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梭世界的隐士高人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冰原羊 来源:飞卢小说网

客厅的灯没有关,余意脱鞋子进去的时候,下意识就往余光钟的卧室那边看去。

门没关,里边余光钟正坐在那张连床单都被余意卖得不剩的木板床上,木板上洒满了红色的毛爷爷,他一手抓着钱,一手正在数钱,脸上挤出的笑容很是炫目。

钞票翻动的声音格外刺耳。

余意只觉得刺眼,他移过眼,心里倒是惊奇今天余先生怎么没有营业。

听到脚步声,余光钟抬起头来,一张瘦削脸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苍白。

余意曾经非常厌恶这样的自己,为什么偏偏继承了这个人的全部特征。

余光钟别的没有,穷得只剩下钱和那张用来赚钱的皮囊。

偏偏这两样,余意轻轻松松就拥有了,气死了一群患了穷丑病还一辈子都治不好的人。

“回来了?”余光钟朝他一咧嘴,举起手来朝他显摆手里的钱,“猜猜有多少。”

余意根本没有想理他的意思,掏出钥匙开了自己房门锁,手脚利落地进去,关上,门发出砰的一声。

“……小兔崽子。”余光钟朝他呸了一声,继续低头算钱。

余意进了自己房间,把空调打开,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然后拿衣服去洗澡。

现在才七点半,还早,没到翻牌子的时辰。

余意带着一身的湿气出来的时候,听见余光钟在外边砰砰砰地敲门。

余意被他敲得浑身的刺都立起来了,刚要骂人,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余光钟似乎非常意外,望望门锁,望望余意,然后开心地笑了:“你没锁啊?”

“……”

之前一个星期自己一个人住惯了,忘了锁门。倒是让余光钟尝到了甜头。

“出去。”余意尽力压住自己快要喷发的火气。

“别别别,我就来说一个事,”余光钟一只脚踏进了门内,一只脚还提溜在门外不敢进来,“那什么,你妈下个月要回来。”

余意皱紧的眉头一下子松了,脚步一顿,脑子都差点当机。

“你说什么?”余意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带着微微的颤抖,不知道余光钟会不会听出来。

“嘿嘿。”余光钟说完了人就缩回去了,还非常顺手地把门给带上了。

门一关,余意终于回过神来。

这老东西怕不是在逗自己,他都没收到消息,他妈怎么可能先跟他说?

八成又是皮痒了来取笑自己。

余意烦躁地摇摇头,抽了一条毛巾给自己擦头发。

出乎余意意料,整夜都没听到余光钟的动静。

第二天早上余意眼睛还没睁开,就听见外边熊初墨在楼底下撕心裂肺的吼叫声:“鱼啊!!!”

余意抬手把被子拉上蒙住耳朵,继续睡觉。

熊初墨又叫了两声,接着余意就听见了隔壁胡姨的吼叫声:“叫什么啊!小孩子睡觉不知道啊!给老娘小点声!”

这架势,听起来像是两百只鸭子在对喊,偏偏两人毫无察觉。

“胡姨!我叫我哥们呢!”

“你不会上他家叫切?!我家孩子都被你吵醒了!”

“姨!!您声音比我大多啦!说我吵醒的过分了吧!”

“你少放屁!整条街就听见你那破嗓子!”

“你俩索命呐!都给老子闭嘴!要不要人睡觉了!”

三百只鸭子三管齐下,紧接着楼上一盆水浇了下来,把皮桃街这一天的战争引爆了。

“哇头叔!这是洗脸水还是洗脚水啊?!差点泼我一身呐!”

“楼下什么声音啊?水管又爆啦?”

“宋人头你这个老畜生!老娘刚在外边晒的被褥!”

“又没浇你被子上你叫唤个什么劲啊?丑人多作怪!”

“你他妈说什么!再说一遍试试?”

“爸!宋人头把洗脚水泼你九块九包邮的真皮皮鞋里啦!”

“老子干死他个龟孙!”

余意被吵得没办法,掀开被子坐起来,拉开窗帘,低头往下一看,见熊初墨正意思意思地拉着扬言要干死宋人头的达也他爸。

“熊!”余意朝下边喊了一句。

“鱼!”熊初墨抬头回了一句,下一秒达也他爸就冲上了楼。

余意洗了把脸刷了牙穿好衣服下楼,熊初墨正看着宋人头和达也他爸在他家阳台上互相干死对方看得津津有味。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去的。

“还看?”余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又没浇在你头上。”

“浇在我头上现在上去干死他的就是我了。”熊初墨咧嘴一笑,把买好的早餐递给他。

余意回头看了一眼一楼的华润亿家早餐店,沉默地看着早餐没说话。

熊初墨看出他的顾忌,一拍他的背:“别看了,泼水之前我就买了!”

