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漂顾漂]百城连通任务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树泉灵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初升的明阳融暖,素淡的光晕像刚出壳的小鸡般嫩黄。李玉函做完几桩生意,休息时,摘下手上的绡胶手套。绡纱薄韧,做成手套很轻巧。

将缝好的手套放在鱼鳔胶里泡上半个月,晾干后,既能防水也可以防止绡纱被刀剪划破。鱼腥难闻又伤手,为了保住纤纤十指,非得如此不可。

李玉函脱下手套挂好,又在浸着紫苏叶和荪草的木盆里泡了泡手。而在附近徘徊了很久的阿江,终于鼓起勇气走到她身后不远处。

李玉函转身时,看见了手脚拘束的渔夫阿江,问道:“你要应征做伙计?”

阿江点头,李玉函一笑,“进来吧!”

她裙摆微动,先迈步进了屋子。阿江心情恍惚地跟着往里走。他没见过有谁笑得像她这么好看,就算前面是个盘丝洞,阿江也心甘情愿随她去。

鱼店当然不是妖洞,还布置得很雅致。

四面木板壁上糊着淡黄色的麻纸,挂着几张孩子画的小画。靠墙的两把圈椅上垫着精致的绣垫,椅子旁的条案上摆着一些漂亮的瓶瓶罐罐。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窗边的一排花架,架子上几十盆叶脉茂盛的香草和兰花,像是绿裳青衿的美人,碧茵茵香馥馥……阿江目瞪口呆时,因为闻到自己身上的鱼腥气,手脚顿时无处摆放。

李玉函在椅子上坐下,自然地打量起阿江:大约十六七的年纪,虽瘦却骨骼强健。身上带着鱼腥味,多半在船上做活。他一直低着头,有些脸红,这是个性格实诚的孩子。

李玉函觉得满意,他正是她需要的那种伙计,于是和颜悦色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今年多大了?”

阿江道:“我叫薛江,家住在芦岛上,今年十七。”

李玉函道:“你既然在渔船上做事,为什么又想来当伙计?”

阿江道:“我会打鱼却置不起船,只能在别人的船上帮工,每日才得十钱。若不上岸,等到五月鱼贡时,还要和他们一样交丝网税和椒盐税。所以,才想换个事做。”

他说的都是实情。李玉函点点头道:“你既然是船上的人,鱼店的这些事肯定都懂。我家是从渔场进货,每日卯时前就要赶车过去拉鱼。虽然起的早,但一日只做半天生意,午后关了铺子就能休息。”

阿江道:“我们打鱼也是夜半里起来,早就习惯了。”

李玉函道:“那就好。在我这里做伙计,除了去各家府里送货,还要偶尔接送小童去私塾,替家里的老人跑跑腿。你觉得怎么样?”

阿江知道这件事已是三只手指捏螺蛳,稳拿了。高兴地答应道:“没有问题。”

李玉函见他心思单纯,竟不问工钱,笑笑道:“我做的是小本生意,但不会刻薄伙计。你与我一样吃喝,工钱是五百文,每季我再多供你一套衣裳。”

阿江欢喜礼道:“多谢老板娘。”

这时,鱼店的门外有两个妇人在叫‘玉娘!’李玉函答应一声,站起来对阿江道:“就这样吧,给你两日时间和船主交接,初七一早过来上工。”

阿江又一礼,脚步轻快地走了。

辰时过半,正是主妇们料理完家事,出来买菜的时候。李玉函在门外忙碌生意,迎来送往不断。因她为人大方和气,镇上的女人们都愿意跟她唠几句家常,不知不觉中,整个上午就过去了。

街心里的菜贩和小食摊像叶子上的露水,日头越高越稀少。四周高低起伏的屋脊上冒起炊烟时,路上的行人仿佛一下子都不见了。

李玉函开始收拾鱼桶,放水,刷洗……隔壁香烛店的苏阿婆听见刷子的‘嚓嚓’声,走出来道:“玉娘,鱼都卖完了?”

