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应与我情同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喻言家 来源:晋江文学城

“看上咱家安哥儿?谁啊?”

“你李家村的那个李大力,认识不?”贺有财吧唧一下,又吐了口烟。

“他?这哪行!绝对不行!”一听贺有财嘴里说出的名字,李氏想都没想便脱口道,“他那个年纪你又不是不知道,比你就小上两岁吧?差点都能当安哥儿的阿爹了!更别说家里还有一个大烂摊子,你就忍心把安哥儿送去吃这种苦?”

李大力在李家村也算个名人了,家里的阿姆心偏的没边,哥嫂又是出了名的刻薄人,他自己辛苦挣的那点银钱估计都给压榨了个干净,村里人都没谁舍得把家里哥儿嫁给他,这不是都快四十岁的年纪,连媳妇也没娶上。

李氏都不知道孩儿他爹是怎么想的。

“你先别这么激动,”贺有财没好气地瞥了李氏一眼,“你不知道,李家阿姆前两个月已经走了,李大力跟他哥嫂也正式分了家,大概当时正当我出了事,你姆家人没怎么跟你说。”

“李大力是个能干人,就是让家里给拖累了,我寻思着年纪不是什么大问题,会疼人就行,安哥儿嫁过去也不需要伺候什么公婆,咱两家离得也近,有点什么事我们都可以帮衬着。安哥儿也是时候该说门亲事了。”

“……贺有财,你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李氏脸色沉了下来。

他的安哥儿才十五岁,本来是想着等小泽成亲了,之后再好好给安哥儿寻摸一个婆家,可现在……一想到那李大力的年纪,李氏是又气又怒。

他倒是真敢想!

“王伯娘跟我说了,李大力这人其实不算软和,就是被他阿姆给给压得狠了,这两年学聪明了,暗地里攒了不少银子,前儿个又请你李家村的族老分了家,承了他家原本那个院子,绝对亏不着安哥儿,咱家现在这条件,哎……我这伤以后就不管了,反正也治不好了,但是昨儿个我看你从镇上药铺才给小泽抓了三幅药回来,再过两天怎么办?小泽的伤不能拖,本来就伤在头上,到时候再有个好歹……”

贺有财试着抬了抬自己的右手,费尽力气却也只是轻微地动了动,他的面色有些颓丧,慢慢垂了头。

还以为这日子能越过越好,没曾想这祸事一来差点把这个家都毁了,人这命啊!

苦哦。

贺有财话一出,两人都沉默了。李氏双手紧紧握在一起,良久之后才道,“小泽抓药的钱我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我明个儿回一趟姆家看能不能再借点,至于安哥儿的事……”

“阿爹,阿姆,我回来了。”

李氏话未说完,就被身后一道声音打断了来,院门口的位置,贺安背着篾筐也不知在那站了多久。

他穿一身青布衣裳,长发直接用一根同色布条束了一个发髻,年龄摆在那里,看着不高,样貌却和贺泽有些相似,只是五官稍显柔和,比他少了几分硬朗,多了几分秀气,不得不说,这兄弟俩完全继承了李氏的好相貌。

“安哥儿回来了啊,饿不饿?”李氏伸手在贺有财后腰上狠狠掐了一下,脸上绽开了笑,迎到贺安跟前将他身上的篾筐取了下来,“阿姆灶房里做了饭,快去吃吧。”

贺安不答,只兀自开口道,“我今天去看了,咱家那两块田里的稻子等过段时间才能收,但是西山下那块番薯地已经熟了,我从村口菜园子里弄了几个白萝卜回来,阿姆,你明天去镇上肉铺买几根大骨,给阿兄熬汤喝。”

“阿姆知道了,快去吃饭去吧,饿坏了可不行。”李氏摸了摸贺安的软发,声音添了几分沙哑。

他的安哥儿这么懂事,他怎么能舍得让他受这份委屈?可小泽的伤……

“我先去看看阿兄,等会再吃。”贺安摇了摇头,大跨步向着贺泽的房间走去。

“这孩子……”李氏望了一眼贺安的背影,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孩儿阿爹,你说,安哥儿刚才是不是听见什么了?”

