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宋医生的小可爱第一桶金的方案

作者:术业专攻 来源:晋江文学城

烧窑可是个技术活,对火候要求很高,火太大不行、太小也不行,烧太短时间不行,时间太长了也不行。由于窑洞是密封的,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能靠烧窑人的技术和对火候的把握。

“小花,你给我准备一下钱,过两天我去买砖。4分钱一块儿,2万块儿就是800块钱。”

“等等!”李去病不禁高声喊道。

“什么等等?”李爸不禁奇怪,开口问道。

“伯,咱们能不能不盖房子,不单咱们不盖,三叔家也不盖,这样咱们就有8万块儿砖了,全卖了就是3200元。”

“这孩子净瞎说,砖卖了干嘛呀?还要给你盖房子将来你好娶媳妇。”李母很奇怪李去病的话。

“妈,我说了不盖房子!”

“不盖房子怎么行,你很快也大了,不能一直住堂屋吧!”老爸道。

“是呀是呀,弟弟,盖了房将来你好娶媳妇呀。再说了,咱三叔娶不上媳妇不就是因为三叔没新房子,只有奶奶他们留的那套破草房么?”二姐说。

“伯,妈,要我说,咱们不盖瓦房,直接盖平房。虽然平房贵了一点,但是平房上面是平的,可以晒东西!而且,平房是水泥的,比瓦房结实!”大姐突然插话说。

“哎呀,咱家娜这话说的好呀,你咋想起来的?”李父听大姐这么说,很是好奇。

“我不是经常跑着玩么?看人家的平房可以把麦子呀、玉米呀什么的都在那上面晾晒,比在场里干的快(场:粮食脱粒、晾晒的地方)。而且,就在自己家,比场里还方便!瓦房可不行!”

“小花,娜说的...”

“停停停,不能盖房子,盖了房子后咱家就没钱了,没钱就没办法做生意了,光靠种地赚钱累死累活的也赚不了几个钱。”李去病大声打断父亲的说话,然后说:“爸,我听你刚才说的话,4间房子光砖就值3200块,如果盖瓦房,要花多少钱?盖平房多少钱?”

“盖瓦房的话省钱一点一万左右吧,平房的一万二三。”

“伯,咱们能不能不盖房子,把砖卖了,把三叔的砖也卖了,然后加上手里的钱,怎么也有个一万块,再盘个窑,这些钱去雇人、买煤,咱们烧砖卖砖!一万块的本钱,干一年怎么着也能赚个两万块吧!”

李去病这番话一说出口,李父李母不禁都愣住了,他们都想不到李去病会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顿时沉默了!

李父突然叹了一口气说“生意哪有这么好做呀!”

李去病见父亲有点意动,觉得应该加一把火,把父亲做生意的念头给扎实了,就说:“你看,咱家开始盖房子了,咱们村有5个班,每个班有30多个小孩儿,育红班有80多个小孩儿。也就是说,咱们村小学大概有250个左右的5-14岁的小孩,要是一年有20家盖房子,每家6万块儿砖,那就是120万块儿,4分钱一块儿,就是4.8万。那咱们乡1年不就是上百万?要是咱们能做十分之一,也有十几万呀!赚几万块肯定没问题的!种地一年能挣多少钱呀?1000块顶天了吧——我记得去年咱们种的西瓜我和我爸一起去城里卖,卖了一天卖了36块钱!”

听了李去病的话,李父、李母都沉默了,不再说话,李去病也不再吭声。一时间院子里静悄悄的。

突然,李父站起来,叹了一口气说:“都回屋睡觉吧,今晚说的话都别往外说!”然后转身拿起椅子进屋了。

晚上趴在床上的李去病由于白天睡多了,再加上重生之后心情一直没有平静,久久无法入睡。

突然,听到父亲叹了一口气了,对母亲说“小花,去病说的对呀,光种庄稼赚不了钱呀。”

“是呀!可是,万一赔了怎么办呀?咱们赔了还好说,去病年纪还不是很大。老三的砖可是要盖房子娶媳妇的,要是赔了别说娶媳妇了,什么都没有了!老三都37了,赔不起呀!”

“哎,再想想吧!”

