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霓虹楼记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峑仕一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临近宴席尾声,罗可修给而珂示意了一个眼色,而珂意会后转身出去,很快外面开始热闹起来。

席上安静了片刻便一片唏嘘,众人纷纷起身向外看去,甚至有人挪到了门口处观望。

外面而珂与罗可修的近卫魉正挥剑与山庄的人打斗,草丛里,枝叶茂盛的树下,以及屋檐下,很多隐秘的地方都是海阔侍卫的尸首,眼前的场面,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武成河这是在山庄的各个隐蔽处安排了人手……

“大家不要误会,昨日老夫被人行刺,今日特意布下了人手加强防护。”武成河于大厅中心昂首道。

果然还是老奸巨猾,找借口倒是挺快,再加上众人都是事不关己,一个个也是抱着看戏的心态附和着武成河。

“快,出去看看去呀。”许开颜早已起身也想凑出去看热闹,但是被罗可修一把拉下。

“坐好。”罗可修低声喝道。

“凶什么,我坐好就是。”许开颜又重新坐好。

“怕是少堂主安排的好戏吧。”肖若唐一手托腮,一手晃起酒盅。

“知便不言,干了!”罗可修与肖若唐对视了一眼,二人坏坏地咧起嘴角。

“住手!”武成河在门口檐下大声呵斥着海阔的下属,示意退下。

息了刀剑,而珂几人也收剑收手。

“你们是谁带来的?”门口终于安静下来,武成河摆出了一副宽仁模样咬着后槽牙问道。

“方才在下见旁边这位兄弟被山庄的一个侍卫划伤,这才产生了摩擦。”而珂转头望向魉,魉的胳膊上一道血痕,鲜血已经浸染了整个衣服。

说起来而珂也是佩服魉的,直接自己动手在胳膊上划了那么深的一剑也愣是没有皱一下眉头。

那个被“污蔑”黑白不分的侍卫也已经躺在了地上凉透,死人不能开口说话,那么是非不还是活着的人来翻弄?罗可修这主意也是对武成河的脾气……

“老夫问你们是谁家的侍卫?”武成河没了好脸,再一次问道。

听到武成河这么问,二珂愣了愣,师出无名,他不知道该怎么报上身份。

肖若唐几人在厅内听得一清二楚,于是罗可修伸直长腿踢到许开颜的椅子上,“去背锅。“

许开颜愣了一下,屁股刚离开凳子便被肖若唐按住肩膀:“算了,还是我去。“

“站住,你不行,哪有让姑娘家抛头露面的!”罗可修立即拦住,他也只是想逗逗许开颜,没想到肖若唐来这么一出。

罗可修撩起衣袍下摆,晃到门口佯装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解释道,“武前辈,那看来这是一个误会,都说不知者不怪,晚辈在这儿给您赔礼了。”说罢,便鞠躬作揖!

伸手不打笑脸人,罗可修那副诚恳认错的乖模样真的很难让人再生气。

没了办法,当着众人的面武成河也不好再继续拉着一张脸,便挥手豪爽道:“无碍无碍。”

“对对对,武庄主果然度量大。”

“小孩子难免犯个错,态度可嘉。”

“都是误会……”

……

一时间,看热闹的那些江湖人士你言我语,饶有兴致。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闹出这样的“误会”,既然说清了也就不能深究了,武成河硬挤出一丝笑容:“对对对,不宜深究。”

说着便差遣着侍卫去清理现场。

“误会也不行,晚辈现在就带他们回去,是晚辈管教属下无方,请前辈宽恕一二。”

罗可修不由分说,撤退的算盘已经打好,现在武成河的布置已经白费,还未动手就折了自己的一只胳膊,所以就算再追杀也要再多花上一些时间。

于是许开颜扯着肖若唐的衣袖紧紧的跟在罗可修后面。

有那么一刹那,肖若唐好像又看见了陶祁华的背影,以前,华哥哥也是这样的。

上了马车肖若唐才想起陶祁华身上的伤,那辆装着药的马车还在!