“……哦。”

“八老太说昨天又捡了一只,要我去领呢。”

余意低头一口咬在烧麦上,流出来的油顺着他的嘴流到了下巴上,余意来不及擦,就让他那么流着。

熊初墨扭头一看就看到他吃得一脸都是油,又递过去一张纸,颇有些嫌弃:“能不能擦一擦?”

“没那么讲究。”话是这么说,他接过来,胡乱地抹了一把嘴。

两人慢慢地往街东边走,熊初墨忽然想起来昨天的事。

“昨晚睡得还好?”

“庸君一夜未眠,数钱去了。”

“哇,”熊初墨羡慕道,“我要是也穷得只剩钱就好了。”

“不,还有颜。”余意面无表情道。

“……打扰了。”

八老太一个人住,是整条皮桃街第三有钱的人家。老太太喜欢养猫,路上遇到流浪猫都往家里领,现在家里的猫不下二十只。

平常没事的时候,老太太就喜欢赶鸭子一样赶着猫群们出来觅食吃。

老太太脾气不太好,跟皮桃街很多人合不来,所以遛猫的时候一般都不太跟人聊天。

只要聊了起来,那一定是老太太看不惯别人的做派,又要评头品足一番。

老太太把街头唯一一处草皮买了下来,围栏圈上,种了些花花草草,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

路过的人总是能够看见一院子的猫猫,有的调皮的甚至会跳到路人的身上去抢他们手里的东西吃。

两人到的时候,老太太正忙着给猫喂食,佝偻着背蹲在一处角落,身上穿着洗得发白的牛仔上衣和裤子,一头半白的头发整整齐齐地梳在脑后,盘了个丸子。

十几只猫围在她身边,有的胆大的爬上了她瘦削的肩膀,伸出爪子用舌头轻轻舔舐着。

“八老太!”熊初墨老远就喊了一声。

老太太身影晃都不带晃一下,就跟没听见似的。

“又不理我。”熊初墨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一个跳跃就翻进了篱笆里。

余意跟在他身后翻了进去,八老太听见了动静,这才拍拍手转过身来,一看,脸上立马有了怒气:“又翻进来!”

“嘿嘿嘿。”熊初墨根本不怕她,走近了,搓着手道,“哪只是给我的啊?”

八老太一起身,猫猫们争抢着过去吃猫粮,熊初墨赶紧低下身去撸了一把。

“那只黄色的,怕生着呢,抓的时候可小点劲儿,搞不好要抓你。”

老太太说话的时候总带着一股警告的意味,用熊初墨的话来说,跟余意一样,往那一站,浑身都写着操-你妈不服来战。

“行嘞!”熊初墨立马朝着目标偷偷靠近,嘴里还不忘拍彩虹屁,“我奶奶还就喜欢黄色!”

余意也走过去,听见八老太在背后的声音:“草又长长了。”

熊初墨已经碰到了小猫,他沉迷于吸猫没听见,余意听了一耳朵:“什么时候来除?”

“过阵子吧,草修得太短老太婆走路要摔跤的。”八老太背着手朝着院门口走去了,显然是没有要招待他们的意思。

熊初墨玩了一会儿,抬头一看主人没了,奇怪问:“去哪儿了?”

“谁知道。”余意蹲下身去,立马有几只白色的猫颠颠地跑了过来,往他身上爬。

余意手托着一只猫的爪子,让它轻轻松松踮到他肩上去。

熊初墨抱着那只黄色的小猫起身,刚要招呼他回去,猛然看见余意被猫咪们缠着的模样,总觉得跟余意这个人的人设有些不符。

他没忍住手贱,偷偷拿手机拍了一张背影图。

月考定在27号。

余意提前一天回的学校。

前几天,熊初墨的班主任都打电话过来问他水痘好没好,熊初墨脸皮再厚也该收手了,当即就回了学校。

余光钟在数完钱后就又踏上了旅途,余意一个人在家舒服着,硬是思过思到了考试前一天。

他背着书包回到宿舍,一打开宿舍门,愣住了。

原本住满了人的宿舍里,现在就剩下他一张床上有东西,其余七张床全空了。

东西也全部搬走了。

这跟一梦醒来又回到了开学那天的滋味有些相像。

意识到估计是搬出去了,余意把门一关,面无表情地走进去了。

第二天早上的考试,余意提前五分钟去班上看了一眼自己的考场座位号。

座位号全部贴在黑板旁边的墙上,一张纸上边密密麻麻。

他一出现在班门口,还没前往考场的同班同学们立马噤若寒蝉,刚刚还在背书的嘴就像是静音了,嘴巴还在动,声音一点没发出来。

余意看完了就出来了,前脚刚踏出班里,后脚就听见了他们的小声议论。

“来考试的?”

“不是说不读了吗?”

“他手里啥也没带啊?怎么考?”