贺有财长舒了一口白烟,挥起衣袖在石阶上扫了两把,一屁股坐了下去,“听见就听见了吧,孩子也这么大了,正好今晚你去探探他的口风,要是不反对,咱明天再去找王伯娘问问情况。你姆家人的日子也不好过,咱家上两次借的银钱还没还呢,再腆着脸去借也要人有才行啊。”

李氏此时正弯腰将篾筐里的两个大白萝卜捡了出来,听见贺有财这话,动作顿了顿,“我知道,可安哥儿……这么多年了,村里离得也近,我知道李大力人不差,就是……哎,我今晚去和安哥儿说说,若是他不想,咱俩再怎么样可也不能逼着孩子!”

“瞧你说的什么话!合着这两孩子都是你一个人的?”贺有财拎着烟管在石阶上上敲了敲,脸色不怎么好看。

“行了行了,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这臭毛病还当真了?”李氏将篾筐里余下的几个番薯也拿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将它们垒在一边,“咱家就剩四块地了,过段时间收了粮食,开春种一亩禾粟行了,另外三块地翻翻土都给种上番薯,这东西管饱。”

“听你的。”贺有财叹了口气。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弯月爬上了山尖,村子里一片静谧,只偶尔听见几声和着蝉鸣的狗吠。

房间内有点黑,贺安点了桌上的油灯,一簇小火苗映着窗户摇摇摆摆。他搬起一条凳子坐到了床边上,床上的贺泽依旧睡得沉,只是眉头还紧皱着,想来是伤口又痛了。

想起阿爹和阿姆刚刚在院子里的谈话,贺安忍不住咬了咬嘴唇,望着贺泽的眼神有些复杂。

阿兄大他三岁,小时候带他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捉青蛙抓蛐蛐,那时候,他觉得他的阿兄是世界上最好的阿兄。

可是……长大了一点之后,他只能在家里帮着干农活,一家人过得那么辛苦,阿爹阿姆还要攒着银子给阿兄念书,说不觉得阿爹阿姆偏心,那是假的。

尤其是后来,阿兄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一回家拿了银子又走了,家里什么事情他都不管,也从来不问阿爹阿姆存下这些银钱有多难,不满足他就发脾气,砸东西,好几次都差点和阿姆动了手,好像从那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就越来越疏远了。

现在阿兄病了,阿爹阿姆是想要他嫁给一个老男人吗?

贺安双手无意识地绞着自己衣摆,直到“哧”地一声响起,他这才回过神来。

衣服撕裂了一个口子。

有些愣愣地看着那道口子,贺安眼睛有些发红,凝结的水汽从眼眶中滑出,啪嗒一声掉落在了衣摆上,留下一点湿痕。

贺安连忙仰起了头,吸吸鼻子,抬起手背重重地擦了擦眼睛。

眼角却更红了些。

他看着贺泽额头透红的棉布,眼神中的其他情绪尽皆消散,只留下一抹坚定。

阿兄,你可得快点好起来。

站起身来拉开了床边的凳子,贺安蹬蹬蹬地跑出了房门。刚从灶房里出来的李氏看见他,连忙出声问道,“怎么样,你阿兄醒来没有?”

“没呢,阿兄睡得香。”贺安顿了顿,语气轻快。

“这样啊,那就不叫他了,让他好好休息休息。你快过来吃饭,你阿兄特地嘱咐阿姆给你留了几块鸡肉,鲜着呢!”

也没等贺安答话,李氏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将他拉进了房间,两人一并在桌前坐下。

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中间只摆了一碟青菜,两碟咸菜,还有他今天挖回来的几个番薯,贺有财和李氏碗里都只盛了清汤,这桌上最丰盛的,唯有贺安的碗里带着汤的几块鸡肉了。

其实,阿爹阿姆也很心疼他的吧。

“快吃,你中午也没怎么吃,”见贺安发愣,李氏把碗又朝他面前推了推,“还剩下一点给你哥留着补身子,等过段时间家里有了余钱,想吃什么阿姆再给你做。”

“锅里我还煮了点白米饭。恰好你今天带了番薯回来,我和你阿爹都想尝尝鲜,好久没吃这个了,那白米饭可都交给你一个人了,你待会就去满上,鸡汤泡饭好吃着呢。”

“……嗯。”