“我看你就别担心你的华哥哥了,他也不是肚独自离开的,是有人带走的。这八成是被那个贵人赏识了……”许开颜看出了肖若唐的心思,半开玩笑道。

“好吧,既然你比我还清楚那我也就放心了。”肖若唐轻舒一口气,之前紧绷的每一根神经现在终于放松下来。

回去的路上,肖若唐深思了片刻,该回济从的地方看看,海阔现在已经是乌烟瘴气,除了海阔这个名号,其他的她都已经不打算再拿回来了。

所以她现在就要为自己的海阔剔出铮铮的傲骨,重新换上血液,改头换面。

小道上,肖若唐的马车跟在罗可修马车的后面,犹豫了一下肖若唐还是让车夫赶上了罗可修的马车。

罗可修的马车被堵住停了下来,肖若唐跳下马车。

“什么事?”罗可修探出半个身子耷拉着眼皮子问道。

“这几日多谢少堂主的关照,但是我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所以也不再回杀威堂打扰了。”

“什么话?”罗可修看着肖若唐,但是目光却是都留在许开颜身上的,若是走了那么何日才能再见呢?

“少堂主的马车我们暂时借用一下,这儿有些银两,不知可否买下这马车?”肖若唐是不爱占别人便宜的,虽然这少堂主十分阔气,可是君子爱财爱物也是取之有道的。

“不够!”罗可修看也没看道。

“那先欠着,这点就做定金。”肖若唐掂了掂手里包好的银两。

“给我保养着车子,他日再还我便是!丢了就把许开颜赔给我!一路顺风,后会有期。”说罢,罗可修转身进了马车。

“后会有期!”肖若唐冲着那张撩下去还在晃动的车帘喊道,然后玉手一招示意赶着药车的而珂与自己的车夫换车。

“他说什么?”许开颜听了一半,凑在肖若唐旁边问道。

“他说这点银子还不够娶媳妇的。”肖若唐收好银两坏坏道。

许开颜嘴角不对称地上扬,似乎在问候罗可修。

羊肠小路,双方最终还是分道扬镳,肖若唐的马车驶向了那日死里逃脱的小镇,而罗可修的马车驶向了自己的西南山。

这场短暂的相识就这样画上句号,然江湖无尽,有缘终究还是会再次相逢的。

午时,济从的早点前仍旧排着长队,自上次肖若唐给他盘下了这铺子他就用心地经营着,济从的手艺不错,从上次重新开张后生意就一直不错,一传十十传百,都说东街的粥铺换了老板,老板手艺很好,济从也给自己雇了两个长工,一个是玄忠从海阔名下的钱庄里救出来的部下,还有一个是差点饿死在街头的小乞丐。

小街上人来人往,济从的摊子前排着长队,他们是来买包子的,济从几人忙的连喝水的功夫都腾不出来,店门口的蒸笼处,还有一只半大的黑狗守着,黑狗伸着舌头喘着粗气,耷拉着耳朵乖巧地坐在蒸笼旁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人来人往中,黑狗突然四肢站立起来,吠叫了几声便撒了欢地钻进人群。

听到狗叫得兴奋,济从伸着脖子望去,人群里几个人年轻人的出现倒是比较引人注目。

一共三个人,个个身段挺拔,女子身材虽算不上婀娜但给人的气质利落端庄,目光里闪烁的皆是星河。

旁边跟着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墨发披肩,一身乳白色长袍,有眉清目秀倒有几分仙风道骨,被旁边身材精壮五官俊朗的青衣男子一衬倒更显得儒雅大方。

肖若唐刚下马车,还未挤进人群便感觉脚边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着自己,低头一看,是一只半大的黑狗。

祸首?