“我靠牛逼啊,学都没上就能考试。”

“不是,现在长得好看的都这么高冷的吗?”

“好看一下你就知道。”

余意全身上下,就口袋里塞了一根0.5的中性笔。

考场在七班,座位是靠后门的最后一个位置。

余意从后门进了教室,一眼看到整个教室里三十个位置还没坐满一半人。

他刚坐下来,看了一眼手表,还有两分钟开考。

他对考成什么样根本没期待,只想着被分到成绩最差的班,混一混也就过去了。

他伸手从裤兜里掏出那根水笔出来,靠在墙边,等铃声敲响。

这时候,从不远处传来一个压低了的声音:“你还有笔没?我他妈整个文具袋全掉了!”

余意看过去,一个男生举着手机低着头在打电话,他怀里抱着一个黑色的书包,书包大开着,里边黑洞洞的。

余意下意识就要移过眼,忽然又觉得这男生有些眼熟。

他又看了一眼,果然,是那次在办公室给他解围的同学,坐在离他两排的地方。

教室里非常安静,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余意也听得一清二楚。

“哥啊我在六楼啊!咱俩差了一整个世纪好吗!”

“那我他妈拿什么写字?”

“还有一分钟……哥,记住当年为你赴汤蹈火穿越六楼给你送笔的人是谁!别忘了这份情!我这就下去了!”

余意看着手表的秒数,算了一下,这位同学要在二十秒内从六楼到一楼,只有跳下来这一个选项。

男生收起了手机,把书包拉上拉链,挂在椅背上,然后转过头来,看向后门处。

猝不及防,跟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的余意对视上了。

余意从来不知道,男生的眼睛能长得这么勾人,只是对视了半秒,余意却恍然有一种被深情注视的错觉。

余意立马移开目光,重新靠在墙上,认真读了一遍贴在前边黑板旁边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手表上秒针稳稳地指向了正北方,铃声欢快地响了起来。

外边监考老师的脚步声临近,余意看了一眼,人已经到了窗户口了。

他忽然有些好奇,趁着监考老师还没到门口,他撑着脑袋,留意着身后的动静。

几秒后,监考老师的身影和身后的一声带着喘息的压低的吼叫同时出现。

“九哥——”

余意扭头,“咻”的一声,一根笔从后门飞了进来,非常精确地直直飞向男生的方位,接着“啪”的一声,笔撞在桌肚子侧面,变身成了左笔筒、右笔筒和笔芯三部分,掉了下来。

男生低头看着那些零件沉默不语。

余意努力想要忍住笑意,悄悄地往后扭头,后门已经没有人影了。

延伸阅读

如岁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hmqxj.cn/bfu9.shtml
悟道只身上前。脚步显得有些沉重,双手举刀,刀芒与他洁亮的光头显得隐隐生辉。唐震在后方

【猎人】我姓揍敌客三勾玉写轮眼,幻术逃过一劫!(求鲜花,评价票!)  http://www.hmqxj.cn/xvcx.shtml
详细的介绍,林天就没看了,因为作为一个宅男,对写轮眼简直不要太了解。这么看的话,自己

灵气复苏:局座退休才发力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hmqxj.cn/gzpl.shtml
引子:“姮”是距今约五百亿光年的桑拉星球上最新研究出来的一款机器人,她的奇妙之处在于

名将召唤之都市帝王养成第七章  http://www.hmqxj.cn/yrtw.shtml
买好了鸦风,靖仇一行人就匆匆地赶去月河城,去看一年一度的梦昙节。宇文拓在大家强烈的要

天东传第十章  http://www.hmqxj.cn/u62n.shtml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派出所,做完笔录出来——当然,出来的只有思雀他们一群人还有季犹和

瑰异的龙僵被绑了?  http://www.hmqxj.cn/xhg7.shtml
慕千晴的脑子里嗡嗡作响,缓了好半天才把眼睛睁开,迷迷糊糊的动了几下发现自己被人绑住了

魔神之初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hmqxj.cn/as88.shtml
药师的田径部人还不少。我换好运动服来到操场的时候,跑道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按照高年级

沧澜仙纪新手礼包!  http://www.hmqxj.cn/glxn.shtml
第二章新手礼包!(第二更!!新书求支持!!!)“兑换点的获得途径,有两个,第一可以借

千锤百炼老宝宝家族决定  http://www.hmqxj.cn/6i8q.shtml
孟家大院,浮屠塔第一层内,正在商量如何处置孟斌。眼前的长桌上坐落着孟家举重若轻的人物

