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闻香识男人之第一章

作者:Doings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宋知寒穿越了。

来这儿的第三天,她意识到并接受了这个事实。

“奶奶”,她叫住刘翠,“妈妈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刘翠瞪了她一眼,“不晓得!”

宋知寒抿了抿嘴没再说什么,因着方秀的缘故,刘翠一直不喜欢自己,在她眼里,宋勇娶了方秀就是错,自己的存在也是个错。

可对错与否,谁又在意呢。

宋知寒搬了个板凳坐在堂屋门口,太阳挂在山沿上快要西沉,一阵风拂过来钻进脖子里,带着寒凉。

秋天来了。

远远走来一个人,她眯了眯眼坐在那儿没动,反应像是迟钝了。

“知寒?”来人眼角弯弯,语气清甜,”怎么坐在这儿?是在等妈妈吗?”

是方秀。她越来越近,脸庞也越来越清晰,跨越了两世的距离朝她走来。

“妈妈。”宋知寒站起来,她眨了眨眼,一颗泪就滑了出来。

前世的宋勇在自己记事的时候就已不在,方秀一个人把她拉扯大,后来她去外地读了大学,找了工作,有了自己的圈子。她和方秀的距离也越来越远。后来她甚至不再回去过年,只是公式化的打一个电话干巴巴的说一句新年快乐。

最后一次,方秀打电话给她问她能不能回去看看,她是怎么说的?哦,她说,最近太忙了,下次吧。

下次吧。

她从来不知道,没有下次了。方秀得了直肠癌,在那次通话的第二天就离开了。

回家吊丧的时候她没哭,冷着一张脸站在门口迎接来吊唁的亲戚,没几个人,三三两两的,格外凄凉。

办完丧事她立马回了公司,连老板都主动来问她是不是休息几天比较好。为此刘翠到处说她就是个养不熟的狼崽子,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她想这形容可真贴切。

“怎么哭了?”方秀摩挲着她的脸,有些担忧,“哪里难受告诉妈妈?”

“妈妈。”宋知寒仰着头看着她,眼睛睁到发痛,她觉得其实没什么可哭的,眼泪却一颗一颗的涌了出来。原来她不是不难过,她只是不相信方秀真的就那样走了,她把自己封在一个盒子里,这么多年都在自欺欺人。

可是现在,她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清楚地意识到,方秀是真的不在了。她得了直肠癌,然后就死掉了。上一世的自己,永远都只是一个不会再有母亲的人。

“妈妈。”她用手擦去不断涌出的泪水,害怕看不清面前的人,“妈妈。”

她一声声的叫着,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妈妈。”她抱住方秀,脸埋在她的外套里。

方秀轻轻拍着她的背,也不再追问她是怎么了,“妈妈在这儿呢。”

“妈妈,你这几天去哪儿了?”宋知寒冷静下来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哭成这样。

来这里三天,她还没能很好地适应现在自己只是个四岁的小孩儿。“走的时候妈妈告诉你了呀,去外公家了。”她一下下摸着宋知寒的头,“你长大了该去上学啦。”

她说的隐晦,宋知寒却听懂了。家里情况竟这么差吗?连幼儿园的学费都凑不齐?

“那你怎么不带我去啊?”

”你外公家远,来来回回的,天气又转凉了,怕你感冒了不好。”

“爸爸跟你一起去了吗?我都没看见他。”她前世年纪小,记不清宋勇什么时候走的,只知道是得的肺癌。

提到宋勇,方秀脸色明显变了。她神色不太自然,“爸爸平时忙,这会儿可能在外面办事儿吧。”

宋勇还活着。可为什么方秀提到他并不热切?前世方秀很少在她面前说起宋勇,久而久之的自己也懒得问。她陡而想到刘翠的态度,也是了,不被婆家支持的婚姻,又是在这样的年代,有几个能圆满。

“妈妈,没关系的,你还有我呢。”她突然说这么一句,旁的人怕是会觉得莫名其妙。

方秀却似乎知道她意有所指,眼睛一红,“是,妈妈还有你呢。”她轻轻按住宋知寒的脑袋靠在自己脖颈处,“妈妈还有你呢。”

*

晚上的时候宋勇回来了。

一直是在照片里的人突然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宋知寒觉得有些诡异。她直勾勾的看着宋勇,叫了声“爸爸”。

宋勇没搭理她,踢了一脚门口的脚盆,水漫的一地。方秀僵了一下并没说什么,端起盆冲她笑,“知寒等等哈,妈妈再去打点水来。”

宋勇本是趴在床上的,似是被这声提醒,他侧过身来看了她一眼,“今天在学校怎么样?”

