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男主他太随心所欲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鸽子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十二月雪地死婴案。

十二月二十三日,北方人过小年的那一天,杨家半夜敲响了衙门口的登闻鼓,一家人面目崩溃的告诉县太爷,他们未满周岁的一对女儿不见了,在第五天,这对女儿被发现在雪地里,却早已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这么一宗骇人听闻的案子却着笔不多,只是匆匆带过,后面直接就写出了凶手便是婴儿的奶奶,因为嫌弃两个都是女儿所以才狠心扔到外面。但是这份由主薄代写的状纸上却没有凶手的画押,因为答案宣布出来的时候凶手情绪激动到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当场死亡,所以此案也就草草结案。

许亦华很难想象,这个看似风平浪静的小县城,在三年前居然发生过这么多起人命案子。

他来到这个小镇不过几天光景,据顾启说这一年来发生最多的事情就是东村的李叔偷了隔壁邻居张大婶的衣服,周大爷的牛又跑到吴家菜地里乱踩,而三年前……

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几个看似毫无关联的案子之间是否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与如今这两桩案子之间又有何相同之处?

除了能够证明叶孤松来过这座县城,还能证明其他的么?

叶孤松是否和这几桩案件有关联,他是凶手、受害者或是证人?

施斌又是怎样和叶孤松相识的,两人在三年前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如果能够将这些事情查清楚串联起来的话,是否就能查清楚凶手?

脑海中思绪万千,许亦华不得不认真的思考着一切。

“走!”

顾启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忽然站了起来。

许亦华抬头:“去哪儿?”

“查案。”

顾不上吃午饭了,两人简单的锁了案发现场的门便出了县衙,按照三年前几宗疑案的时间顺序先后拜访了几位当事人。

首先便是正月孙家财产分割案。

孙家是丘兴县有名有姓的大家,房屋盖的非常的气派,孙家长子被谋杀,其妻未育儿女,势单力薄,这堂堂孙家大宅自然是被孙家二子孙昌德抢了过来,几间商铺不用多言,也归了孙昌德所有。

顾启和许亦华敲响孙家大门的时候,正好碰上孙昌德出门,后者手中一把折扇摇摇晃晃,看起来一副风流潇洒的摸样,只是大腹便便,穿金戴银,又用眼角看人,很难让人喜欢起来。

“孙少爷这是去哪儿玩?”顾启一看见孙昌德就笑眯眯的上前去打招呼,露出一副很懂得表情一脸猥琐,“又去杏红楼找你的小柳红?”

“胡说。”孙昌德看起来平时也没少和顾启说这些油嘴滑舌的话,这会儿用扇子在顾启头上假意打了一下,看样子两人还颇为亲昵,“这个点杏红楼里的姑娘还在休息呢,少爷我是去吃饭。怎么着,顾捕头,今儿我请你,一块去吃一顿?”

顾启用眼神指了指跟在他身旁的许一华,凑到孙昌德耳边道:“孙少爷,不是我不给面子,实在是因为这位的原因,我不能跟你一块去。”

“这位是?”孙昌德眉头一皱,想起了之前下人探听的事情,“莫非这位就是那位注明的断案高手许亦华许公子?”

许亦华颔首道:“正是学生。”

孙昌德忽然一反常态热情了起来,连忙伸手将顾启推开,快步走到许亦华跟前,急切道:“许公子光临寒舍,可是因为三年前家兄被害的事情?”

许亦华一愣:“正是,我们正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可否请孙少爷将当年的事情仔细的说清楚。”

“当年家父因病去世,下午的时候兄长便来寻我,说是要分割家产,我当时心中正悲痛,自然是不愿意,谁知兄长竟然闹上了县衙,我与他百般争执,可是兄长就像是吃了秤砣一样,铁了心要分家。那天晚上,我心里烦躁,*气没有守灵,不曾想……大哥他……他……”说到这里,孙昌德脸上露出悲痛的表情,他恳切的看着许亦华,“许公子,请你一定要找到凶手,我一定要为大哥报仇!”

“孙少爷,不知令嫂如今可在府中?”许亦华问道。

孙昌德闻言恨道:“我兄长不过去世半载,她便另许人家,如今她早已不是我孙家的人了。”

“她现在何处?”顾启问道。

“妾身不知啊。”一听顾启问的是三年前的事情,那再嫁他人的妇人李茹未语泪先流,几乎要哭倒在地,“妾身晚上不过是起夜去茅厕,谁知回来就死了丈夫,妾身只是一位弱女子,各位大老爷说是如何便是如何,如今还来问妾身做什么?”

许亦华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毛,有些招架不住般往后面悄悄的退了一步。

顾启见状忍不住笑出声,又急忙敛了表情问道:“你去茅厕用了多久的时间?”

