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级探案高手之血脚印(3)

作者:扑街懒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二天早十点,我准时来到了五号楼319.

“咚咚咚”(敲门声)

“请进”

声音甜美的美女教师推了推紫色的眼镜框示意我进来,这个老师的名字非常好记,魏梅梅,以至与很久后我都记得这个御姐,一米八十的个子,果真令小男子汗颜,说的夸张一点,脖子以下都是腿。

“老师,我是”

“小千是吧,诶,怎么这么晚来半个月,真是的,我的点名册都要划掉了。”

我不好意思的点头,视线一扫,五十几人的班级里我竟然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微胖的女孩,此时的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受托香腮正看着我。

我的心多少有些乱,以至于老师问什么都没听进去,当我回过神来,我的大腿已经被妹妹给掐红了,疼的我差点叫出来。

“哦~这是我妹,叫艳儿,可以让她听一节课吗?”我说的很客气,心想老师也是人,只不过是,披着教育工作者的凡人,应该不会为难我和妹妹吧。

然而,我想多了。

“艳儿,先去坐下,至于你吗,按规矩,先做个自我介绍。”

妹妹一副救不了你的模样抱着一堆吃的走到我心怡的女孩身边,显然,都是套路的。

自我介绍?这不简单吗?

我抬腿走到了讲台,双手后福,丹田气十足。

“我叫”

“用英文!”

……场面顿时尴尬,我的手心都有些出汗了,下面的人纷纷猜疑,能来这学校的都是堪称学霸级别的存在,再不济,这点常识也该有啊,若不然怎么会选择这专业?当然,有一些人说我富二代,家有钱。

“这样吧,用一句简单的话介绍你自己,性格爱好座右铭都算你过,这总没问题吧,沾边就坐下。”

女教师不依不饶,似乎对于他们来说英语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但本哥认识的单词还真的没有几个,除了日常习惯的还真的想不起来了,然而就在我陷入困境的时候,我看向了下方的长发女孩:

“somepeoplebelievethatmansdestinyispredetermined,but,idon‘tthinkso!”

当我说出这句很多人都说过的句子时,下方的女孩投来了异样的眼神,虽然转移的飞快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一秒。

我蒙了,我特丫的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啥,不过这句话似乎很是熟悉,以至于我死了都能记得。

女教师鼓掌示意我去下面坐下,我按照既定的计划成功做到了那女孩的一排,此时她的身边还有一个二十岁的男人,看的眼熟正是昨晚的宇少,妹妹看来是无望进去搭话了。

这小子估计是被那女鬼折腾的不轻,趴在桌子上有一句没一句的同我女神磨磨唧唧,看向我充满了不怀好意,仿佛我打扰了他的好事。

“嘿,小子,那妍姐是宇少看上的女人,识相的就给我滚远点!要不然~”这时,前面的哥们道,长的五大三粗的,还伸出粗壮的手臂威胁,但本哥连鬼都不怕还怕你跟我俩比比划划的?

正郁闷着怎么搞他一波,我不经意的一瞥,在墙角的某个角落,一团按暗红色的气雾正探着手臂爬了进来。

“厉鬼夺魄,暴尸荒野吗?怎么白天还能来报复,这小子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我心里迟疑,转眼看去宇少渐渐的冷了起来,嘴角惨白身体不断地哆嗦。

你惹的鬼,可就不能怪本少心狠了,天地自有公道,我不过是推波助澜~

“姑娘,叫什么啊。”我问道,悄悄给了妹妹一个眼神。

我与那女孩仅仅隔了两个身位,妹妹心领神会的在我吸引注意的时候施展手段将那宇少肩头的灵火给吹灭了。

黑色的细线从地面的缝隙里钻出,日光照耀而下竟然只是将那团红色的鬼气削弱了一些气势,看来暴尸荒野的时间不小,导致了现在对阳气都出现免疫作用了。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些猜测,大千世界,出奇的鬼老了去了,一些比我还强的鬼我自然是看不出来,比如鬼灵,那就是追求的目标,尽管我现在才是大怪级别鬼师,对付厉鬼都需要借助契约卡的帮助,我还需要时间,而且不短。