贺安垂了头,脸差点没埋进了碗里,嘴角渐渐勾了起来。

很快放下碗筷,他神神秘秘地拉着李氏离开,贺有财望着两人的背影,拿起桌上的烟管又抽了一口,半晌之后才轻笑了一声。

日子啊,总能熬过去的。

月光更亮了些,稀疏挂着的几颗星子也是闪闪发光,照得院子里一片通明。一阵清风拂过,带来了几分凉意。

贺有财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薄布衣裳,似是想到了什么,踱步到了贺泽房间,轻轻悄悄地帮他拢好了被子,又轻轻悄悄地关上了房门。

另外一边,贺安的房间里,这晚上油灯亮了许久。

……

第二天一早,贺泽刚刚睁开眼睛,看见的便是正端着一盆水进来的贺安。

“阿兄,你醒了啊?”贺安眼眸含笑,说着便浸湿了盆沿的脸巾,“阿爹和阿姆有事出去了,今天我来照顾你。”

“有事?”贺泽一手抚着额头,一手试图扶着床沿下来。

“嗯,你别担心,顶多中午就该回来了。”贺安扭干了脸巾的水,刚刚抬头便见贺泽的身体一晃,急忙跑过来扶住了他,“阿兄!你小心点!大夫说了,你伤得重,这两天最好不要下床。”

“没事,我好多了。”

有了贺安撑着,贺泽顿时轻松了许多,几步便走到了桌边,从贺安手里将脸巾接了过来,“我自己来。”

贺安也不坚持,看着贺泽擦完脸才接着开口,“饭我已经弄好了,待会给阿兄端过来,你小心着点,别乱动。”

“……嗯。”

房门再次被打开,初升的阳光有些刺眼,“晒晒太阳身体好得快,我就不关门了。”

已经走远的贺安,声音再次传来。

贺泽正下意识地抬手想挡一挡光线,然而手臂还没到胸口,动作便突然顿住了,咦……是他?

院门口进来了一个人,他一手提着一只鸡,另一手提着一小竹篮。

正在这时,贺安带着欣喜的声音传进了贺泽的耳朵,“林哥,你怎么来了?”

延伸阅读

娜百加盟  http://www.verstimmo.com/x6tu.shtml
娜百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策元加盟  http://www.verstimmo.com/n479.shtml
策元婴儿车不断优化产品结构;增强管理体制和加大项目投入,企业规模不断扩大,已发展成为

百泰加盟  http://www.verstimmo.com/ylkd.shtml
百泰毛刷总部坐落于AAAAA级名胜风景区“天柱山”脚下,距京九铁路和沪蓉高速公路仅有

敏敏加盟  http://www.verstimmo.com/pome.shtml
敏敏家具总部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敏敏家具总部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业界

Live互动美语加盟  http://www.verstimmo.com/b4g5.shtml
LiveABC互动英语教学集团为亚洲地区重要互动英语教学服务供应商,成立于2000年

梦之旅家纺加盟  http://www.verstimmo.com/6c53.shtml
香港梦之旅寝具有限公司创建于1994年,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

宝宣化妆品加盟  http://www.verstimmo.com/g7vb.shtml
宝宣化妆品成立于1998年,以“让生命保鲜”为宗旨的宝宣集团,是集美容化妆品研发、生

上海珂俐尔洗衣加盟  http://www.verstimmo.com/u12v.shtml
上海珂俐尔洗衣是上海翔久洗涤机械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上海翔久洗涤机械有限公司(注册品

比卡诺加盟  http://www.verstimmo.com/x5sg.shtml
比卡诺(厦门)婴儿用品有限公司创建于1998年,位于风景迷人的鹭岛----厦门,于1

AILABEIER加盟  http://www.verstimmo.com/pggd.shtml
AILABEIER婴儿车是服装、童车,护栏、婴幼用品、母婴用品、防护用品等产品生产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我的好友系统能抽奖在线阅读第9章

    若说自个儿亏待过她,抑或欺凌过她,她那般恨自个儿亦不过是自个儿心计比起不上人,合该,可自个儿对她是那般好,这俩人压根便是狼心狗肺!容娇芸的心冷硬下来:“你可不要忘记了,倘若他考的了功名,往后是要娶我的,你作为我的好友,好姊妹,莫非不应当避嫌么?”“大小姊,我们家姑娘仅是好意,你何苦这般咄咄逼人?”一

  • 只为让你爱上我人生初见(1)