肖若唐诧异,她蹲下身子摸了摸祸首的头,祸首倒是一点儿也不认生,用额头蹭了蹭肖若唐的腿,然后摇着尾巴舔着她的手背,就像当初在笼子里那样撒欢。

“哟,这小狗有眼色。”看着肖若唐一脸的宠溺,一旁的许开颜垂眸道。

“去去去,别蹭我,衣服再被你弄脏了。”见祸首又往自己身上蹭去,许开颜提起衣摆后退道。

“小主子,您回来啦?”济从跟着祸首从人堆里寻来。

“它怎么还认得我?”肖若唐起身,看着济从有些激动,仿佛济从身边还飘着自己那日狼狈无助的影子,故地重来,肖若唐想甩开却甩不掉那日的酸楚。

“这个……还是先去店里坐吧。”济从见此次肖若唐回来身边换了人,虽然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未多问。

几人跟着济从进了店里,当初离开的时候这儿只是一个简单的铺子,现在早点铺扩建,已经让济从经营得有几分规模了。

“它是如何让认出我的?”肖若唐坐下,祸首也紧跟在身旁,依偎在肖若唐的身边,一如那时蜷缩在笼子里的小奶狗。

“您的荷包上有您的气味,我每天都会用它来训练祸首。”济从每日都会用那日肖若唐随手留下的荷包来训练祸首,为的就是尽力帮肖若唐留住每一份属于她的东西。

不管可以留住多少,至少对于自己来说他日与肖老庄主黄泉相遇也是问心无愧了,海阔日后的重振,这还是要看小主子自己的造化。

延伸阅读

YIHUIARTS加盟  http://www.p-g-t-i.com/pxbk.shtml
YIHUIARTS挂画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

天之眠枕头加盟  http://www.p-g-t-i.com/d8lv.shtml
天之眠主要产品有慢回弹记忆枕、太空记忆枕、涨气枕、慢回弹床垫、慢回弹聚氨酯产品、慢回

天凌加盟  http://www.p-g-t-i.com/duau.shtml
天凌渔具总部经销批发的渔具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星光达珠宝加盟  http://www.p-g-t-i.com/yo84.shtml
简介深圳市星光达珠宝饰实业有限公司创立于1997年,公司秉承“诚信、敬业、和谐、创新

水晶坊加盟  http://www.p-g-t-i.com/st8t.shtml
水晶坊公司简介湖南金玉堂珠宝有限公司湖南金玉堂珠宝有限公司隶属于中崛水晶坊创业集团,

银达访客机加盟  http://www.p-g-t-i.com/gyy7.shtml
门卫通(访客机)集高明的RFID、二代身份证识别、视频定位、图像抓拍、证件OCR扫描

海荧光电加盟  http://www.p-g-t-i.com/bldc.shtml
厂家批发皮秒激光祛斑仪器?美容院专用皮秒仪器?电话:180-6873-6970,薇信

陆地方舟加盟  http://www.p-g-t-i.com/s0ta.shtml
陆地方舟是我国最早专门从事纯电动汽车核心技术研发及生产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为了实现“

欧诺重工加盟  http://www.p-g-t-i.com/py44.shtml
河南欧诺重工,是河南省一家大型烘干设备生产销售公司,公司旗下产品型号齐全,应用范围广

青鹰时代窗帘加盟  http://www.p-g-t-i.com/a7kl.shtml
青鹰时代窗帘本着顾客至上、质量的服务宗旨,以好、时尚、务实的品牌特点赢得了广大消费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综合)又是一个大坑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满地找牙“或许只有将《昭天吞噬禁经》修炼成功才能能清楚这黑洞的奥秘。”赵辰想了片刻,心中释然。翌日清晨,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天空一片血红,像着了火似的,就跟赵辰此刻的心情一般,黄昏将去,黎明重现,“娘亲,我先去演武场修炼了。”张灵神色略显担忧道:“辰儿,你伤势未愈,今日就在家中休息吧。”这是他

  • 脱离赫马计划[快穿]在线阅读第五章

    何萧要是早来三秒,看到的场景会和现在完全相反。骆北好不容易拔得头筹,正想一拳揍到另一边,何萧就来了。骆北相信,祁南绝壁是故意的。两人拉开了距离,何萧护着祁南,说:“骆北,你的心情……我不能理解,请不要做伤害祁南的事。”骆北冷哼一声,拧开水龙头冲了下脸,先他们一步回了班级。祁南是和李资一起回班的,他穿

