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林组长怎么那样gl禁欲大佬的小大夫(4)

作者:南门冬瓜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二现在我同宴恒的气运值应该足够摆脱世界剧情了吧?”张扬询问起脑海中的小二。

“是的,清清,气运值已经足够了,”小二转了一个圈圈,开心地回应道,然后又有些疑惑地说:“清清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今后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成为一个好医生,完成原主的心愿了。”张扬认真道。

……

之后的几个月里,张扬一直专注于学习,而宴恒也一直在努力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因此他们两人之间的联系都变得少了许多,张扬虽有察觉但也没有太过在意,只是心里一直有些惴惴不安,总感觉自己忽略了一些什么,但细细思索却又一无所获。

这天晚上张扬刚从图书馆自习完,正要返回宿舍,行至半路,忽然一个黑影扑了过来,将他锁在墙上,他正要反抗却觉得来人的气息有些熟悉,定睛一看,“宴恒,怎么是你?”

“是我,”宴恒咧嘴笑着,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

“你喝酒了?”张扬见宴恒气息有些不对,连忙问道,“喝醉了?你这是喝了多少啊?怎么都醉成这个样子了?”

“我没醉,”宴恒反驳,皱起了好看的眉毛,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像翩飞的蝶翼。

宴恒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怎么有俩个小扬,俩个小扬真好啊。”

张扬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还说自己没醉,我送你回家吧。”

“不、不回家,我要和小扬在一起,”宴恒凑得更近了些,眼睛里仿佛有星光闪烁。

张扬羞红了脸,他感觉好像有一个小人在拼命地锤自己的心脏,一时之间心如擂鼓,宴恒却不知道张扬的复杂心情,将头靠在张扬肩膀上就睡着了。

张扬连拖带抱将宴恒带到了一家宾馆,却被告知只有单人房了,只好开了一间单人房,宴恒这样子张扬也不敢把他一个人扔在房间里,只好在这里陪着他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张扬终于成功把宴恒放到床上,坐在床沿边上喘着粗气,张扬心想幸亏自己修有灵力,不然还真拖不动他。

张扬帮宴恒脱了衣服,擦拭脸手之后,自己也匆匆洗了个澡就睡了。

宴恒一睁眼就看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张扬,他看着张扬的可爱睡颜,忍不住俯身下去,亲了亲他的嘴角。

早就醒了,只是有些赖床的张扬感受到宴恒的吻后,整个人都变得僵硬了起来,若非亲到了心上人的宴恒也有些心神摇曳,他的僵硬早就被发现了。

宴恒心满意足地穿起了衣裳,张扬也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宴恒,你昨天怎么喝那么多酒?”张扬试图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

“有些应酬。”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

宴恒见张扬已经穿好了衣服,走到窗帘旁边,拉开了窗帘,“昨天麻烦你了。”

“不麻烦,”张扬摇摇头,将复杂的心绪暂时压下,关切地说:“只是宴大哥,喝酒伤身体,你以后不要喝这么多酒了。”

“嗯,我都听你的,”宴恒重重点头,目光炯炯地看向张扬,眼睛里盛满了笑意。

张扬连忙垂下头,不敢看宴恒,他踌躇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宴大哥……”

“小扬……”宴恒却几乎同时开口。

“你先说,”两人又是同时开口。

“还是你先说吧宴大哥。”

宴恒快行几步走到张扬跟前,满脸真挚,顿了顿说:“小扬,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宴大哥,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张扬有一种担心已久的炸弹忽然被引爆的感觉,虽然被猛地震了一下,但一想到从今以后不必再提心吊胆,又有一种莫名的轻松感。

“我知道,小扬我早就喜欢上你了,在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在我们第一次同床共枕时,”宴恒伸出双手轻轻搂住张扬的胳膊,又一次问道:“小扬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对不起,宴大哥,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张扬低下头,不敢再看宴恒。

自己已经有阿锦,不能再和宴大哥纠缠不休,宴大哥他人这么好,他值得更好的人。

“是谁?”宴恒的神色不再轻松。“小扬,你如果一时接受不了我可以等的,好不好,你别说这样的话,我心里很难受。”

“不是的宴大哥,我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张扬心中也很是难过。

“你说的那个人是阿锦吗?”宴恒忽然想起了这个曾经被睡梦中的张扬念叨过的名字。

“阿锦?”张扬眼里闪过一丝沉痛,纵使已经过去多年,在忽然听到这个尘封已久的名字时,张扬的心仍忍不住狠狠地疼了一下,神色肉眼可见的落寞下来。

张扬的表情早已说明一切了。

宴恒垂下手臂,眼睛发红,悲戚道:“可她已经死了!现在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是我啊!”

“什么?”张扬一脸震惊,宴恒他怎么会知道阿锦?怎么会知道他已经死了的?

“你曾在睡梦中喊过他的名字,你说:‘阿锦,不要死,阿锦不要离开我’。”

“小扬,你看看我,你看看我,我喜欢你啊,”一滴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安锦绣她已经死了,现在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啊!”