李玉函直起身体道:“阿婆,还剩一尾鲤鱼,我准备拿去送人。”

苏阿婆道:“每天都能卖那么多鱼,还是玉娘会做生意,会赚大钱。难怪这么快就请上伙计了。”

李玉函笑道:“阿婆说哪里话?镇上一共就这些人,赚不了什么钱。我家里孩子多,事情也多,请伙计是没有办法。”

苏阿婆道:“那倒也是,你家四个小子转眼就大了,成家立业得要多少钱?换成是我,想想都发愁。你又与人不同,从小就送他们去读书认字,一年的束修怕要不少吧?”

李玉函道:“阿婆,字总要认得的。”

苏阿婆想了想,笑道:“玉娘,你今年二十五了?”

李玉函道:“二十三。”

苏阿婆道:“哟,才二十三。你模样好,虽说家里孩子多,再嫁也不难。何必活得这么辛苦?只要你点头,这件事包在阿婆身上。”

李玉函道:“阿婆,我靠自己就能养活孩子,不愿再仰仗别人。手心向上讨饭吃,好的时候是享福,不好时就成了身不由己。”

说完时,她指着鱼桶边上的陶盆,“阿婆吃杂鱼吗?和小葱豆腐一起烧,满香的。”

苏阿婆正有此意,混在大鱼里的小杂鱼,李玉函总是送人的,她便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李玉函道:“拿吧,没什么好客气的。”

苏阿婆欢喜拿走,道洗净了陶盆再送回来。李玉函收拾完两只木桶,拖到檐下盖上油布,再将到处冲洗干净,锁了门,提着剩下的鲤鱼往回走。

三月的暖风微微吹着,被穿住口唇的鲤鱼在她身侧甩动着尾鳍。出了镇子再往东走一里多路,就到了李家所在的赵阁村。

村子里有赵,李两姓,三十几户人家。

李玉函生长在这里,姐姐李玉娇嫁在两百里外的繁城,一年难得回来一次。李家爹爹死后,家里只剩李家姆妈丁氏。

春日午后,乡人们都去忙着播种插秧,村子里除了四处觅食的家禽,杳然无声。

李玉函走到门口,见丁氏在菜园里忙。丁氏不种地,自从李玉函四年前搬回来以后,就靠着女儿养老。因此在村里很受别人羡慕。

李玉函叫了声‘娘’,先进屋打盆水养鱼。丁氏跟进来洗了手,给她把饭菜端到桌上。

李玉函吃饭时,丁氏就在旁坐陪着,一边劝菜一边问:“阿玉,你前几日道要招个伙计,找好了吗?”

李玉函点点头,丁氏道:“外人总不知根知底,赵五婶请我在你跟前求一求,让她家二猴去鱼店里给你帮忙。”

李玉函嘴里的一口饭差点噎着。二猴是村里的闲混子,油嘴滑舌惹人嫌,懒得像没长筋骨。难为丁氏还能说得出口。

吃完饭,李玉函扔下四个字:绝对不行!就回自己家去睡觉。

丁氏这里的两间屋子太小,孩子们又闹腾,李玉函去年平了屋后的一片竹林,另造了三间房的院子。

她一口回绝二猴的事,丁氏忍不住心怨:真不讲情面,好歹让二猴先去试试,再道不行也是个说法……丁氏又想起她拿回来的鱼,跑到窗前喊道:“阿玉,鱼是给谁的?”

李玉函踩在大门里,回身答应:“先放着,回头我带给私塾的庞先生。”

关好门,李玉函对着满院的花草,立刻换了一张孩子脸。她在花圃里周旋,给这个松松土,给那个理理藤蔓。看不够似的。

镇外桃叶渡,有渡船来回源口和几座远近不同的江心岛之间。四周的闲散船只,平常也靠泊在这里。

男人离开鱼店后回到渡口,踏上外观普通的舱船。船上候着的壮汉洛周,见他俯首礼道:“公子,一切是否顺利?”

男人仔仔细细地盥手,放下布巾后推开木窗,遥望明阳绕着水光冉冉东升,开口道:“拐卖李玉函的牙婆,去查过吗?”

