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陈情令]我家崽崽超腻害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我是阿娇啊 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着凌昔辞没有修为不能承受高空罡风,秦家两兄弟特意准备了云车,由八只金銮鸟拉着,只单单往哪一站,就金碧辉煌华贵非凡,简直要闪瞎人眼。

即便如此,这也是他们已经低调了之后的成果,若不是凌昔辞特意要求过,他们能找来十六只金銮鸟。八只在前面开道,八只负责拉车。

鉴于这一系列骚操作,很快,有关北国那位遗落在外的小公主被找到的流言便传了出去。

修仙界远无外患内无近忧,众人平日里除了修炼就是闲聊,佛的不行。近期又没什么大事情,便纷纷关注起了这桩婚事的走向。

旁观者操心操的厉害,流言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两位当事人却没什么反应,既不辟谣,也不出面回应,态度暧昧不明。

越疏风那边在做什么他不清楚,反正凌昔辞自己是挺闲的。

他虽严格意义上算是外戚,但因着当年赐婚时先帝给赐的公主封号,也是可以破例入祖籍的。只是现在他既然是个男的,先前的封号便不合适在用,需得想个新的。

之所以回来这么多天了还没定下来,就是因为他的七个表哥各执己见,纷纷觉得自己起的才好,其他人起的都是毫无内涵,狗屁不通。

是以这些天里凌昔辞的日常便是被太后投喂,外加听他的七个表哥们吵架。

是真的吵,吐沫横飞的那种,说急了还会动手。经常上一秒还在争执这个名好不好那个字漂不漂亮,下一秒便能相约院子里干架。

这一打就是一天过去了,天黑了鸣金收兵回去重新想,第二天接着吵,然后再接着打。

凌昔辞也是回来了才知道,不止他那位已经逝世的大舅舅是修仙界劳模,他的大舅妈也是。他这七个哥哥全是大舅妈一个人生的,而他也只有这一个大舅妈。

是以兄弟七个的感情都很好,据说当年选谁当皇帝都差点要抓阄决定,还是太傅宁死不从才给拦下来的,着实让凌昔辞大开眼界。

“你们这些个,出去争去,莫要在我这里闹了。”

这天,兄弟七个又因着封号的事情吵了起来,正在专心投喂凌昔辞的太后被打断,烦不胜烦,直接一道把七个人都给撵了出去。

“小辞来尝尝这个,刚做好送过来的。”太后把一盘点心推到凌昔辞边上,满面慈爱的看着他鼓鼓的腮帮子,“好吃吗?”

“嗯。”凌昔辞含糊的应了一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才道:“谢谢舅妈。”

“再喝点汤。”

“再尝尝这个。”

“……”

小半个时辰后,凌昔辞终于招架不住,借着想看看封号起的怎么样的借口从太后宫里溜了出来。

摸着圆滚滚的明显凸出了一块的小肚子,凌昔辞有点发愁,再这么下去他非得吃胖了不可。

太后这些人对他是发自内心的好,凌昔辞也能察觉到,所以才会收敛了锋芒扮一个乖宝宝。尤其是太后,他确实挺喜欢这位长辈的。

外院里已经没了表哥们的身影,凌昔辞叫来个宫人问了问,才知道好像是有什么人到访,七个人全都过去了。

问了具体的方位,凌昔辞便拒绝了宫人辇车的提议,自个溜达着过去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消消食。

这么些天下来,凌昔辞也算是把皇宫里大部分地方都转过了一遍,他身上有大表哥给的玉牌,整个皇宫都是畅通无阻。其中也包括后宫,因为他的大表哥还没娶妻,后宫现今还是空着的。

一开始听到他只有一个大舅妈的时候,凌昔辞还有点奇怪,后来才知道不止大舅舅如此,整个北国皇室都是一夫一妻制度。

传闻是万年前昭离太子定下的规矩,就是那位立下五块定界石封印魔极大陆的昭离太子。

凌昔辞一边神游一边走路,回过神来的时候,早已经偏离了他原本的目的地,伫立在他眼前的,是一座楼阁。

烈焰阁。

这是凌昔辞这些日子里除了太后宫中和他自己的寝殿以外来的最多的地方,里面排列着北国皇室历代皇帝以及忠臣的画像。

但夹杂在历代皇帝中间的,还有一副极为特殊的画像。

在其他的画像下,通常会记录着这个人的名讳封号以及生平世事,只有这副画像下什么也没有。而且不同于其他单人画像,这副画像是有两个人的。

左边的人着白衣外罩青纱,墨发用玉簪固定,气质温润眉目柔和,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右边的则是穿着盔甲,面上覆着面具,露在外面的眸子冷淡漠然,周身的肃杀气势仿佛能穿破画纸将位于画像前的人冻住一般。

