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综英美]全家都是主角,除了我。在线阅读卓雅之死(一)

作者:冬沙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怎么在这里?”男人看着她,皱眉道。

“看你英雄救美,死了没。”

“救美?”

“不美吗?”

“不怎么美!”

“……”

承野转身回房间,慕葕想跟进去被挡住,承野有些不耐:“你想干什么?”

慕葕沉默了一会儿,有些尴尬地说:“刚才……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了。”

承野挑眉:“你误会什么了?”

“误会你在这里跟别的女人开.房。”慕葕脱口而出这么一句大实话,但只不过一秒钟就后悔了,她这样的话很容易让人以为她在吃醋,虽然她确实有些不痛快。

“我没有。”他认真地回答,倒是让慕葕没办法往下接话。

“哦。”慕葕尴尬地笑了笑,“是,是没有。”

说完,慕葕趁承野不注意,从他的胳肢窝里钻了进去,承野的房间里除了一些包扎伤口用的碘伏和纱布,什么都没有。

而先前看到的床上拱起的地方,也只是空气而已。

承野不打算跟她纠缠,拿了碘酒和纱布,径直走到床沿边坐下,处理伤口。

“你受伤了?”

“嗯。”

“不冷吗?”慕葕轻声问,这样的大雪天,他连上衣都没有穿,屋里的暖气明显就是摆设,一点用都没有。

承野低着头,没有吭声,裤子上的裂口被他用力撕开,大腿外侧一条深深的刀痕带着已经翻白的血肉直直地跳入慕葕的眼底。

“冷可以止痛。”他咬住绷带,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那帮人干的?”

“嗯。”

“你不是很能打架吗?怎么还会受伤?”

承野没说话,他用牙齿咬断了一截纱布,一声清脆的撕裂声回荡在空荡的房间里。

“跟你说话呢,你是哑巴吗?”

承野还是没有吭声。

慕葕走过去:“我帮你吧。”

承野没有抬头:“不用。”

慕葕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药棉,拔高音调:“我说我帮你。”

承野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再阻止。

慕葕蹲在他面前,看着刀痕发愣,右手只敢轻轻地触碰伤口周围的皮肤,皲裂,粗糙,像是久未逢雨的干涸大地。

大腿是整个身体最受保护的一片领地,怎么还会这样?

她想问,但还是忍住了,谁都有不为人知的过往,她相信总有一天,他会亲口告诉她。

慕葕痴痴地愣了许久,承野一把握住她的手,声音凌冽:“摸够了吗?”

慕葕盯着他看了一眼,立即抽出自己的手,随后拿起药棉,用碘酒轻轻地在伤口处擦拭。

她能感觉到他在微微颤抖,但他却一声不吭,直到她帮他处理完整个伤口。

“那个叫黑哥的男人,要找什么东西?”

“夜明珠。”

“夜明珠?”

“佛像身上的夜明珠。”

“不是佛像?”

“佛像很大,不会有人随身携带。”

“他跟雪狼是一伙儿的?”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他跟雪狼的关系,但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一样的。”

“你是怎么看出来他们的关系?”

“我猜的。”

“如果猜错了呢?”

“猜错了就没办法了,只能硬打。”

“多吉的死,跟他有没有关系?”

“不排除是他杀了多吉。”

慕葕处理完承野的伤口,说:“好了,记得不要沾水。”

“谢谢。”他随手拿起床上的外套。

“那我回房间了。”

“嗯。”

慕葕走后,承野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就着打火机微弱的火苗吸燃,半明半暗中,他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他勾了勾嘴角,吐出一缕青丝。

晚上,慕葕彻底失眠了。

她脑海里全是承野那条腿,粗糙的皮肤,随处可见的疤痕,都让她无法直视。

他为什么要冒着危险救她?

想到这里,慕葕不敢再往下想。

她用枕头蒙住连,反复挣扎到凌晨四、五点才终于精疲力尽地睡过去。

第二天,天已大亮。

花姐站在柜台算账,屋里已经没有暧昧的粉红色灯光,“粉红客栈”里的一切仿佛都很正常,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有些不太正规的“场所”。

承野从楼上下来,花姐笑着对承野说:“帅哥,再来啊。”

承野没接话,走了几步又退回去,问:“这里有租车的地方吗?”