“大约半柱香……”李茹说的也不是非常的肯定。

“你什么时辰起床的,起床的时候可否惊醒了孙大少爷,你起床后是否是与随身丫鬟一起去的茅厕,房间里面本来是有马桶的,你为何舍近求远要去院中的茅厕,孙大少爷有明显挣扎的痕迹,挣扎的动静你没有丝毫发现吗?”顾启却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李茹明显有些慌张,额上有些微的汗水,下意识的看向门外,想要寻找什么人:“妾身……妾身不知……”

“你可认识叶孤松?”

听到这个问题,李茹的脸上露出些许茫然:“什么?”

顾启叹了口气,冲许亦华摇摇头。

这桩案子与此次的案件没有任何关联。

其次是第二桩案子,二月四桥村溺水案。

这个案子的死者是一名男性,出事的时候正好家人外出不在,所以尸体许久无人认领,家中家徒四壁,也没有什么好让人惦记的。再加上案发时间距离现在过去了三年,几乎没有什么线索。不过,当顾启开口询问当时检查死者的仵作时,案情立马简单的一目了然。

仵作和死者有过几面之缘,所以在一次死者*钱赢了之后,起了歹心,所以将死者在河中溺毙,伪造成是其投河自尽的样子。再加上身为仵作,检查尸体的时候又隐瞒了一些重要的线索,所以这个案子便被定性为自杀。

将杀害孙家大少爷的李茹和见财起意杀人的仵作锁进了大牢里,顾启站在街道上情不自禁的感叹:“县衙里面的差役都是吃屎的吗,这么简单的案子,居然还抓不住凶手?”

许亦华咳嗽了一声,低声道:“你现在也是这个县衙的捕快。”

这句话把自己也连带着骂进去了,顾启想了想,添了一句:“三年前的差役都是吃屎的。”

许亦华有些无奈,只好转移了话题:“接下来是抢劫案,也是叶孤松出现的时间。”

“虽然前两宗案子与本次的案件并没有什么关联,但是这件抢劫案的当事人必定知道些什么。”顾启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天色,“趁着现在天还没有黑,我们抓紧时间。”

许亦华偷偷摸摸自己空空的肚子,觉得顾启查案比他还要认真。

“你说叶侠士啊。”老者还记得这件事情,并没有因为时间太久年岁较大而忘记,只是说起话来稍微有些颠三倒四,“当时小老的钱袋被人抢了过去,就是这位侠士出面抓住了抢钱之人。那可是小老用来买药的钱啊,真是多亏了叶侠士,好人啊,真是好人啊……”

“陈老伯,除了这个你还记得什么事情吗?”许亦华闻言问道。

陈老伯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手中杵着一只光滑的拐杖,他眯着眼睛似乎是在努力的回想着:“叶侠士还送小老回家了,还跟小蝶一块帮小老煎药,都是好人啊,小蝶姑娘也是好人,给小老做饭,还给我这个老头洗衣服……”

“小蝶?”顾启疑道,“陈老伯,这位小蝶是什么人?”

“小蝶是位好姑娘,小老很喜欢她,可惜无父无母,那么好的一位女子,却死的那么早……唉,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呢……叶侠士也喜欢她,还托小老做媒……本来多好的事……”

顾启和许亦华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问道:“她住在哪儿?”

陈老伯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就在那儿,从小老家就能看见小蝶姑娘的家。”

听完陈老伯的话,两人立马转身往小蝶的家匆匆而去,路上顾启问道:“我记得第四宗案子,那位自杀身亡的女子便唤作小蝶吧?”

“不错。”许亦华点头,“按照地址来看,应该是这家不错。”

推开虚掩着的大门,细小的气流带起了无数的灰尘,在空中飞舞。里面有着潮湿的味道,微微发霉,气味很难闻。

这是死者小蝶的家,从三年前死后就没有人踏入一步。

“咳咳。”许亦华咳嗽几声,掩住了口鼻,“户籍上面的记录是小蝶七八岁的时候被家人遗弃了,靠邻居们接济才慢慢长大,所以没有什么亲人,死后甚至尸体也无人认领,只能让两个衙役抬到乱坟岗葬了。”

“嗯。”顾启无意识嗯了一声,推开了小蝶的寝房。

虽然寝房里面结了不少蜘蛛网,也满是灰尘,但是东西却保存的完好无损,顾启在屋内找了一圈,没有发现有什么线索。

“你们是什么人?”门口忽然传来妇人的声音,“你们在里面干什么?”