一冷一暖,一明一暗,仿若两个极端,但当他们站在一起,却又无端的和谐起来。

说不出为什么,凌昔辞第一次看见这副画像时便觉得有种奇异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却又夹杂着陌生。

他想找清楚原因,无事时便总是习惯来这里待着。

秦云廷对他的这项爱好非常难以理解,用他的话说就是,这画像的画师功力深厚,画上那将军打扮的人周身煞气极重。只看靠近他就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凌昔辞能靠的那么近。

但凌昔辞就是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他即便是离的很近,近的能摸到相框,也感受不到秦云廷说的煞气。

有关画上之人的身份,他去问过秦云廷,秦云廷也只猜测说左边穿白衣服的是昭离太子,至于右边那个他也不知道。

“你一个人在这里待着?”

一道男声忽的在凌昔辞身旁响起,惊的他站立不稳,差点一头栽到画像上去。来人按住他的肩膀帮他稳住身形,低低的笑了一声,“这么不小心。”

凌昔辞恼怒的拍掉他的手,朝右边退了两步拉开距离,“你怎么进来的?”

来人晃了晃手上的玉牌,眉眼弯起浅浅的弧度,“自然是走着进来的。”

凌昔辞定睛看了看那块玉牌上刻着的名讳,登时无语,这居然是他那位亲娘给的。她到底有多中意越疏风啊,他好气。

到了现在,他也能明白过来先前宫人所说的贵客八成就是越疏风本人了,至于对方专程从清剑阁来这里的原因……

凌昔辞问他,“你是来送婚契的?”

“自然。”越疏风应了一声,转而看向那副画像,“想不想知道上面的人是谁?”

凌昔辞有点意外,“你知道?”

这是皇家的烈焰阁,连秦云廷这个皇室子弟都只能猜测左边的白衣人是昭离太子,为什么越疏风会知道。想到这里,凌昔辞看越疏风的目光里也带上了几分探究。

越疏风但笑不语,指了指左边的白衣人身上的衣服。

凌昔辞疑惑着来回看了几遍,终于恍然大悟。难怪他一开始看这副画的时候就觉得眼熟,这人身上的着装竟是跟越疏风身上的差不离的。

联想到他拿到的那本书上曾说过的昭离太子曾拜师于荡剑山,后又将清剑阁从荡剑山分离出去这一事件。凌昔辞几乎是很快便明白过来。

“清剑阁也有一样的画像?”

“嗯。”越疏风应了一声,朝前走了两步停在画像近前,“这是昭离太子飞升前所画,画上的人是他和息烽将军。”

“息烽将军?”凌昔辞低声呢喃了一遍,目光重新投回到画上,漂亮的眸子里显出些许茫然,“他就叫息烽?”

“不是。”越疏风摇头,“息烽是他的枪的名字,至于他的本名则无人知晓,从他出现时起,他便只有薛息烽这一个名讳。”

凌昔辞问,“他用的是枪?”

越疏风“嗯”了一声,“有传闻说他还自创了一套枪决,只可惜没有传下来。”

凌昔辞几乎是立刻就追问道:“为什么?”他话出口才发觉自己显得太急切了,有些别扭的别开目光,“我只是好奇。”

“怎么说呢。”

好在越疏风并没有怎么在意,沉思片刻,斟酌了一下用词便开口跟他解释,“万年前道魔大战时,他曾有过以一城人作诱饵诱杀魔尊的行为,当然最后他也成功了,魔尊身陨,魔族大乱,随后便开始溃不成军。只是争议还是留下了,世人对他毁誉参半,昭离太子飞升前下令,把有关他的信息都毁掉了。”

“你如何知道的这么清楚?”