花姐想了想说:“出门右拐,不到五百米的地方有条小巷子,那里有个修车铺,你去问问。”

慕葕也收拾好,跟了上来,问承野:“你要租车?”

承野皱眉:“你想要走去达孜?”

慕葕:“……”

慕葕跟着承野沿一条曲折小道,越走越窄,终于找到了那个修车铺。

修车铺的老板是个中年男人,皮肤蜡黄,个头也不高,一双眼睛转得贼溜。

他听见承野说想要租车,顿时喜上眉梢,指着停在路边的一辆吉普说:“不要看它破,像咱们这种地方,路况本来就不好,好车租的价钱太贵,完全没必要。我这个人一向善良,这车子便宜卖给你们了……”他说话的时候,眼睛已经笑成一条缝,油腻得让人犯呕。

承野说:“我没那么多钱买你的车,还是租吧。”

老板显然有些不太高兴,脸色立马就变了:“我这车可经不起折腾,租给你们弄坏了我找谁赔,要么买要么就别耽误我做生意。”

承野沉默了一会儿,正要转身,只听见慕葕说:“多少钱,我买了。”

老板顿时上演一出川剧变脸,立马又换了一副嘴脸,殷勤万分地带慕葕去看车:“还是这个姑娘有眼光,两万五卖给你一点都不亏。”

承野说:“你这车全新的才四、五万,轮胎、车灯连油门都换过,最多五千。”

老板“嘶”了一声,对着承野没好气地说:“我说你这人,光拆我台是不是?”

承野淡淡地说:“只是不想你讹人。”

老板怒了:“你到底会不会说话,谁讹人了?爱买不买,不买滚蛋,我看你方圆哪里还租得到车。”

慕葕已经开始从包里翻钱包:“两万五是吧……”她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可以刷卡吗?”

老板白了一眼承野,笑嘻嘻地走到慕葕面前:“可以可以,还是这位姑娘大气。”

承野点了一根烟,站在路边,没有再说话。

慕葕付完钱,老板把车钥匙给她,低声问慕葕:“你男人太小气了,跟哥哥走吧,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慕葕勾了勾嘴角,挑眉道:“跟你啊?”

老板点头如捣蒜,笑嘻嘻地说:“对对对……”

慕葕勾了勾嘴角,几步跑到承野身边,挽着他的胳膊,小鸟依人模样,指着老板一阵娇嗔:“老公,他非礼我!”

承野身材高大健壮,再加之他眼神冷漠,外人谁敢轻易靠近,慕葕这样一句话,吓得老板脸色煞白,急忙转身跑回店铺,关了门:“我,我可不知道她是你老婆!”

“老公?”一个声音悠悠地从头顶上方传来,慕葕抬头,刚好对上承野的一双眼睛。

慕葕也不躲闪:“总有一天会是,我只不过是提前行使权力而已。”

承野没接话,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蒂丢在地上踩了两脚,随后开门上了驾驶座。

破吉普倒也听话,慢吞吞地开了快1个小时,也没出什么事,比想象中的状况要好很多。

车子开了半个小时左右,慕葕的电话响了。

和之前没有接到的法国号码一样。

这一次,慕葕的信号还不错,打来电话的是刘芳。

刘芳:“你去哪里了?”

慕葕:“西藏。”

刘芳:“西藏?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做什么,那种地方危险得很,要是出了事可怎么得了?”

慕葕:“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刘芳的语气有些急躁,倒真像是对慕葕非常关怀的长辈姿态,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你最近还在吃药吗?”

慕葕听出她今天的关怀过于殷勤,实在不想跟她迂回下去:“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超毕竟是你的弟弟,虽然你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后面的话不用猜,慕葕都知道她想说什么。

“我们已经分手了。”想起手机里那个孤零零的“好”字,慕葕淡淡地说,“他也没有异议,你可以放心,用不着这样。”

刘芳有些尴尬:“我不是这个意思……”

慕葕笑了笑:“那你是什么意思?”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小超心里并没有放下你,你是知道的。”

慕葕:“我可真不知道。”

刘芳:“阿葕……”

慕葕哼笑道:“那您想让我怎么样呢?”