顾启从里面出来,才发现外面有位年长的老妇人探着脑袋往屋子里面看。

“你们是衙门的人?”那妇人挎着竹篮,里面装了不少的野菜,头上系着一条蓝色的头巾,看样子是准备回家做饭。

“是的,这位大嫂,可曾认识这屋子里面的人?”顾启连忙搭话。

“认识认识,这姑娘小时候还在我家吃过饭呢。”老妇人笑道。

“大嫂可知道小蝶为什么会自杀吗?”顾启问道。

老妇人闻言一愣,似是想说话,不知想起了什么又忍住了,只是连连摆手:“这种事情我哪里知道,我还要回家做饭了。”

顾启捅捅许亦华的腰。

许亦华不明所以的回头,只见顾启对他眨着眼睛,用嘴示意了一下老妇人,又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道:“快,出卖一下你的美色,把话问出来。”

许亦华哭笑不得,竟也觉得此法可行,按照顾启的话扬起了亲切的笑容,快步追上老妇人温言道:“大嫂,你不要害怕,我们只是来问几句话,你就当做是故事讲给我们听便好。”

那老妇人见了这笑容,也跟吃了迷魂药一样,心里头想着小伙子真俊俏,嘴门子也不知不觉松了口:“那我就说了,你们不要跟别人讲是我说的。”

顾启竖起耳朵点点头。

“我也只是听说的,要是说错了你们别怨我。”老妇人首先警告了两位一下,然后就迫不及待道,“三年前,村里头忽然来了一位武林人士,天天守在小蝶的门口,嘘寒问暖。我们都以为小蝶迟早要嫁过去,谁知道一个月后小蝶就自杀了,当时大家都不知道小蝶为什么要上吊,好端端的有什么想不开的呢,后来我想起来了,有一天晚上,忽然下起了大雨,我出来收玉米的时候,远远看见小蝶跌跌撞撞的往家跑,她身后好像还有两位男子……”

“两位男子?”顾启不得不打断老妇人的话。

“没错,是两位男子,其中一位就是日日到她门前守着的那人,还有一位是谁我就不知道了。”老妇人接着道,“我当时着急收玉米,没有仔细看,不过我听见小蝶好像说了一句……叶大哥,施大哥,你们喝醉了,快些回去吧……后来第二天小蝶就上吊了,我在想会不会那天晚上……”

老妇人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但是顾启和许亦华却都明白她想说明的意思。

顾启顿了顿,问道:“小蝶是不是少一颗牙齿?”

老妇人疑道:“你怎么知道?小蝶当年和我家妮子玩闹,不小心摔了一跤,摔掉了一颗牙齿。”

顾启忽然伸手捉住了许亦华的手腕,定定的看着他。

“怎么?”许亦华干涩的开口。

顾启压低了声音:“开棺验尸。”

延伸阅读

万古建筑加盟  http://www.metrodesignchicago.com/pikq.shtml
万古建筑坐落于风景秀丽的南岸区从事防水领域新型材料和技术的研究、引进、生产、推广,以

舒爽宝加盟  http://www.metrodesignchicago.com/xbrw.shtml
舒爽宝床上用品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崇川区舒爽宝家用纺织品厂的诚信、实力和产

新空气加盟  http://www.metrodesignchicago.com/d3z3.shtml
新空气环保是一家从事餐饮油烟净化器工业油雾废气净化设备厨房烟罩烟管白铁通风工程空气净

坚果印象加盟  http://www.metrodesignchicago.com/02b.shtml
坚果印象主要经营的是坚果,果脯,以及健康饮品;现在休闲零食行业消费需求旺盛,随着人均

福人德加盟  http://www.metrodesignchicago.com/seg0.shtml
“福人德”既是红珊瑚系列产品的品牌,又是企业之冠名。是指1996年8月由台湾金銮国内

剑桥涂料加盟  http://www.metrodesignchicago.com/u5ir.shtml
世界油漆品牌英国剑桥漆,创建于1889年,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是英国御用品牌,英国剑

尤莱克包装印刷设备加盟  http://www.metrodesignchicago.com/a24h.shtml
尤莱克包装印刷设备,福建地区条码设备供应商和服务商。供应:斑马全系列条码打印机,如1

杰尼雷萨加盟  http://www.metrodesignchicago.com/dthi.shtml
杰尼雷萨男装一贯坚持,质量、诚信至上的企业宗旨,杰尼雷萨男装秉承以人才为中心、以质量

卡迪加盟  http://www.metrodesignchicago.com/acje.shtml
卡迪玩具设计有限公司,是一家玩具、工艺礼品、产品设计公司。本公司制作产品效果图设计,

李福记珠宝加盟  http://www.metrodesignchicago.com/47g.shtml
李福记珠宝隶属于老號珠宝商行有限公司,位于深圳,创始于1999年,旗下受知识产权商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狐妖:开局扮演大剑豪只因为你是肖战