“清剑阁有昭离太子留下的手札,再告诉你一点吧。”越疏风特意卖了个关子,才慢吞吞道:“昭离太子和薛息烽曾经是师兄弟。”

听到这个信息,凌昔辞震惊的同时,心底也生出几分警惕,神情满是戒备,“你告诉我这么多做什么?”

他们的关系怎么看都没有这么好吧,而且不管是从书上看的还是他接触后感觉出来的,越疏风怎么都不像是一个乐于帮别人解惑的人才对吧。

除非他脑子坏掉了,要不然,就是有什么阴谋!

听到他这句话,越疏风笑的更深,眉眼弯起的弧度加大。凌昔辞这才注意到他长了一双桃花眼,笑眼看人的时候,还当真有几分含情脉脉的感觉。

如果不是眼底半分温度也无的话,他还真的就信了。

越疏风笑着看了他好一会儿,直把凌昔辞盯的浑身发毛,忍不住反击瞪回去,越疏风才终于收敛了些。

“好好修炼吧,小孔雀。”

念及这个称呼,越疏风原本压下去的笑意又升了起来,眼底终于有了些许温度。语调上扬,满是温柔缱倦的意味,“我还等着你带我进离王殿呢。”

延伸阅读

大石丽丰加盟  http://www.keepsakes-by-design.com/nf9t.shtml
大石丽丰杯具总部主要经营玻璃制品如酒具酒杯等。大石丽丰杯具总部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

红磨坊窗帘加盟  http://www.keepsakes-by-design.com/ym4a.shtml
广州红磨坊一家集布艺设计.窗帘生产,窗帘批发,窗帘加盟,软包加工,软包批发,于一体的

烟台名匠加盟  http://www.keepsakes-by-design.com/6gw9.shtml
烟台名匠成立于1998年,源于世界风尚之都意大利,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了一家及擦鞋、洗鞋

珍纽倍加盟  http://www.keepsakes-by-design.com/am65.shtml
珍纽倍婴儿羊奶粉对生产线和检测中心进行改造,增添了反渗透水处理系统、全自动CIP清洗

创彩天地儿童手工DIY加盟  http://www.keepsakes-by-design.com/sl9m.shtml
彩创天地创立于2013年,是一家致力于研究适合3-12岁孩子材料美学创作的综合美术连

作品加盟  http://www.keepsakes-by-design.com/detp.shtml
作品女装跻身于思想集库创意殿堂——南海意库创意园,毗邻具有浓郁异国情调和异彩纷呈酒吧

族库民族加盟  http://www.keepsakes-by-design.com/aki6.shtml
族库民族饰品项目介绍:每个女人都爱饰,特别是各具特色的时尚饰品,更是她们的。族库民族

阿米迪加盟  http://www.keepsakes-by-design.com/afkd.shtml
阿米迪集成灶由阿米迪厨卫电器有限公司出品。属厨房灶具系列产品,经导师精心设计研发制成

心静荷花加盟  http://www.keepsakes-by-design.com/x6ha.shtml
心静荷花十字绣立足中国大众消费市场,凭借中国纺织业得天独厚的优势,采用现代深加工埃及

鑫六福珠宝加盟  http://www.keepsakes-by-design.com/6t5t.shtml
鑫六福珠宝连锁加盟品牌隶属于深圳市鑫六福珠宝有限公司诞生于2008年,是一家集终端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遗失之梦第7章在线阅读

    被怀疑了智商的小兔子哼唧一声,扎进了邵墨怀里,反正他自己知道他是和道侣结的契约,他才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呢。邵墨安慰的摸摸小兔子的脊背,然后看着织白白对邵凌风道,“父亲,这是小兔子的姐姐,以后他们两个对外都是我的平等契约妖兽。”织白白被邵凌风元婴期的威压震慑的不敢动弹,听见邵墨的话后想了想,没反驳,反

  • 一觉醒来我又重生了在线阅读第一节

    夏日炎炎,光是接触到室外炽热的空气就够让人受不了了,闻邢才站在树荫下等了三五分钟,就已经有汗水顺着他的脊背往下淌,他有些不耐烦地扯了下衣服后领,再次按下锁屏键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已经五点了,也不知道对方是在磨蹭着什么。闻邢将手机揣进裤兜,抬眼望见不远处的一家报刊亭门口放了台冰柜,他索性大步走了过去。站