李去病知道父母下不定决心,因为万一赔钱了,这些年的努力就白费了。嗯,要给父母下定决心,明天去找三叔,三叔37了,还在打光棍,肯定急着赚钱娶媳妇。只要说动了三叔,然后拉着三叔和父母一起说,成功的概率就大很多了!对,就这么干!

想着想着,李去病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去病就被父母叫醒吃早饭。边吃早饭边说“等会儿都去南地薅草,谁都不许偷懒,特别是你,去病,别一天到晚就知道瞎玩不干活。”

农活是重复性的、枯燥的、无味的、死板的,更是累人的,在豆子地里弯着腰薅了一小会儿,李去病觉得自己的腰要折了,又酸又疼!不禁直起身子拿手轻捶腰部。扭头儿一看,三叔也在地里薅草。李去病觉得这是个机会,要找三叔好好说说,就抬起腿,直接往三叔地理走了过去。

“三叔,你也在薅草呀。怎么没见四叔?”

“你四叔同学过生日,他去给人帮忙去了!”

“三叔,你今年37了吧。”

“可不是嘛,53年的,37了!”

“三叔,你37了还没娶媳妇,心里不急?”

李小安现在的心情很差,可以说非常生气。他怎么也不会想到12岁的侄子一大早突然来找自己说这个,不禁停下薅草的动作,直起身,盯着侄子看了几秒,然后看向隔壁地薅草的二哥和二嫂。

往三叔目光的方向看了看,李去病就知道三叔可能误会了。就忙说:“三叔,我知道的,咱们家穷,娶媳妇难,要不是我妈腿有问题,我爸说不定也娶不上媳妇。归根到底一个字:穷!”

李小安想不到12岁的侄子能说出这么一番话,但他不知道侄子说这番话的目的是什么。就说:“你小子到底想说啥?”

“三叔,昨晚我给父母出了一个赚钱的点子,但是他们下不定决心做?怕赔不起。我想咱们一家人一起做!”

李小安一听侄子有赚钱的点子,很惊奇,毕竟侄子才12岁,就问:“什么点子?”

“去年咱们一大家子烧砖,准备盖房子,我大哥、四哥的房子盖好了,咱们的房子还没盖。我想着吧咱们的房子不着急着盖,把砖都卖了,再把盖房的钱拿出来,然后盘一个大窑,多找些人、多买些煤,做烧砖卖砖的生意。”李去病说的很慢,以便三叔可以仔细的考虑。

说完后,李去病看三叔只是默默地抽烟,而没有回应,觉得应该再加一把火,继续说吧“再说了,咱们家的男人娶不上媳妇,不就是因为穷么?等砖窑赚钱了,以咱家男人的长相还能娶不上媳妇?我就不信了!”

听完侄子的话,李小安猛吸两口烟,问:“二哥和二嫂怎么说的?”

“我伯妈有点想干的意思,但怕赔钱。我们家的钱赔了没什么,大多了多干几年,怕把你和四叔的钱赔了耽搁你们娶媳妇。”

听完侄子的话,李小安也无心再薅草,停下来,再抽出一根烟点燃,默默地抽烟。

看着三叔的表情,李去病知道三叔意动了,但还是下不了决心,祖祖辈辈都是庄稼人,没做过生意。而且,在这个年代的豫中南平原,思想还是十分保守的,没有几个人会想着自己做生意。

李去病知道,这年代的砖窑是很赚钱的,前世的97年他复读考上大学后认识的一个同学家就是隔壁县开窑场的,花钱如流水。2000年去他家玩被震惊了——三层小楼,一亩半地的水泥墙大院子,盖的跟电视里的鬼子碉堡一样(当时的一个同学语)。

李去病更知道,人是生活在历史中的,历史基本上决定了一个人的成就、地位,个人的能力再强,也无法突破时代的束缚!比如:如果错过了这一波的机会,农民没能搞起来私人乡镇企业,再过10年之后就更难搞起来了,2010年之后基本上希望就很渺茫了。

再比如:二三十年代的时候,二十多岁就能当上党的领导人,而现在,二十多岁顶多刚入党,就算能力再强、背景再硬,最多也就是个县局级干部(习大三十岁还是县委副书记)。

这就是时代!