“跟他说清楚。”刘芳的语气带着一丝哀求,“慕葕,你放过他,算大伯母求你。”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慕葕看了一眼承野,“你就跟他说,我已经找到新的伴侣,比他更好。”那意味深长的后半句,愣谁都听得出来是什么意思。

“嘟嘟嘟……”信号断了。

承野踩了个急刹车,慕葕差点撞到前面的挡风玻璃上。

“下车!”承野说,“打完电话再上来。”

慕葕挥了挥手机:“已经断了,没有信号。”

承野脸色不太好,之后长达半个小时一句话都没有跟慕葕再说过。

慕葕时不时地侧头看他,他只是非常严肃地盯着前方,放佛周围没有别人,那张邪魅般的脸,就像是带着罂.粟的毒.药,让她心里的火苗一直隐隐作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熊熊燃烧。

“承野,你相信命运吗?”

“你电视剧看多了吗?”

“你信吗?”

“不信!”

“那你信什么?”

“我信佛!”

延伸阅读

下一秒狙击[吃鸡]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i19lo.cn/y6qj.shtml
大雪纷飞,银装素裹。忠勇王府。后院的一间破屋内,只燃着一根半旧不新的龙凤喜烛。冷冽地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i19lo.cn/gwg.shtml
老板一看季无伤的样子便开口道:“小伙子你这样不是挺好么,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弄成那样呢?

我在赛博朋克搞修炼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i19lo.cn/pnnh.shtml
藏宝窟三字,古往今来都充满着欲望与贪婪。这样那样各怀心事的人,这样那样的目的,如地底

漫威:开局宇智波斑模板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i19lo.cn/s9a5.shtml
“你小子是谁?荒山野岭竟然躲在这里偷看?”男子不悦的问道。“我是这大山上少林寺的俗家

乱世儒生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i19lo.cn/609f.shtml
尹阿姨走了,沈佳有点娇慵无力地跌坐到沙发里,脑海里就开始放录音录像似的反复出现着尹阿

护墓使者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i19lo.cn/blzq.shtml
斐文静推不开他,身后又是柱子,她只能往下蹲,终于离开了他的桎梏,捂着自己又被咬的脖子

穿越武侠位面的屌丝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i19lo.cn/s756.shtml
安慰了妻子一会儿,林峰走出房间,看到了客厅中一脸担忧的林颖。“爸,你们又吵架了吗?”

你就不要靠近我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i19lo.cn/6gg5.shtml
3上了高中后,我对学习热情已没初中时那么狂热。舒丹去了蓉城一中后,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

我的道侣是大剑仙第一章  http://www.i19lo.cn/n5jz.shtml
第一章孟佳琪重生了。死前一天,她刚好读到网上某个话题——一千万人民币和一次重生机会,

佛罗伦萨炸酱面之奇葩式神(5)  http://www.i19lo.cn/yi7s.shtml
灵师把一种凡人所看不到的下阶灵体、神怪称为“式神”。普通以剪纸而成形,可以利用符咒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能少年在线阅读存在感很低

    沈佳琪一脸的不相信,弯腰揭开盖子一看,里面放了很多水,稀零间还能看到白米。沈佳琪面容一黑,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一下,“……”这么多水,才放一丢丢米!沈佳琪转过身,还没说话,就看到沈涛双手抱头,一副惊恐的样子看着她,“姐,不要打涛涛,涛涛再也不擅自主张了!”沈佳琪一个头两个大,她又没有暴力癖好!再说,自

  • 甜甜的她第五章在线阅读

    俏子染向牢房走去,牢房中白鹤绝拿着手机缓缓转动着,这个小丫头,她居然真的敢抓自己?活了大半辈子还没人敢动过他,他倒要看看这个小女人要将他怎么样?“开门一道娇弱却又强装冷漠的声音将白鹤绝拉回现实,笑容瞬间消失,脸上再次挂起一丝冰冷瞪着门外缓缓走来的俏影.这个女子果然人如其名,俏子染?俏丽的女人一尘不染