张扬恍惚间忆起原身是有过一个表妹叫安锦绣,两人一起长大关系很好,但那个小姑娘在原身十八岁那年就因病去世了,原身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大概与此事也不无关系。

张扬想要说些什么,但又无从解释。

就这样吧,他想,就这样吧。

“宴恒你放弃吧,我这辈子只会喜欢他一个人,不会再有别人了。”张扬退后几步,转身想要离去。

宴恒一把拉住张扬的胳膊,将他抱在怀中,他双眼通红,状似疯魔:“那,那天晚上我性命垂危的时候,你说你想起了一位故人,是不是就是因为想起了他?是不是?”

“是,”张扬愧疚地看向宴恒,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你心里对我有没有一点喜欢,哪怕一点点,一点点就好,”很难想象这个平时强势的男人也会有这般卑微的样子。

“没有,”张扬不欲再与宴恒纠缠下去了,他现在心里满是阿锦,急需找一个地方,一个人静静呆着舔舐伤口。

“怎么会没有呢?这些年你对我这么好,这么会对我没有一点点喜欢?你骗我的对不对?对不对?”宴恒却觉得张扬的回答令人有些难以置信,额角青筋爆现。

“对不起,宴恒,是我不好,”张扬将下唇咬出血来,神色之间的愧疚之意却更甚了,“我……你……你有些像他,我……我没忍住,是我不好,我让你误会了,我以后会离你远一点。”

张扬话音刚落便跑了出去,此时的宴恒却早已无力阻止他了。

他坐在地上神情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

……

三个月后,宴恒终于收拾好心情,他鼓起勇气来到了张扬宿舍,想要同他缓和关系,宴恒已经想好了,自己上次失败完全就是因为自己太心急了,这件事儿本该徐徐图之的。

自己这次见到他先道歉请求他的谅解,再说服他同意自己继续做朋友的想法,慢慢来,时间长的很,只要自己不放弃总会成功的,宴恒信心满满。

“同志你好,我是张扬的朋友,来找他有些事儿,请问你他知道去哪儿了吗?”宴恒特意挑了张扬没课的时候来找他,却不料他根本不在宿舍,难道是去图书馆了?学习也不能太努力了,也要学会适当休息一下,自己等下可要好好劝劝他。

“你是张扬的朋友?”室友甲满脸狐疑,瞥了宴恒一眼,“我看你恐怕是个骗子吧。”

“同志,我真的是张扬的朋友,请你告诉我他到底去哪儿了。”宴恒担心影响张扬同舍友的关系,不欲与他的舍友交恶,面带微笑,好言好语道。

但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帮张扬搬出来的事情了,张扬这个舍友如此咄咄逼人,小扬在这儿住着恐怕难免受他的委屈。

到时候小扬搬出来,自己就住到他的隔壁,近水楼台先得月,简直完美。宴恒心里打着小算盘,面上却未显露分毫。

“呵,”舍友甲冷笑一声,感觉面前之人仿佛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你既然是张扬的朋友怎么会不知道他出国访学的事情,他都走了两个多月了,你却忽然冒出来找他,不是骗子是什么?”

舍友甲觉得识破骗子身份的自己简直是分外机智,忍不住找别人吹嘘去了,见宴恒还立在那里,不耐烦地说:“你赶紧走,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听到张扬出国消息的宴恒气息一滞,薄唇微抿,眼中出现了危险的光芒,整个仿佛一把出鞘的宝剑,闪着湛湛寒光,令人不可逼视。

舍友甲吓得连连后退,语气肉眼可见的怂了下来,“你……你……你想要干什么?”

“你别过来啊,别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喊人啦!”舍友甲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惶惑不安,“我告诉你,我们学校里的保安可都是退伍兵,可厉害了!”

宴恒却不再理会他,转身快步离开了宿舍楼。

他走到学校的公告栏,确认张扬出国的消息,发现事情果然如舍友甲所说。

延伸阅读

雪天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d9gg.shtml
雪天灯饰总部是中式吊灯、吸顶灯、羊皮灯、现代灯、筒灯、灯罩、灯具配件、工程灯具、茶楼

合发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ygmn.shtml
合发装饰板材是徐州绿山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徐州信和木业有限公司旗下的外贸公

杜拉维特卫浴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u1sb.shtml
Duravit成立于1817年,GeorgFriedrichHorn在德国黑森林Ho

俏蜻蜓婴儿用品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njpv.shtml
暂无

真丽斯化妆品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66bp.shtml
20年来,真丽斯集团一直与德国巴斯夫、新加坡禾大、德国赢创、美国陶氏、瑞士奇华顿、美

荣昌伊尔萨洗衣连锁店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s96w.shtml
荣昌伊尔萨干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荣昌伊尔萨洗衣连锁集团初创于1990年,是一家专门从

文盛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nxck.shtml
文盛电动车是电动三轮车、电动车、电动车配件、配件批发、电动三轮车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博盛座垫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pflv.shtml
东之杰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是生产汽车坐垫等汽车用品的厂家。公司的产品全部由自己生产研发,

康情母婴护理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9r1.shtml
康情母婴健康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是中国生殖保养第一品牌御美丽旗下的子公司,公司成立于20