  • 丑王爷的佛系王妃魔物拉米亚

    虽然在林牧的概念里面,妖魔之类的魔物与人类自然是不死不休的局势,但是在这个时空却是有些不一样。在很古老的时代开始,魔物虽然与人类关系偶有摩擦,但是总体来说还是能够较为和平的相处,但两族关系就在两次剧变中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第一次便是五百年前魔物对于人族的大规模入侵,当时的魔王不仅野心勃勃,而且权力欲

  • 我成了小说里的配角皇帝初入异界

    沈凉子用戴着镣铐的双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铁圈,她缩在狱房的角落里,杂乱的头发垂下来挡住她的眼睛,遮住了她眼中的愤怒。不过没人注意她,更重要的原因是,这里的每个奴隶不是惶惶地等待着烙印记号,就是已经烙了印痛地哀嚎,哪有人会去关心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啊!!”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凉子哆嗦了一下,她不用去看也知

  • 穿成六零娇气小福包在线阅读第8章

    “呃,那好吧,我要找一个地方把它给埋起来。”鸿虚说。小玺左右晃了晃。鸿虚便问:“小玺,你有办法?”小玺上下晃了晃。随后,从那蜕化完成的青龙口中射出一道青色光柱,笼罩住那具尸体,过了一会儿,光柱消逝,那具尸体也消失不见,鸿虚见状,惊呼到:“小玺,那具尸体在哪儿了?”小玺龙头向地下指去。鸿虚说:“地下?

  • [剧版沙海]梁山CP《在劫难逃》夺魂的黑冢

    阴暗潮湿的小巷子里,跌跌撞撞的走着一个男人,浑身邋遢,满身酒气。深夜的时刻街口寂静,只时不时的传来几声狗吠,男人明显已经喝大了,勉勉强强的凭借一点意识支撑着自己,双腿却不听使唤,摇摇晃晃的已经走不了直线,手中仍然紧紧握着酒瓶,仰头喝下一口继续往前行走,丝毫没有注意到隐匿在身后的冰冷视线。走了没多远,

  • 被迫加入港黑后我追到了干部第一场人机对战

    离开学校后,夏铭照着脑海中的记忆,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小屋。前世,夏铭虽然是个孤儿,但由于在**上天赋异禀,生活过得还不错,代打直播什么的,赚了不少钱。可在这个世界,前身的生活,夏铭只能用卑微两个字来形容。十二岁那年,夏铭的父母死在了城外的魔兽手中,留下刚刚能进入王者荣耀的他和一个十岁的妹妹。生活的重担

  • 系统抓错壮丁后[快穿]在线阅读第七节

    白袍男子重重跌落在地面,他口中吐出一口血,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无奈受伤太重渐渐也快失去意识。他躺在地上脑海中回忆着曾经,当年的他意气风发,实力强横,在一次剿灭行动中身为头领的黑袍男子逃掉,他为了斩杀黑袍男子苦苦追寻三月有余,终于在这发现了他,两人大战了一天一夜,都胜负重伤,黑袍男子却要借助符箓逃遁就在

  • 斗罗盘龙琴帝同人文书评在线阅读第二节

    两天的时间我整理了一下,又去了我必须要去的地方,才发现我好像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就连我在乎的人都不认识我了,这是讽刺吗?,“我走了又有谁会在乎呢,呵,没人吧,连她都忘了我”。我摇头叹息道。我将银行卡中的钱全部取出来换成了一个小金条,不管那个世界金子都是硬通货呀,顺便买了全套百科全书带着希望有用吧。这

  • 从宫崎骏动漫开始在线阅读第八节

    其实待在纪承淮身边这么多年,她也不敢保证自己的这番做戏,他会相信。只是她不得不*,如果没有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昨天发生的事情会成为一根刺,纪承淮对她的控制也会加强,这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她从来没在纪承淮面前这样哭过,也没有如此的示弱过,更加没有跟他透露出一种类似喜欢他的意思过。纪承淮会不会相信,就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