然按住自家少爷,凑近他的耳畔,轻声说,“少爷,可使不得,要是真让他们一大群人给捅到县丞那里可不妙。”

“你嫖妓嫖傻了,还是嗑大烟嗑多了,先去洗个脸,想清楚再跟我说!”纨绔大少怒火中烧,不由分说地甩给他两巴掌。

“不不不,您误会我啦。”狗腿子摸着红肿的脸,表情如丧考批,“我是说虽然这些短命鬼兴不起什么风浪,但是息事宁人又得供奉县丞大人一大笔银子,老爷本就对您心存芥蒂,若要是再捣鼓出麻烦事……对您可不利。”

“那我这口气怎么办?难道出你身上?”大少恶狠狠地反问。

“众怒难犯,先安抚一下这些喜欢随大流的工人”狗十三冷笑一声,“等到那挑事儿的刺头小子孤立无援,咱再想办法给他下个死套。他的死活就没人会管了,少爷想怎么弄他就怎么弄他。”

“这听起来倒像个样。”

众人看着两个人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悄悄话,却不敲打敲打这个愿当“出头鸟”的少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狗十三轻咳两声,毒蛇一般的目光紧紧盯着少年,嘴角挤出一个敷衍的笑,“这样吧,小子,是我们搞错了,这位阿伯就没事儿啦。至于你嘛,念你年纪还小,手脚慢些也正常,也不辞退你。不过,刚才只是我们少爷爱美心切,因此与那位姑娘生了嫌隙,希望大家不要外传。就这样,大家都散了干活去吧。”

少年稍稍欠身,开口道:“谢谢大少高抬贵手”

说完正欲离开,却被两个黑鬼手下拦住去路,一旁的狗十三眼神复杂地说,“你刚才冲撞了大少,抽你二十鞭,以儆效尤。”

话音未落,三指粗的麻绳鞭甩落下来,重重抽打在他的身上,把他打翻,跪倒在地。

其他劳工见这少年没来由遭打,都停下脚步准备回来替他说话,狗十三见状冷声说道,“刚才的事情已经了结,大少不计仇。现在的事与其他人没有关系,若是有谁自个儿想要往身上揽,可别怪麻烦找上门!”

这句话显然很起作用,所有人都因为害怕报复停住了脚步。人向来是喜欢盲从的,有些事若是有人一马当先,余下的人脑子一热跟着也就照做了。但若是缺少了个先驱,余下的人也仅仅是唯唯诺诺罢了。

一鞭接着一鞭,在空中擦出响亮的音爆声,痛得他直打趔趄,但他死死抵住牙关,一声不吭,硬挨住了这二十鞭。一个少年却有如此韧性,令人惊讶。

延伸阅读

沃尔玛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g195.shtml
沃尔玛公司由美国少售业的效果人物山姆·沃尔顿先生于1962年在阿肯色州成立。经过四十

米方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x8xd.shtml
米方床上用品突出品味化的格调,追求家的温馨亲切,以及的适用功能。米方风格:亲和适用,

速丹尼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dlej.shtml
速丹尼电动车2005年成立于山川秀美的浙江金华,工厂技术力量雄厚,是一家从事电动滑板

一四一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ajj0.shtml
一四一太阳能热水器主要供应保温发泡机保温发泡设备,保温发泡机械,太阳能发泡机,太阳能

翰府木门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3rh.shtml
企业的创建主旨是为了公民的家居生活愈加环保健康,翰府的方针是成为一家受人敬重的企业,

优亮眼镜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s1md.shtml
“优亮”公司成立于2001年4月1日,隶属于上海优美集团有限公司,下辖有:太原优亮眼

无间密室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u747.shtml
无间密室是由无间大师挥舞想象和智慧,采用高科技缔造的真人密室逃脱游戏王国。始创于世界

喜赚奢交所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sjd6.shtml
《中国二手品报告》调研统计显示,目前在消费者手中可以二次流通的品总量约有3000亿元

彩源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xk6m.shtml
彩源包装盒总部技术力量雄厚,始终坚持客户、服务至上的原则,通过科学的管理,外抓市场与

易驾星汽车驾驶模拟器加盟  http://www.regaliainternational.com/gtc3.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镇仙第二章在线阅读

    东城区南罗路十字路口,张路之正在斑马线上扶老太太过马路。巡逻车里,温杨再次抬眸瞟了张路之一眼,随后无奈地继续按着手机、记录着今天的接警记录。刚刚那次是今天的第六次任务。温杨的工作习惯,每天的接警概况她都会记录在手机里,而这些东西,几乎组成了她当前生活的全部。张路之是今年9月份刚刚加入警局的新人。入职

  • 开局假冒黑科技神豪你信不信,你还得叫我爸爸!(第四更!求鲜花求收藏!)