汤姆之家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spokanecrimevictimservicecenter.com/68ou.shtml
汤姆之家”隶属于北京开普森教育科技有限公司。2010年开始投身英语教育,前身为北京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经年尘土(展昭同人)第四章

    无可避免,盛棠最终还是去送了高阿姨和陈叔叔走。在目送载有两位的出租车,亮红的灯尾,消失在了远处的夜色里后,盛棠拍了下自己的T恤衣角,用有点轻快的口吻,对陈格说:“那,我先回去啦。”还没来得及转身,盛棠就听见陈格那还带着少年气的清爽嗓音,说:“我同你一起走。”盛棠抬头看了他,双眼一眯:“我回宿舍去。”

  • 洪荒之东皇太一双杀龙女

    下路,龙女是被金克丝和锤石联手击杀的,所以在秦慕操控着英雄赶到线上之前,她就已经复活并且赶到了下路的一塔处,乘着两人不在发育了一会,等金克丝与锤石赶到线上的时候,她就后退拉开了距离,显然,被击杀一次后,这位有着半龙女血统的战士就已经谨慎了很多。秦慕的金克丝的队友的锤石努力了好几分钟,也只能尽力压制她

  • Gimme+more第3章在线阅读

    算命笔原本是飘在半空中的,偷偷落下,使劲儿往囤囤鼠的嘴巴里钻。可囤囤鼠吓的用爪子捂住双眼,牙齿打颤,它又钻不进去。阴长黎最慢反应过来,他居然被一个小臭丫头给凶了?他想说,行,今儿不是天狂剑开窍,便是你项海葵脑袋开花。可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天狂剑闪过一点儿火花,随后黑光大作!这……这傻X剑还真开窍了

  • 天道世理凉枂

    当周嫣听到远古森林后,心中为之一惊,顿时回想起了枫叶城中祖祖辈辈的流传的话‘凡是踏入远古深林的人,不管拥有多强大的实力。都没有活着离开远古森林的。’而周嫣此刻是真没想到,自己居然就正处在这传说中的远古森林。得知此处是远古森林,周嫣心中不禁涌出一丝不安。随即周嫣心怀警惕的追问道:“恩人。你究竟是什么来

  • 连渣霸总七次后,霸总他丧病了在线阅读第一章

    是夜,乱葬岗。这里堆满了无人认领和看管的尸体,阵阵尸臭味飘散出来,路过的人都远远避开,不敢靠近。乌鸦在这片天空上啼叫,极为不详。突然!尸堆里好似有什么东西想要拨开在自己上面的尸体,钻出九六来!不一会儿,一只小手,从尸堆里探了出来,紧接着是手臂,肩膀,然后整个身体。叶笒看着周遭的环境,脏兮兮的小脸上满

  • [网王同人]执子之手第8章在线阅读

    回到公寓,珍惜接了一壶水准备烧开,就接到了唐煜言的电话。“喂,唐医生……”“到家了?”唐煜言坐在办公室的转椅上,看着落地窗外的街景,幽幽开口。“唐医生,你算得真准!”珍惜心虚的笑着,怎么不觉得她和北青岑还会聊几句呢?“你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轻蹙的眉头出卖了他的担忧。

  • 被猫养了后走上了人生巅峰在线阅读第八节

    昨晚的两只野狼一共给了凌绚50点经验,而凌绚升到1要100点经验,也就是凌绚只需再杀两只野狼就可以升级了。村子周围的野怪不多,凡敢靠近村子百米内的野怪都会被卫兵给干掉。所以凌绚要想练级就得往村外走。凌绚打算在草坡中休息一下就动身,这次他不准备找野狼,昨晚是没办法,只碰到了野狼,现在他有了更好的目标,

  • 小香丘在线阅读第九章

    正堂里,伴随龙晓晓的声音落下,气氛几乎凝滞。“你是说、你是说,我儿的魂魄可能尚在人间?!那魂灯怎么会灭?不,这不重要,你快说,你是在哪儿发现那块石髓的?”龙晓晓其实早忘了,毕竟玩了三年**,任务没做过一万也有八千。好在玩家辅助系统里都有记录,她假装沉思,很快就查到了当年的任务细节。“……就是那个洞穴

  • 豪门少爷让我放肆点在线阅读第2节

    自她醒来过了足足三日,沐慈才被绿衣这丫头允许下床行走。身着一身水蓝的襦裙,由于头上还绑着白纱,沐慈一头乌发倒是不曾束起,柔柔地披着,显得温婉而又带几分慵懒。花满楼向来细心体贴——她醒来的第二天,便有成衣庄的老板带着几本样册供她挑选衣服样式。若不是观他着实不在意钱财,为人光风霁月……沐慈实在不好意思接

  • 大唐:我!最强天师在线阅读第五章

    两人顺着一条道儿往前,到了秦家门口,又见顾家的家丁,那几个走上前:“郎君请随小的回去,老太太已经等久了。”“是啊,我也想祖母想念地紧,我们走吧!”顾云清积极主动,让那顾家的家丁一愣,没想到顾云清这么好说话,不过人家愿意去总是好的。“云清!”曹暨叫她,顾云清转过头对着他眨了一下眼:“你先回去,明天我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