    清欢起床简单洗漱了一下,透过铜镜看到里面的那个人,竟然跟前世的自己有七八分相像,但是相府的这个清欢更加秀气一些,因为年龄小,身体还没长开,脸色也有些苍白甚至泛着蜡黄,可是难掩清纯,假以时日应该是个美人坯子,至少比那个现代的她要好看。清欢想到这里又开始担忧,怎么穿越来的?现代的那个自己怎么样了,有没有

  • 请你改邪归我在线阅读第9章

    房间之中。“查看属性面板。”秦枫朝系统喊了一声。在橘静依离开后,秦枫打算看看,自己目前有多少经验了。宿主:江枫年龄:22岁身高:188.2cm身体素质:94(人类极限130)道具:无技能:【至尊歌神】【记忆大师】经验:97“已经有九十多经验点了么?”秦枫松了口气。然后,秦枫进入了系统商城页面。在系统

  • 魔道祖师金光瑶同人持瑶第二章在线阅读

    “不急!说好今日是最后一天,不到日落怎么能行?关飞!你若想成为下代家族之人,没有这点规则作为行事风格,家族交于你手那也只是走向败落。”关天海语气坚定,并且伴随着严厉的语气说到。“是,大伯。”关飞低头回应,至于心中如何想,没人可知。“大伯也真是的,这都还要等,再说了,这关心今天是十五岁最后一次了,给他

  • 变成真祖是什么体验在线阅读第6节

    气温回升,上涨的水位渐渐回落,被这场百年难遇的大雨打断的生活好像又回归了原样。学生必然要回学校上课,作为一个马上要参加高考的高三生,王思明在雨停了之后就立刻收到了回学校的通知。学校是两个星期放一次假,今天是周三,离放假还遥遥无期,王思明没想到自家表哥竟然会来学校替他请假,不知道表哥用了什么理由竟然让

  • 秦先生宠妻日常第10章在线阅读

    “之谦,你看我没说错吧!陆挽清这个小賤人早就给你戴绿帽子了!亏你一直蒙在鼓里,还对她有些愧疚,现在看看到底是谁对不起谁!”破门而入的女人正是挺着个肚子的李芯,她一脸洋洋得意的看了一眼陆挽清,仿佛抓到敌人把柄耀武扬威的黄鼠狼一样,“陆挽清我警告你,识相一点赶紧叫人把律师函撤了,把房子老老实实让给我们,

  • 洪荒之通天教主之高武世界当学霸?!(求收藏求鲜花)

    孔雀翎,暗器榜排名第一。自从千余年前,此物从第一任孔雀山庄庄主手中现世之后,世间便再无任何一种暗器,能超过它的排名……不,是根本无法与之媲美!其凶名之盛,乃是由无数鲜血与尸骨铸就!即便是数百年前,忽然出现在江湖中,号称‘幼童持之能诛武道宗师’的暗器之王【暴雨梨花钉】,也没有与之争锋的资格!只能屈居第

  • 签到能变强在线阅读第一章

    【宫斗系统加载中……】霍秀儿嘤咛一声睁开眼,原主的记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她伸手揉了揉发涨的额角,有些恍惚,没想到一场车祸,竟让她穿越到了大宗国。她靠着假山,茫然地四处张望。时节正好,御花园内花团锦簇,可霍秀儿却是心情沉重。原主居然是位秀女!景孝帝选妃,送进宫的女人少说也有百来人,其中容貌最为出众的便

  • 大魔王重生啦在线阅读第7章

    北中每半个月放两天假,家在外市的同学也可以假期留校。周睿是本地人,放假前,周母打了三次电话催他回家,周睿才不情不愿的回去,齐浩是外地的,早早买了票,也回家了。临走前,周睿问陆然要不要去他家,他爸给他新买了**机,陆然拒绝了,程青青去外地拍摄,回去也是一个人,陆然就申请了留校。周六傍晚,他刷了一套题,

  • 农女为后徒弟拿到书啦!

    天羽阁各长老之间,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天羽阁的弟子之间,也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说不远吧,是因为有这么多长老,其实职责的划分的也不是那么细致。门下弟子自然也没有听课的限制,今天某个师兄出现在论剑台,明天就可能在百草园看到他,后天可能就进了机关部……想学什么完全自主,这种放养般的方式倒也是任性的紧。而弟