    “我不知道你给我妈灌了什么迷魂药,回头我就叫我妈把你给撤了。”徐晴恶狠狠的说道,一张绝美的脸庞,生起气来,还挺可爱的。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三十八岁的女人,保养得如同二十八一般,比起年轻女孩少了一分青涩,多出一分成熟!徐晴完全遗传了她母亲的美貌。比起电视上的女明星,徐晴都不遑多让。周雅芝和徐晴母女俩

  • 万剑绝在线阅读第八章

    陆粱正趴在桌子上发呆,嘴里喃喃地念着什么。见梨霜进来,他高兴的站起来,接过梨霜手里的吃食,放在桌子上,然后兴奋地说:“梨霜,我已经能够将千字文、三字经、幼学琼林、和龙文鞭影都倒着背了!”梨霜看了看他,再想想清哥儿连四句都背不下来,不禁感慨人与人真是生而不同,虽说陆粱如今诸事不通,却天生与文字相宜。陆

  • 大唐:八岁太子爷在线阅读朱飞救美

    第十章朱飞救美“快点划,快点划!”朱飞喝道,“你们俩没有吃饭吗,就这点力气,就这点速度,太慢了!”“少侠,我们已经许久未曾进食,肚子都快饿穿了!”大石头一边拼命的划船,一边有气无力的说道。“小子,你就杀了我吧,我都快饿晕了!”二狗反抗说道,“唉唉唉,我要晕倒了,要晕倒了……”“咦,岸上有条狗,看似很

  • 名剑浪子第二章在线阅读

    乔沅芷回到家,放下包,突然想起衣服忘在顾庭筠车上了,乔沅芷躺在沙发上,扶额,怎么这么倒霉,衣服都忘拿了,怎么要回来啊?还有这顾庭筠为什么要让她坐车啊?乔沅芷洗漱完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一幕幕,脑海里都是顾庭筠的身影,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他**的锁骨,他粉嫩的薄唇,还有他的下颚,乔沅芷摇摇头,想要避开顾庭

  • 那座山河那把剑第四章在线阅读

    杨潜从病房里走了出来,天空湛蓝,杨潜心情却完全说不上好。他生来就情感淡薄,对父母亲朋感情淡,父亲在自己小学时意外身亡,杨潜回到家里,看着躺着永远闭上了眼睛的人,悲伤是有的,但却哭不出来。后来母亲改嫁,组建新的家庭,杨潜在那个家庭里,自己把自己边缘化,到了高中大学,直接就搬了出去,再后面,可能一年到头

  • 偷偷和死对头信息素交缠天牢

    锦衣卫天牢李找凉如今被押天牢,其父当朝宰相李翁却不曾打点关系,活动上下门路,将他捞出来。而是一如既往的沉稳,和平时并无他样。其实此事并不怪李翁,若是平常案子,这些宦官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锦衣卫虽说不近人情,可官场上的顺水推舟这样的人情世故还是懂的。可如今李找凉偏偏碰了皇家之人,形式变得异常严峻,李

  • 寰宇争霸在线阅读第二章

    “明星大侦探。”叶超听了顿时一愣,这个节目在没有穿越前他就知道,并且很喜欢。除了是芒果台制作的综艺节目比较有口碑外,这个节目不同于一般的**综艺,走的是高智商烧脑路线。其中还有他很喜欢的撒柏宁老师,没想到这个节目会找上自己。“叮,系统任务发布,宿主参加《明星大侦探》节目,成功将获得抽奖机会一次,失败

  • 漫威:死亡外科医生第五章

    夏雯确定了许某人是个早出晚归,被动神隐的动物,原因是那之后的一周多时间,她和他都没有打过照面。而她再一次见到她,居然是在创意企划部的会议上。这种震惊不亚于她在家里看到许诺的那一刻。“所以,这段时间,由我来代理公司的执行创意总监。”公司的执行创意总监Malone因为心脏病需要做手术休养半年,大家都在讨

  • 绝地求生:妹妹的头号黑粉在线阅读第3节

    “什么意思?”曾一荻眼睛眯起来,微微侧头看小助理。小助理瑟缩了一下脖子,怼怼手指,小心翼翼抬眼看她,“总之,姐你小心就是了……”曾一荻静默地注视小助理片刻,轻轻地:“知道了。”她转身朝休息室走去。何美珊正在里面等她,她靠坐在沙发上,一身亚麻灰西装,上衣版型略宽松,职业之中不失气质,下装裤子只过小腿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