    彭楚粤府。“粤粤,那三位是你朋友?”夏之光问彭楚粤。“刚认识的新朋友”彭楚粤说。夏之光:“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咱们好好聊”彭楚粤:“这么快?”夏之光:“嗯,子凡还在客栈等我,我需得马上回去”彭楚粤点点头,说:“好吧,不留你吃午饭了”夏之光走后,彭楚粤走到初心语等人在的小亭子里。“我要去肖战那一

  • [金泰亨]我下凡好辛苦在线阅读第6章

    秦寻吃的这一顿,确定吓了李文杰一跳,因为秦寻前前后后吃了将近2万!这点的菜都还不算太贵,硬是吃的数量加起来有2万!当然,区区2万,光是李文杰自己的零花钱就够用了,但是,秦寻走之前说了什么,治好自己的隐疾。要知道,除了自己父亲以外,就连李文杰的母亲都不知道李文杰有隐疾,当然这个隐疾李路飞找了很多人,都

  • 青冥之长天在线阅读第七节

    今夜玉黛当值,来不及欣赏那如钩弯月,便被拉入郡主闺房,薄薄月光洒进来,她看到与平日别样的郡主,玉黛坐在床边,郡主亲昵地拉她手,眼中熠熠生光,眉飞色舞细细地和她勾勒她与吴公子的未来玉黛想这便是爱罢,未来有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尊主想让我的学的是这个吗?不知他老人家出关了没...一回生二回熟,玉黛随娴宁

  • 灵动天空在线阅读沐沐?

    卫生间中。云君沐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脑海中回想着一切,眼眸之中闪现着不可思议,嘴中喃喃自语的道:“那老者竟然没骗我……我真的重生了……”“……怪不得从小……学**部分新事物……我都有种……熟悉的感觉……”云君沐从小的成长就惊世骇俗,半岁就可以独立行走,一岁的时候就可以自由言语,从六岁上小学后,到十八岁

  • 妖猴悟空第5章在线阅读

    “缝合起来吧!”,停尸房里,秦明脱下胶手套摘除口罩后,对身边的助理道。耿凤臣捂住口鼻道:“怎么样?”“从身上的伤疤来看,这三人就是亡命之徒。”“我没问他们三个是什么人,我就想知道他们三个是怎么死的。”秦明不紧不慢的打开水龙头,抹上消毒液开始洗手,“你知道**有多少个致命穴位吗?”耿凤臣摇头。“**周

  • 灵幻世纪—幻术灵气破世纪之平板支撑(1)

    神珠大陆是一个崇尚武力的大陆,人**内都有本命珠,为了觉醒本命珠就要修炼神力,当神力浓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可以觉醒本命珠。可是每个人的本命珠也是各有区别的,身体力量生来强大的就可能觉醒形珠,而精神力量强大的则觉醒意珠,同时兼备这两者长处的就可以同时觉醒形、意珠。形珠和意珠均由丹田召唤而出,不同的是

  • 你会遇见阳光在线阅读第9章

    第九章牙刷和牙膏“皇上到……”逸夫科技楼外面跪了一地。“承乾,你现在身体怎么样?”李世民扶起李承乾,“这两天你多次生病,好好修养就是了,出来干什么?”李承乾并未回答李世民的问题,“父皇,请随我来。”到了院子里面,摆了几只木棍,棍子上面还带着毛发。李世民指着这些东西,好奇地问:“这些刷子是用来刷什么的

  • 遗落古境之塔墓悬棺在线阅读第7章

    07。失眠了再说天景一大早便来找舞华,怎知她早已出门了,当下是又怒又气。这个女人,就这么不愿意见到他吗?于是留下一封信,便打道回府了。舞华回到玲珑阁,就见到了天景的信,打开一看,竟是一张地契。这个人呀,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好。又想起今日放了他鸽子,还不知他多生气呢。那么骄傲的男人,怕是死心了吧。也好,

  • 出租车灵探之第八章

    比赛开始了,司蕾她们队还是有一些优势的,至少她们这边的队员平均身高明显比对方高些。不知道是看到她们这样的优势,对方的士气就弱了还是怎么了,一开始,她们的分数就领先了。田田依旧是我行我素,完全忽视司蕾的存在,她俩的配合让不懂篮球的人看了都会喊骂,甚至会让人产生错觉:这两个人难道是对手?司蕾有好几次想要

  • 英雄联盟觉醒归来在线阅读第10章

    丰冽见胤天擎沉默不语,眼神迷离神伤,出声问道:“怎么了?”“哦,没事。”胤天擎回过神来,干笑道。“师父,现在距离上次天子降临过的几百年间都发什么有什么大事么?”“几百年?”丰冽眼神不解地看着眼前的胤天擎。不过想想此子神秘无比,眼神微微缓和。“也才一天吧,你坠落在苍云山脉之中时,正是天子降临之时。”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