不过那种鬼已经成精了,除开积累冤魂壮大自己他们不会轻易出来。

“我叫王妍”她似乎很不喜欢我,说话时冷冰冰的,抿着嘴角扶正了自己的眼镜陷入学习的苦海,我想解救却发现她中毒以深,根本无从下手。

然而,我尴尬,这小子更尴尬,他居然特么的看见鬼了,按理说白日作祟的鬼皆是大怪层次,基本活动时间不受限制,不过人的阳火在白天强几倍有余,见不到也就构不成什么威胁。

这家伙吓尿了,嘴角惨白,在他的脖领,此时正骑着一个红衣厉鬼,面庞被毁,脖子拉的老长,像极了是被活活掐死的,舌尖不断的点在那小子的脸上。

宇少开始哆嗦,麻木的手一时间奇葩的举到头顶试图摸摸判断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下一秒,他绝望了,什么叫冰冷如冰?吓的瞳孔都快散了。

在他慌张之际,讲台突然传来那御姐的大嗓门,一口流利的英语我根本听不懂是嘀咕什么,不过也可以猜出是问他干嘛举手。

宇少脸色惨白的看向教师,眼神里满是感激,把自己带回了现实,同时,他的肩膀一团灵火也冒了出来,厉鬼化为云烟同我一笑消失在教室。

当然,这一切在场的除了我和我妹根本没人发现,还有那宇少,只看这家伙颤抖的起身下面已经湿了,被以至于我女神都投来不屑的目光,这么大的人了,难道生活还不能自理吗?

“程天宇,你倒是说话啊?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那女教师继续挖苦道,眼神不留意的瞥在了宇少的裤裆,显然是在落井下石。

他程天宇,可是典型的富家少爷,开的是兰博基尼,车上放的一排水,就连老太太都敢扶,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屈辱。

“老、老师,我去下厕所。”宇少被鬼缠身导致身体多少出了些怪事,不过他好在受过高等教育,面子比啥都重要,捂着裤裆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教室哄堂大笑,一些眼尖的同学自然不敢附和,人家那么有钱,若是能结交,别说是看尿裤子,就算喝一般人都能干的出来。

“老师,我换座位。”我女神的人缘似乎很好,说这话简直就是没压力,学习好,被当做学院的重点培养对象,来的时候我还特意打听了一下,人家可是xx市的重点学生。

“老师,我也换。”我妹率先灰溜溜的跟女神跑到后一排的座位。

我当然不能看着,老子就是为她上学来的,当即起身要跟过去。

“坐下!何小千,我警告你,不要搞小动作!不要以为家里有钱就可以胡作非为,至少在我这,你不好使!”女老师出言很是犀利,修长的手指将粉笔头夹在中间喝道。

我刚想怼回去,然而我的视线却被那沿着墙缝不断移动的黑线吸引了,自然是那厉鬼所化,看它的移动方向正是那宇少去的厕所方向。

我心想不妙,这小子虽然是我追求女神的阻碍却不忍心看着他就这么被祸害死,当即更正道:“报告老师!我要去厕所!”

“你是不是找事!早干嘛去了?我告诉你,要不是你导员求情老娘分分钟挂你信不信?”这女的也是疯了,头发散乱,看起来仿佛像只老虎,看来是他老公给她气受了,这是拿何小千撒气呢。