网游之贼行无双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hmqxj.cn/bn9c.shtml
亨利四世讥笑着说道:“考文垂,你真是个老狐狸。”讽刺了考文垂一句,他笑着抬手对军乐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盛宠小国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李朔央回苑时,煎蛋面刚做好,吃了夜饭,他又坐石几旁着赵宇拿针挑了手掌上水泡,抹了药。伤了手,又不得不着赵宇帮洗澡。欣怡院前庭,李耀熙边跑边挽了纹竹窄袖口,身后是追着他的李君书与李朝启,三人先已掐闹过一阵,瞧着前头,李君书与李朝启也是有样学样,放了手上所提裙摆,一边挽了锦衣宽袖,一边追着人,欲扳回赢势

  • 不知倾国与倾城在线阅读第九节

    虽然心里疑惑,不明白白杨为什么会答应得这么爽快,不过为了避免他反悔,白杨才一答应,顾文轩就开始酝酿状态。宁致远这个角色,他揣摩很久了。久到半年多前才拿到剧本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研究,一直到现在,哪怕定了男二的戏份也一直没放弃过。不敢说能演多好,但起码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沉淀,至少能还原出原著中宁致远的三

  • 宠你到云边在线阅读第7节

    砰,一声冰墙破碎了无数的冰块散乱的飞出,一位少年漏了出来,他挺立的站在那里,此时宋文明惊呆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不,绝对不可能……”宋文明心里吃惊的道,此时他那里还像先前的优雅,此时他都快要疯了,简直要崩溃了……“怎么?不相信吗?没有什么不可能……”刘殇冰冷的说道。

  • 爱上我的赶尸匠在线阅读绝世美女

    大山的尽头,在跋涉如此之久后,终于,玄红等人走出了这看不到尽头且只有这一条道路的深山。前方隐隐有着人迹,有着平原,山丘,入目充斥的不再只是丛林树木,那连绵起伏遮蔽视线的深山。三叉路口前,玄红和余诗向着另一匹马上的莫如风告别,“莫兄,我们在此别过,来日方长,我们后会有期!”玄红一抱拳。“莫兄,回去路上

  • 爱情公寓里的咸鱼之事后发酵,通天建木!

    第七章:事后发酵,通天建木!上次说到李钰随苏折鸢返回别墅,看到他那别墅区的风水,那是垂涎三尺,当世这样的好地段可是不多见。而李钰虽然有心准备再召唤几位大神前来相助,但是手头上却只有一些百年桃木。万一召来的是一位女仙,他可就没有合适的材料为她制作神位了,于是便也是打算利用苏折鸢的关系,帮他收集一些有年

  • 他怎么那么会撩第二章

    10我记得一本名叫《塔木德》的名著里有这样一段对话:“人的眼睛是由黑、白两部分所组成的,可是神为什么要让人只能通过黑的部分去看东西?”“因为人生必须透过黑暗,才能看到光明。”在这个世界上,人的眼睛不一定由黑白两色组成。我在年幼时并不完全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因此常常惋惜那些有着五彩斑斓颜色瞳孔的人不能用

  • 嫡女风华邪王请独宠雷电之力(下)

    “小子,你睡够了吗?”屋内,厉长老冲着墨雨轩叫道,本来墨雨轩正做着好梦,突然就被吵醒了,“老头,你干嘛!”墨雨轩没好气道,厉长老说道:“你可愿加入冥殿,你若愿意,我可以传授你武功,你若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唉?这么快的吗?没有什么流程吗?检查啊,验身啊,或者是给我摸什么水晶球之类的?”墨雨轩疑

  • 我还是决定爱你第10章在线阅读

    江麟迎面扑向恶魔,大脑极速运转。目测这些恶魔数量为五十三个,都是人类转化而成,应该不会缺乏智力,身上有类似于角质层模样的东西,应该不容易砍,恶魔和人类的身体构造应该有所差异,心脏也不一定是弱点。硬拼的话,胜算很低。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先飞到天上去,想想有没有别的对策,这些恶魔又没有翅膀,飞不到天上。嗯

  • 鸣女想回老家结婚狐妖

    “娘亲,你闻闻香不香?”苏倾伸着白嫩嫩的小胖手,将小手中攥着的小瓷瓶凑到抱着她的美妇人鼻前,黑溜溜的大眼睛满是期待。这位雍容华贵的美人是她的娘亲,冀州侯苏护的夫人风婉华,她是冀州侯府刚满三岁的大小姐苏妲己。对,就是那个千古第一妖后,史上第一狐狸精,祸乱倾覆了商朝天下的苏妲己。不过,她可不是那个做尽坏

  • 我也在异世修仙不长眼

    休书这种具有年代感的东西,放到现代已经不管用了。现在讲究的是婚姻法,虽说方牧一时半会还没能快速适应现代社会,但他实在是不想跟王诗梦一家子人婆婆妈妈了。要是还不行的话,以后再挑个时间把婚离了就是。眼下,方牧只想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仔细勘查一下自己身体内的隐患。“修为全失,我现在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