宋知寒:……

“我还没上学。”

宋勇皱眉,有些傻气的捶了捶脑袋,“哦,那你啥时候上学?”

“没钱上什么学。”

没钱?宋勇眉皱的更深了,他慢吞吞的伸进口袋里拿了一小叠东西递给她,“给,拿去。”

是钱。宋知寒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她是真的意外,“给我的?”

像是懒得再跟她说,宋勇把钱直接塞给了她,“拿去上学,别给老子丢脸。”说完,他又趴了回去,没过多久呼噜声阵起。

宋知寒捏着钱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二百五。

她嘴角抽了抽,不知这二百五指的是自己还是宋勇。

*

“知寒,自己进去可以吗?”方秀蹲下来和她平视,还是有些不放心,“要不还是妈妈带你进去吧。下次你再自己去。”

“没事儿的妈妈,你不是还要回去干活儿的吗?”回去晚了刘翠又要多嘴,她现在没有力量和她抗衡,只能尽量让方秀少触霉头。

“那好,妈妈看着你进去。”方秀整整她的衣服,笑眯眯的亲她,“别怕啊,老师和同学肯定都特别喜欢你,咱们知寒人人都会喜欢的。”

宋知寒也咧嘴,她冲方秀挥手,“妈妈再见。”

“妈妈放学就来接你哈。”

方秀看着宋知寒进了校门消失在拐角,她轻舒一口气,也背过身去。

宋知寒靠着校门,确定方秀不会看到自己后露了一个脑袋。她死死的盯着方秀的背影,眼睛瞪出泪来,近乎自我折磨般的想着,她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就像方秀无数次看着自己的背影那般,她这样看着,似是终于理解了她面对自己一次又一次离去时的绝望与无能为力。

这是你欠她的,宋知寒。她提醒自己,不知起的什么心思,似乎这样就能好受一点。

*

“女孩子怎么都这么爱哭啊?”

宋知寒听见这话莫名的往身后看了一眼,是个小男孩。

她给了他一个“有事?”的表情。

陈异作为一个年仅六岁的小孩儿自然是体会不到这个表情的意思,“你为啥哭啊?”他不问出来不罢休。

拜他所赐,她成功的没了想哭的心情,风贴在脸上,把泪黏住。

“你有纸巾吗?”她随口一问,并不抱希望。这个年纪的小男孩不把自己搞的一身泥就算好的,哪还指望他能够随身带着纸巾。

“给了你就告诉我你为啥哭?”

这小孩儿咋回事儿?宋知寒有些不耐烦,转身就要走。

“诶诶诶别走啊,给。”

宋知寒:……

“现在可以说了吧。”他也不着急,等着她擦完脸。

“说什么?”纸巾并没有很好的解决脸上的不适,她张望着四周,觉得还是应该去洗把脸。

找到了,升旗台下,有个水龙头。

“诶诶诶,你去哪儿啊?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陈异跟上来。

其实他见过女孩子哭,不止一个。可从没见过有人像宋知寒哭的这么……惨。这种惨,不是那种哭天抢地的惨,可具体的他也形容不出,只觉得无比的可怜,比他吃不到雪糕看不了电视玩不了**还要可怜。

他觉得自己只是想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可怜。

“什么问题?我看是你脑子有问题吧。”宋知寒心情本就不好,重生以来,除了方秀,她对任何人都没什么耐心。

“你!”陈异被她这句噎住,反应过来气得跳脚,“你怎么能骂我呢!我要告诉老师!”自己明明是好心啊,怎么这个人这么不知好歹。

他声音大,震的她只觉得脑仁疼。

“骂你怎么了?你赶紧走,不然等会儿还打你。”她开了龙头接了一捧水,秋日寒意已深,水还是有些凉了。

她两三下洗完,拿出纸准备擦脸,余光看到陈异还在,“你还不走?”

陈异胸口起伏的厉害,想反击又说不过她,盯着她手中的纸巾一把抢了过来,“这是我的!不给你用!”