  • 血族在人间第8章在线阅读

    8付明萱在年级群里发了好几条消息。陆缜平时从来不用这些社交软件,各种群里都看不到他,好不容易出现一次,付明萱很兴奋。[缜哥都出面了,大家都别去顶帖了,让帖沉了吧]发完这句,她退出去上了论坛。奇怪,她的帖明明刚才还在火热地翻页,怎么这会儿突然冷了?一个回复都没有。于是付明萱回了一条——323L:踹一脚

  • 重生丑女有空间与你半生光芒万丈.陆

    与你半生光芒万丈.陆宋云清把玩着上次生日时粉丝送的扇子,心里纠结的要死。对于三天前张云雷的话他是不生气的,或者说早就消气了,他现在之所以不敢去见张云雷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心思罢了。他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张云雷。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喜欢张云雷的,至于何时开始喜欢的自己是毫无察觉,要不是听说他坠楼时自己揪起来的

  • 痞子太子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家伙果然没有老老实实的去学校,居然敢骗老娘,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一直偷偷跟在北辰身后的娜塔莎也冷笑的看着自家这个愚蠢的弟弟。居然想在身为十级特工的自己面前逃课,真是天真!呵呵!冷笑过后,娜塔莎并没有打草惊蛇,毕竟自家弟弟是什么德性,她还是比较清楚的。说北辰和社会脱轨都算是夸奖了,自己的弟弟完全

  • 总有繁星在天上龙王殿

    经过一番打斗后,林晟有些乏了,看了一下手表,已经七点了,在空间里的时间过的比现实空间要快。林晟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他还在纳闷的时候,听见水月叫停了各位同学的打斗,“同学们,今天就训练到这里,已经晚上了,各位准备去吃饭吧,不必惊讶,这个空间每过一分钟,外面实际过了五分钟,所以会感觉到时间过的快。”水

  • 幻想的旅行之今天林焰还钱了吗(10)

    林焰度过了有生以来最为漫长的一天,民宿厨房墙面是一片片由正方形瓷片拼成的瓷画:女的拿着镰刀、男的扛着锄头,中间C位是一辆手扶拖拉机,上面写着七个字:“劳动人民最光荣”这幅浓浓乡村土味风情的瓷画是文艺小清新民宿最格格不入的地方,也不知老板木夏当时是个什么心路历程。林焰炒着麻辣小龙虾,心想额(我)不要光

  • 黛玉的玄学日常[红楼]之第四章

    第四章“我是谁?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只有这件事,可以回答得毫无犹豫。“我当然是源初——从前是,今后是,从未更改,绝不会变。”黑发黑瞳的少女笑了起来,她的眼瞳里似乎闪耀着星辰之光。——不,那并非错觉。眼前真的浮现出了丝丝缕缕、而又异常炫目的光辉,随着短暂时间的推移,在那愈发强烈的白芒中,隐约现出一道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在线阅读第十节

    夙沙虏说:“为什么你之前没有发现轩辕羿还活着?几千年过去了,你观看过无数次星象也没有发现轩辕羿有任何生命的迹象。为什么偏偏在此时,他又出现了?”简星斗说:“回魔尊,墬羿星是在隐象星象,平时是不显露的,只有七星撞月之时才能观看到隐象星象,可七星撞月之时是万年难遇一回,所以手下之前没能发现轩辕羿活着,是

  • 快穿之男神苏炸了第10章在线阅读

    夏语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的。宿醉的感觉并不好,早知道那杯酒的后劲这么足,打死她也不会去碰的。夏语捂着脑袋坐起来,四周的环境陌生又熟悉。她足足呆了好几秒,才想起来这里是她在秦家的卧室。对于昨晚怎么回来的,她依稀有点印象。在床上坐了会儿,突然回忆起林梦瑶昨晚说的话,她找到自己的手机,刚开屏就是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