“挂科?呵,你随意。”我淡定一笑,反正我又不打算拿这玩意吃饭,早日追求女神,早日抓那鬼成功晋级,至于他们,爱谁谁~

我没有理她,自顾自的推门走了出去,我可以听到那女的臭骂,什么记名,划线通报找导员,若不是她老公是学院院长她怎么敢如此不把人放在眼里。

我跟着那厉鬼一步步的前行,空荡荡的走廊里由于是夏日导致视线有点模糊,刺眼的光中可以看到那厉鬼钻进了厕所里的长镜内。

唯一可见的,是那留在墙面的鞋印,血红血红都快滴血了,和我背包里的那只捡来的绣花鞋一般无二。

我下意识无奈的瞥了眼镜子里的那个她,那个女孩长得很不错,一顶一的漂亮,皮肤白皙,从镜子里伸手就要把宇少拖进去。

所谓旁观者清,在我的另一个视角里那宇少就跟疯了似的脑袋顶在镜子上用力的往里钻,水花蔓延,三个水龙头的水流已经把他的脸颊覆盖。

眼看他即将窒息我上前一步抓起他的肩膀向后就是一拽,随即将水龙头拧好与那女鬼对视在一起。

宇少麻木了,这可肯定不是幻觉,他的阳火近乎熄灭,看着那鬼道:“珊珊,对不起,我求求你放过我,不是我杀的你,不是我杀的你!”

“什么人?”这时,院长办公室走出一四五十岁的老头,西装领带很是狼狈的边整理边走出,与此同时,还有一个黑色连衣裙的女孩,在院长黑色的皮鞋上,还有着几滴殷红的血,和绣花鞋上的血点一模一样~

“啊~没事,我哥流鼻血了,没事。”我对付道,心想第一天就要帮情敌干活,真是奇了怪了。

不过看着镜子上那道恶狠狠看着我的女鬼,我打又打不过,不禁攥着拳头暗道:“看来我们的任务提前来了,是时候联合溪雨搞它一波了!”

这鬼妈妈,绝对是厉鬼之上的层次,甚至有可能,抵达了鬼灵!

延伸阅读

陶元帅瓷砖加盟  http://www.armedforcesconnect.com/lcf.shtml
陶元帅瓷砖创立于2007年,是隶属广东陶元帅陶瓷有限公司的瓷砖品牌,营销总部位于广东

蓝博加盟  http://www.armedforcesconnect.com/n661.shtml
“杭州蓝博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技术输出与加盟连锁服务为一体的专职品皮具护理公司

约瑟芬加盟  http://www.armedforcesconnect.com/yu1u.shtml
约瑟芬4F洗衣店项目介绍:约瑟芬4F洗衣店自成立以来,一直以健康洗衣为理念,对衣物清

泽诚加盟  http://www.armedforcesconnect.com/gvl9.shtml
新加坡泽诚石化(国内外)公司,在香港注册成立的公司,依靠享有国内外盛誉的新加坡石油公

骆富根加盟  http://www.armedforcesconnect.com/pvlh.shtml
暂无

康达九洲五谷杂粮加盟  http://www.armedforcesconnect.com/b4en.shtml
康达九洲总部位于国际品牌之都——青岛,公司涉及食品研发、食品销售、营养讲座、品牌营销

人人乐超市加盟  http://www.armedforcesconnect.com/b1z1.shtml
人人乐连锁商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为002336)前身为深圳市人人乐连锁商业有

新华旺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armedforcesconnect.com/uvnv.shtml
新华旺汽车美容是隶属于深圳新华旺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新华旺汽车美容以

金丰味调味品加盟  http://www.armedforcesconnect.com/dufb.shtml
金丰味调味品位于经济发达的闽南金三角----沿海侨乡晋江安海华丰工业园,公司占地面积

亲亲我加盟  http://www.armedforcesconnect.com/sq4r.shtml
净果国际网店加萌优势.1、公司实力雄厚:公司注册资本是500万,拥有业内唯一ICP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第九艺术在线阅读杯具的108号监测员

    《传说》开通**币与世界流通货币兑换系统,很有可能在全球都引发一场金融海啸,至于是福是祸,目前并不清楚。——《华夏日报》……《传说》正式公测的第二个年头,**官方神话集团终于开通了**币与现实流通货币的兑换系统,此举一出,社会各界一片哗然,反对者有之,赞成者亦有之。然而,当现实中无数财团、公司与大型

  • 八零女配娇又怂第6章在线阅读

    最近,美猴王每次睡觉的时候都能听到一个声音时不时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那声音小小的,即便是以他的能力都无法听的真切。开始,他还以为是做梦。可天生灵猴,美猴王知道他轻易不做梦,一做梦准没好事。所以每当那个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美猴王就会睁开双眼,掏掏耳朵,然后那声音就消失不见了。这样反反复复了几天,觉也