宋知寒无所谓的看了他一眼,“不用就不用。”她懒得再跟他说,紧了紧书包带子朝教室走去。

“不行!你不准走!”陈异深刻地发挥了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不过眼下他偏离了最初的想法,只是单纯不想看她那么嚣张。

见对方像是没听到似的继续走,陈异伸手拉住了她的书包带子。

他比她高半个头,又是男孩子,力气自然比她大些。宋知寒根本就没料到他会来这招儿,被扯得往后一仰,直戳戳的倒在了地上。正值开学,到处都是人,宋知寒这么一倒,周围的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来。她书包垫在下面倒是没伤着哪儿,可也妨碍了她迅速爬起来,尽管只是被一群小孩盯着,她仍觉有些尴尬。

迟来的怒意让宋知寒冷了眼,她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罪魁祸首,“拉我起来。”

“啊?哦哦。”陈异呆在一旁像是吓到了,他本意可不是这样,再说他也从不跟女孩子动手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他把她拉起来,话还没说完。

宋知寒扯住了他脖子上的红领巾。

这红领巾是他央着张玲买给他的,全校就这么一条,为此他一直带着,觉得风光极了。

“咳咳咳……你……咳咳……”他脖子被勒的生疼,话断断续续的,只觉得马上就要断气。

周围的小孩儿只看见小姑娘拉着男孩脖子上的红带子,哪看得出内里的暗潮汹涌,都觉得甚是无趣,四散开来。

“还想问我问题吗?”

陈异猛摇头,想挣开她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儿,巨大的恐慌让他冒出了泪。

“你别杀我——呜呜呜呜呜——”

陈异的泪滴在宋知寒的手背上,她像是被烫着了,松开了手。

大人和小孩之间果然是有代沟,就像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会以为自己要杀他。

现在是法制社会啊孩子,你这脑子想的是啥?

她本怀着怒气,此刻也消的差不多了,看到眼前的人被自己搞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她破天荒的感到抱歉。自己怎么说也是大人,怎么跟他一般见识。

“别哭了。”她不自在的劝着。

陈异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退,三两下把红领巾扯下来扔在地上,然后,泄愤似的踩了好几脚。

宋知寒觉得他应该是把那红领巾当成自己了。

“咱俩扯平了,你走吧。”她这回可不会先背过身。

陈异这回倒是没再多说了,跑的飞快。

延伸阅读

伊品堂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yg9f.shtml
伊品堂礼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

童得乐童装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bfnm.shtml
童得乐童装加盟详情汕头市威制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设计、生产各类幼儿园配套用品的服装

皮象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n0jp.shtml
河南皮象皮革护理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生产“皮象牌”皮革护理品为主要产品的化工制造企业。

古今通宝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ugan.shtml
作为“古今通宝”的品牌拥有者——历藏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凭借自身的雄厚经济实力和前瞻性的

魔法城堡国际幼儿园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6fke.shtml
魔法城堡国际幼儿园隶属于湖南魔法城堡教育有限公司。我们专业从事教育婴幼儿教育幼儿园。

云斯顿男装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s8wt.shtml
上海云斯顿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90年代,坐落于国际大都市——上海。公司初期是为欧美及日

亮钻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ddat.shtml
亮钻安卓主板采用瑞芯微RK3066高性能应用处理器平台,主频可达1.6GHz,双核C

微兔020互联网智能收银机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g347.shtml
微兔TOOPOS是为传统社区便利店升级互联网+便利店而自主研发的终端一体设备。too

韵凯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notc.shtml
韵凯益智玩具是由韵凯家居制品(深圳)有限公司生产制造的,很多家长对宝宝的玩具那是诸多

优佰鲜果加盟  http://www.lucas-araujo.com/uvya.shtml
优佰鲜果始于2013年,2014年建立四川省集产地直采—仓储—冷链运输—批发和零售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通冥鬼医第七章在线阅读

    顾天铭不单单亲自带着千菱儿去买了衣服,还去找了造型师化了妆。看着那镜子中更加焕然一新的自己,心更凉了一下。白阳的衣服,白阳的仿妆,还有白阳生前最喜欢的铂金百合项链……千菱儿好像知道顾天铭到底要做什么了,他想让她成为白阳,让千菱儿这个人用这样的方式活着,用这样的方式赎罪。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顾天

  • [文豪野犬]言魂之突破。北斗重生的第二重!