洛周道:“人牙婆子几年前死了。凡她经手的姑娘,或放在家里养两年,或改了名字发卖,为奴为妾为妓的都有。隔了这么久,查起来不太容易。牙婆原有个儿子,因欠了*债逃去外乡,也派了些人在找。”

男人不再说话,换了丝履宽服,坐在敞开的轩窗边看公函。

洛周闭门退了出去。

日头偏西,舱外的船板上轻轻一响,少年在门外道:“公子,我回来了。”

男人道‘进来’,直起背,揉揉眉心。

少年肤色略深,容貌朴实,穿着半旧的布衣草鞋。进来行过礼,稍迟疑道:“公子,李玉函已经找到伙计了,是个打鱼的年轻人。”

暖白色的光照在男人脸上,亮而耀眼,模糊了棱角分明的线条。他眯起清炯的眼眸,对少年道:“找好了?那个人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少年诚恳道:“不及公子万一,只是个普通的老实人。”

一片柳叶在风中打着转飘进来,男人伸手捏住,揉了揉。

洛周道:“公子放心,我会再给他安排一个去处,不会影响公子的计划。”

男人问:“私塾散学的时间到了吗?”

洛周道是。男人便起身,独自上了岸。

源口方寸之地,沿河两岸的街道由几座石桥相连,形成了东西贯通的‘回’字形。

男人从镇西走到镇东,过一座平石桥后拐进白马巷,巷中回荡着朗朗的读书声。

孩子们稚嫩的嗓音从一户小院里传出,一节《诫子书》念完,私塾先生清亮阴柔的声音跟着响起。

男人从院门前经过时,看见左侧墙上挂着‘龙门私塾’的木牌。他没有停留,一直走到了巷尾深处。

这个时候,李玉函也从巷口走进来,手里提着坚强不息的鲤鱼。她穿着松绿色的裙子,发间簪一朵香兰,更显得肤白貌美,玉秀动人。

延伸阅读

为安格的雪样年华第四章  http://www.light78.cn/n6mk.shtml
“不。”唐皙有些兴奋的说,“我是‘风流才女’战队的。”那人有些囧,随后挥了挥手,回到

[综]赤潮之胡家  http://www.light78.cn/42x.shtml
懂行的驴友们都知道,五月的长白山顶还有积雪,气候也依旧严寒,这时候登山别说是天池,就

一介匹夫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light78.cn/nuo4.shtml
长腿顺着袋子一路往上爬,终于来到了袋口,他伸长着脑袋,奈何袋子深得像那啥啥海沟,以他

在末世悟道之无限穿越惩贪不完全系统  http://www.light78.cn/1i8.shtml
社会上有贪腐的发生和存在,就有反对和制止贪腐的行动,就有提倡清廉勤政反对贪腐淫逸的思

极品神眼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light78.cn/n8z.shtml
修士死亡时,其炼化的本命蛊并不会随之立刻消亡,但本命蛊同样可以用以自爆。楚风的情况特

脑洞集中营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light78.cn/6ueg.shtml
泽田纲吉。废柴十四年,在某个清晨遇见自称第一杀手的小婴儿,不容置疑的就此开启人生的另

图书馆内,禁止喧哗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light78.cn/90d.shtml
见这张月在那里便秘一样,半天蹦不出来一句话,我就急了,怎么H市的人都这么墨迹啊,可是

被亲哥死对头看上怎么办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ght78.cn/afjd.shtml
楼至韦陀先到的并不是佛乡正门,而是善恶归源,并不是他不想从佛乡正门进入,而是不能。他

魔佛之灵魂摆渡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light78.cn/tnz.shtml
石凡大吃大喝之时,一位衣着光鲜的公子带着两名侍卫像是在张望什么一样。“少爷,月儿小姐

道锁苍穹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light78.cn/pag5.shtml
到了房间以后,阿碧说:“你先下去跑堂吧,一共多少银两一会传菜的时候一并给你好了。”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出好戏之和她们的荒岛求生之收获(8)

    “这些食物够我们撑过2个星期的了”查克清点了一下他们所有的东西:各类罐头124听,各种零食也大概够2-3天的,这些东西完全能撑一个星期多的。布兰妮那里暂时不用担心,所以段星也不着急回家,想到这,段星还真是有点愧对布兰妮了,布兰妮是他们3人的好朋友,很单纯的朋友,这么长时间把她丢在那。车库的主人应该是