没有人可以脱离时代的限制,每个时代创造每个时代的人。现在是90年,正是华夏工业开始飞速发展的时代,如果赶不上这班超高速行驶列车,以后想上车就很难很难了,甚至永远没有机会再上车了!

就像后世的共享单车,如果不是前两年迅速做到前2位的,后面无论你无论投入多大,都会死翘翘!因为市场已经被做大的巨头们瓜分了,留给你折腾的空间很小很小了!

乱世才会出现杰出的军事家、杰出的政治家,蓝海才会出现杰出的企业创始人,红海出的更多是杰出的职业经理人。无他,时代!

李去病依然清楚的记得那时新闻爆出来的富豪榜,华夏大陆的基本上都是四五十岁白手起家的富一代;香港的基本上是七八十岁的白手起家的富一代;日本基本上没有富一代,最为大众熟知的日本富豪日本前两大富豪孙正义、柳井正(优衣库创始人)都是富二代,大富豪之子;欧美也是如此,特别是英法的富豪,都不知道传了多少代了,美国也不例外,大众所知的盖茨、巴菲特、扎克伯格、贝佐斯、特朗普、克-林-顿夫妇都是二代甚至N代!

所以,李去病一定要在这个商业荒芜的时代推动父母去赚第一桶金,只有如此自己长大后才有更多的资源去参与竞争。否则,等到自己长大了,很多行业的格局已经基本形成,很难打破。没有形成的基本上也就只剩下互联网、智能手机等少数资金、技术密集型行业了。到那个时候想白手几家,已经很难很难了。

延伸阅读

逗爱酸奶牛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ub7s.shtml
逗爱酸奶牛的口味纯正,采用新鲜原奶,减少酸奶产品长期储存造成的诸多问题。逗爱酸奶牛在

酷德教育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gx6c.shtml
杭州蛋糕培训学校报名咨询电话:0571-86923891杭州蛋糕培训学校报名咨询QQ

森盛家具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69yi.shtml
森盛概况东莞市森盛家具有限公司,创立1991年,是一家专业生产高档折装家具的名星企业

宁波奥吉利振动盘设备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ax18.shtml
余姚市奥吉利振动盘机械设备厂振动盘@浙江振动盘@宁波振动盘@慈溪振动盘@余姚振动盘@

可可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dgrm.shtml
山东可可卡通服装有限公司是一家以设计、研发、制作、销售及批发为一体的型现代卡通制作公

古色传香瓦罐美食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b4p2.shtml
古色传香总部介绍:编辑

易果生鲜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65lx.shtml
易果生鲜招商加盟。生鲜商品经营源于外资零售企业,近年来国内生鲜食品进入社区呈爆发之势

金瑞祥发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adbp.shtml
金瑞祥发档发系列主要供应各种辫发、好发、档发,及深加工产品接发、发把、发帘。我们依托

康宁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x7ol.shtml
康宁床席公司自创立来,我们一直坚守质量是我们的生命,诚信是我们的精神,服务是我们的宗

oneheart鲜花加盟  http://www.marianoaguilar.com/uku9.shtml
心意鲜花oneheart,中国鲜花礼品行业品牌服务商,2016年,心意鲜花网依托于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血狱神荒卓无冬

    到了集市,花牵牛跟花应荣找个了位置摆开了摊子。她看了一圈,这儿卖的多半是自家出产的东西,野草莓倒是独一份。她将叶子卷成圆锥状,折一小段竹签扣住。这样两张叶子差不多能装一碗的野草莓,因为分成了两份,看着分量就显得多了。一个铜板两份,似乎也不贵。卷了几张叶子,装上野草莓。再点缀上几片早晨特意摘来的嫩叶,

  • [全职]再打十年荣耀在线阅读第1章

    公元2025年3月25日下午3點12分17秒,我揍了一個人。那天天氣晴好,萬里無雲。我對照著死黨安妮給我的描述,在籃球場前面鎖定了目標——修長的身材,藏藍色的校服,深栗色短髮下的耳垂處,一顆小巧的深紫色鑽石耳釘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我眼眸頓時一亮,朝那個背影衝過去,一把拉住他校服的後襟,快速一扯,使他被

  • 生相第5章在线阅读

    苏郁初感觉自己是误打误撞地解锁了一个很厉害的新技能。简箴不动声色地退开了一点,别开脸:“我知道。”“你太冷漠了吧你?”苏郁初忍不住被他逗笑了,“害羞吗?”简箴端着**脸,偏偏耳朵红得不像话,睫毛长长地一垂,苏郁初从侧面看过去,感觉自己像是调戏了美人的恶霸,不由得通体舒畅了起来,揶揄道:“这有什么啊?