  • 他说的都是预言第一章

    乐安县,知县宅邸。正院厅堂中热闹非凡,本地知县元老爷正同知州查大人坐在正中上首说话,厅堂里摆着几抬查家送来的礼物,元家和查家夫人则坐在左侧吃茶闲谈,脸上都带着笑,二人还时不时看一眼坐在对面的年轻男子,也就是查家长子查梁。今个儿是查元两家儿女定亲的大好日子,元家下人们得了不少赏钱,又晓得自家大小姐要与

  • 硬核大佬,喜提贵子在线阅读第二章

    王萧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冷意惊醒,有些茫然地望向四周。身边的网吧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鼾声如雷,屏幕一片蓝光。坐在吧台的网管小姐姐将自己裹在厚厚的毯子里,像是一只冬眠的大茧。三三两两的顾客也都四仰八叉地睡在椅子上,冷寂的大厅除了老板的鼾声以外听不到一丝其余的声响,整个网吧像是陷入了沉睡

  • 农家姝第二章在线阅读

    深蓝色的苍穹之下,淡淡的残阳落下,黄昏的大地就这样一览无余在青剑门脚下。剑峡峰的东面有一道古铜色的青门,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青铜味,青剑门三字便刻在一座不大不小的石碑上,剑迹淡然锋利。青剑门的出口是由两名本门弟子坐镇,青钢短剑随着轻风发出微微的金属声,凌厉的剑气蕴含着一股无形的力量。“谁?”一位身穿青

  • 寒门崛起:科举让我富贵荣华预示

    10月22日凌晨:三里街二里:午夜凌晨三时刚过,庙街一胡同巷口处传来“吆吆”声,三男两女相互把扶的走向胡同深处,五人借着路边那展破旧的路灯发出微弱的亮光下,艰难的行走着。估计是夜宿,一看就知道喝了不少酒,其中四人伴随着胡言,在巷中央晃晃悠悠,踉跄扶肩而走,另一名看似面露忧愁抽着烟却不失斯文,身着西服

  • 道士之无限系统慕容紫英的敌意

    冷毅正在想走时。不由的就是看向地面那个绿色挂坠的东西,不由的就是有点好奇。等等.........冷毅不由的手就是一停。不过当他手离那个绿色挂坠的还有些距离时。绿色挂坠就是发出光芒,这一幕看的冷毅心中就是一跳。冷毅就是不由的对着青云问道;那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样。“那是一种传信法器”只是这个法器怎么会出

  • 我家大师姐天下第一帅[修真]在线阅读第五章

    孙悟空踢踢幕德,本想给他点教训。但看见他下身斑驳的血迹后,铁石心肠也难得有些隐恻之心。“你回岳罗山让虎族派人来镇守衡梦山,但凡神仙和魔族统统赶出去,若有不从格杀勿论。妖族可自愿离开或留下。”罗渡连忙应声转身离开。随后孙悟空所有所思的看着红玉半响,拿出如意金箍棒,把幕德一脚踢上半空正好落在变大的如意金

  • 我能回收金手指在线阅读第九章

    几炷香的功夫后,王力走出,身后跟了一个体态略显肥胖的中年,神情和蔼。王力向白枫点头示意了下介绍到:“这位是烈焰门玄火长老,主要负责对招收弟子的资质测试,白枫道友如果想入我山门,需得经过玄火长老的测试才行。”闻言白枫赶紧行礼道:“小子白枫,见过玄火长老。还望长老看看,小子的资质能否入得了烈焰门的法眼。

  • 食戟之心第3章在线阅读

    “咔!”屋门被打开,只见一个慈眉善目,双鬓斑白的老人走了进来。老人手中拎着一个菜篮,篮子里有一些蔬菜、肉食。“奶奶。”陈小七立即站了起来,这个老人就是他的奶奶。“呵呵,嗯,小七啊,你看书。不用管我。”奶奶笑着说道。孙子马上就要高考了,复习在奶奶看来是最重要的。陈小七伸手接过奶奶手中的菜篮,给奶奶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