  • 听风者之圣迹第八章在线阅读

    虽然我怀疑D伯爵的出现和折原临也有关……但是我并没有料到折原临也会自己上门来。对方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走进来,站在柜台前,盯着玻璃柜片刻后,看向我:“今天的招牌推荐是什么?”“……是店长做的草莓挞和薄荷茶。”我镇定地问道。“嗯?那就这个吧。”“好的,多谢您的惠顾。”我低头结算,“共计1800元。”在折原

  • 寒血梦在线阅读第九章

    时清扮演起白莲花来,简直浑然天成。他脸埋在殷明筝怀中,身子还微微发着抖,像是一只受惊了的小动物,可怜兮兮的问抱着他的人:“明筝,你不是答应了我,说要一直陪着我吗?”“为什么我醒了,你不见了。”“我……”殷明筝喉间满是酸涩,感受着少年在自己怀中颤抖的身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想过很多种可能。时清可能会

  • 她是贵族学院的女配在线阅读出发!夜幕古道!!!

    第二天早上“妹妹,我去上课啦!”林星打了声招呼后,便出门了!同时隔壁的门也打开了,“快点快点,女孩子就是麻烦!亚,要不我们先走吧!”夏不耐烦的来回走动着!“你们是?”林星一愣,“新转来的同学吧!”“你好!同学,你住这儿?”夏自然熟的过来又勾肩搭背起来!“我们昨天刚搬来的!”“好了,走吧!”白雪雪和蓝

  • 都城春雨在线阅读第二节

    也不知过了多久,聚沫心放开了他。此刻少年脸色红润,目光呆呆,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握着的竹简“啪”地掉落在地上,少年才凌乱的起身退开几步,面红耳赤的望着蓝衣姑娘,这对于在深山老林静养了三千年的他实在是太刺激了!“姑娘,你,你为何……”吻我,少年无法开口。“因为我喜欢你啊。”聚沫心无比纯良地看着少年,两眼

  • 命运叹息在线阅读第9章

    而且来说,刘佩这个人做战不讲章法,讲究的就是突袭。讲究的就是出其不意。在颉利贼酋睡觉的时候打。在他刚刚醒来的时候打。绝对不让颉利贼酋有防备的时候打。某一天,入夜,颉利贼酋刚停下来休整。“打水洗澡!”侍卫们:“大汗,这种情况下还要洗澡啊?”颉利贼酋满脑门邪火:“洗!”越是被后面的刘佩追的踹不过起来,颉

  • LOL:我来自电竞黄埔军校在线阅读第4节

    晚上八点整,《无论魏晋》准时开服。虽然对**有一点意见,不过很多玩家还是报着期待的心情上线了。而这时晋朝的时间正是天蒙蒙亮的时间,魏瑾专门找了一间屋子打扫干净,做为登陆点。房间是原木建筑,飞檐斗拱,木榻光滑,正面墙上挂着字画,书写天地二字,小陶盆里插着刚采的荷花,整个房间古韵十足,地上草席都是最细密

  • 诸天寻宝录练功丸

    “碎骨罗汉拳!”这时候,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宋仁暴怒,发动了自己的超级必杀技。碎骨罗汉拳,是已知的靠自己的怒气发出来的技能,性情温顺大度者不可用,唯有性情暴躁,心胸狭隘之人,将怒气越积越深,最后爆发时,怒气越大攻击越大,因为这个技能不分层次,更不受境界限制,最高时一个勇者三重的使用者可以将一个摄魂九

  • 漫威:我是一棵世界树第4章在线阅读

    “喊小月过来。”岑瑾批完送来的文书后,对易寒说。没一会儿,小月就来了。她施了女子的礼:“见过大公子。”小月生得一副好皮囊,纵使荆裙布衣,也掩不住她的绝世容颜。岑瑾看着她的脸,夸了句:“不错!”“易寒,明日牡丹花会,小月陪我一起去。”牡丹花会,所有入会男宾须携女客同行。因此,这也是不少公子小姐定情之日

  • [综]绫小路的青春校园日常第4章在线阅读

    J城一中是他们这个区里最好的高中,也是本市市重点,可在市重点里排名却是最后几位的。而四大名校却是全市最好的四所市重点高中。赵夕阳记得许嘉倩跟她说过,她哥中考的最高志愿报了附中,而她也清楚地记得许炎的中考成绩是过了附中的分数线的,所以应该是去附中读高中啊,怎么会在J城一中?她震惊地看着许炎,想从他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