  • [综]耳郎少女的摇滚Party在线阅读第七节

    “哎!”随着这一声叹气,这个白衣老者身上的白光暗淡了一些。邱商依稀记得这个场景,就是因为这个老人,他才来到这个世界,找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还要到达一定实力才能知道,这让邱商就很尴尬。随即就往白光所在作揖到:“前辈!!”可以说,邱商对这个老者是非常的怀念呀,这一次老者的出现又会给自己什么指示呢,上一次

  • 人头琥珀第7章在线阅读

    薛素清呆呆地看着不远处的人,那女子不过十三四岁,巴掌大的小脸,算不上什么绝色倾城,可一双眼却如灵动的泉水,水盈盈的,而此刻这双眸子也一眨不眨地盯着她。那绿裳女子不知何时走到薛素清面前的,还是光着小腿,她调皮一笑,拿手里的长笛对着薛素清的脑门敲了敲,道:“你好大的色胆啊,偷看本小姐洗脚。”声音清脆如泉

  • 反派人设总掉线在线阅读第九节

    徐依依满脸通红的听着姜尘说话,手掌一翻,一道火红色的光芒从手掌中浮现,化作一层光辉覆盖而上,玉手在火焰的映射下,倒还真有一股慑人的威力。到了练气后期,就可以将真气凝形,只不过只有一点作用,在杀敌防御上面,远远比不过刀枪棍棒,但是如果是一些天资纵横的人,倒是可以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威力,譬如现在的徐依依。

  • [综]我超凶哒!在线阅读第二节

    “在看……后面,送你出来的小姐一直在看着这边。”单语答,一边分神看后视镜,一边注意着前方的道路。“哦。”秦悕浵一只手放在额头上掩着双眼,坐在副驾驶的后面,道,“你这车什么都好,就是进来和出去不方便。”亏得是单语开车,不然她绝对不会做这样的跑车。“不如我给你换了它?”单语这回知道了,她家老板应该是喝多

  • 双世录在线阅读第3节

    姑娘们听后顿时沉默了下来,而这一番对话,却也是激起了秦天烬对女孩子们的兴趣。秦天烬自小就跟着石心芳一块长大,对石心芳存有的只是朋友之间的情谊,但从刚才听到的对话来看,男女之间却是有着不少的禁忌。不明所以的秦天烬对此很是好奇,但是一想到这样的好奇会被小红姐姐直接丢出去,就瞬间没想法了。被灌输灵力的秦天

  • 末世之门徒在线阅读第十章

    “小万,怎么了?”蒋同楷看到万子玄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劲,奇怪的问道。“没,没事。”万子玄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要克制情绪,他不能表现得太过异常。“没事就好,我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好。”蒋同楷笑道。“可能是休息不好的缘故吧。”万子玄随便编了个借口,万子玄说着话,再次看着这套如今略显冷清的房子,心里叹息了一声

  • 全位突破在线阅读【吐槽贴】遇到了同乡却发现对方没通过公会

    留言区同人版【吐槽贴】遇到了同乡却发现对方没通过公会认证是种怎样的体验1LLZ:穿越猎人的女大学生(平行全职猎人世界-196)如题。我先去组织语言。顺便@穿越猎人的武术教练@穿越猎人的白领@穿越猎人的程序员@穿越猎人的唱见@穿越猎人的药剂师@穿越猎人的会计兄弟姐妹们做好心理准备,考试肯定要出幺蛾子了

  • 修真者王小光在线阅读第10节

    这一天魏来起的很早,比平日任何时候都要早。在穿戴好自己的衣衫后,魏来看了看窗外还有些暗沉沉的天色,莫名叹了口气,然后便独自坐在了床沿上怔怔的发呆。“咯咯咯!”直到院子里的雄鸡高唱,魏来才如梦初醒一般的回过神来。他又看了看窗外,东方露出了鱼肚白。“不好。”他暗骂了自己一句,赶忙站起了身子。但他还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