    平静的一夜过去了,清晨,尘风照常来到院子中。进行着龙傲诀的修炼。只是不同的是他这次将紫灵诀和龙傲诀同时修炼。紫灵诀的修炼类似于魔法师的冥想,同样是感悟和吸收。不同的是紫灵诀可以随时随地的吸收天地间所有的元素,也就是紫灵诀所称的天地元气。而冥想却不可以。魔法师的冥想只能在安静的时刻才可以。局限性很强。

  • 葬花忆在线阅读清新脱俗的抢劫(求养肥)

    “你……”肖阳气炸了,顶着脸上的鞋印,几乎将牙齿都咬碎了。不过,面对这仇恨的迫视,秦枫仿佛浑然不放在眼内,嘀咕起来。“怎么还没有选项,莫非要将他杀了,才会有选项出现?”他刚才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压榨一下系统。可惜,连半个鸟选项也没有出现。听着秦枫这一番嘀咕的说话,在场的众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连肖

  • 陌城以殇之创建人物(3)

    回到房间,锁上门,杨清风马上打开包装箱,激动的拿出**头盔,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身上的血也仿佛要沸腾一样,很是激动。头盔有些像摩托车的头盔,只是做工更加精细,线条柔美,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巅峰”二字,周围有些花纹装饰,看起来很漂亮,杨清风在上面狠狠的亲了口:“巅峰哥来了。”按照说明书的安装方法

  • 魔妻难追:我的师父很诡异在线阅读第八节

    红叶村坐落于西唐边陲,本是人烟稀少远离尘嚣的一片世外净土,后有文坛大家在深秋之际游历于此,见满山枫叶肆舞飘零不禁心生感触,随即下车吟出了“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绝妙诗句,红叶村也因此而得名。傍晚时分,一轮缓缓西垂的红日与遥远天际处的妖娆晚霞交相辉映,如风情万种的绝代佳人一般撩拨着人们的心

  • [综英美]那颗星星在线阅读第五章

    下午1:30地点:教室同学们正在教室里面做着考卷,有的奋笔疾书,有的埋头思考,还有的嘛......买埋头睡觉......(这个人就是前面提到的恶霸的儿子—宦辰诚(男25号))监考老师在仔细的看着各个同学,生怕错过了有人作弊的这种事情。现在的同学们都特别会干这种事情。考场一片寂静,但是往往这种时候危险

  • 召唤师:御兽震雷削【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你既然知道,那就不刚好可以不用问了!”“可是不知道的话,俺程咬金会睡不着的。”看着程咬金连家乡话都蹦出来了,银面知道程咬金此时的确是比较着急的,不过也只是比较。“就你我还不知道,说是这么说,顶多也只是今晚而已,过后,保证睡得比谁都香。”听到银面说这话,程咬金还是不想放弃,于是连忙凑了过来,之后便是

  • 开局被人当做驱鬼天师在线阅读第八章

    温棉棉瞪大双眼看着温千雅的手,那单薄的衣服在此时脆弱不堪。时间仿佛回到了五年前。那个男人以同样的方式、强十倍的力道,撕开了她的衣服,私磨了她的肌肤,生生将她占有。“嘶拉——”衣服在碎成布料的那瞬间,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接纳。她怕极了。疯了般挥动着拳头,打在健硕结实的胸壁上,一股带着死亡气息的冷风随之压

  • 综漫从地灵殿开始在线阅读第八章

    守城将领打开城门,迎接着莫雷和他的军队进入城内。此刻军心受到鼓舞,城中的将领和士兵对莫雷都充满了敬佩。待确定所有人进城,守城将领才将关闭城门。“恭喜莫雷殿下,受到诸神保佑,赢得了胜利。”一位将领笑嘻嘻地恭喜道。的确莫雷的战绩实在是太够震撼了,以让人难以想象的微小损失,歼灭了我方人数三倍的敌军。这不由

  • 时如梭亦如歌中毒少年

    第六章纵然有再多的不情愿,我离开凌雪山庄的日子还是很快就到了。看着最疼爱我的爷爷,娘亲,哥哥,还有那个虽然对我严厉但也无比疼我的老爹,心里有一千种,一万种的舍不得。但我不能让他们为我担心,我也只是离开八年,八年后我还是会回来的,回到我最爱的亲人身边。走到爷爷身边,爷爷看着我说“沫儿,你从小就被宠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