  • 巨星教父之全能大明星回归易园(求收藏!)

    在凌尘进入昊天塔那刻,在妖月洞天里面,将要得道飞升的啸月天狼啸天下意识松了一口气,在他感应中,凌尘的气息已经消失,多半已经离开绝yin谷。“幸好,事情没到那一地步。”已经化**形,tuì.去一身妖气的啸天摇摇头,再度努力修炼起来。啸天能自创空间跳跃之法,感应能力自然不弱。别看凌尘修为气息只是不灭期顶

  • 第三年在线阅读第十章

    “哈哈哈……没想到我孽龙刚一出关,就有至宝诞生,合该我孽龙有大气运加身。”一条极其丑陋的巨龙,忽然从天池深处冲出。巨龙还没有来得及看那件先天至宝,眼神便就被一旁的女子所吸引。龙族生性好yin,更别说此时看到了这般如同仙女的极品女子,那双铜铃般的大眼瞬间被不可抑制的yin光充斥:“我了个乖乖啊!莫非我

  • 仙穹宿在线阅读第1章

    “跑腿”,本意就是帮人办事。现代是指帮助别人并收取一定报酬的一种职业,跑腿公司也成为一个便民式服务行业。其中业务很广泛,帮买物品食物,同城快递、传单发放、排队、买票等都属于跑腿业务。沈小凡就是美团的一名跑腿小哥,今晚接了一个单,让他买一包姨妈巾和去茶颜悦色奶茶店买两杯冰奶茶送过去。只是没人知道的是现

  • 狂庸在线阅读第六章

    这声音仿佛叹息。女帝眼神闪烁一二。仅仅是一刹间,她便感受到此人所言不虚,原本繁然搜索于天地星空中的神念第一次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后,女帝很轻松的就在那颗星辰上感觉到了有些熟悉的气息。下一刻,女帝第一次真心实意地朝那人说道:“多谢前辈。”前知后见神鬼莫测,一点神念推演天地,行走轮回,在女帝的心中,这个神

  • 恋上蛇的扭曲[火影同人]之章

    随后凌峰拿起噬刃心意一转,噬刃缩变成了一根和银针差不多大但比银针长很多的针,凌峰手起,直接刺向白小天心口处,同时对白小天喊道:“不要动”,长针刚刚刺入时,并没有什么感觉,但停顿那一秒真的是让白小天如同被宰割的猪一样嚎叫起来,随着嚎叫,长针开始如同吸血般吸收着白小天的血液,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分钟,但已经

  • 开局成了光明神第八章

    被祭品两个字打击到的容宁恍惚地看着小孩:“神的使者是谁?”黑焰被她这个问题问愣住了,转头朝刺青所在的山洞看了一眼:“就,就是他。”他会变身成为一只黑色的野兽,他们都看见了。不是神的使者是什么?何况早有传闻,当有一天他们若是见到能够变身为人的野兽,那他们就是被兽神眷顾的人类,因为兽神派来了使者引领他们

  • 武侠之神级陪同在线阅读第七节

    沈尽欢梦见与邵尘临别时的场景,惊醒又是一身汗。“姑娘做噩梦了,”之彤端着茶水掀帘子进来,“快喝些茶缓缓心神。”见沈尽欢喝了茶静坐,之彤拿起帕子替她拭着头上的汗:“大姑娘吩咐要让姑娘发发汗,所以多垫了两层,姑娘暂且受着,等身子大好了奴婢便撤了多的被褥。”沈尽欢下了床伸了个懒腰仔细算了算日子,问之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